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一男的身影消失不見。

「走了?」

吳淵本來盤膝而坐,現在卻站了起來,並且他的身體消失在宗主大殿中。

下一刻,吳淵站立的地方,已經是傳送陣之地。

三個離神境,早已經沒了蹤影。

「來了又走,為什麼?他們也沒有做任何查探……」

吳淵自然不知道,這三人只是因為看到了李淳元倉皇而逃的一幕,又因為在丹王閣損失了陰陽極炎,才不甘心的離開。


在原地停頓了一刻鐘的時間,神念仔細的搜尋了一遍之後,確定沒有任何人停留,吳淵才重新回到了宗主大殿。

而此刻,丹長縱卻臉色煞白的站在宗主大殿的門口。

他的表情格外的不安和驚慌。

「怎麼了,師兄?」

吳淵疑惑的問道。

丹長縱聲音沙啞,並且顫抖:「丹王閣……出事了……」

吳淵瞳孔緊縮了一下,說道:「師兄,出了什麼事,你仔細說,藥師兄不是在么?」

丹長縱面色越發的煞白,他拿出來了一塊玉簡,此刻,玉簡之上痕迹斑駁,就像是蛛網一樣的碎裂。

「這是藥師兄的命魂玉簡,此刻他性命垂危,一旦玉簡碎裂,就代表他隕落了,玉簡之中有一道他的命魂,那時候我們可以保住命魂,想辦法重塑魂魄,只是,丹王閣已經出事了,留守弟子的命魂玉簡,全都碎了。」

「並且……是直接燒毀了玉簡之中的命魂!徹徹底底的神魂俱滅。」

吳淵臉色也變了。

「上千弟子,全部殞命?藥師兄身受重傷?」


丹長縱點了點頭,他的眼神之中全是憤怒和悲愴。

「下手之人,一瞬間就殺死了上千弟子,絕不是簡單的元嬰後期可以做到,況且藥師兄修為境界被困死在元嬰大圓滿,沒有任何一個元嬰期能夠是他的對手,除非離神!」

「也只有離神,才能夠揮手間殺死這麼多人。」

就在這時,丹長縱臉色再變:「不好!玄天陰陽爐!」

話音落下的同時,丹長縱轉身就走。

吳淵面色微變,立刻就抓住了丹長縱的手腕:「師兄,如果是離神境界,剛才動手的話,他們肯定還在那裡。」

「我們……不是對手……」

對於丹王閣,吳淵雖然沒有多少情誼,但是藥師兄,十年以來不分晝夜的教自己煉丹。

他似師兄,又像是師尊一樣。

並且,自己也知道藥師兄的秘密。

他的境界,曾經達到了問死!

剛剛觸摸到問死境界的邊緣。

丹王閣遭遇橫禍,聞道境界的宗主隕落。

整個丹王閣被驅逐出南域。

超過元嬰的長老,弟子,都被屠殺。

我與26歲美女上司 ,已經是強者,想要殺,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所以就有宗門聯合出手,以一種特殊的封印,束縛了藥師兄的魂魄與身體。

緩慢蠶食他的修為,並且將其壓制在了元嬰期。

藥師兄告訴過自己,南域有三丹三宗三殿。

一共九個至高宗門。

丹王閣,曾經是三丹之一。

除此之外,還有玄丹神宗,離天丹宗。

丹王閣因為擁有玄天陰陽爐的原因,一直是三丹之首,三宗三殿,也客氣對待。

可當聞道境界的宗主,被人用假仙丹矇騙,修為降低,最後被引入一處秘境絞殺之後,丹王閣就被其他兩個宗門群起而攻之。

當然,煉丹的宗門遠不止三個,還有想要晉級成三丹之一的宗門,也加入了動手的行列。

損失慘重,他們也沒有毀滅丹王閣,而是將其趕走。

藥師兄手中有玄天陰陽爐引爆的辦法,他們無法強奪。只能夠眼睜睜看著被帶走。


藥師兄很鄭重的告訴自己,任何一個煉丹師,都不會放棄玄天陰陽爐。這一千年來雖然安靜,看似沒有任何危機上門。

但這些都是假象,等他們準備好了,就一定會來搶玄天陰陽爐。

為了預防這一天,藥師兄準備了一個特殊的法陣,可以收取玄天陰陽爐,一旦發生危險,他就會以法陣收取,並且藏身進入一個特殊之地。那地方,是丹王閣和雲隱城重疊的一個空間。

除了他自己知道,另一個人就是吳淵了。

按照丹長縱所說,丹王閣被滅了所有剩餘弟子,對方肯定是要強奪玄天陰陽爐,不知道藥師兄,是否帶著離開了……

吳淵的思緒,只是轉瞬之間。

丹長縱眼神之中都是悲愴和憤怒。

「我們不能夠不回去,如果玄天陰陽爐丟了,那麼我丹王閣的機會,也就丟了,從此都無法進入南域,即便是勉強進去,也無法重新回到巔峰。」

吳淵沉默了一下,說道:「我去一趟看看,師兄,你在這裡留守,剛才又來過三個離神境界的高手,不過他們沒有停留,直接就走了,甚至還神小心的隱藏氣息,就像是在害怕什麼一樣。他們應該不會回來,短時間內,也應該不會有人來。」

丹長縱點了點頭,聲音沙啞的說道:「一切小心為上,探查一個結果來告訴我就可以,切莫對敵,藥師兄此刻應該生命垂危,找到他,給他三魂續命丹。」

丹長縱拿出來一個玉瓶。

吳淵笑了笑,說:「師兄,你自己留著吧,我有極品三魂續命丹。」

丹長縱露出一絲苦笑。

吳淵猶豫了一下,喊醒了小玉,帶著小玉一起離開。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基礎劍法999級

並且這一次,吳淵並沒有一個人直接去丹王閣,而是召喚出來了一頭厲鬼!

種仙根 ,環繞了一圈之後,舔了舔嘴角,對著吳淵猙獰的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沒有喊主人,也沒有攻擊吳淵。

李逵無視防禦,如果到了丹王閣遇到危險,他也能夠最快速度,成為一個防護。

傳送陣緩慢的亮起,吳淵的身體消失在傳送陣之中。

片刻之後,吳淵便來到了丹王閣。

剛出現在丹王閣的一瞬間,吳淵的身體就僵硬了。

甚至覺得面前的一幕,有些難以置信。

整個丹王閣,竟然已經被夷為平地! 沒有任何的一個建築,所有的院落,全都消失不見……

玄天陰陽爐所在的地方,也是空空如也!

夜色寂寥如水,丹王閣,死寂無比,就像是一個墳地!

空氣中,有股詭異的灼熱感,很冰涼,又很熱,就像是能焚燒一切……

就在這時……忽而一縷白色的火苗,飄到了吳淵的面前,直接朝著吳淵的眉心鑽去!

吳淵臉色驟變,陰陽之力驟然而出,直接捲住了火苗!

陰陽之力,竟然開始消散,就像是被燃燒了一樣。

吳淵瞳孔緊縮,直接轉換成了雷力。

可即便是雷力,也無法對付這一絲火苗!迅速的也被燃燒!

吳淵猛的朝著後方逃竄,那一縷火苗,卻緊追不捨!

吳淵腦子裡頭,頓時就出現了一個念頭!

就是這個火,焚燒了丹王閣的一切!

同樣,吳淵的心中也是驚懼。

因為這股火苗,竟然無法對付!

陰陽之力,雷力,都沒有辦法!

李逵也是嚇得面色驚變,一直躲閃,不過那火苗似乎對李逵不感興趣,並沒有追他。

轉瞬間,吳淵就逃遁出數十里的距離。

火苗的速度,追不上自己了。

陰陽之力緩慢的模擬周圍的環境,吳淵整個人都融入了如今的丹王閣氣息之中。

遠處,那縷白色的火苗,一動不動,彷彿失去了目標。

吳淵送了一大口氣,他並沒有託大,再去靠近火苗。

而是憑藉記憶之中的判斷,朝著草屋之前的位置趕去。

……

一片連綿的山坳間,有三人圍著一片篝火。

「軒師兄……俗世之中很熱鬧的……和宗門典籍的描寫,差距很大啊!」

「我剛才瞄了一眼,很漂亮的燈火,還有好香的食物,雖然沒有靈力,但是真的很香,能不能讓我去看一看……就看一眼!」

雪玲咬著嘴唇,可憐兮兮的看著軒師兄。

軒師兄淡然的笑著,說:「雪師妹,你已經是離神境界的大修鍊者,凡俗之中,沒有比你更強的存在,俗世的燈紅酒綠,於我們修鍊者,又有什麼關係。」

「況且此刻師兄準備以投影的方式,讓宗主降臨一個分身,如果他到時候發現你不在,你就要受責罰了。」

雪玲一臉委屈的模樣。

在三人身前,有一個巨大的陣法,五彩斑斕的靈石組成,陣法更是玄妙無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