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雄,識相的就把這個場地讓出來,今天我們要在這裏訓練,要是不讓別怪我們不客氣。” 另外一羣人的領頭的人大聲說道。

“大哥,這人是李家的二公子李嵐,是五年級的高手,只比王霸天稍差,他和我哥哥是一界的,不過,他沒有選擇畢業,不知道他留在學校有什麼目的。他後面的人都是三、四、五年級的人,都是李嵐收納的高手。” 陳飛燕輕聲說道。

“恩!還不錯,有劍師下階的實力。” 龍行雲淡淡的說道。

“哼!你們無緣無故打傷我的人,我還沒有找你們算帳,還想跟我要場地,我告訴你們門都沒有。” 趙雄平靜的說道。

“我們要場地,他們不讓,我有什麼辦法,只有動手了,誰叫他們那麼弱。呵呵!!” 李嵐笑着說道。龍虎門的人當即大怒,紛紛罵了出來。

“大家都不要吵!” 趙雄叫住了己方的人,然後說道:“那場地是我們的專用場地,爲什麼要讓給你們,今天是你們不對,要是不賠禮道歉,就別想走。”

“是嘛!你憑什麼說場地是你們的,大家都知道學校的場地是公用的,你們說是也不是?” 王霸天大聲說道。“是!!” 兩羣人大叫道。

龍行雲一看形勢,覺得打起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王霸天和李嵐只想打擊龍虎門的氣勢,今天不能讓他們輕易的走出去。龍行雲大聲說道:“當然有證據了,場地是校長親自批給我們的,你們要想證明,這個容易,馬上把校長找來就是了。” 說着從兩羣人之間走了進去。

“你以爲你是誰啊,你說我們就會相信。” 李嵐大聲說道。王霸天看見龍行雲進來,眼裏冒出仇恨的光芒,死死的盯着龍行雲。

“對啊!你以爲你是龍行雲就了不起嘛!” “簡直就是放屁!” …………….

那兩羣人馬上吵嚷起來,龍行雲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徑直走到趙雄那裏去,龍虎門在場的共有三百多人,其中有五十多人身上到傷,不過都是些皮外傷。

“大哥,你回來了,這就好了。” 趙雄看見龍行雲到了,鬆了口氣。

“處理的不錯!!” 龍行雲微笑着說道,隨後他轉過頭,用凌厲的眼神掃了下面吵鬧的人一週,所有的人都感覺身上一陣發寒,馬上停止說話,只有幾個人還在叫囂。龍行雲仔細看了一眼,竟然發現一個熟人,就是在蘭樓小鎮交易市場被林風用箭射傷的那人,也就是烈風傭兵團團長之子,他正站在王霸天后面一羣人都中間。龍行雲露出邪笑盯了他一眼,他馬上感到龍行雲在看他,不敢再說話了。

“好,你們要證據。林風,你去校長辦公室一趟,告訴校長就說有一羣高年級的人在欺負低年級的學生,叫他來處理一下。那時我說的話是不是真的,一問便知。” 龍行雲微笑着說。

“好!龍行雲,算你狠,我們不會輕易的放過你的,我們走。” 王霸天恨聲說道。

“我們也走!” 李嵐轉身一揮手也準備離開。

“等等!!你們打傷了人就想這麼走了,沒那麼輕易吧!” 龍行雲笑着說。“你們傷得重不重啊?” 然後給受傷的人使眼色。那些人馬上反映過來,大叫起來,還做着動作。“啊!我的肋骨斷了兩根!” “哎呀!好痛啊!我的門牙被打掉了。” “啊!…我的手動了了!” ……..

龍虎門的人很有表演天賦,裝受重傷裝得似模似樣的。龍行雲差點忍不住笑了起來,陳雨早就嬌笑起來。

“你想怎麼樣?我們大不了給點醫藥費。哼!!” 李嵐大聲說道。

“不錯,打傷人是要給醫藥費的,我算算,一共有五十多人受傷,就算五十人好了。這五十人受了這麼重的傷,不僅要醫治,還要請人照顧,還有治療期間耽誤學習等等,每人就給個一千金幣吧!!一共五萬金幣。” 龍行雲一邊說還一邊搬着手指在那計算,樣子很是搞笑。

“你搶劫啊!!” 王霸天怒喝道。

“你們可以不給,那就等校長來解決吧!!” 龍行雲無所謂的說。

“好!好!” 說完,扔下金幣就走了。李嵐說了兩句場面話帶着一羣人也跟了出去。

“哈哈!!…” 龍虎門的人都大笑起來。

“芬妮,你幫他們治療一下,錢就大家分了吧!” 龍行雲大聲說道,話剛說完,大家馬上歡呼起來,龍虎門大多數人都是窮人來着,他們哪見過這麼多金幣,即使平分,每個人也有一百五十個金幣,夠他們用很久的了。 在繁忙中來一個小插曲,並沒有什麼不妥,反而是一劑調味劑,讓人輕鬆無比。猶如炎熱的夏天裏吃了一隻冰棍般舒爽。插曲過後,龍行雲等人又都投入忙碌中去了,還有十天四海珍寶店就開張了,一切都還沒有準備妥當。新收的服務員還需要短暫的訓練,店鋪還正在裝修,首飾也還在加班加點的做。而龍行雲還在想着怎麼才能使開張的時候更加熱鬧、更加轟動。最後,他想到了發請柬,於是他又去找了陳鬆,問明白了嘯天城的所有知名人物,每一個人都有請柬,每張請柬上面都寫了持請柬的人可以參加抽獎,最高獎品四龍鳳佩一個等級的物品,還有就是可以攜帶家人。龍鳳佩現在可是聲名遐邇,只要是有頭有臉、有錢有勢的人都知道。雖然,那些大富翁不把幾十萬金幣放在眼裏,可以象龍鳳佩這種東西都是有價無市的,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得到。當然,還有很多人想佔點小便宜的。龍行雲就是想利用他們佔便宜的心裏,把他們都吸引來,只要第一炮打響了,以後就不怕沒有生意上門了。請柬做好後,發請柬的事又是陳鬆幫忙,龍行雲可不知道那些個名人住哪。


把請柬的事也完成後,龍行雲就清閒了下來,這幾天,他每天就只做一兩件魔法飾品,對他來說還不是彈指間的事。閒來無事的時候,龍行雲回了一趟新宅,把宅子弄了一張新牌匾“幽明居”。龍風、龍雲兩人遵從龍行雲的命令,除了吃飯,每天都待在家裏練功,現在他們已經突破築基期到了開關前期,進步不可謂不快。回到幽明居,龍行雲把龍狼也放了出來。一段時間沒見,龍狼的實力增長了很多。不過,龍狼一出來,對龍行雲大是不滿、滿是埋怨,最後還用一頓大餐才堵住他的嘴。龍行雲最後還是把龍狼收入了真幻戒中,怕他在外面惹出麻煩來。龍行雲也沒有叫風雲兄弟到四海珍寶店幫忙,還是把他們留在了幽明居修煉。把他們的事情都安排好,龍行雲纔回學校去。

“龍行雲,你好啊!” 龍行雲正往宿舍走去,突然背後傳來一聲甜美的聲音。他連忙轉過身去,卻是公主和她的兩個跟班在後面。龍行雲笑着說道:“原來是公主啊!真是巧啊!!”

“哼!!” 那個叫小玉的美少女圓睜着亮麗的雙眸,翹着小嘴,對小玉怒目而視。另外一個侍女也是有些不屑的看着他,龍行雲從涔雨那知道她叫小蘭。

龍行雲視而不見,仍然微笑着說:“不知道公主叫住在下有什麼事嗎?” 語氣不冷不熱、不卑不亢。

龍靈兒聽了龍行雲的話後,微微有些發怒,不過,馬上又恢復平靜,淡淡的說道:“我想問一下,你們最近在忙什麼?怎麼都不見雨兒妹妹和飛燕姐姐。”

“我們現在正準備建一個首飾店,還有幾天就開張了,所以比較忙。到時還請公主參加,有精美的禮品送給你。” 龍行雲說道。

“哼!誰稀罕什麼禮品啊!” 小玉咕隆着,不過都一字不漏的傳入了龍行雲的耳朵裏,龍行雲曬然一笑,沒有理她。

“到時候我會去的。” 公主平靜的說道。龍行雲又告訴了她具體時間和地點才轉身離開。

“公主,他竟敢惹你生氣,你還答應他去參加什麼開張….” 小蘭在那大聲說道,不過被公主打斷了。龍行雲在前面聽的清清楚楚,他去充耳不聞,臉上掛着微笑,繼續走向宿舍。

時間轉瞬即逝,特別是在忙碌中更容易忘卻時間。在龍行雲等人不知不覺中,四海珍寶店開張的時間到了。

是一個晴朗的日子,日麗風輕,陽光普照,碧空如洗,萬里無雲。

龍行雲一行人早早的到了四海珍寶店,四海珍寶店一共有三層,一、二層是賣首飾用的,第三層主要是製作首飾的作坊。四海珍寶前面就是巨大蘭新街商業廣場,廣場周圍都是各種店鋪,這些店鋪大多數是大家族的,陳家在這裏也就兩家鋪面,卻給龍行雲騰出了一家。

龍行雲到的時候,還沒有什麼人的。達克請的服務員已經到了,都換上了紅色的長袍,正站在門口,準備迎接客人。很快金樺三父子帶着五個師傅也到,這幾天可把他們累得夠戧,八人一共做出了1500件首飾。

“大哥,你來了,這些天辛苦大哥了!” 龍行雲連忙熱情的上去打招呼。

“兄弟說這話就見外了。” 金樺爽朗的笑道。龍行雲又和其他師傅問過好,才把他們迎進四海珍寶店。

人陸續的到來,越來越多,接待的工作都交給達克這個四海商團的團長,他對這種場合到應付得如魚得水,趙雄等人也都去招呼客人了,他們都認識不少大人物。只剩下龍行雲在一旁微笑的看着,很快鐵林到了,龍行雲連忙迎上去,大聲說道:“伯父,多謝你來捧場!呵呵!”

“賢侄的第一家店鋪開張,我當然得來看看啊!哈哈!!” 鐵林笑着說道。隨即他們兩人就站在旁邊聊起來了。那些人很多都認識鐵林,看見他都熱情的打着招呼。龍行雲看得暗暗驚訝,鐵林纔來嘯天不久,已經認識這麼多人,看來天下第一拍賣行的會長果然不簡單。遇到重要的人物,鐵林一般都會告訴龍行雲,使龍行雲也知道了不少在嘯天城的有勢力的人,至少混了個臉熟。沒要多久陳鬆、趙武也一起到了,龍行雲和他們問過好,就把兩人介紹給了鐵林,鐵林對四大家族的兩家的家主也是早就聞名卻無緣一見,這次見到了,馬上熱情的聊開了,沒一會兒就熟悉了。

早上九時,人都來得差不多了,開張儀式馬上就開始了。趙武、陳鬆、鐵林作爲特邀佳賓,都站在店鋪門口,其他的人都站在廣場上。

達克*修因站出來大聲說道:“各位嘉賓,大家上午好!!我是四海商團的團長達克*修因,今天是我們四海商團的第一家鋪面四海珍寶店開張的好日子。我們有幸邀請到了陳家家主陳鬆老前輩、趙家家主趙武老前輩、天下第一拍賣行的會長鐵林前輩,大家歡迎!” 達克話落,下面一片驚歎,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四海商團的團長會四這麼一個年輕人。而且,他還邀請到了四大家族其中兩家家主來參加開張儀式。大家都紛紛揣測達克的身份。

“接下來請四海珍寶店的大師傅金樺前輩出場。” 金樺走了出來,打了一個招呼就走了回去,很是冷淡。他也只有面對龍行雲的時候態度纔好一些,其他的人他都愛搭理不搭理的。下面的人都是一片驚呼,大多數人都知道金樺的名字,知道他是最好的首飾製作宗師,也知道他的脾氣古怪,邀請他的首飾店很多,但沒有人成功,沒想到今天卻被剛冒出來的四海商團籠絡了去。所有的人都對四海商團充滿了好奇。隨後達克又介紹了其他幾位首飾製作師,這些人都有一些名氣,有不少知道他們。只有金樺的兩個兒子金勇和金炎沒人認識,不過既然是金樺的兒子,手藝肯定不會差到哪去。

“公主到!!” 一聲洪亮的聲音傳出,大家紛紛往聲音處看去,卻是王霸天在前面開路,後面跟着美麗的公主和兩個俏麗的美少女。下面的人非常震驚,四海商團竟然把公主都請來了,他們總很多人認爲四海商團是由哪個大勢力新建立的商團。

“大家請讓公主上前面來!!” 達克大聲說道,附近的人都讓開一條路來,公主很快走到了店鋪門口。達克又大聲說道:“公主能夠來參加我們的開張儀式,我們感到萬分榮幸。現在請獻上禮品。”

卻是陳雨捧着一個金色的盒子走了上去,來到公主面前打開盒子,取出一條潔白的項鍊來,陳雨大聲說道:“這是四海商團熱別製作的魔晶項鍊,有三十六小一大共三十七顆魔晶。它們都是由一顆極品魔晶分開而成的,大的一個上面雕刻的是高貴聖潔的公主,上面有十級魔法陣,受到攻擊能夠自動護主,能夠承受十級高手全力攻擊十分鐘。而且項鍊上的每顆小魔晶上都有九級魔法陣。這條項鍊還有很多其他功效,我就不一一說了。現在由我來幫公主戴上項鍊。” 陳雨話一說完,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十級是什麼意思,是無敵的存在,現在各個國家擺在明面的高手還沒有一個十級的,暗處有沒有就不得而知了。連陳鬆、趙武、鐵林都是一臉震驚的神色,公主看着美麗珍貴的項鍊,也說不出話來,內心情緒激盪。王霸天一臉的不相信,兩個美少女眼裏直冒星星,不知道心裏在想着什麼。陳雨把項鍊戴在公主的玉頸上,公主才稍微醒悟過來。陳雨幫公主戴好後,在公主的耳邊輕聲說道:“靈兒姐姐,這是哥哥花了一天專門爲你製作的,喜歡嗎?” 公主臉上馬上飄起兩朵紅雲。其實,項鍊確實是龍行雲親自用極品魔晶做的,還用上了金樺的密技,才成功刻入十級魔法陣,由於十級魔法需要太多的能量,所以用了一次之後要吸收能量十天才能再次使用。不過,沒有花一天時間,只用了三個小時就做好。陳雨這麼說,完全是因爲她知道公主和龍行雲有些不快,想讓公主以後不再對龍行雲有什麼芥蒂。

項鍊戴好後,公主有些激動的說道:“今天,我很高興來參加四海珍寶店的開幕式,我在這裏預祝四海商團越辦越好。” 說完帶頭鼓起掌來,下面的人都熱流拍掌。

“現在有請趙前輩、陳前輩、鐵林前輩、公主一起掀開紅綾。” 達克大聲說道。他們四人拉開紅綾,現出刻有‘四海珍寶’四個金色大字的牌匾,下面再次拍掌。

“四海珍寶店正式開業!!大家現在可以進去挑選自己喜歡的東西,也可以定做。今天我們一律九折優費。大家離開的時候還請不要忘了去參加抽獎。” 達克大聲說道。下面的人馬上歡呼起來,然後,爭相走進了四海珍寶店。 外面的人幾乎都進去了,四海珍寶店一、二兩層都站了很多人,摩肩接踵,好不熱鬧,服務員都忙不過,趙雄等人都跑去幫忙了。外面就剩下陳鬆、趙武、鐵林、公主及侍女三人、龍行雲、陳雨四人、金樺,王霸天也還守在公主旁邊。

“小云啊!你今天給我們的驚喜可真不少啊!!那項鍊真是太好了,連我都有些看不透,看來金師傅你的手藝又有提高啊!!呵呵!!” 陳鬆笑着說道,他是識貨的人,又理公主不遠,一眼就看出了那項鍊不同凡響。只是他認爲項鍊一定是出自金樺之手,他對金樺也是聞名已久。

“陳前輩謬讚了,這項鍊可不是我做的,我還做不出這麼完美的項鍊。” 金樺說道,他對四大家族的家主也很佩服,知道他們都是傳奇一般的人物,所以沒敢怠慢。

“連金師傅都說沒辦法做出這麼好的首飾,那整個嘯天城還有誰能做出這麼好的項鍊呢?” 趙武說道,他沉吟一會兒,然後猜測道:“小云,不會是你做的吧!” 他對龍行雲也沒看透過,只知道他很是高深莫測,本領繁多,卻沒想到一下就猜中了。

“趙前輩真是慧眼如鉅,一下子就說中了。” 金樺說道。他今天到是有些不正常,說了這麼多話,還主動答話。

趙武幾人都盯着龍行雲,龍行雲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撓頭道:“這確實是我做的,不過沒有大哥的密技我也不可能做得這麼好。呵呵!!”

陳鬆等人很驚訝,他們都知道龍行雲的不凡,可也沒有想到龍行雲會這麼厲害。那項鍊可以說是超越了神器級別的存在,以前還從來沒有人做出來過。誰擁有了它,即使沒有武功,馬上就可以比擬九級高手了,非常恐怖。想想,要是能大量製造,給自己的人馬裝備上,那還不很快稱霸全大陸。不過話又說回來,材料也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很多人連見都沒見過極品魔晶,擁有一兩塊的人數都能數過來,所以想要大量製造是不可能的。但是,龍行雲有了這個技術,還是會引起很多人窺探,那些人哪個不想把它掌握在自己手裏,即使不能掌握在自己手裏也不能落入別人手裏。所以,龍行雲以後的麻煩肯定不小。

其實,那項鍊雖然比神器厲害一些,不過並沒有達到修真界靈器的程度,因爲項鍊沒有經過三味真火的薰煉,也就沒有靈性,連認主都做不到。只能算一件極品法寶,也就和異世界的極品神器差不多。

王霸天聽了他們幾人的話,終於肯定了項鍊的真正真如陳雨說的那麼厲害,不過,他不知道陳雨也只說了一部分功效。王霸天知道是龍行雲做出來的後,更是驚訝無比。他低着頭,眼睛滴溜溜亂轉,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龍行雲,你的禮物這麼珍貴,還是拿回去吧,我不能收。” 公主說道,不過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非常喜歡那項鍊,根本沒有取下來的意思。

“公主,這項鍊上是雕刻的是你,它是屬於你的。它那麼聖潔美麗無雙,也只有高貴的公主你才能配得上。而且,我送出的禮物豈有收回之禮。” 龍行雲說道。

“那好吧!我就收下了,謝謝你!龍行雲。” 公主滿臉的幸福的說道。公主對項鍊極是喜愛,她看着戴在自己身上的項鍊,滿心喜悅。王霸天看着公主的表情,緊咬着嘴脣,陰冷的眼光一閃而沒。小玉、小蘭二女站在公主的身邊,看着項鍊,眼裏盡是羨慕之色。陳雨四女都沒有羨慕的表情,因爲她們都得到龍行雲的許諾,要幫她們做一套最好的首飾。

“小云,我們也該回去了。你好好幹,我們都看好你!!” 陳鬆拍拍龍行雲的肩膀說道,然後,就和趙武一起離開了。

“爺爺,趙爺爺慢走!!” 龍行雲大聲說道。

“賢侄,我也要走了,以後有了什麼寶貝,可別忘了伯父我啊!!哈哈!” 鐵林笑着說道。

“不會的!!伯父慢走!!” 龍行雲微笑着說道。很快他們三人就消失在龍行雲等人的視線裏。

“龍行雲,今天真是謝謝你的禮物了,我們也要回去了,晚了父皇該擔心了。” 公主說道。

陳雨跑到公主面前,拉着她的手,大聲說道:“靈兒姐姐,還玩一會兒吧,要不去抽完獎再回去吧!!”

“不了,出來這麼久父皇一定在擔心了。” 公主說道,說完就挪開蓮步,緩緩的離開。

“霸天兄,你就等抽了獎再走吧!!” 龍行雲笑着說道。王霸天冷哼一聲就不再理他,龍行雲也不在意。

人都走了之後,龍行雲、金樺、陳飛燕四女都走進了店鋪,一樓幾乎沒有什麼人,只有幾個女子在那裏挑選一些漂亮的小首飾。龍行雲等人徑直上了二樓,二樓真是人頭涌涌,要不是店鋪夠寬,還真怕被擠爆了,裏面的聲音嘈雜,大聲說話才能勉強聽見。櫃檯上的服務員正忙着收錢和包裝那些被賣走的首飾,每個櫃檯旁邊都有一去羣人在那等着,服務員都忙得不可開交。趙雄幾人都在那些特別忙的櫃檯幫忙,他們穿梭在人羣中,更是累得滿頭大汗。裏面每個人都掙搶的買,也不怎麼注意外觀了,首飾這一會兒就賣出去近一半了。四海珍寶店的這些首飾都是經過金樺特殊處理的,比其他首飾店的同等級的首飾好了很多,至少魔法陣就高一級。而價格卻只貴了很少一點,加上打折後,價格相差無幾,有的還要便宜一些。所以,這些人都有些瘋狂,都是儘量把東西收入囊中。有點更是派人回去拿錢來準備再買。

龍行雲等人看着都是滿臉的笑意,他們向裏面擠去。在裏面,幾個首飾的製作師傅正在忙着處理訂做的事。客人要做的東西的特點、用料之類的都要記下來,還要收取10%的定金。而達克正在處理抽獎的事。龍行雲設計的抽獎是在一張紙片上寫着獎品的代碼,然後,和一定數量的空白紙混在一起放進幾個大木箱裏,木箱上面有一個孔,手可以伸進去取出紙片。取出的紙片沒有代碼的就沒有獎品,相應的代碼就獲得相應的獎品。獎品總共有三十三件,一件龍行雲製造的鎮店之寶等級的飾品,兩件極品首飾,十件高級首飾,二十件中低級的魔法首飾。總價值在四十萬金幣左右,不可謂不豐厚了。抽獎的地方已經有人在開始抽了,他們都是已經買完物品而且有請柬的人,每個請柬只能抽一次。

“龍哥,你上來了,快來幫忙。” 達克看見了龍行雲,大聲叫道。龍行雲裝做沒聽見,跑到三樓去了。他可不想被那麼多人圍着,那樣他會被煩死。

樓下熱火朝天的賣着首飾,樓上龍行雲等人卻在那高興的聊天。

“二弟,今天的生意可真是火暴啊!我估計,普通首飾賣得不多,而1200件魔法首飾基本上都能賣出去。看來我們還得辛苦幾天,多做點首飾出來,總不能讓那些櫃檯都空着吧。” 金樺顯然也就今天的盛況感到高興,興奮的說道。

“這都是大哥的功勞,要是沒有大哥的獨門手藝也不可能取得這麼好的效果。呵呵!!” 龍行雲笑着說道。

“二弟,不過你做的首飾在裏面加了些什麼陣式?我很好奇,你加的那些陣式可比魔法陣好多了,以前從來沒有聽說誰會啊。”

“我有這方面的法決,我現在使用的都是最低級的陣法,功力越高才能使用更加高級的陣式。大哥是學習這門法決的最佳人選,我會把它教給大哥的。這門法決不止是做首飾,還能煉製武器、鎧甲等物品。” 龍行雲淡淡的說道。

“這麼神奇,不過,我武功很低,怎麼辦?” 金樺驚訝道。

“這個大哥放心,我有專門與之配套的修煉法決叫天道自然決,天道自然決要求修煉者全身心的投入一件事情當中,去感悟自然原理。以大哥對做首飾的瞭解,要不了多久就能學會。” 龍行雲微笑着說道。

“我現在還真是有些期待,學成後會是怎麼樣的情景。” 金樺激動的說道。

щшш●тt kān●C〇

“哥哥,我可不可以學,學會之後就可以給自己做首飾了,太好了!!” 陳雨高興的說道。

“你嘛!不行,你太好動,靜不下心來是學不會的。” 龍行雲笑着說道。

“哼!!不能學就算了,誰稀罕,以後你必須幫人家做。” 陳雨嬌嗔道。龍行雲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時間在他們閒聊中飛逝,很快就到中午了,樓下早已安靜下來了,估計是賣完了。龍行雲等人緩緩走了下去,下面的客人已經走完了。

“龍哥!今天的生意真是好啊!!1200件魔法首飾基本買完,總共賣了將近三百萬金幣。你親自做的 十件首飾只賣出去五件,一共是135萬金幣,普通首飾沒有賣幾件,我們就沒有去統計的。定做首飾的更多,光定金就收了60多萬金幣。還有抽獎的事,你做的極品首飾被抽走了。唉!那可是三十萬金幣啊!!” 達克激動的說道。

“好!!很好!我們來了個開門紅啊!!今天所有服務員發獎金100金幣,師傅發獎金1000金幣,然後所有的人一起到大酒店去大吃一頓,慶祝一下!!” 龍行雲大聲說道。龍行雲話剛說完,大家就歡呼起來。特別是那些服務員,她們大多是窮人家的孩子,100金幣夠一家人用好幾年的,她們沒想到自己第一天工作就獲得這麼多錢。

龍行雲他們把店鋪收拾了一遍,然後關上大門,一行人就高興的去慶祝去了。 四海珍寶店的生意紅紅火火,用日進斗金來形容也顯得太寒磣。 盛寵醫品夫人 ,很快就有兩千萬金幣了。錢在龍行雲眼裏並不重要,只是實現目的的必要工具而已。龍行雲早就考慮在嘯天城外買一座大山做龍虎門基地的事,前段時間太忙,沒有去處理。現在,他閒了下來,而且天龍傭兵團的人也快到嘯天城了,急需訓練場地。於是,龍行雲決定馬上就出城去,看看有沒有自己中意的地方,只要找到了,不管是有主無主都要想辦法買過來(騰龍帝國的土地大多數掌握在有錢有勢的人手裏,貧民只能租土地種植農作物。)。


龍行雲一早就出了校門,搭乘馬車往城外走去,花了一個多小時纔到了城門。龍行雲下車徒步出了城門,外面日麗風輕,陽光普照,萬里無雲,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

龍行雲沒有看風景的心情,他走到人煙稀少的地方,運起輕身功法,疾馳而去,周圍地裏勞作的人只覺得一陣清風拂過,連人影都看不見。龍行雲一邊以流星般的速度前進一邊查看哪裏有山,然後向着有山的地方飛馳而去。龍行雲就這樣一座山一座山的看,不滿意馬上向另外一個地方狂飆。花了一個小時左右,龍行雲終於找到一個滿意的地方。這個地方有一座高兩千多米大山,嶙峋巍峨的聳立在那裏。它的周圍還有九座高八百多米的山簇擁着,聳拔重疊的羣山,全沐浴在金黃色的陽光之下。彷彿一母九子,九子都在母親的羽翼下幸福生活。又好象無數的人拜倒在英雄的腳下,英雄身上散發出萬丈光芒。

龍行雲圍着十座山轉了一週,發現山上樹木鬱鬱蔥蔥,山的周圍方圓十幾裏卻都是嵯峨怪石,根本不能種植任何農作物。這個地方對於一般人來說就是一塊廢地,不能種植任何東西,而且位於嘯天城東邊一百多裏,沒有多大商業價值。不過,對於龍行雲來說卻是一塊寶地。最大那座山的山頭可以建立龍虎門的宗門,供內宗子弟修煉居住所用,而周圍的九座山也可以建立基地,用作外宗子弟居住修煉。當然,一定要把周圍十幾裏地都買下來,可以在上面建立一些房屋、訓練場地,供以後天龍傭兵團的人使用。

龍行雲只看了一個全貌就已經決定要買下這塊地了,不過,他還是決定進山仔細考察一番。進入樹林,裏面樹木密佈,石徑崎嶇,藤蔓荊棘橫生,根本不能行走。龍行雲只得飛上樹頂,運起逍遙九變身法,在樹梢上閃騰挪移,每一步都橫跨幾十棵樹木。只花了些許時間,就上了一座小山的山頂。龍行雲仰望大山峯巒峻峭,俯視下邊卻是一條谷地把九座小山和大山分割開來,而且還有一條小溪涓涓的流着,不知道流向何處。

龍行雲打量着周圍的環境,心裏激盪:“這裏真是一個理想的山門所在地,山路難行可以很快開一條山路出來,山上沒有房屋,就上自己以後的弟子自己修建,這樣還順便鍛鍊下弟子。把谷地的樹木砍伐掉就是理想的訓練場地。而且不用擔心水源。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我一定要連山帶外面的亂石地都買下來。”

龍行雲沒有去最大的山上查看,直接飛馳下山,然後向嘯天城疾馳而去。一百多裏的距離,龍行雲不過話了一刻鐘時間就進入了嘯天城。龍行雲打車直奔陳雨家去了,他想問問陳鬆在怎麼樣才能買到那塊土地。他現在是心如火燒,想早點把土地買到手。

路上他催促了好多次趕車人才到了陳家,龍行雲徑直走進了陳府,守門的人都認得他,根本不需要通報。


“爺爺!我來看你了。” 龍行雲快走到陳鬆的屋子時就大聲的叫了起來。

“哦!是小云啊!快進來。” 陳鬆爽朗的聲音傳出。龍行雲幾步就走進了屋子,陳鬆正坐在屋裏喝茶。

“喝茶自己倒,你的四海珍寶店生意還好吧!!” 陳鬆笑着說道。

龍行雲倒了一杯茶,淺嘗則止,說道:“生意非常好,不過我也沒去看,都交給達克在打理。爺爺!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事情要找你幫忙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