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昊現在才知道原來那山叫做秋明山,而自己大有拓海的氣勢啊,飆車居然使兩個人都離開了人世,羅昊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心想,奇怪她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這件事雖然跟我有點關係,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秋明山死人了?要不要緊,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這件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還有我奉勸一句,對於這種飆車的行爲我一直也是不提倡的,因爲我也受過飆車的困擾,真是讓人慾哭無淚。”想起楊果而的事情羅昊心中就來氣。

“有沒有關係自由警方來調查,我問你,事發的當晚你在哪裏,在做些什麼?或者跟什麼人在一起,有水可以證明?”對於工作方面的事情,秦萱軒一直都是很認真的,一點也不馬虎,一連問出幾個尖銳的問題。

“我會告訴你我在開寶馬帶着一個胸大無腦的人在秋明山飆嗎?”羅昊在心中狂笑不止,“事發當晚啊,你讓我想想,我是跟着我公司的總裁去參加了一個酒會,就是這樣了,有很多人都可以證明這件事情。”羅昊心想既然把莫霏給救回來了,也就不要在追求什麼所謂的責任了,那兩個人就當是爲了綁架莫霏這件事所付出的一些慘痛的代價,只是這代價太大了,羅昊也沒有想到直接把兩個人給秒了,車禍猛於虎,行車需減速啊(廣大車友牢記啊;)

“你撒謊!我調查過來,一些酒會的侍者告訴我有人開走了停在秋明山別墅車庫的寶馬7系列,而我猜測,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你,如果你現在承認的話,也許將來可以判的輕一點。”秦萱軒站了起來,用手指指着羅昊。

羅昊用手彈開了秦萱軒的手指,還挺白的,“基於我們沒有任何語言,那件事情我也聽說了,後來他們死了,我也沒有辦法啊,我又不是殺人兇手,你找我幹嘛啊,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想你現在可以走了。”事實證明那件事情真的不是羅昊,羅昊只是利用了一個彎道把車子停在一邊,是他們傻,過彎還不減速,於是就釀成了慘禍。

羅昊不耐煩的推了推秦萱軒,秦萱軒怒視着羅昊,“你想幹嘛!我可以告你襲警!”

“什麼啊!我都承認你是警察了,你至少也該承認我是你男朋友一下下把,男朋友推推女朋友有什麼不對啊,還有男朋友已經困了想睡覺了,也請身爲女朋友的你趕緊回去睡覺,不知道你排不排斥這種婚前同居的生活,不管你排不排斥,反正我是排斥。”羅昊無賴起來,可以說他敢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好推歹推終於把秦萱軒給推到門口了,看着秦萱軒那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心想,當警察能有這麼好的身材,算不錯啦,以至於羅昊都產生了一種想要把秦萱軒直接推倒的想法。

秦萱軒也沒有矯情,被羅昊推出房間之後也就此離去了,打了一輛車回家去了,心中對羅昊不禁多想了幾次,不因爲別的,只因爲羅昊這無賴的樣子實在讓人歡喜讓人憂。

躺在牀上的羅昊的拿起抽了根菸,這件事情自己做很謹慎,可以說沒留下任何的痕跡,除了地上漂移所留下的胎印和散落一地的碎片能夠查出是寶馬7系列之外,想要查出自己在那輛車上難上加難,再加上保時捷爆炸了,死無對證。

楊果而從廁所裏面走了出來,吐的她實在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接着看着散落地上的那一隻孤單的襪子,不禁掩嘴。

見羅昊躺在牀上,對他吼道,“姓羅的!以後不洗襪子別給姑奶奶上牀睡覺!”第一次對襪子有了這麼深的怨恨,也怪羅昊太不憐香惜玉了,居然把那麼臭那麼髒的襪子塞進人家的嘴裏。

“你有事沒事?沒事趕緊回家,你幼誠哥喊你回家吃飯。”羅昊輕碎了一聲,奶奶的,還讓你個小丫頭片子管起我來了,我媳婦都沒管我,真是卒子過河,越界了。

“哼!你以爲我想在這裏待啊,我回去要告訴幼誠哥,你是怎樣的一個人,****,衣冠禽獸,斯文敗類!你簡直令地球人都爲之髮指!”楊果而怒斥着羅昊,這樣的男人未免也太多囂張了,楊果而罵的就差罵娘了。

羅昊沒理她,接着又點了根菸,看她這麼晚還來自己這邊,還被自己吃了豆腐,想起剛纔摸到下面情形,羅昊都有些臉紅了,面對了楊果而的無盡謾罵,羅昊哼了一聲,“說把,你學飆車是爲了什麼?難道只是爲了在山路上飆嗎?其實我看你就像是古代的一種暗器,彪!”

聽羅昊這樣說,楊果而喜極而泣,“好師傅,救救徒兒把,我哥別人約定好在下週比賽,就在秋明山,要帶一個伴都得是異性,誰看無所謂你得幫我找回場子,殺殺他們的銳氣!”楊果而也是屬狗的,二皮臉先前罵的那麼嗨,現在搖尾乞憐。 羅昊被楊果而煩了很久之後才勉強答應她去給她賽那個秋明山的飆車,一看就知道是別人激這死丫頭,死丫頭心潮澎湃就答應別人來飆車了,自從上次看羅昊飆了一次車,楊果而心都碎了,被羅昊的車技徹底的給征服了,要是可以的話,楊果而未免不是不可以讓羅昊吃豆腐。

打了個電話給曾幼誠,讓他儘快來把楊果而給帶回去,羅昊怕她在來個媚功,自己一個把持不住,那就完蛋了。

“幼誠趕緊來把你家這坨給帶回家吧,我實在不想跟她待在一個房間了,給你五分鐘,馬上過來把她拎走,我在明發602。”

羅昊看了看楊果而讓你不老實,現在嚐到甜頭了吧,個騷娘們,幸虧老子定力好,不然我童子雞的身份就被你給奪走了。

楊果而展開笑顏,眯着眼睛與羅昊對視着,任由羅昊的眼睛在自己身上瘋狂掃射着,那眼神有點像機關槍一樣,突突兩下就好了。

“我還以爲果而又出去飆車去了,她座駕也不在,昊哥你在堅持一下,我馬上就來救你了,一定要挺住啊。”曾幼誠想想就覺得好笑,是自己“出 賣”了羅昊,現在自己又要充當好人。不久之後,也許是在五分鐘之內,曾幼誠趕了過來把楊果而給帶回家,一副不滿意的樣子,堂堂七尺男兒怎麼會懼怕一個小姑娘呢,楊果而乖乖就範被曾幼誠帶回家去了,走之前還特別的給羅昊拋了個媚眼,“昊哥哥,下週不見不散哦,到時候我在來接你哦。”“走吧你就,你鬧的亂子還惹的不夠多嗎,哪次不是我替你擦屁股的,小心你曾叔叔在你爸面前說壞話!”曾幼誠威脅加威脅雙重威脅在威脅着楊果而。楊果而誰都不怕,唯一最怕的就是那個沒有人性的老爹,自己有錢有勢,對女兒管的也嚴,楊果而纔會跑到江海來,愛上了飆車這東西,可以忘記一切的煩惱。只是這位叱吒風雲的男人卻是一個妻管嚴,在家特別怕老婆,只能說他太愛老婆了,不想讓她受到一絲委屈,說不讓晚上應酬,集團上下沒人敢約他出去找樂子,說回家必須洗澡之後才能上牀,絕對是自覺自主。“哼,我纔不怕他,我有一個強大的媽媽。”楊果而揚了揚手,“要是我被那個老頑固

折磨了,我一定在此之前把我親愛的幼誠哥給折磨的舒服了。”終於清淨了,沒有人在來打擾自己了,羅昊躺在席夢思上面,上面還存有着楊果而先前的溫度,羅昊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吐出的菸圈成一個心形,望着這心形吹了一口氣,又想起了蕭曉的樣子,神情高興,人生得一知己夫復何求。



第二天一大早羅昊就出了明發走前給石頭留了口信,讓石頭照看一下東子,在明發靜養就好,反正自己這張卡閒着也是閒着。出門的時候打了輛車,直奔醫院,今天也是莫霏該出院的日子了,而且莫霏也不想在醫院裏面待太久,如今公司有了週轉的機會,這個時候衝在最前面帶領公司的人奮鬥在最前沿。

早上車子不是太多,司機似乎也沒有要超速的習慣,一直以五十邁的速度穿行着。


街道邊的一個店面吸引了羅昊的注意力,車速不是太快,羅昊清楚的看見它掛出的廣告牌,有緣花店,有緣人的花店,買一束玫瑰送給你的另一半,拿一束康乃馨送給你的長輩。

有意思,羅昊從後座坐了起來,拍了拍司機的背,“ shi傅,車子靠邊停吧。”交完錢之後,出租車揚塵而去,估計是還有另一波的乘客在等着他,家裏還需要錢來補貼家用。

往前走了幾步就聞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溫馨而又淡雅,香味讓人不會感到太排斥,而且還願意上去多吸吮兩下來清理自己被塵埃所掩埋的肺。

今天羅昊穿的一套西裝,接完莫霏還得去另一個地方,這西裝就在明發房間的架子上面,這樣的貴賓房都有專門的衣服配套,一身深色西裝使羅昊充滿了神祕,就像夜晚看星星,雖然好奇,但卻不知道它位於哪個地方,也許是北極星也說不定。

一路走過來羅昊魅力十足,不時會有幾個妙齡少女拋着媚眼,羅昊淡然對之步伐依舊不放慢,走進了花店裏面,不爲別的,只因這名字取的有些讓人歡喜。

花店的面積還算可觀,左右估算了一下,近百平方,都可以裝修成一套房子了。外面擺着各種的花,每種花的顏色名字也不一樣,有些東西都是叫不出名字的,但每一朵都生的那麼美麗,顧影自憐。

羅昊對花不是很有研究,所以來這只是給莫霏作爲出院禮物的。週轉了幾下,也不知道該送什麼花給她,於是向老闆請教了一下,老闆是個美麗成熟的女性,身上具有成熟女人的魅力,羅昊淡淡的看了一眼,旁邊還有一個小孩子在一旁淘氣的玩耍着,時而把這些花拿在手上聞,時而又拿着那些香味撲鼻的花去招蜂引蝶,羅昊看了一眼笑出了聲,這孩子以後培養起來的話不知道又要禍害多少少女了。

“這個的話,我建議還是選康乃馨比較好,還可以搭配一些其他的花色以及花系,具體要怎麼配還是看您的需要。”老闆細心的爲羅昊解說着,羅昊沒有說出住院人的身份,但帶康乃馨去的話也不失去禮數。

走進花叢中,羅昊便想着尋找一些搭配的花系,花叢中一朵妖豔的玫瑰花,羅昊瞬間被它給吸引住了,如果蓮花一樣,出污泥而不染,濯青漣而不妖,羅昊上前伸去,但他不知道的是,旁邊也有一位少女在看着這朵玫瑰花,好像就是老闆把它放在這裏招攬生意的,羅昊也有些明白了這裏爲什麼叫做有緣花店了。

一隻玉手在羅昊伸出來的同時也伸了出來 ,兩手相互觸碰在了一起;羅昊眼尖很快就看見了一隻手向自己伸來,擡頭一看居然會是唐雨柔,這讓羅昊有點覺得奇怪,不去上班跑到這裏來幹什麼。

細看之下這妮子又長漂亮了,羅昊毫不吝嗇自己的眼神,近乎以風捲殘雲之勢在唐雨柔身上看了個遍,白嫩的肌膚,如同玉龍雪山的白雪一樣,紅嫩的臉頰簡直比那些吃了烏雞白鳳丸的人還要紅嫩不止,胸前的一坨咕咕嚷嚷的,不知道是不是裏面的小白兔耐不住想要出來呼吸新鮮空氣;

面對這樣的男人,唐雨柔能有什麼辦法,偏就自己還喜歡這個男人,繼而由先前的羞怯轉變成了一種幸福,這讓羅昊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看他幾眼,還就能幸福了?對於羅昊來說沒有什麼,但是對於唐雨柔來說的話,那就意味着天,意味着地,意味是否能夠抓住這個男人的心。

“巧啊,沒想到會這裏遇見你,上次一別我也沒找機會去看你,你不會怪我把。”把人家都看了個遍,羅昊勢必要拿出一些紳士風度來,這樣也不會使唐雨柔感覺比較尷尬。

見羅昊先說出了口,唐雨柔微微一笑,頷首低眉,樣子可人至極,撫了撫一旁的秀髮,輕聲說道,“恩,好巧,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見你。”說完低下了頭,爲什麼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了,以前在醫院做護工的時候都是很大大方方的,雖然聽同事小吳說過這樣的神情是愛上一個人才會變的這樣扭捏,難道我真是愛上眼前這個男人了?唐雨柔儘量把自己的這些想法全部撇開,讓自己不在想想。

“來這裏是買花嗎?聽老闆娘說這裏的花很有靈性,持花人還能夠找到意中人,怪不得叫有緣花店。”羅昊開始在東扯西扯了,只是沒想到居然把人家的花店名字給扯出關係了,連羅昊也覺得十分的無緣。

唐雨柔很想說出這句話,比任何人都想,像個鬼魂野鬼一樣在外面遊蕩了這麼多年,在一個地方從來沒有待過很久,因此唐雨柔也嚐盡了人間冷暖,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自己可以託付的人,卻只能夠隔岸觀火一般,不禁讓人嘆道,雨後黃昏花易落,獨倚斜欄,難難難。羅昊對眼前這個人也是很有感覺,只是羅昊不想讓她深陷,到時候傷的可不只是兩個人而已了。“我來這裏買花,你呢目的跟我一樣嗎?或者我們可以,一起買。”羅昊發出了邀請,自從唐雨柔跟着曾幼誠去了曾氏之後羅昊近乎沒有去看過唐雨柔,更別說又帶她出來玩了。“好啊。”唐雨柔乖巧的點了點頭,兩個馬尾辮“示威”性的甩了甩。羅昊挑選了一支紅玫瑰,拿在鼻尖聞了聞,着動作被唐雨柔盡收眼底,心中嘆道,“美好得愛情與我擦肩而過,韶華易逝,如若能夠爲他在風中開放,心已然也是不曾後悔,愛過就不曾後悔。”門外,傾盆大雨,這場雨是專門爲我降的嗎?連我自己也分不清什麼是雨滴,什麼是,眼淚?

(有興趣的書友呢,請戳224330432,這個羣是情以剛創的,先到先管理員哦,如果有啥建議的話,請加扣扣837869431。最後氣沉丹田,大吼一聲,求支持!) 如果愛情能夠使人忘卻一切悲傷,甚至是忘記了自己,那麼我也甘願撲向你,撲向愛,撲向我心所指的方向,爲了你不顧一切的去愛,如果是那樣那該多好,但我不能,我只能夠在一邊遠遠的看着你,望着你,知道你好,那我一切也都滿足了,雖然很想開口,但嘴卻如同噴了膠水一般的張不開,一直張不開。

門外的雨嘩啦一片的落了下來,似乎要把地上的污垢全部要衝走一般,沒過多久地上的痕跡也全然都沒有了,羅昊靜靜的看着這一切,這已經不是夏天了,不會再有那種狂風驟雨一般,也已經過了雨季,但這場雨似乎就是爲兩個人準備的一般,讓唐雨柔心裏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慰藉。

感受着新鮮的空氣,那從地底散發出來的氣息,那麼的清涼如雨後春筍帶給人的那種感覺。

“羅昊你知道嗎?我以前聽學校的朋友說過,一個人要是遇到一場突如其來的雨的話,就會遇見她/他命中註定的那個人,只希望他能夠快點出現。”看着那傾盆大雨,唐雨柔也自我釋放了一番,沒來由的就問出了這句羞人的話,只要細細品味就能夠知道其中的奧祕所在。

羅昊擡頭,深吸了一口,排了排肺裏面的廢氣,低低的說道,“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那纔是真正的愛情,如果在錯的時間遇到錯的人,如何強求是不行的,不過我很好奇但我也同樣祝福你的白馬王子能夠快點出現,替我守護這個前世在塵埃中折斷翅膀的天使。”羅昊側身對着唐雨柔,第一次這樣面對着唐雨柔,面對面的直視;

雖然兩人不是戀人關係,但她覺得這是世界上最好的情話,最能夠感動人的情話,只是她希望守護的人能夠在他面前出現,“想知道嗎?我現在就可以說,雖然我不夠完美,上天就只賜予了我這些,我的白馬王子現在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唐雨柔溫柔的看着羅昊,此情此景不禁讓人想起了一部電影,柯震東與沈佳宜在放風箏的那副場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羅昊早預料她會這樣說,只是會心的一笑,嘴角彎彎的這一笑融化唐雨柔所有的心情,此刻她只沉醉在羅昊的微笑之中無法自拔。

雨悄然的離去了,跟唐雨柔的相聚是短暫的,臨別的時候羅昊手中拿着一束紅玫瑰與康乃馨相結合的花束,對着唐雨柔說道,“有緣日後自會相會,弱水三千,我們總會碰面的。”帶着微笑羅昊離開了有緣花店,不知道是花店的名字好,還是命中註定的讓羅昊在此時此刻此景遇到了唐雨柔。

唐雨柔站在那,本來今天只是想要來買束花裝飾自己房間,自從在曾氏工作之後曾幼誠特別吩咐過的要照顧照顧唐雨柔,畢竟是剛來到曾氏,等適應了一段時間之後在委派重任,曾幼誠又送給了唐雨柔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不算大也不算小,因而纔會出來買束花來增添一絲的喜慶。

只是沒想到卻會在這個地方遇見羅昊,不知道是老頭派曾幼誠做媒婆呢,還是讓老頭自己要來做媒婆,看着羅昊遠遠離去,背影卻被唐雨柔深深的記在眼裏,記在心裏。

莫霏這時候正在收拾着東西準備出院了,本身也只是一些輕微的腦震盪,幸好是輕微的,一般腦震盪都是會留有後遺症的的,所以輕微腦震盪就不在醫生的診單之中,沒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了,一些年輕的男護工都跑了過來,幾天前還在爲誰照顧莫霏而大打出手呢,開玩笑誰見了這麼一個好看的不得多看兩眼啊,有兩個好兄弟翻臉了,這時候誰還管兄弟之情啊,荷爾蒙上來誰都擋不住。

“我就告訴你了,你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樣子,以前跟你一塊我都不稀得說你,那是給你面子,現在美女當前我就不給你留面子了,回去好好塗塗BB霜 ,估計別人能夠正眼瞧你一回。”護工甲,雖然沒有任何的髒字,但是罵人的功底也是相當的了得,另外一個哥們氣的眼睛都快凸出來了,他就納悶了,以前怎麼就看不出這人的性格,真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只有在真正的問題面前,人才會顯示出真正的嘴臉。

“就你好,你那兩大板牙扣下來都可以當麻將了,你以爲你羅納爾多啊,別以爲踢了兩場球就能跟羅納爾多一樣了,你還不夠格,你趕緊去修下你門牙中間的風,跟你說話你漏風,我特麼抽瘋。”護工乙。

正當兩人還在爲最後一個名額爭搶的時候,就收到通知說莫霏大美女要出院了,兩人又泄氣了,坐在一起,都悔不當初把事實給說了出來。

“你知道的,我這人嘴向來就欠,大板牙一抽風就喜歡瞎咧咧你別往心裏去,別生氣啊,我不喜歡這件事情影響我們之間的友誼,你明白嗎?”護工甲鄭重其事的握着他的手,一副坦蕩蕩的樣子說着。

“沒事,我這人也不咋地,說話也是不着邊際的,你也別往心裏去,走咱兩以茶代酒喝兩口,感情深一口悶,感情鐵喝吐血,感情淺舔一舔。”拉着護工乙就走了。

羅昊輕車熟路的來到了莫霏的病房,正看見莫霏在那裏收拾東西,旁邊幾個護士在一旁招呼着,羅昊也穿上了自己的衣服,青春靚麗,一副可人的樣子。

“好了嗎?可以走了嗎?”羅昊柔聲問道,這不像羅昊啊,以前跟莫霏吵的是不可開交,要不是學相聲的莫霏口才好,估計都要氣歪了。

“恩。”莫霏乖巧的點了點頭。

“我沒有開豪車來接你不會怪我把,只是我實在沒錢。”羅昊憨厚的笑了笑,說着張開右手,莫霏挎起包攬上了羅昊的手臂。

臨別之前也跟護士都告別了,事後衆人才知道莫霏是建豪的總裁,一副錯愕的樣子,因爲莫霏絲毫沒有總裁那種傲氣,一副平易近人的樣子。

(真的啦,知不知道我很痛苦,把粉絲榜全部佔滿吧,阿彌陀佛。) 出了醫院,沒有豪車的羅昊只能夠苦13的想打輛出租車去建豪,羅昊把莫霏身上的包袱全部都背到了自己的身上,其實也沒有什麼,幾間換洗的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品就構成了莫霏的這麼一個鼓鼓的包。

“羅昊,我住院的這件事情你有沒有告訴我爸爸,我不希望他老人家爲我擔心。”莫霏頷首低眉,頗具女兒姿態,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了,以前看見羅昊就來氣,每次都要跟他吵上一番,以前跟羅昊吵的那些話語都歷歷在目,只是因爲前些天那些事情徹徹底底的改變了自己對羅昊的態度。

“放心吧,我沒有那麼傻會告訴莫叔你的情況,再說你自己都照顧不好自己,等你能夠把自己照顧好了在來擔心莫叔把。”羅昊對着莫霏挑了挑眉毛,“建豪的事情已經辦妥了,大潤發已經收手了,那個項目也已經拿到手了,接下來我想我們可以考慮合作合作,要不要還擊一下?反正你也有了曾氏這個強大的對手。”

莫霏點了點頭,沒想到自己住院幾天集團的事情就已經全部都辦妥了,笑了笑看着眼前的羅昊,這男人還真有有點看不透,而且還充滿了神祕感,自己遇到的這件事情八成也是羅昊給解決的,“那就好,真沒想到你居然能夠說通曾氏融資建豪,也算你大功一件,不過我聽說曾氏投資的錢作爲入股,你的名下就是這些股份哦,但是集團有規定,後入股的人不能夠超過現任總裁哦,所以呢,我還是我的手下,小昊子。”

“喳。”羅昊把手伸了出來,配合着莫霏把這場戲給演完,沒想到自己作的還是十分的到位,還把眼前的大美人給哄開心了。

“隨哀家一道回宮。”莫霏心中開心的不行,心想羅昊也不是一塊榆木疙瘩,還有些幽默元素在他骨子裏,演戲的天賦也是可圈可點,要是送他去演戲,不知道會不會憑藉一部太監的戲而紅透半邊天呢,莫霏咯咯的笑了,雖說有演太監出名的,但這種人還是真是不多,一紅就紅透了。

上了一輛出租車之後,車子直接開往建豪,莫霏這麼久沒有回建豪,怕是海棠都有些着急了,大營之中沒有主帥坐陣那手下的那羣小兵勢必會馬上解散的啊,沒想到公司賬戶居然申請的多出了一個億,那可是一個億啊能夠幹多少有用的侍寢,於是海棠拿着這筆錢先給公司解決了燃眉之急,穩住了公司的情況先穩紮穩打,然後在等莫霏來公司。

羅昊之前早就跟海棠打好招呼了,讓他們也不要太擔心,準備好總裁辦公室的那把總裁交椅,總裁馬上就到。

羅昊下了車還特意的伸出了手幫着莫霏走了下來,如果你以爲羅昊是因爲入戲太深而在下車的時候還在演戲的話那你就錯了,羅昊想念莫霏那滑嫩的肌膚,先前只是覺得那句小昊子是戲言,出於對莫霏面子的保護問題,還是伸出了手,乖乖隆滴咚,愛上了莫霏細嫩的小手,以至於下車的時候還想在莫霏的手上在蹭上那麼兩下,羅昊心中暗爽,又摸到了,又摸到了,不喜於色,不言於形,羅昊在心中狂喜。

莫霏拿下打着羅昊的手,望着這棟建豪大廈,沒想到是身邊這個男人爲自己挽救回來的,也幸虧當初自己的眼光,沒有讓羅昊這不可多得的人才逃走,招攬到自己的麾下爲自己辦事,“羅昊,從今天起,你就是建豪的第二總裁了哦,不過呢你還是得排在我的下邊,公司一切事務都由我定奪拿主意,哈哈。”想起了就覺得非常的好笑。


羅昊也不是這麼庸俗的人,自己習慣了當甩手掌櫃,根本就不在乎,“哎喲我的大總裁,我還懷疑我會篡位啊,您放心吧,就是大潤發在搞大動作我都不會在篡位把,放心吧,你這總裁位置肯定比佔了膠水還坐的牢,那些董事會的老狐狸我就一個個替你幹掉把,你就好好管理你的建豪,也算了了莫叔的一個心願,我不會跟你爭的。”

莫霏很感激,本來以爲羅昊對這種公司高層,還是公司第二大股東,莫霏也想不透曾氏是不是腦子發燒了居然把股份全部給了羅昊,這太讓不可思議了。

羅昊跟着莫霏走了進去,門口一些認識莫霏的都打着招呼,這些人也爲自己在建豪工作而自豪,每天都能夠看見這麼好看的總裁,那絕對是一種享受,因此建豪的安保工作也是非常的好,也不好有哪個腦殘會來這裏綁着個**包要來炸這裏,那也得捨得炸啊。

一路上走上去,每個人臉上都是洋溢着笑容,莫霏每每都是含笑應對過去,所有職員對莫霏也都是刮目相看,公司有人投資一個億的消息都已經走紅了,比明星走紅的速度還要快,沒多久就已經在公司裏面傳開了,都以爲是莫霏做的,沒想到莫霏上任不久就找到了曾氏這麼一個強大的靠山,實屬難得。

“啊哈,羅昊,終於讓我逮到你了。”秦朝不知道從哪個地方冒了出來,上前就是抱住羅昊,莫霏對於這個曾經想要威脅自己父親生命的人沒有多大的好感,在一旁撇了撇嘴;羅昊使了一個手勢讓莫霏先上去。

“好久不見了,怎麼沒去一品茶嗎?在這裏做的還習慣嗎?”羅昊從兜裏抽出兩根菸一根遞向秦朝。

“哈哈,還是你小心會做人,比姓莫的要好多了,我就喜歡你這性格下班一起喝酒,聽說你已經是建豪的第二大股東了,恭喜恭喜,今天明發你得請我。”秦朝拍了拍羅昊的胸膛,“好久沒吃他們的皇家蘿蔔了。”

這還不是小事?小爺是有白金卡的,你以爲是帶現金去的啊,那多掉價,要帶現金也是一騾子一麻袋的帶過去的。

(更晚了,準確來說,是睡的比較晚了,讓我一覺醒來看見數據發洪水一樣的漲吧!) 莫霏來到辦公室內,正看見海棠在那裏整理文件,建豪要是沒有海棠的話那可真是遭殃了,先前莫霏一直住院,集團上下沒有一個絕對的人能夠出來主事,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如海棠不出來主事,董事會的人是不會放過這個主權的時候,沒辦法如今莫霏已經回來,擁有曾氏融資的建豪已經今非昔比了。

“莫總你終於回公司了,聽羅昊說你住院了沒事吧。”海棠對着莫霏左右看看,沒一點事那真是太好了,腦震盪是內傷,外面一般都看不出來。“呵呵,我沒事你不用看了,最近公司的事情倒是有的你忙了,我這個甩手掌櫃倒是有些不稱職了。”

莫霏眯着眼睛笑了笑,真的很感激眼前的這個人。“公司的事情其實我也沒有出太大的力,莫總你爭取到了曾氏的融資纔是努力的人,全公司都該感謝你呢。”

海棠搖了搖莫霏的手臂,莫霏能夠回來,海棠顯得異常的高興。莫霏無奈的笑了笑,感情海棠把功勞全部都算在了自己的頭上,微笑着看着海棠什麼也不說。

“我說你小子也真是的,要不是你來公司的話,我都找不到你,你這大忙人還真是忙啊。”秦朝呷了一口鐵觀音,最近一品茶的茶味茶香也變得更加的可口,潤喉。羅昊點了點頭,笑了笑,“其實我也是小打小鬧,以後還得仰仗您指點迷津啊,目前公司的情況還算穩定吧,董事會的那些人有沒有什麼動作?”

羅昊玩味的問了這麼一句,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羅昊也得跟那些董事會的人好好談談了。“這個倒是沒有,總裁那個祕書倒是挺盡心盡力的,是個人才以後你要是生意做大了可得把她挖走。”秦朝。

“算了吧,我可沒那個能力,再說我只是個光桿司令,實權都在莫霏那綁着,我也只能當個甩手掌櫃了,你呢在建豪他們沒有虧待你吧。”羅昊。

“我現在也算是個小股東了,現在生活也還過得去,主要就是得找點事做,不然人都得生鏽。”

秦朝揚了揚手。看秦朝的臉色都很紅潤,跟以前比起來,那差了很多個檔次。

“怎麼就混上了建豪的股東了,多少股份啊。”羅昊對這感到十分的意外,莫霏對於秦朝是不挺感冒的,更別提會給秦朝股份給秦朝了,點了根菸,也給秦朝點了一根,“咋弄到的,我要學到可你這身本領我肯定去微軟幹幾天,那股份就有我的一份了,要是有微軟的百分之零點一的股份那我也賺了。”

羅昊哈哈大笑,儘管這種事情是那麼的不可能,對比秦朝也是嗤之以鼻。

“做夢吧你,能進微軟都不錯了,估計都得是麻省理工畢業的,建豪我不過只是推薦了一個人而已,所以就跟姓莫的敲了一點股份,不過他確實應該感謝我,我給他推薦了一個男人中的極品,簡稱男人中的男人。”秦朝龍飛鳳舞的說道,羅昊也沒想去打擾他,等到他唾沫星子飛完之後。

羅昊淡淡的說道,“別告訴我你介紹的那個人就是我?”羅昊絲毫沒有因爲秦朝說自己的男人中的男人而高興,小爺本來就是男人中的男人,根本就不需要你丫的來誇。

就這樣秦朝把自己如何跟莫紹千敲竹槓的事跟羅昊說了一邊,羅昊心道,感情是秦朝把喲賣了,仔細一想,還幸虧是秦朝把自己給賣了,要不莫霏就已經被畜生給XXOO了,想起這件事羅昊就來氣,居然都惹到自己頭上了,近來羅昊也是因爲一些事情也就沒有鳥趙得柱,但是總有一天趙得柱會爲他所犯下的罪行而感到愧疚甚至是付出代價。

“秦叔,你在管理公司這方面比較有經驗,多幫着建豪搭理一下公司,尤其是那些董事會的人,如果他們有什麼動作你就告訴我,我隨時收拾他們。”


“衝你秦叔這句話,我秦朝必定全力以赴,有我在他們不敢亂來,我會看着他們。”羅昊出了子品茶之後直接入可工作日,目前的唯一經濟來源就是昊天鬥羅工作室了,果園嗎方面還沒有真真正正的收入,如今都是一直在花錢才把果園慢慢的建立起來,目前果園想要達到盈利的狀態那幾乎是不可能的,羅昊也曾叮囑石青山種植各色各樣的果子,不要怕花錢,因爲羅昊就是錢的代表,果園真正要能夠達到盈利的狀態,須的等到來年纔可能會有收穫,因而關注工作室的有沒有贏錢纔是真正對羅昊有意思的事。

手底下還有好幾口子要張嘴吃飯呢,如果賺到的就只夠給人發工資,而且還有租費,都是高昂的費用都得花錢若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工作室也就沒有要辦下去的意思了,虧錢都虧大了還開?

打了輛車回了市都大廈,離建豪也不是很遠,隔路相望,一進工作室裏面也沒有幾個人,難道這些人都已經出去工作了嗎?看着整潔的桌面,羅昊微微笑走進了裏面唯一的一間辦公室,本來是自己的,後來就直接給了大軍,大軍也成了這些人的上司,而羅昊就是頂頭上司的上司。

“大軍,最近工作室運行如何?”大軍沒想到羅昊會在這個時候來,此刻的他正在翻閱着報表,準備月末的時候給羅昊看的合上報表站起身來給羅昊倒了杯水。

“昊哥,工作室的情況目前不是很可觀,我剛纔就在算營業額和一些雜費,在加上幾個哥們的工資,一來二去賬戶裏就沒剩下什麼錢了。”

大軍自從給羅昊管理昊天鬥羅工作室之後人也變得十分的睿智,各方面的事情也懂得比較多,看報表結算這種會計纔會的大軍也都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