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黑衣女子看著血銘,隱隱中有些心驚,沒想到這紅衣青年竟然如此果斷狠辣,一點也不留情!

而陳揚卻也是點點頭,道:「說的也是,既然不說留著的確無用,殺了。」

說罷,陳揚便欲動手,這黑衣女子咬了咬牙,突然說道:「等等!你,究竟想知道什麼,我只會回答你一個問題!」

「你是什麼人,究竟想要幹什麼?」陳揚淡淡地問道。

這黑衣女子回答道:「我是暗黑之地鑄器孟家之人,你們身上有一些不錯的兵刃,我想要拿走。」

「哦,又是一個暗黑之地的人?」陳揚挑了挑眉。

想了想,陳揚又問,「既然你說你是來自暗黑之地的,那你告訴我,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做葬銘晨跟一個叫虺星河的人?」

「葬銘晨?你是說葬家城的少主?」黑衣女子皺眉道,顯然對葬銘晨印象不是太好。

陳揚點點頭,道:「葬銘晨所在的家族在暗黑之地實力如何?」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黑衣女子這時冷笑一聲,不再開口。

聞言陳揚再次皺了皺眉,旋即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塊在天池郡保存下來的巴掌大小的寒鐵,扔給黑衣女子,道:「回答我的問題!」

那黑衣女子喜滋滋的將寒鐵收入儲物袋中,這才淡淡地說道:「葬家城的勢力在暗黑之地不算大也不算小,如果你在暗黑之地有些背景,葬家城應該不敢招惹你,可你若是尋常之輩,那就無奈了。」

「你們那個所謂的鑄器孟家呢?」血銘開口問道。

黑衣女子沒有開口,只是目光一直注視著陳揚。

陳揚很是不耐的又扔給黑衣女子一塊寒鐵,這才說道:「快回答問題!」

「我們鑄器孟家在暗黑之地也算有著一席之地,只不過我們只是屬於南風王朝,葬家城似乎屬於赤殺聯盟。兩方勢力應該是屬於……互不侵犯。」

陳揚這次沒有直接開口,而是先扔給黑衣女子一塊寒鐵,才繼續開口問道:「你是怎麼直到這劍域第五界內有一處死源山的?」

「很簡單啊,我的家族早就給我畫好了一幅地圖,裡面有很多關於這地級劍域的圖解。你想看么,不給,嘻嘻!」

……

!! 「你想看嗎,不給,嘻嘻!」

黑衣女子裝出一副神秘的樣子,笑吟吟的對陳揚說道。

聞言陳揚淡淡一笑,「我對這劍域內的地圖不怎麼感興趣,不過我倒是想知道,這死源山內的地圖,你有沒有?」

血銘則更是果斷,又一次拋給黑衣女子兩塊寒鐵,催促道:「有的話抓緊拿出來看看,沒有就快說,別浪費時間!」

黑衣女子快速將到手的兩塊寒鐵收入儲物袋中,這才取出來一張黑布,這張布上還畫著一副圖案,仔細看去,正是這死源山內的平面圖。

血銘伸手一指,「最左邊的那個白點應該就是入口,咱們經過了石碑以及弔橋,又穿過了三岔口,進入到這片混亂岔口。再向前則是死源大殿,這死源大殿是死源山的一處彙集點……再向前還有路……」

還未說完,這張畫有死源山的黑布地圖便被黑衣女子收了回去,只見她一臉的為難,「不能再讓你們看啦,全都看到了還有什麼探索的趣味性。」

陳揚見狀也不理會黑衣女子,而是兀自喃喃低語起來,「暗黑之地,葬銘晨,葬家城,鑄器孟家,我發現這暗黑之地似乎很大,甚至比碎元大陸還要大!」

「哼哼,那是當然的,你這還能稱作大陸?不過是當年一塊天外神石落入海面化作的大陸罷了,怎能跟真正的大陸相比較?我們暗黑之地,才算得上大陸上的勢力!」

黑衣女子說到這裡,頗為得意地看了陳揚一眼。

「我想,你又忘記了現在的形勢,孟姑娘。」陳揚拍了拍黑衣女子的肩頭,乾咳了一聲。

這時黑衣女子才想起來自己已經落入了這兩名年輕男子的手中,登時嘆了口氣垂下頭來。

而陳揚則是頗為詫異先前黑衣女子所說的那番話,碎元大陸竟然是一塊天外神石化為的陸地?暗黑之地才是真正大陸上的勢力?

這時陳揚想起來自己剛剛突破至劍王時,父親留給自己的那句話,自己有時間的時候可以去一趟蠻巫之地,那裡有父親留給自己的一道造化!

既然暗黑之地是位於那片真正大陸的一方勢力,那麼與其相似的蠻巫之地想必也是其一。

良久陳揚思索透徹了之後給血銘使了個眼神,緩緩說道:「此地不必再呆下去了,我們繼續向前趕趕,去那死源大殿,先跟冷家主他們會合。」

血銘點點頭,朝黑衣女子身上點了幾道封印,這才帶著她一同向前走去。

……

這無數道岔口的盡頭,是一處頗為昏暗的大殿,這便是陳揚等人的第一個目的地……死源大殿。

當陳揚等人趕到死源大殿前時,早已有不少人到達了此處,此刻紛紛盤膝坐在自己的勢力周圍,頗為謹慎的盯著四周。

陳揚一眼便看到了冷天霸等人,在他們不遠處,則是凌逸風與莫天陽、莫天啟二人。

他們的對面,則是巫天邪、地巫長老、蕭風以及御獸老祖跟他的弟子,中央區域則是盤膝坐著陣法城城主古山與大長老柴天海。

感受到陳揚的氣息,冷天霸幾人睜開眼眸笑了笑,古山與柴天海也是微笑著點了點頭,對面的蕭風與巫天邪一行人則是緊緊盯著陳揚,目光中有著說不出的恨意。

陳揚與血銘直接就無視掉了巫天邪幾人的目光,直接走到冷天霸身旁的一片空地,盤膝坐下,並向冷天霸講明了黑衣女子的來歷。

「暗黑之地?」冷天霸有些詫異。

那女子見到冷天霸這副表情立即撇嘴道,「你們真是見識短淺,竟然連暗黑之地都不知道,那裡是大陸上最為混亂的一處勢力,在那裡無論是什麼人,只要擁有高深的修為,都可以建立出屬於自己的一方勢力。」

「而且暗黑之地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便是無論有什麼仇都不可以私下在暗黑之地解決,否則在那裡會有專門的一些人出手,他們可都是一些真正的劍宗哦!」

這時,陳揚敲了下黑衣女子的腦門,淡淡道:「好好說話,怎麼跟長輩講話呢。」


這黑衣女子頗為不滿的瞪了陳揚一眼,哼了一聲之後便閉目修鍊起來。

不多時,隨著御獸老祖的一聲乾咳,這死源大殿才開始變得熱鬧起來。

「老祖我有幸在這死源山內得到了一份造化,憑藉這份造化,相信用不了幾年,我便可以順利突破至劍宗境界,成為一名真正的強者!」

「到那時,我會將我們碎元大陸的名聲真正地傳揚到更廣闊的大陸,引得所有人將目光注視到我們身上!」

「不過在那之前,我們還需要聚集力量,除掉我們的第一個大敵,那便是盤踞在靈淵城對岸的亞斯帝國。」

御獸老祖越說越是興奮,到得最後乾脆是一揮袍袖站起身來,滿面紅光。

隨後蕭風也隨著站了起來,附和道:「老祖說的很有道理,我們碎元大陸與亞斯帝國對峙已經有了幾十年的光陰,我相信,只要老祖成功晉陞至劍宗之境,區區一個亞斯帝國,將再也無法阻擋我們前進的道路!」

巫天邪與地巫長老那裡也跟著笑了笑,凌逸風點點頭,沒有說話。

而像冷天霸等人則是乾脆一直閉目修鍊,不準備參與御獸老祖的這次交談。

而黑衣女子聽到御獸老祖等人提起亞斯帝國后卻皺了皺眉頭,笑了笑,低聲道:「這個老笨蛋,真的以為亞斯帝國跟你們爭鬥了這麼久光是憑藉著自己的勢力么?」

「哦?你的意思是,亞斯帝國,也有靠山跟底牌咯?」陳揚饒有興緻的問道。

聽到陳揚的話后,黑衣女子沒有出聲,而是伸出一隻手來,晃了晃。

見狀陳揚也不多說什麼,直接拋給對方一塊黑色寒鐵,問道:「說說吧,看樣子你對於亞斯帝國也有所了解?」

「那是當然啦,亞斯帝國本來就是我們這個大陸向外擴張的一枚棋子,表面上說的是亞斯帝國,其實說白了就是我們亞斯大陸。」

黑衣女子數了數手中的幾塊寒鐵,喜道:「太好了,終於湊齊了一部分寒鐵,看來我的王級靈劍就要問世啦!」

陳揚挑了挑眉頭,黑衣女子這一番話說得倒是雲淡風輕的,可她卻不知這些消息對於碎元大陸來說是多麼重要,如果說亞斯帝國背後的靠山真的是那所謂的亞斯大陸的話,那麼碎元大陸此戰,必敗!

……

(ps:手機端以後每200pk票俺都會選擇在幾天內加更一章,本章加更是為了答謝手機端讀者大大的100票)

!! 「哦?小姑娘,你還會自己煉鑄靈器,竟然還是王級靈器?!」在一旁本是閉目修鍊的葉天穹聽到黑衣女子的話語后立即瞪大了雙眼,吃驚的道。

聽到葉天穹話語中那毫不掩飾的震驚之意,黑衣女子不由得抱起胳膊笑道:「那是當然的,我們鑄器孟家的鑄器本領一直都是暗黑之地最強的,區區王級靈器,本姑娘還是可以煉鑄出來的。」

「我說,你就不能謙虛點,你要是真的能煉鑄出來王級靈器,不如先給我煉鑄出來一對匕首試試?」陳揚在一旁乾咳一聲,說道。

黑衣女子聞言立即哼了一聲,「你不就是想讓我替你煉鑄靈器么,不成,不給你煉!」

陳揚的臉色立即黑了下來。

見狀周圍的葉天穹與冷天霸幾人登時輕笑了起來,沒想到在這裡竟然還會有人能夠令陳揚吃癟,這可不常見啊。

「不煉就不煉,反正我看你也就是說說而已,根本煉鑄不出來王級靈器。」陳揚翻了翻白眼,旋即默默運轉玄風訣,閉目修鍊了起來。

陳揚這一止聲,使得黑衣女子將要說出的話也只能重新咽回了肚子里,當下又是一聲悶哼,旋即將目光移至別處,不再去看陳揚。


不多時,這死源大殿的上方正中央處突然湧出一股濃郁的死氣,感受到這股死氣后,本是閉目修鍊的眾人紛紛睜開了眼眸,見到這股死氣后各有不同的表情。

得到了赤炎金睨精血的御獸老祖此刻笑呵呵的,明顯對於這股死氣的興緻沒有剛來的時候那般旺盛了,當下只是淡淡一笑,便隨口道:「老祖我對於這死氣沒多少興緻,各位如果有需要的,可以自行去吸收!」

在場的眾人根本不用去想,御獸老祖這話也就只能對地巫長老與巫天邪二人說。

這些人中,只有巫屠谷可以吸收死氣來轉換為自身靈力,其餘類似寒汐谷則是需要寒氣,虛空盟則是純正的天地靈氣。


見到御獸老祖如此這般,巫天邪與地巫長老齊齊向其抱拳一笑,「多謝御獸老祖相讓!」

話音落下,巫天邪與地巫長老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隨後聯手結印,掐出一道印記后迅速盤膝坐下,登時一股強烈的吸引力自其頭頂上空傳出,那散發出的黑色死氣立即沿著這股吸引力湧進巫天邪與地巫長老的體內。

時間不長,也就是半個時辰的時間,兩人便心滿意足的默默回到了先前的位置,不再吸收此地的死氣,雖說他們可惜吸收死氣,但並不能大規模的去吸,不然也會對自身產生一定的影響。

死氣漸漸散去,突然一聲凌厲地笑聲自死源大殿內傳出,使得眾人瞬間收斂了心神。

不多時,三名身穿著甲胄的赤發男子緩緩自大殿內浮現而出,他們盯著四周的御獸老祖等人,緩緩笑道:「沒想到這一次的收穫還挺大。」

「你們是何人?」御獸老祖與蕭風二人緩緩站起身來,目光微寒地盯著對方問道。

那三名赤發男子不屑的看著蕭風,又將目光轉移至御獸老祖的身上,這才點了點頭,淡淡道:「將你身上的那滴赤炎金睨的精血交出來,我等可以饒你不死,否則第一個拿你祭刀!」

聞言御獸老祖一怔,旋即哈哈大笑起來,「當真是狂妄無比,你等不過是一群七層劍王修為之輩罷了,也敢在老祖我面前撒野?可笑!」

而當黑衣女子見到這三名赤發男子后卻是驚道:「這三個人也是暗黑之地的人,只不過他們好像是屬於赤殺聯盟的人!」

「你是說,這三個人的來歷跟葬銘晨一樣,屬於你那所謂大陸上的赤殺聯盟?」陳揚問道。

黑衣女子看向那三名赤發男子的目光中充滿了忌憚,良久才低聲道:「我們南風王朝一直與赤殺聯盟屬於敵對的兩大勢力,你快將我藏起來,不能讓他們發現!」

「咳咳,我想要一對王級靈器匕首……」陳揚故作靦腆的笑道。

聞言黑衣女子咬牙瞪著陳揚,片刻過後喪氣地點頭道:「我答應了,事後我幫你煉鑄一對匕首,好啦,現在將我藏好!」

陳揚這才微微一笑,對血銘使了個眼神,二者立即將黑衣女子嚴嚴實實的藏在了身後。

不過那三名赤發男子的目光一直都緊緊地注視著御獸老祖,倒並未注意到陳揚這邊的變化。

那三名赤發男子其中一名個頭最高的人冷冷一笑,手掌在虛空中一拍,頓時一道掌印攜帶著凌厲的氣息轟向御獸老祖。說出手就出手,毫不講理的出手!

而御獸老祖見到這道掌印時突然收斂起了笑容,旋即一揮袍袖,一道猛虎虛影自其面前的空氣中浮現而出,與那轟來的掌印硬憾了一記!

轟隆隆——

猛虎虛影瞬間破碎開來,而那道掌印只是略微放緩了速度,下一刻仍舊是轟在了御獸老祖的體表處,使得其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倒退不止!

御獸老祖僅僅是一招便敗在了對方的手中,當下變了臉色,雙手有些顫抖,望著那三名赤發男子,問道:「你、你們究竟想要怎樣?!」

「莫要將老祖我逼到絕路,否則我定與你們不死不休!」說到最後,御獸老祖大吼了一聲。

先前出手的那名赤發男子仍舊淡笑著,只不過卻是伸出手掌,看向御獸老祖,道,「我們想要的,就是你身上那滴赤炎金睨的精血,如若不交出,今日你定會死在此處。」


「如果你乖乖的交上來,我等不僅不會為難你,還會助你早日突破劍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