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大哥你在說什麼呢?”

“沒什麼可能我的腦袋還迷糊着呢。”

“哦,原來是這樣。對了海大哥我們現在怎麼說都有自保能力,你看C市已經成這個樣子了,不如我們逃離這裏,說不定外面的城市是安全的。”

“是的我們的確是該啓程了,可是你不覺得這樣出現還是太危險嗎?”

“大哥你準備在這裏呆多久啊!”

“不是這個意思,你知道我們C市的地鐵嗎?”

“當然知道,不過你提這個是什麼意思。”

“算了我就不賣關子了,C市的地鐵雖然短只連接幾個城市,本來地鐵要了打通E省,可後來卻停工了。”

“這件事我知道啊,你不會是想從地下走,可是現在誰知道下面是什麼樣子,萬一有什麼怪物,我們跑都跑不急呀。”

“地鐵下面雖說如此,但是卻有你不知道的。如果我們下面運氣好找到了隱藏的鐵軌,我們就可以直接到了E省邊上。現在的局勢可不好啊,網絡還沒斷的時候,C市周邊的網友說他們那兒出現了奇怪的事情,我還在網上聽說E省被重兵把守,看來整個E省已經不安全了。”

“隱藏的鐵軌?”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當初當兵的時候被祕密派遣一處地方修地鐵,當初了爲了保密停止了打通E省地鐵的計劃。你在知道嗎,當初修地鐵的戰友全部都升了,要不是我在那時犯了錯誤被半途退伍處理,要不然我怎嗎也可以升幾級。雖然我退伍了,但那次的修建鐵路被下了口令,不准許我們透露,可是到了現在爲了逃命,就不瞞你了。”

“你所說的那條路安全嗎?不會有什麼士兵把守吧?”

“我不知道,可是到了現在這種情況肯定比較亂,誰還能顧得上我們,就算我們去了,以C市現在的情況肯定會通融一下。再說了,那地方有兩條地鐵和兩條列車,一條備用一條主用。剛好我會開,到時候我們只需要半天就可以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這個風險我們必須要冒。”

“說的也是,再怎麼說地鐵不會有體積比較大的怪物,體積小他們的戰鬥力也不會太厲害,只要我們做好防護,絕對可以離開C市。”

“既然你同意我的辦法,等我在打造幾件防具,這樣我們出去的機率會更大。剛好也可以試一試那鑄造方法。”

他開始點燃鍛造臺上的火焰,把選好的的礦石和自己打造用的鐵錘扔進火中。海大川不停控制着機器加大火勢,鐵錘早就被火紅的烈焰考的通紅,不過一點也沒有融化的跡象,原本什麼樣還是什麼樣。

礦石已經快烤着差不多了,只見他有把不少玻璃扔了進去,然後他拿起燒着通紅的鐵錘有規律的在礦石和玻璃只見敲打。奇怪的是通紅的鐵錘,一點也沒有給他的雙手帶來一點傷害。

海大川就這樣在燃燒的火焰裏開始鍛造,他不時控制着力度把礦石和玻璃彈在空中,他每次下錘必然把礦物擊打在火焰表面不讓它落下,同時用打造的技巧保持火焰對鐵錘與礦物傳遞熱量的高度。可以這樣說,現在的鍛造在虛空中進行,並且礦物和玻璃兩種不同的材料居然融合在一起,變成了一種透明的礦石。


”成功了,想不到那本書這樣的神奇,能把兩種物質融成一種物質,並且把一切缺陷驅除,不過接下來的手段不知自己能否運用。

他還是做到了,所用的速度早已是肉眼看不見的。那是一種高頻的震動,可以把熱量打進礦物的神奇技藝,無師自通的無名熟練的運用這種打造技巧,把那塊透明的礦石打的通紅快要有融化的跡象。

他緊接着加快了進度,就這樣繼續了下去,同時海大川不停指揮着華生搬運材料,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兩件有點玻璃色澤的鎖甲就這樣誕生了。

· 這片危險的地帶X部的人終於出現了,原本屬於地組的寶貝也出現在這裏“嚴院長!我們快走吧!”保安人員在呼喊着,不時對外開槍掃射堵在外面的巨獸。火力不停的掃射着,雖然火力比較猛可是,子彈也只能讓那隻巨獸停下腳步,不能讓他受到一點傷害,最多隻是輕微的疼痛罷了。不止如此,或許是人多的關係人類,的氣味更加吸引了更過的巨獸前來。

“小熙不行再等等,馬上我就能把他們的細胞分析透徹。”

“嚴教授真的來不及了,外面的戰士快頂不住了,現在怪物的進化速度太快,子彈已經打不死他們了!”

“既然如此你們準備一下,用小號烈焰槍!”

“真的可以嗎?烈焰槍剛剛研究出來,他的威力還不可知,並且彈藥也只有50發!”

“小熙你就放心用吧,這可是我特意批下來的。由我批准放心用,反正這把武器怎麼都是我們研究院設計的。”

“嚴院長那我就放心了,不過您可要快點,再怎麼說C市充滿了危險。”小熙說罷,從車裏拿出一個銀色的箱子,把一截截圓柱形的東西拼裝完畢。小熙來到制高點,裝好了炮彈瞄準最前面最大的一隻巨獸。

砰!子彈從槍口中飛出,它回味一條黃色的火柱輕而易舉的射穿那隻身高4,米的怪獸腦袋,並且被擊中的腦袋化爲了灰燼,整個龐大的身體倒下了。

“真過癮,研究所的那幫人果然不是吃乾飯的,他們研究的烈焰槍一顆子彈就能把那樣大的頭顱給擊碎。只可惜這把槍最多能放10槍,10槍之後就必須讓槍身冷卻。可是這次出任務,嚴院長只帶了五把,也就是說只能打50槍。看來這次要省着點用,要不然在遇到什麼怎麼辦。”

“太相似了!真的是太相似了!怪物的從細胞與琥珀中的細胞太相似了,從DNA分析琥珀中的細胞死亡但組成的序列很類似,甚至是同出一源!不過從怪物中提取的細胞壁琥珀裏的細胞低級多了。”


“明白了!這次我終於明白了,看來C市的災難絕對不是偶然,而上上古時期留下的災難!不行絕對不能這樣下去,開來必須要執行造神計劃!看來我又要走當初慕容冰雨的老路。小柯快點聯繫中央,把我手中的分析報告快點發送出去!小文!通知小熙準備全速撤離!我們必須要儘快回去!”

“他們的撤離沒有那嘛容易,槍聲早已吸引了不少怪物,他們成包圍之勢。“嚴院長!我們被包圍了!現在請您快點坐上直升飛機!這裏有我們來掩護!”

“小熙你們戰鬥組的人快上來!這裏太危險了!”

“嚴院長您是國家的財富,請您快點離開這裏,難道您真想讓這麼多的兄弟白白死在這裏嗎?強國輝快還愣着幹什麼!我命令你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安全護送嚴院長回去!剩餘的人聽好了拿起武器掩護嚴院長!”

“是長官,堅決完成任務!”一根筋的張國輝沒等嚴院長同意他把嚴院長硬拽回直升飛機上,剩餘的人員各就各位。“駕駛員還愣着幹甚!快起飛啊。”

直升飛機飛走了,打掩護的剩餘隊員不停的對四周的敵人猛烈攻擊。這次不管是贏是輸,他們總歸是回不去了。

直升飛機翱翔在天際,突然間儀表全部失靈,升飛機開始搖搖擺擺。

“駕駛員到底是怎麼回事?”

“強哥!飛機受到強裂的磁場反應!直升飛機已經失靈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飛來的時候還好好的!”

“強哥你快帶嚴院長跳傘吧!要不然我們都要死在這裏!”



“看來必須要這樣辦了,嚴院長我們快跳啊!”


“等一下還有些儀器沒有帶走!”

“嚴院長顧不上那嘛多了!先逃命要走,研究院還等着您主持大局!”

“嚴院長這才同意,和強國輝一起跳了下去。”

他們逃出昇天,可是駕駛員可沒有那麼幸運還沒來得急逃生就機毀人亡。

“嚴院長您沒事吧,我們可算是安全着落了。”

“小強啊,我們到了哪裏?不知道能不能聯繫一下浩軍長,讓他們派人救援。”

嚴院長浩軍長可以聯繫到,但是他們不可能派人救援我們,因爲多半的怪物們已經與浩軍長對峙了好久,根本沒有人手派人救援,在者說就算是浩軍長您派人手救援,他們也沒有能力把我們護送出E省啊!

不會吧,那可是好幾十萬的部隊啊,各種武器一應俱全。

事實確實是這樣,但是我軍已經變成一支孤軍,我們的部隊被巨獸和怪樹所包圍,現在我們只能採用應急機制,從祕密路線離開。

小強啊,C市混亂不堪,雖然多數怪物暫時被軍隊所牽制,但是城裏面的也夠要了我們的命,可惜了我那些武器啊,有了那些超能武器也會讓我們多出一分勝算。

您說的是,您看天馬上就要黑了我們先找個地方住一晚上,明天我們在想辦法離開。

“那好,就這樣辦吧。嗯?小強你快看,那邊有意見作坊還冒着煙,看來那有人!我們去那看看,說不定那裏就是我們離開這裏的希望。”嚴博士詭異的笑了笑,然後他們二人就這樣來到了海大川的家中。

海大哥!海大哥外面有動靜!

華生外面怎麼了?

有兩個人過來了,一個60多歲的老人,還有一個是軍人!

我來瞧瞧到底是誰,如果他們敢不懷好意那我們不妨就幹掉他們。咦!好熟悉的臉!那不是嚴院長嗎?他怎麼跑到這裏來了。華生隨我走一趟這次可是遇到了熟人了!

外面的人站住請站住!不知道那位老人家可是嚴院長?

嗯?誰在說話還居然還認識我。

“您真是嚴院長啊!我是小海子您不記得我了”這時海大川把門打開了。

“小海子果然是你!”不過旁邊的的強國輝立馬掏出了槍對準了海大川並警惕的看着他。

嚴院長旁邊的這位兄弟警惕性挺高的嗎,我是嚴院長以前的警衛員都是自家人。

沒錯,小強把槍放下吧他的確是自己人。

強國輝可算是放下了槍,可是他死死的盯着海大川,害怕他對嚴院長不利

大家裏面請,你們放心裏面絕對安全。 和工具,雜亂的房間中更有不少的電子產品,網線、電腦、音響混亂擺在大廳。沒錯這裏就是海大川的家。

家中即使有華生來幫忙,可是兩個大男人怎麼可能把屋子收拾好呢?

“小海子,這就是你家?看來你這漢子還跟以前一樣不拘小節,對了這位小兄弟是?”

”這個傢伙叫華生是我這個城市的倖存者,無意中碰到了一起。嚴院長這座城市已經這樣了您爲何來這裏呀。”

“爲了考察,你還記得編號3003號文件嗎。”

“3003號文件!這不可能!您要知道即使它在神奇那塊東西早已經沒有了活性!”

“的確是這樣,可是從這些怪物的DNA中提取的基因片段,和那塊基因相互對比居然有很高的相似度,再通過更重對比他們隱藏的特殊物質是同源的。”

海大哥還有哪位老先生你們到底說的什麼?爲何我一句也聽不懂啊。

“你最好不要懂,他們所說的都是軍事機密!你要是想知道可以以不過你可要在閻羅殿打滾了”強國輝冷冷的對他說道,並且用輕蔑的眼神看着他。

“你牛什麼牛!不就是機密嗎!我還不屑聽呢。”華生一氣之下轉身離開來到了裏屋。

嚴院長您要注意點,這裏人多眼雜的,請不要把國家機密輕易的告訴別人。您要知道消息一旦透露出去會造成多大的後果?

小強啊,**病不要介意不要介意,一時碰見熟人把這些都忘了。不過小海就算了吧,當年的機密小海也在場,當初他也算是重要人物,是自己人,回去你可不要難爲他。

知道了嚴院長,不過您可要注意呀。

好了小強你去外面警戒,我有些事情還要跟小海細聊。

“是院長!”強國輝也走了只剩下了海大川與嚴院長。

海大川的表情在這一刻嚴肅了起來,他一句話也沒有說,緊蹙的眉毛下他那一雙迷惑的眼睛不知道在想着什麼。“發生了,一切還是發生了,可是我一直都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即使是現在!”

小海子,這裏已經沒人了,我們就把話說通吧。雖然你離開了部隊,但我們一直在暗中的關注着你的一舉一動,因爲我一直相信你們海家流傳的神話故事是正確的!

我知道,那時部隊上的人已經盯上我了,他們爲了虛幻的傳說一直想從我身上得到那些已經變成神話的祕密。而您也不是如此嗎?當初您爲了這些祕密把我要了過去,成爲了您的警衛員。雖然您這是變相的保護我,但是總有人想從我這裏得到些什麼。那時軍中不在安全,爲了能安全離開,我可是爲了好大的勁。隨着時間的推移很多人早已不相信這些,終於叫我得逞,讓我退了下來。

你真的認爲你你能這麼容易從部隊退下去?

當初我的卻是這樣認爲的,可是我慢慢才明白,一切不過變成了另外一種變相的看守!好了我們也不必客套了您來到這裏不是偶然吧。

小海,你還是那嘛聰明,我來到這裏絕非偶雖然路上出了點意外。既然這一切都發生了,也就是說那你家的預言肯定也是真的,我到這裏想求證一下,我們今後惡路該怎麼走,是滅亡還是新生?

該發生的,想不到還是發生了,一切難道是上天註定?我不甘心!我一直想要忘記和否定的東西被你一點點證實,這種感覺真是操蛋,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從祖宗留下的故事中,人類和地球將會受億萬域外天魔的入侵,人類將要滅絕地球將會破滅。這就是世界末日,一個我無法承受的事實。

沒有辦法了嗎?我們人類真的會這樣像上個古文明一樣損落和消失嗎?

上古文明雖然破沒,但我們人類還活着,可是如今我們人類可能連存在的希望都沒有,就連地球都會破沒!醒醒吧嚴院長!我們沒希望了!

“不!我不相信!無論如何即使粉身碎骨我也要試一試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即使無法挽回我也要和那些域外天魔同歸於盡!”

嚴院長不過我們要在這之前離開這塊危險的地方,如果真是根據記載上的所說的那些,這塊地方可惡沒有那嗎安全。

沒錯,先離開這裏再說,只要能到地鐵那裏,我們生存下去的希望還是挺大的。

嚴院長我們的目的是相同的加上你我的力量,離開這裏的機率會大的很多。

的確是這樣,不過出去之後你們可要加入我們研究院,我麼研究院很缺少像你這樣的人才。

我們都是同一繩上的螞蚱,何必這樣呢缺了我們我相信你們很難能走出這個遍佈怪物的地方。

沒錯是這樣,可是你們缺了我,就不知道能不能打開祕密地鐵留下的使用權限,你可要知道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坐上祕密線路上的地鐵的。

糟糕我怎嗎忘了這一茬!看樣子我非要和你合作不可了。嚴院長您可要想好了,這條路上您覺得您真有那個能力從這個危險的地方離開,您可要想好了!

“你威脅我!不過你看看這是什麼?”嚴院長從褲兜裏拿出了手機,打開手機的那一刻,海大川和華生的身影出現在屏幕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