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剩餘的幾尊煉金傀儡周圍都是包圍著數十人,看樣子也快要被擊潰了。

無奈的撇了撇嘴,步天打消了前去的念頭,這剩下的五六分鐘便在等待中結束吧。

看了看手腕上綁著的三十六根煉金繩索,這數量,奪冠是完全沒問題了。


時間溜得很快,第二輪挑戰賽即將結束。

一個小時剛到,肖恩的身影便出現在了角斗場的上空。

「時間已到,第二輪挑戰賽結束。」

肖恩威嚴的聲音傳遍全場,所有的參賽者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便是最後一尊煉金傀儡也靜止不動了。

此時安然站在角斗場當中的參賽者僅有兩百來名,其中還有數十名參賽者頂著個豬頭,樣子凄慘至極。

肖恩略微掃視了一眼場中的眾人,當他的眼神兒落在步天的身上之時,眼角抽搐了幾下,頗為的古怪,似乎很想笑,又強行憋著的樣子。

「嗯,好了,現在,你們將手中的煉金繩索拿出來,我會用精神力記錄下來,排出此輪的前三名。」視線從步天身上挪走,肖恩面色轉向嚴肅,沉聲說道。

唰唰。

兩百多名參賽者紛紛舉起了手中的煉金繩索,肖恩環視一周,用精神力仔細感知了一番,確認無誤之後,便排出了此輪的前三名。

肖恩目光看向步天,那蒼白的怪異瞳仁看得步天心中發毛。片刻后,肖恩口中念道:「第一名:布倫特。36根煉金繩索。」

轟!

還沒等肖恩念出第二個名字,全場的觀眾都沸騰了,有高呼著步天的名字的,有大聲斥罵宣洩不滿的,整個觀眾席上人海涌動,喧囂震天。

處於觀看台當中的沃倫伯爵,在肖恩念出了步天的名字之後便鬆了一口氣。臉上已是抑制不住的興奮異常,全身都高興的顫抖了起來,激動無比。

步天獲得了第二輪挑戰賽的第一名,這樣的成績對於他們艾德拉家族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榮耀。

步天是代表他們艾德拉家族參加挑戰賽的,所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如今步天榮獲第一名,他們艾德拉家族自然也跟著聲威大震,相信之後幾日,家族府邸會有絡繹不絕的貴族前來拜訪恭賀的。

溫蒂此時也是歡呼雀躍著,蹦蹦跳跳的高興極了,美麗的小臉蛋兒因興奮染上了一絲酡紅,兩個小酒窩可愛至極,她心中歡呼著:「布倫特獲得第一名了,布倫特獲得第一名了。」

洛克時刻的關注著整場比賽,現在他才算是對自己這位極品主人徹底服氣了。或許作為這樣一名強者的僕從,也不是什麼令人覺得難堪的事情。

場外的觀眾全都驚嘆不已,整整36根煉金繩索啊,比雷諾所獲得的煉金繩索數量還要多出12根。

雖然這並不代表步天的實力就一定強過雷諾,但至少已經證明了,步天的實力強大,足以與雷諾相抗衡了。

斯巴達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雷諾擁有這個榮耀的頭銜已經很久了,或許現在有人提起時,也會加上步天的名字。

「你有信心在後面的比賽中戰勝他嗎?」一處觀看台上,一名面容枯槁的老者對坐在沙發上的雷諾開口說道。

雷諾面無表情,他手中端著一杯紅酒,輕輕蕩漾著。聽到老者的問話,他這才偏過頭看了老者一眼,隨即喝了一口紅酒,語氣平淡的說道:「是個有意思的傢伙,但不足為慮,一身蠻力罷了。」

老者靜靜地看了雷諾片刻,緩緩將右手搭在桌上,輕輕摩挲著,隨後盯著雷諾語氣堅決的說道:「如果沒有把握,家族會派遣死士將他解決的。這次的資格挑戰賽,不容有失。」

「不需要。我會親手解決他。」似乎很反感老者插手自己的事情,雷諾以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那睥睨天下的氣勢又一次從他身上顯現出來。

老者皺了皺眉,見雷諾的態度堅決強硬,卻是沒有再說什麼,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好了,先生們,女生們,請你們安靜一下。」肖恩的聲音傳盪在整片角斗場中,議論喧嘩的人群逐漸安靜了下來。

場面逐漸恢復平靜,肖恩隨即開始念出後面兩人的名字。


「第二名:卡莎蒂。7根煉金繩索。」

「第三名:安東尼。5根煉金繩索。」

噓聲一片,觀眾席位上的人群全都露出了鄙夷之色。

的確,人群的眼睛是雪亮的,這一輪的挑戰賽,除了第一名的成績是含金量十足。第二名、第三名之中的水分太多了。

第一輪挑戰賽的第二、三名參賽者,獲得的煉金繩索數量都在十根以上。可是在這第二輪,連僅獲得了5根煉金繩索的傢伙都排進前三名了,這簡直就是諷刺。

其實這也是步天惹得禍,在第二輪挑戰賽中,只要是有點厲害的傢伙都被他搶劫過一番,一來二去的,實力強悍的傢伙逐漸被實力稍弱的追上。

而許多被搶了一次的參賽者也都學聰明了,遠遠地避開步天,不與他打照面,悶聲發大財。

像這獲得第二名的卡莎蒂,就是當時遭遇步天之後識趣退走的那名紅髮女子。

以其低階2級的實力,只要不遇到步天,走到哪兒都混得開。

而每次步天呆的地方,她都總會主動避讓。且步天的性子好強,若無必要,不願對女子出手。這卡莎蒂屢次遭遇步天都躲過了一劫,因此最後也積累了7根煉金繩索,獲得了第二名的成績。 第二輪資格挑戰賽告一段落,隨後還有六輪挑戰賽等待進行。

當所有的八輪挑戰賽全部結束,將會另外再舉行一場淘汰賽,而這些賽事會在一天之內全部完結。

直到賽事結束,排出參賽者的名次,所有成功晉級的參賽者都會得到三天的休整期。

三天後,八輪挑戰賽的第一名以及淘汰賽的第一名,總計九名參賽者,將會聚在一起舉行一場種子選拔賽。


種子選拔賽,取所有參賽者中排名前三的作為種子選手。這三名種子選手,下一站將前往克魯克公國的帝都,參加最後的一場巔峰對決。

整個克魯克公國,十二座大城市,每座大城市挑選出三名種子選手,總計三十六人。

這三十六人就是克魯克公國年輕一輩的翹楚,他們會在克魯克公國的帝都當中,進行一場巔峰對決。

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這場規模盛大的資格挑戰賽,會在克魯克公國的帝都當中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三十六名堪稱萬里挑一的天才一一對決,其競爭之激烈、場面之火爆,空前絕後。

而也只有在最後的巔峰對決中進入前十名次的強者,才算是達到了聖光學院的學員標準。這種嚴苛程度,令人暗自咋舌。

步天不知道他能否在最後的巔峰對決中取得前十的成績,畢竟現在他連種子選拔賽的這一關還沒有過。

有著類似雷諾這樣的八名實力強勁的對手,在路上等著他。步天雖有很強的信心,卻也感覺到壓力如山。

直到第二輪挑戰賽完全結束,步天還是沒能如願的升到3級,將自己的實力突破到中階。

此時他的經驗只有1800點,距離升級還缺少2200點,望著仍剩下大半的經驗,步天頗感無奈。

輕嘆了口氣,步天腳步不停,他並沒有打算在角斗場中留下繼續觀看挑戰賽,一舉奪冠之後,他已經成為了萬眾矚目的對象。

剛剛前往觀看台的路上被一群人圍觀,特別是其中有許多年輕少女雙眼火辣辣的盯著他不放,這讓步天很是吃不消。

所謂最難消受美人恩,步天現在算是明白了這句話的分量有多重,他的確是沒有那個恩可消受了。內心憋屈的只想大吼一聲,最受折磨醜女情。


你見過一個滿嘴齙牙,臉上長著帶毛兒的黑痣,一張血盆大口對著你笑的「美女」嗎?

步天剛剛遇見了,準確的說,是被侵犯了。特別是那位「美女」還使用了極具殺傷力的絕招,竟然張開血盆大口就要衝過來啃他,步天頓時臉都綠了,拔腿就跑。

即便如此,那位「美女」仍是不肯死心。跟在步天身後窮追不捨,邊跑還邊扯著自己黑痣上的長毛,一臉嫵媚的叫著:「死相,等等…」

步天現在總結出了一個道理,不怕美女罵色狼,就怕醜女耍流氓。這簡直是流氓到家了,被那血盆大口給啃一下,不知道自己的臉皮還在不在。

「賢侄啊,你這次可真是凱旋而歸啊。哈哈哈哈哈,你放心,待回去之後,答應你的那本低階2級的戰鬥技能,一定會在第一時間交到你的手上。」

步天一陣的驚魂未定,不時的緊張向後張望著,他還沒走到艾德拉家族的觀看台,便聽見沃倫伯爵那歡暢淋漓的大笑聲。

抬眼望去,一群衣衫鮮亮的貴族正簇擁著沃倫伯爵邁步走來。

而在沃倫伯爵的身後,溫蒂正笑著沖他吐著舌頭,一副調皮的樣子,比爾則眼中滿是嫉妒怨恨,似是對步天恨之入骨。

撇了撇嘴,步天眼中寒芒一閃,類似比爾這種心胸狹隘的傢伙,留不得。不過很快他臉上又換作笑容,對迎面而來的沃倫伯爵謙虛的說道:「伯父,侄兒這也是不負你的所託呀。不足為道。」

沃倫伯爵紅光滿面,聽了步天的話后又是一陣開懷大笑,周圍簇擁的一群貴族當即也是滿臉恭維的祝賀著,嘴中不時的說著什麼令侄年輕有為啊,艾德拉家族後繼有人之類的話語。

這一頓馬屁拍得,沃倫伯爵還沒什麼,依舊一臉享受似的微笑著。

可是這番話語落在比爾的耳中,卻讓他覺得刺耳至極。


要說艾德拉家族後繼有人,那也應該是他才對,什麼時候一個外人也能夠成為艾德拉家族的後繼之人呢?這不是諷刺嗎?

比爾的面色發青,恨不得現在就殺了步天這小子。

感受到比爾的敵意,步天也懶得理會。他微笑著走近眾人身旁,偷偷對著溫蒂使了一個隱晦的眼色,眼神中似乎在說,準備好我的獎勵了嗎。

這一絲眼神被溫蒂敏銳的捕捉到了,而見步天一臉的促狹之意,小丫頭羞怒不已,氣鼓鼓的狠狠瞪了步天一眼,模樣就像一隻發怒的小貓。心裡估計又在罵著臭布倫特,狗屎布倫特了。

步天摸了摸鼻子,頗有敗下陣來,小丫頭的眼神殺傷力真是太大了,發怒也這麼可愛。當即是轉移了視線乾咳幾聲,對著身旁的沃倫伯爵正色說道:「伯父,之後的幾場挑戰賽我也沒有興緻看了,我想現在回府邸中休息。」

沃倫伯爵正含笑與幾名貴族客套著,聽見了步天說的話,他也沒什麼猶豫的開口道:「賢侄既然要回府休息,那我們便先行離去吧。」

說完此話,沃倫伯爵轉身向周圍的貴族們告了聲罪,客氣的寒暄了一會兒,約定了改日再續之後,就不再多做停留。手一揮,眾人被一干護衛簇擁著離開角斗場。

這一次走在路中步天學了乖,低調無比,將身影躲藏在眾護衛的包圍當中,倒也沒有人將他給認出來,少了一番麻煩。

步天此時並不知曉,他已經被許多大勢力給盯上了,其中大多數勢力還是被他狠狠打了臉的,欲除他而後快。

走出了角斗場的通道大門,步天一行人緩緩來到了角斗場外貴族專用的停車道。

而就在他們離開后不久,角斗場內的數十個觀看台處便有探子前往彙報。

許多勢力都是早就放出了眼線,吩咐手底下的人緊盯著步天的一切動靜,一有情況及時彙報。

如今步天這前腳不過剛走,許多勢力便收到了他離開的消息,各個心思不一。

「離開了?確定是返回艾德拉家族嗎?」角斗場樓梯過道的某處偏僻角落,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出。

視線拉近,卻是一名面容枯槁的老者,在其身前,有一道纖瘦的身影半跪著。

「是的,我確定他們準備返回艾德拉家族的府邸。」清冷嬌柔的聲音傳出,那半跪在地的身影卻是一名女子。

老者聞言輕點了點頭,眉頭微皺著,他瞥了半跪在地上的女子一眼,眼中頗有些厭色,隨口吩咐道:「你下去吧。」

「是。」女子恭敬的應了一聲,站起身來轉身離去。

「等等。」這老者似乎想到了什麼,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女子。

女子聞言腳步一頓,轉過頭,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一嘴齙牙,臉上長著一顆帶毛的黑痣,一張血盆大嘴仿若兩根香腸夾在一起,這張臉簡直醜陋至極。

可這女子,赫然就是先前猛追步天的那位「美女」。

老者陡然看見一張醜陋的臉正對著自己,偏偏還被他瞧了個正著,差點沒把他心臟病給嚇出來。

當下臉上皺巴巴的皮肉都扭曲到了一起,有些氣急敗壞地尖聲吼道:「我不是說過了嗎,不要把你這張臉對著我,永遠!難道沒長記性嗎?」

女子在老者憤怒的吼叫中趕緊低下了頭,她的目光中滿是屈辱與不甘,可是她現在只能忍著,她有些顫抖的說道:「是的,我記住了。」

聲音在狹窄的樓梯過道中傳盪開來,充滿了無力與怨恨。

老者深深地呼出了幾口氣,壓下心底的憤怒,他眼神銳利的盯著女子,嘴中惡狠狠地道:「希望你這次是真的記住了,你知道嗎?每次一看到你這張臉,我都想親手殺死你,可是,你是我的親生女兒啊。哈哈哈哈,我竟然有你這樣的女兒。這簡直是恥辱。天大的恥辱。」

老者每說出一句話,那站立在原地的女子身體就顫抖一下,說到最後,女子眼中已經流滿了屈辱與怨恨的淚水,無聲地流著。

她低著腦袋,淚水順著下巴滑落,滴在地面上吧嗒作響。

老者似乎通過這一番的發泄,將心中的怒火平息了不少,他看了低頭站立的女子一眼,最後語氣平淡的說道:「你彙報給我的所有情報,不要讓雷諾少爺知道了,你明白嗎?」

女子彷彿已經麻木了,嗓音有些沙啞的道:「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