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這時候,只見劍南星猛然又踏出了一步,劍威咆哮不休,使得厲鵬飛一愣:「劍兄弟,你想幹嘛?」

「我想讓他死!」劍南星聲音冷冽,使得厲鵬飛心頭大驚,道:「劍兄弟切莫意氣用事,你現在不是南無天的對手!」

「那可不一定!」這時候,狐青淡淡的吐出了一道聲音,使得敖烈一楞,隨後狐青又淺淺笑道:「從你們進入龍帝神宮之後,半年來,這傢伙可是一直在修鍊,如今只差一個契機就可邁入仙境三重了,這個契機或許就在南無天的身上!」

「你認為他是南無天的對手?」

「或許可以讓他一試,在古戰場你也看到了這傢伙是如何的妖孽,借戰鼓之力豪取第一,他之天賦恐怕比聶天都弱不了太多吧!」

「可他並非聶天?」

「這也沒關係,不是還有你我在這裡嗎?難道我們會眼睜睜看著劍南星死於南無天之手嗎?倘若真的不敵,大可出手相助!」狐青道。

「說的也是!」厲鵬飛點了點頭,沒再阻攔劍南星。

此刻,南無天的神色比較難看,雖然他認為比劍南星強,然而,這裡妖神宗各天驕都在此,豈會讓他誅殺劍南星?

這一戰,即便他勝,他也清楚無法誅殺劍南星。

「怎麼,不敢戰嗎?」劍南星目光鋒銳,凝視著南無天,而南無天卻諷刺道:「公平一戰,我自不會怕你!」

劍南星自然知道南無天此言何意,隨即只見他縱身一躍,順著雲梯朝雲龍台呼嘯而去,並且對著厲鵬飛開口道:「厲大哥,此戰你無須插手!」

說罷,劍南星的目光俯瞰而下,凝望著南無天開口道:「上來吧,公平一戰,死而無怨!」

此言一出,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了劍南星的身上,這傢伙要用仙境二重挑釁南無天嗎?真夠大膽啊,難道他不知道南無天是何人?

這樣的一幕也令南無天心頭一喜,道:「希望你說話算話!」

「廢話少說,上來,難道我劍南星如你這般口是心非嗎?」劍南星站在雲龍台上劍氣咆哮,天地劍威不止,宛若一尊劍神傲立在那裡。

「你會為你今天的話,後悔的!」說罷,南無天的身影也跟著騰空而起,順著雲梯朝雲龍台呼嘯而去,很快落在了劍南星的對面,兩人目光凝視著對方,皆都殺機畢露。 「你既然執意要死,我成全你!」南無天的身上已經開始仙威咆哮,無盡的法則之力從天穹落下,形成了冷冽的毀滅風暴。

而,這一刻,劍南星卻劍氣內斂,站在那裡風輕雲淡,彷彿南無天再強,他都坦然面對。

「殺!」

終於,南無天的身影在所有人的瞳孔之下朝劍南星呼嘯了過去,他的身上有著一股毀天滅地之威,他的身後彷彿出現了一尊上古凶禽,那不是星辰仙像,而是他的武道真意,剎那間,南無天渾身上下被璀璨的妖光籠罩,可怕無比。

狂風掠過,只見那凶厲的凶禽長嘯一聲,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把劍南星束縛了起來,人群看到劍南星的身上閃爍了凶厲的凶禽光芒。

有人道:「南無天想要一擊碾壓劍南星啊,看來劍南星危險了。

「你的決定會讓你死的很慘!」南無天冷笑一聲,掌印拍打,恐怖的凶禽光芒直接在劍南星的身上炸裂,頓時一股劍威從劍南星身上咆哮而起,然而卻無法阻擋凶禽之威。

「嘭嘭嘭……」

一瞬間,劍南星的衣衫粉碎,身上出現了好幾道猙獰恐怖的血口,有鮮血流淌而出。

「這就是他的武道真意嗎?藉助妖威鎮殺於我?」劍南星心中暗暗想著,南無天乃是十大天驕之人,劍南星自然也不會輕視。

然而,他站在那裡幾乎不還手,卻讓人有些不解,恐怕他不是不想還手吧,而是被南無天那恐怖的力量束縛住了。

「現在知道你我差距有多大了嗎?」南無天嘴角勾勒出一抹輕蔑的笑意,跟著身形又朝劍南星撲殺過去,又是一道攻擊綻放,冷冽無比,可怕的妖光形成凶禽利爪朝劍南星撕裂了過去,妖光衝天,攻擊剎那間降臨。

而劍南星身上彷彿依舊沒有什麼氣息,給人感覺就是站在那等死,然而,就在南無天爆發的攻擊到來的剎那間,終於劍南星動了,抬手一指斷天,頓時有一道可怕的劍光席捲而起,彷彿洞穿虛無。

「噗嗤……」

一聲輕響,劍光洞穿一切,瞬息把那凶禽利爪誅滅掉來,南無天見此一幕,陡然一步踏出,又有可怕的凶禽綻放,彷彿要把劍南星再次束縛其中。

「嘩!」

無盡的劍光咆哮而起,使得南無天眉頭一皺,不過攻擊繼續朝劍南星轟殺而去。

攻擊相撞之時,劍光破滅,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把劍南星轟飛了出去,哇的一口,劍南星吐出了一道猩紅的鮮血。

而南無天似乎根本不給劍南星喘息的機會,立即撲身向前,一道掌印從虛空鎮壓了下來,宛若巨峰,直接把劍南星籠罩在了其中。

「劍兄弟在幹嘛?他不應該這麼弱吧!」下方的厲鵬飛神色驚恐,有種欲要出手的架勢,而狐青卻淡淡道:「他或許在利用南無天,突破自己!」

「這不可能,哪有人為了突破,任人獵殺的,這可是很危險的決定,稍有不慎就會粉身碎骨!」厲鵬飛表示不信,繼續道:「只有那些不要命的人才會走這種極端之路!」

「這路雖極端,何嘗不是突破境界的最佳方法,剛剛我不是和你說了嗎?現在的劍南星只差一個契機,這契機或許就在南無天的身上!」狐青道。

這一刻,雲龍台上,南無天的攻擊越來越冷冽,也越來越強大,有不斷的攻擊轟在劍南星身上,大部分力量皆被劍南星化解,不過劍南星的身上卻又出現了不少被凶厲利爪撕裂的口子。

「垂死掙扎!」南無天冷嘯一聲,然而,還不待話音落下,他只感覺一股可怕的劍威從劍南星身上席捲而起,劍威咆哮虛空,好似化作劍之蒼龍。

這一刻,劍南星的氣息好似越來越強,南無天的攻擊剛剛爆發,便就被劍南星的劍威碾壓掉來。

「轟!」

一聲巨響,剎那間,一股可怕的劍威朝南無天籠罩了過去,噗嗤…一聲輕響,南無天的身上竟然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血口,他的臉上露出錯愕的神色,心中驚駭,他的氣息怎麼會越來越強?

「這是要突破的徵兆!」

想到此,南無天的神色變得猙獰了起來,狂風呼嘯,剎那間,他身軀四周凶厲之氣滔天,瞬息蒼穹之中出現了好幾尊凶禽。

「嗡嗡嗡……」

雲龍颱風暴席捲,一尊尊凶禽撕裂天地,彷彿雲龍台都為之瘋狂顫抖,使得南無天變得更加可怕了起來,他要在劍南星未突破之前,誅殺之。

然而,劍南星的身上劍氣越來越強,越來越冷,使得他彷彿變成了一尊鋒利無比的寶劍。

「弒天劍譜,深奧無比,但是我現在似乎還無法駕馭,不過依舊能夠發揮出不可估量的力量!」劍南星心中暗暗想著,這弒天劍譜正是他在古戰場之上所得,如今已經修行了半年,也可謂到了大成的地步。

但是因為弒天劍譜乃是帝級功法,導致劍南星現在還無法全部駕馭。

就在南無天爆發的那些凶禽碾壓而來之時,只見劍南星身後懸浮起了一柄蒼天巨劍,彷彿能夠斬裂天地。

「轟!」

巨劍斬落而下,那無盡的凶禽皆被一劍斬滅,天地顫抖,隨後兩人又交戰了片刻之後,只見劍南星的氣息又開始內斂,不再是那麼猛。

然而,應付南無天卻越來越順手,彷彿南無天攻擊再猛,都無法粘到劍南星分毫,使得南無天的神色變得更加猙獰。

劍南星伸出手,剎那間,有一無形之劍在他之手中凝聚,寒光綻放,化成劍光,朝對方斬殺過去。

「咚!」南無天見此一幕,腳步一踏,威勢滔天,只見那裡又有凶禽之影綻放,隨即,南無天一掌鎮壓虛空,使得凶禽變得無比冷冽,朝朝劍光撕裂而去。

「噗嗤……」

一聲輕響,他之凶禽在與劍光碰撞之時,竟然全被一劍斬滅,然而,劍南星依舊站在原地不動。

「這傢伙怎麼越來越可怕了?好似南無天每爆發一擊,都能讓那傢伙的劍氣強橫一分,這是為何?」下方許多人不解。

而厲鵬飛卻露出一抹笑意,對著狐青道:「你剛剛的看法是對的,這傢伙不僅修鍊了可怕的劍譜,而且也已經在突破的邊緣了!」 此刻,劍南星的身上,劍威越來越強,劍氣呼嘯天地,他身後的那一柄蒼天巨劍變得更加冷冽,光芒萬丈,使得南無天徹底暴走,彷彿發瘋,他的神色猙獰,瘋狂攻擊,然而皆被劍南星周身的恐怖劍光化解,好似無論南無天再強都無法動得劍南星分毫。

這讓南無天感到一絲絕望,同時心中嘶吼:「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嗡……」

就在這時候,一股毀滅的風暴在劍南星身上席捲而起,他的仙威彷彿衝破雲霄,無盡的仙威在劍南星身上瀰漫,使得厲鵬飛眼中釋放著異彩。

他道:「突破了,這傢伙突破了,突破后的他又該有多強?很是令我期待啊!」

其他人也紛紛驚駭了起來,仙境二重的劍南星,南無天都拿他沒轍,那麼仙境三重的劍南星又該有多強?」

如今,劍南星渾身上下皆被仙光籠罩,周身劍威變得更加強橫,無可阻擋,南無天見此一幕,神色徹底蒼白,只見他停住了攻擊,站在虛空凝視著劍南星,眼中已經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忌憚之意。

「你的命,到此結束!」劍南星聲音如同一道利劍,刺進了南無天的耳中,南無天的身影陡然朝遠處呼嘯而去,已經沒膽一戰。、

「想走了嗎?」劍南星聲音傳出,剎那間,只見他恆天一指,劃破虛空,如同一道流光,無可阻擋,南無天身影快,劍光更快,而且令南無天根本無法閃躲,彷彿劍南星的這一劍長了眼睛一般。

自知逃走無望,南無天反手一掌朝劍光鎮壓而去。

「噗嗤……」

在所有人的瞳孔之下,一道血光綻放,人群只見,那一劍光直接洞穿了南無天的掌印,從他的眉心呼嘯而過,帶起了一片猩紅,繼而,南無天的頭顱爆裂開來,無頭屍體從虛空砸落了下來。

這樣的一幕令人感覺后怕,突破后的劍南星太恐怖了,即便是十大天驕之中的南無天都無法擋住他的一擊,劍南星的可怕,不由得令人心頭顫抖。

從此,青龍城之地,除了聶天之外,當屬劍南星最強,然而,令人最無語的是,這兩人還是兄弟。

……

地宮之中,聶天坐在地上已經進入了夢境之中,睡夢佛魔,可以讓時間加倍,修鍊更是事半功倍。、

傲龍決,乃是驚世之法,一旦修行成功,境界上方可連跳三級,也是說,只要聶天修行到圓滿之境,便可一步跨入仙境五重,離開青龍,前往朱雀。

此刻,聶天的身上已經有可怕的龍威瀰漫而起,璀璨的光芒已經點亮整個地宮,他的氣息也在跟著慢慢變強,而且,如今聶天有了三生佛魔經、煉神決這兩大逆天的功法加持,令他修行什麼都快於常人很多倍,即便是帝級功法傲龍決,也依舊如此。

外界半月之後,聶天的頭頂上空依舊有一頭黃金巨龍凝現,它之光芒籠罩聶天全身,不僅如此,他的氣息變得更加恐怖,全身上下每個毛孔彷彿都吞吐著可怕的龍氣。

殊不知,這一刻暗地裡有一雙眼睛在凝視著他,這雙眼睛釋放著震驚的神色,好傢夥啊,這才半月時間啊,這傢伙就已經把我的傲龍決修行到了大成境界,真是古往今來第一妖孽,太令本帝震撼了。

「既如此,本帝再助你一臂之力吧!」龍帝眼中跳動著興奮的光芒,隨即,只見一股可怕的帝威瀰漫在整個地宮,剎那間,地宮血腥一片,好似變成了地獄,然而處於修鍊狀態之中的聶天根本不知地宮之中發生了何事。

「嗡……」

猩紅的冷冽風暴席捲而起,下一秒,只見一道血柱之光衝天而起,一道龍吟之聲呼嘯,隨即那猩紅的血柱從聶天的頭頂上空呼嘯了下來,從天靈蓋直接沒入了聶天身軀,宛若醍醐灌頂。

「怎麼回事!」陡然間,處於修鍊之中的聶天猛然驚恐了起來,他感覺一股不可能的力量直接衝擊在他全身的各大血脈之中,全身青筋爆起,好似隨時身軀都會承受不住這股能量爆體而亡。

「不要反抗,本帝在助你一臂之力,讓你的修為再更上一層樓!」一道聲音在聶天腦海升起,使得聶天心頭震撼,這是龍帝的聲音,他這麼做是為何?

不過,既然龍帝這樣說了,聶天也就沒有反抗,繼續沉入夢中修行傲龍決,但是來自血脈上的痛苦,卻讓他齜牙咧嘴,甚至全身毛孔已經溢出了猩紅血液,衣衫已經被鮮血浸透,變成了一尊血人,慘不忍睹。

「龍之精血!」聶天感受到外界不斷注入體內的鮮血,使得聶天心頭震撼,普天之下能有如此強的血脈,恐怕也只有龍帝的精血了吧。

因龍之精血帶來的能量,使得聶天痛苦不堪,好在他有三生佛魔體這種恐怖的體質,若不然恐怕已經爆體而亡了。

時間漸漸流逝,又是半月過去,聶天因修行了傲龍決,修為也在一路飆升,然而,令聶天震撼的是,當他邁入了仙境五重之後,因龍之精血所帶來的恐怖能量,他的修為還在一路飆升,很快踏進了仙境五重巔峰。

彷彿這龍之精血的能量源源不絕,繼續從他的天靈蓋注入,他的修為還在攀升,一日之後,衝破了仙境五重的枷鎖,邁入了仙境六重,要是此等修鍊速度傳到外界,足以令任何人感到震撼吧。

這是機遇,天大的機遇,更何況,普天之下又有哪個帝者願意耗費自己的精血成就他人呢?畢竟精血乃是元氣,一旦耗損,必修為倒退。

要不是龍帝看出了聶天那逆天的天資,有朝一日聶天可以替他破除封印的話,他也絕不會用精血成就聶天。

洪荒老祖的封印,歷年來有誰可破?可以說除了十絕天尊與聶弒天,無人可破,然而這兩尊曠古絕倫的超強者從沒有踏足過這裡。

如今,這龍帝見聶天以後有破除封印的潛質,這個機會龍帝豈會放過,既然抓住了這個機會,必然全力討好聶天,希望有朝一日,聶天替他破除封印,一飛衝天。 時間繼續流逝,轉眼間又是七天過去,聶天的氣息還在不斷攀升,終於在他跨入了仙境七重之後,龍之精血的能量才緩緩變弱,直到消失。

然而,聶天身上卻流轉著恐怖的龍威,體內血脈之中混雜的龍之精血已經讓他的氣質變得比之以前更加俊逸。

隨後,聶天睜開了眼睛,掃了一眼全身那些乾枯的血液,不由得微微一嘆:「仙境七重了嗎?」

曾經聶天以為踏進仙境五重離開青龍城,起碼還要兩年時間,然而,如此一來,他已經擁有越過朱雀城的實力,前去通天城。

凡是能夠進入通天城的天驕,最低限制也就是仙境七重,如今聶天已經達到了入門的條件,這讓聶天眼中釋放出興奮的光芒。

隨即,聶天站起身子,朝著龍帝神像欠了欠身道:「多謝前輩相助!」

要是其他人有聶天這樣的機遇,恐怕早已對著龍帝神像三拜九叩了吧,然而,聶天例外,他的雙膝之下有萬金,跪父母,不跪天地。

「不用謝我,其實本帝也是有求與你,要是你有朝一日崛起於仙域,請你不要忘記這裡還被鎮壓著一個龍帝就行!」龍帝之言倒是非常直接,豪爽,沒有任何藏著掖著的意思。

說白了,他就是等聶天崛起之後,希望聶天前來龍城古地解除他的封印。

「前輩要答應晚輩一個條件!」聶天直言不諱。

「說吧,什麼條件,只要本帝能夠做到,絕對義無反顧!」

「好!」聶天點了點頭,對著龍帝神像道:「傳聞二十幾萬年前,前輩在仙域嗜殺成性,隕落你手中的人不下億萬,攪得仙域腥風血雨,故此洪荒老祖才把你鎮壓於此,要是晚輩解除你的封印,希望前輩收斂你的殺心,不可亂殺無辜!」

「就這些嗎?」龍帝問道。

「就這些!」聶天道。

「其實實不相瞞,本帝被鎮壓此地二十萬餘年,已經看透一切,為以前所坐下的種種惡行後悔不已,要是你有朝一日解除本帝封印,本帝願任憑你差遣,一生忠心於你,絕不反悔!」

「晚輩如何才能相信你?」聶天直言道,他可不是傻子,僅憑龍帝一句之言絕不能令他聶天輕信。

「我可祭出我的龍魂,讓你掌控,要是我有違今日諾言,你大可毀滅我的龍魂!」龍帝赫赫而言。

「真的?」

「決不食言!」

「好!」聶天的目光之中陡然射出一道鋒芒,道:「前輩,請交出你的龍魂吧!」

只要得到龍帝的龍魂,也就意味著龍帝之命在他手中掌控,龍帝若言而無信,他聶天分分鐘都可以令龍帝死無葬身之地,至於龍帝一旦交出龍魂,想要再收回去,那是不可能,即便把聶天誅殺,都不行,而且聶天死,龍魂也會直接破滅。

原因無他,只因龍魂一旦被聶天掌控,聶天就會把他封印在眉心中之後,與自身神魂融合,聶天死,則神魂死,那麼龍帝的神魂自然也就不復存在。

不過,聶天此言一出,卻讓龍帝愕然了:「你是說讓本帝現在交出龍魂!」

「不錯!」聶天點了點頭繼續道:「或許前輩的封印,晚輩現在就能解開!」

「此話當真?」說話的同時,龍帝的本尊也已經降臨在了地宮之中,碩大的眼眸中釋放著一縷精光,他被鎮壓這裡二十萬餘年了,可以說每一日都是度日如年,做夢都想破開封印的束縛,逃出升天。

「晚輩姑且可以一試!」

「那好,本帝答應你!」龍帝說話的同時,只見一縷紫色印記從他的眉心之中漂浮了出來,化作一隻金色小龍沒入了聶天的眉心,很快,聶天將其龍魂融合在自己的七縷靈魂之中。

然而這一融合,龍帝卻驚恐了起來,道:「你有七縷靈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