楚風微微一愣,看到他那一臉的輕笑,微微鬆了一口氣,紅唇微微翹起,略帶不滿地說道,「我是看你還沒有醒來,擔心呀。」她現在不能將他的情況告訴他。

冷魅辰的手輕輕地拂過她的臉,臉上的輕笑似乎微微的一滯,卻隨即再次半真半假地笑道,「怎麼?怕我會醒不過來了嗎?…..」

楚風快速地捂住了他的唇,急急地說道,「呸呸….,童言無忌,童工言無忌。」

「哈哈哈……。」冷魅辰忍不住放聲大笑,但是那層大笑之後卻隱著一絲心疼,一絲無奈。

「笑什麼笑?」楚風故意一臉氣惱地說道,「別忘了你說過的話。」

「嗯?」冷魅辰快速的止住了笑,略帶疑惑地望向她,「什麼話?」

「你說了,出了山谷就要娶我的。」楚風微微的掃了他一眼,理直氣壯地說道,「怎麼了?你不會這麼快就忘記了吧?」

冷魅辰臉上的笑猛然的僵住,是呀,他說過,出了山谷就會娶她,但是前提時,他是健康的,而現在,他的這個樣子,怎麼可以娶他。

看到冷魅辰的表情,楚風不由的一驚,卻急急地說道,「怎麼?你不會是想要反悔吧?你要是想反悔,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說話間,一臉兇狠地望向他,只是她那張美的讓人窒息的臉上根本就讓人感覺到不到可怕,反而帶著幾分可愛。

「不是想反悔,而是我現在這個樣子….」冷魅辰下意識地望向他的雙腿,「就算要娶也要等我的腿好了以後再娶呀。」

「不行?」楚風定定地說道,「太醫說了,你的腿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好起來,你是可以等,但是我的肚子不能等了呀,你總不希望我挺著一個大肚子與你成親吧?」她就是想要趁著他還不知道事情真像的時候先跟他成親,那樣到時候,他想要反悔也來不及了。

冷魅辰的臉色微微一沉,他又怎麼會不明白她的心思,但是她越是這樣,便越是讓他心疼,遂輕聲道,「難道你就希望我坐著與你成親嗎?」

「那又怎麼樣?坐著與站著也沒有多大差別呀,只要與我成親的人是你就可以了。」楚風任性地說道,「而且你是男人,我是女人,男人總要讓一下女人的嗎。」

「風兒。」冷魅辰的手下意識地握緊了她的手,他,可不可以自私一點,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娶了她,可不可以?

「好了,我現在就去跟爹娘說,讓他們幫我們準備婚禮。」楚風似乎怕他反悔,似乎更怕他說出她不想聽到的話,遂略帶急切地想要出去。

但是他的手卻仍就緊緊地握著她,再次輕笑道,「你也不用這麼急吧,我現餓了,先去幫我弄點吃的吧。」輕笑的眸子中閃動著一絲猶豫,也隱著一份掙扎。

「好,我現在先去幫你準備吃的,然後再去告訴爹,娘這個好消息。」楚風終於鬆了一口氣,一臉輕笑跑了出去,只是剛剛出了門,臉上的笑便快速地僵住,淚水再次的在眼眶中打著轉。

只是她卻快速擦著那快要逸出的淚水,暗暗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一定要堅強,她不可以讓他看出任何的破綻。

剛剛轉過走廊,卻恰恰遇到了迎面走來的劍影,劍影看到她微微發紅的眼睛不由的愣住,恭敬的喊道,「少夫人。」

「嗯。」楚風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的應著,剛欲走過時,突然想起了什麼,隨即喊住了劍影,沉聲道,「劍影,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夫人有什麼吩咐儘管說。」劍影本欲離去的腳步快速地滯住,再次恭敬地說道。

「好,你幫我送一封信到血域城交給血炎。」她想,或者血炎可以有辦法醫得好冷魅辰,畢竟以前不管她發生了什麼事,他都可以有辦法一一化解。而且還有那個神秘的讓人發狂的血無痕。

劍影不由的一驚,不由的脫口問道,「去血域城?」卻隨即想到她與血炎的關係,遂沉聲道,「是。」

「嗯。你跟我來。」楚風突然轉了方向,直直地向著書房走去。

快速的寫了一封信,小心地交到了劍影的手中,再次吩咐道,「這件事,先不要讓你家少爺知道。」她怕他知道了後會多想。

「是。」劍影雖然不知道她的信中寫的什麼,但是卻絕對的相信她不會在這個時候做出對不起少爺的事。

「還有,你若是進了城門,發現是一坐空城,那就舉起這封信,到時候血炎一定會讓你進去的。」她剛剛刻意的在信封上將她的留名寫得很大,相信到時候冷魅辰一定可以看到的。

「是,屬下記住了,屬下一定會完成夫人交待的任務的。」劍影恭敬地回了一聲,然後快速地離開。

楚風望著他離去的身影,雙眸中閃過一絲希望,真的希望冷魅辰可以有辦法醫好冷魅辰。

「你說什麼?」大廳內,冷凌雲聽到楚風的話,不由的驚呼道,「你說你要現在與辰兒成親?」他剛剛也在場,可是親耳聽到太醫說過的話,雖然當時聽到了她的保證,但是卻沒有想到,她會……,

而恰恰在此時走進來的賈紅玉,卻是一臉欣喜地說道,「真的嗎?風兒你真的要嫁給辰兒了,太好了。」話語微微一頓,雙眸滿是欣喜地望向冷凌雲,「夫君,這可是喜事呀,你怎麼不開心呀,等辰兒的傷好了,我們就讓他們成親。對了,太醫來過沒有,太醫怎麼說的?是不是說辰兒的傷很快就會好的。」昨天晚上,她因為受不了那個打擊,而暈倒,所以早上沒有聽到太醫的話。

第246章對誰殘忍(3)

「你們幾個還不快去想辦法?」皇上再次將怒火發到那幾個可憐的太醫身上。

「是..是..,微臣現在就去開藥,先醫好冷大人身上的傷痛,但是……」那個大醫不知是嚇傻了,還是真的那麼不長眼,竟然那壺不開專提那壺。

「滾。」皇上的雙眸猛然的一沉,狠狠地喊道,其實他也知道,這麼做的確是太為難那幾個太醫,但是看到辰現在的樣子,還有楚風現在的樣子,他就…

「好了,皇上這一大早的就趕了過來,只怕早朝都耽擱了,還是快點回去吧,免得又讓太后…..,」楚風看看還沒有亮的天色,略帶擔心地說道。

「嗯。」皇上沉聲應著,他早上起床后,本來正打算上早朝的,但是卻突然聽到冷魅辰受傷的消息,便顧了其它,帶著幾個太醫急急地趕到了翌王府,看到楚風臉上的擔心,不由的解釋道,「其實你不必為朕擔心,這幾天不知道為什麼,太后似乎安靜的很。」

他也有些奇怪,不知道那個太后又想要做什麼?

「哦?」楚風也不由的微微蹙眉,她不相信太後會那麼溫順,一定又有什麼陰謀,而她也不希望皇上再為了她與冷魅辰而讓太后捉到什麼把柄,「皇上還是先回去了,畢竟皇上不上早朝,就算太后不說,只怕大臣也會不滿的。」

「嗯。」皇上再次沉聲應道,然後雙眸慢慢地轉向冷魅辰,定定地說道,「朕會想辦法醫好辰的。」定定地說完,才轉身離開,而冷凌雲也緊隨在身後送了出去。

等到整個房間內只剩下楚風與冷魅辰,楚風望向仍在沉睡的冷魅辰時,雙眸中這次漫過深深的沉痛,為什麼會這樣,她現在情願受傷的是她,情願躺在這兒的是她。

慢慢地走到床前,慢慢的蹲了下來,輕聲地說道,「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要跳下去。」

淚水再也忍不住,在外人面前強裝的堅強也快速的崩潰,望著他那張仍就完美的無可挑剔的臉,心在那一刻猛然的刺痛,輕輕地挽起他的手,任由著自己的淚水一點一滴的滴在他的手上。

冷魅辰裝做剛剛醒過來的樣子,慢慢的睜開眼睛,手輕輕的擦過她臉上的淚,一臉輕笑地說道,「傻丫頭,哭什麼?」淡淡的聲音中,帶著他獨有的寵愛,但是卻極力地隱下他的那種沉痛。

楚風猛然的一驚,沒有想到他會突然的醒來,快速的擦乾了臉上的淚水,臉上也快速地漫過輕笑,輕聲道,「你醒了?」

「呵呵呵….,」冷魅辰不由的輕笑出聲,半真半假地說道,「我怕我再不醒來,就會被淹了,我怎麼不知道你原來是這麼好哭的。」

楚風微微一愣,看到他那一臉的輕笑,微微鬆了一口氣,紅唇微微翹起,略帶不滿地說道,「我是看你還沒有醒來,擔心呀。」她現在不能將他的情況告訴他。

冷魅辰的手輕輕地拂過她的臉,臉上的輕笑似乎微微的一滯,卻隨即再次半真半假地笑道,「怎麼?怕我會醒不過來了嗎?…..」

楚風快速地捂住了他的唇,急急地說道,「呸呸….,童言無忌,童工言無忌。」

「哈哈哈……。」冷魅辰忍不住放聲大笑,但是那層大笑之後卻隱著一絲心疼,一絲無奈。

「笑什麼笑?」楚風故意一臉氣惱地說道,「別忘了你說過的話。」

「嗯?」冷魅辰快速的止住了笑,略帶疑惑地望向她,「什麼話?」

「你說了,出了山谷就要娶我的。」楚風微微的掃了他一眼,理直氣壯地說道,「怎麼了?你不會這麼快就忘記了吧?」

冷魅辰臉上的笑猛然的僵住,是呀,他說過,出了山谷就會娶她,但是前提時,他是健康的,而現在,他的這個樣子,怎麼可以娶他。

看到冷魅辰的表情,楚風不由的一驚,卻急急地說道,「怎麼?你不會是想要反悔吧?你要是想反悔,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說話間,一臉兇狠地望向他,只是她那張美的讓人窒息的臉上根本就讓人感覺到不到可怕,反而帶著幾分可愛。

「不是想反悔,而是我現在這個樣子….」冷魅辰下意識地望向他的雙腿,「就算要娶也要等我的腿好了以後再娶呀。」

「不行?」楚風定定地說道,「太醫說了,你的腿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好起來,你是可以等,但是我的肚子不能等了呀,你總不希望我挺著一個大肚子與你成親吧?」她就是想要趁著他還不知道事情真像的時候先跟他成親,那樣到時候,他想要反悔也來不及了。

冷魅辰的臉色微微一沉,他又怎麼會不明白她的心思,但是她越是這樣,便越是讓他心疼,遂輕聲道,「難道你就希望我坐著與你成親嗎?」

「那又怎麼樣?坐著與站著也沒有多大差別呀,只要與我成親的人是你就可以了。」楚風任性地說道,「而且你是男人,我是女人,男人總要讓一下女人的嗎。」

「風兒。」冷魅辰的手下意識地握緊了她的手,他,可不可以自私一點,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娶了她,可不可以?

「好了,我現在就去跟爹娘說,讓他們幫我們準備婚禮。」楚風似乎怕他反悔,似乎更怕他說出她不想聽到的話,遂略帶急切地想要出去。

但是他的手卻仍就緊緊地握著她,再次輕笑道,「你也不用這麼急吧,我現餓了,先去幫我弄點吃的吧。」輕笑的眸子中閃動著一絲猶豫,也隱著一份掙扎。

「好,我現在先去幫你準備吃的,然後再去告訴爹,娘這個好消息。」楚風終於鬆了一口氣,一臉輕笑跑了出去,只是剛剛出了門,臉上的笑便快速地僵住,淚水再次的在眼眶中打著轉。

只是她卻快速擦著那快要逸出的淚水,暗暗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一定要堅強,她不可以讓他看出任何的破綻。

剛剛轉過走廊,卻恰恰遇到了迎面走來的劍影,劍影看到她微微發紅的眼睛不由的愣住,恭敬的喊道,「少夫人。」

「嗯。」楚風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的應著,剛欲走過時,突然想起了什麼,隨即喊住了劍影,沉聲道,「劍影,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夫人有什麼吩咐儘管說。」劍影本欲離去的腳步快速地滯住,再次恭敬地說道。

「好,你幫我送一封信到血域城交給血炎。」她想,或者血炎可以有辦法醫得好冷魅辰,畢竟以前不管她發生了什麼事,他都可以有辦法一一化解。而且還有那個神秘的讓人發狂的血無痕。

劍影不由的一驚,不由的脫口問道,「去血域城?」卻隨即想到她與血炎的關係,遂沉聲道,「是。」

「嗯。你跟我來。」楚風突然轉了方向,直直地向著書房走去。

快速的寫了一封信,小心地交到了劍影的手中,再次吩咐道,「這件事,先不要讓你家少爺知道。」她怕他知道了後會多想。

「是。」劍影雖然不知道她的信中寫的什麼,但是卻絕對的相信她不會在這個時候做出對不起少爺的事。

「還有,你若是進了城門,發現是一坐空城,那就舉起這封信,到時候血炎一定會讓你進去的。」她剛剛刻意的在信封上將她的留名寫得很大,相信到時候冷魅辰一定可以看到的。

「是,屬下記住了,屬下一定會完成夫人交待的任務的。」劍影恭敬地回了一聲,然後快速地離開。

楚風望著他離去的身影,雙眸中閃過一絲希望,真的希望冷魅辰可以有辦法醫好冷魅辰。

「你說什麼?」大廳內,冷凌雲聽到楚風的話,不由的驚呼道,「你說你要現在與辰兒成親?」他剛剛也在場,可是親耳聽到太醫說過的話,雖然當時聽到了她的保證,但是卻沒有想到,她會……,

而恰恰在此時走進來的賈紅玉,卻是一臉欣喜地說道,「真的嗎?風兒你真的要嫁給辰兒了,太好了。」話語微微一頓,雙眸滿是欣喜地望向冷凌雲,「夫君,這可是喜事呀,你怎麼不開心呀,等辰兒的傷好了,我們就讓他們成親。對了,太醫來過沒有,太醫怎麼說的?是不是說辰兒的傷很快就會好的。」 命中註定,總裁的天降嬌妻 昨天晚上,她因為受不了那個打擊,而暈倒,所以早上沒有聽到太醫的話。 ?第247章對誰殘忍(4)

「夫人,太醫已經來過了,但是,說的話與昨天晚上那個大夫說的一樣。」到了這個時候,他也無法再瞞過她了。

「什麼?」賈紅玉的身軀再次的晃了幾晃,冷凌雲快速的扶住了她。

「而且太醫還說,辰兒從腰部以下,都沒有任何的感覺,只怕..,只怕….,。」雙眸慢慢的望向楚風,眸子深處有著一絲猶豫,但是話中的意思,楚風卻已經明白。

「你….你說什麼?」賈紅玉再次的僵住,「這..,這怎麼可以,這麼說來,我們冷家豈不是要絕後。」此刻,並非她刻意地去想那麼多,而是因為所有的這一切,對她的打擊太多了,讓她一時間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如何的接受,如何的思維。

冷凌雲滿臉沉重的嘆了口氣,「所以現在不能讓風兒與他成親,那樣只會害了風兒一生……。」

「不,我要嫁給他。」不管結果再壞,她都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風兒,你可要想清楚了,以你的條件可以有更好的選擇,比如說那個血炎,條件就那麼好,你不必因為辰兒救了你,就……。」冷凌雲看到楚風一臉的堅定不由的一震,但是卻仍就繼續的勸道,若他是辰兒,他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娶她的。

「是呀,風兒,也只能怪我家辰兒沒有那個福氣。」賈紅玉也一臉沉痛地說道。

「你們不讓我嫁給他,難道想要讓冷家的骨血流落在外嗎?」楚風自然明白他們都是為她好,但是她既然已經決定了,就不會後悔,現在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她。

「你說什麼。」賈紅玉的臉上也快速地閃過一絲欣喜,「你的意思是你懷了辰兒的孩子。」這個消息在此刻無疑是一個意外的驚喜。

冷凌雲的臉上也不由的露出了一絲欣喜,但是卻又略帶猶豫地說道,「只怕辰兒他未必會同意。」

「他剛剛已經答應了。」楚風的臉上淡開一絲輕笑,但是卻仍就隱著一絲無奈。

「他同意的?」冷凌雲微微一愣,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錯愕,但是卻隨即瞭然,沉聲道,「你沒有告訴他,他的情況,對吧?」 豪門蜜戀:甜寵萌妻100天 若是她將事情的真像告訴辰兒,辰兒絕對不會答應的。

「告訴他,也只不過讓多了一個人傷心罷了,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告訴他。」楚風淡淡地說道,話語微微的頓住,略帶懇請地望向冷凌雲,「我希望,你們也不要將這件事告訴他,至少在我們成親之前不能告訴他。」

冷凌雲完全的驚住,而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震撼,這個女人,對辰兒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只怕連他都做不到那般的無私,但是她一個弱女子卻可以……

「但是風兒,這樣對你不公平呀。「賈紅玉也深深地被感動了,略帶無奈地說道。

「怎麼會呢?」楚風再次的輕笑,隨即半真半假地說道,「現在這個時候將我還有我肚子里的孩子趕出冷府才是真正的對我不公平呢?難道爹,娘會那麼殘忍嗎?」

「風兒。」賈紅玉猛然抱住了她,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中,略帶嗚咽地說道,「我的乖孩子,我們怎麼可能會趕你出去呀,我們……。」

「好了,好了,既然風兒已經決定了,我們就按她的意思去做吧。」冷凌雲望著緊緊抱著的兩人,一臉疼惜地說道。

「好,好,我現在就去通知無睱他們,相信他們也一定會開心的…….」話語卻猛然的頓住,略帶猶豫地說道,「夫君,你說他們會同意讓風兒嫁給現在的辰兒嗎?」

橫穿一萬年 「放心吧,只有是風兒決定的,他們一定會同意的。」雙眸再次下意識地望向楚風,「只是委屈了風兒。」

「爹,」楚風略帶不滿的翹起紅唇,故意氣惱地說道,「你這麼說,是沒有把我當一家人了、」

冷凌雲不由的愣信,卻隨即笑道,「怎麼會呢,我只是………..」只是一時間卻又不知要如何的解釋。………..

「好了,爹。娘,我先去照顧他了,其它的事,就交給爹娘去準備了。」楚風看到略帶窘迫的冷凌雲,不由的再次輕笑道。

「風兒。」賈紅玉卻快一步地拉住了她,「你累了一夜了,還是快去休息吧,辰兒就交給我來照顧好了。」

「娘親,我不累,你就讓我多陪陪他吧,他剛剛還說餓了,要我去給他弄東西吃呢了。」

「真的,好,好,那你快去吧。」賈紅玉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輕笑。

而冷魅辰的房間內,冷魅辰一臉的陰狠,冷冷地對著站在一邊的飛揚說道,「找到那個女人了嗎?」………..

飛揚不由的一驚,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可怕的少爺,遂小聲地回道,「還沒有,屬下已經派人去找了。」

「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將那個女人給我挖出來,然後,我會讓她為她所做過的一切付出千倍的代價。」冷魅辰的手不斷的收緊,收緊,而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嗜血般的殘忍,敢傷她的人,他一定會讓她不如死,而雙眸望向自己的腿時,眸子中的狠絕愈加的明顯。

「是….」飛揚沉聲地應道,「屬下一定會儘快地找到了她。」就算少爺不吩咐,他也一定會找到那個女人,然後……,

「對了,劍影呢?」冷魅辰突然問道,他本來是讓人去傳劍影的,沒有想到下人卻說劍影出去了,他沒記得自己給劍影安排什麼任務呀。

「這個….,。」飛揚不由的微微猶豫地望向他,思索了片刻,才小心地說道,「劍影好像是去了血域城。」

冷魅辰的身軀不由的一僵,去了血域城,一定是她吩咐劍影去的,而她的目的,他也明白……

接下來,楚風一直都留在冷魅辰的房間照顧他,太累了,便在冷魅辰的身側空位上躺下來休息一會。…………

而整個翌王府也都在為他們的婚事忙碌著,楚風每天都是一臉的輕笑,就連賈紅玉每次來看他時,也是一臉的輕笑。

冷魅辰便裝做什麼都不知道一樣,同樣的陪著一臉的輕笑,只是每當看到她靜靜地睡在他的身邊的時候,他的臉上便忍不住漫過痛苦,而每當這個時候,他的雙眸中便親過矛盾與掙扎,他真的好捨不得她,但是卻不想拖累他一生。

他在等,他知道,她一定會去請血炎,因為血炎以及血域城在外人的眼中一向是深不可測的。而且他也知道,每次她有難時,都是血炎出手救她,所以他知道,她一定會向血炎求救。….

他知道,她在等,等血炎快點來,給她一個希望。

他也同樣的在等,等血炎來后,自己好做出一個決定。

四天之後,血炎便急急地趕到了京城,而讓楚風意外的是,血無痕竟然也與血炎一起前來。

「我已經都聽劍影說了,他現在到底怎麼樣了。」血炎看到略顯憔悴的楚風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心疼,然後急急地問道。

楚風直直地望向他,一臉嚴肅地說道,「現在,我將最後的希望都放在你們身上了。」這幾天,她一直都期盼著血炎快點來,但是卻又害怕他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