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他們還不知道,此刻面對他們的是一隻如何精明厲害的狐狸,還是九尾銀狐!

至於到底誰性命不保的事情,可不是說什麼就是什麼的!

「天狐王是么?本王闖定了!」傲天當即口中一聲冷哼,袖中飛出去一道冰冷。

瞬間六個褐狐所在的小防護陣就被擊得粉碎,最前方的一個褐狐,直介面吐鮮血地倒了下去,竟然隕落了!

其餘的五個褐狐,一看到這一幕,當即大驚失色,膽戰心驚地扛著那個褐狐的屍體消失在了結界處。

此刻傲天的臉色,也是非常古怪,又氣又怒又悲。

所謂天狐,惟有天資十分出眾的狐狸才配擁有的稱號。 遙遙看着小弟,眼裏也佈滿了淚花:“小弟。”

小弟走到了遙遙面前,遙遙輕撫着他的臉龐:“十年不見,小屁孩都長大了。”

小弟看着遙遙,聲音有點哽咽:“遙遙姐卻一點都沒有變。”

遙遙笑了,那笑依舊如午夜的蘭花,那樣的悠然,那樣的靜謐。

遙遙擦拭了一下小弟眼中的淚光,柔聲道:“自從十年前一別之後,你去了哪裏。”

小弟道:“我和哥哥去了淺痕川。”

遙遙忽然臉上現出一絲憂傷:“無痕好麼?”

小弟道:“嗯,我也不知道,我這次出來就是爲了找他。”

遙遙道:“那他現在哪裏?”

小弟道:“聽人說他進了情人巷。”

“情人巷”聽到這個名字,遙遙的臉色變了一下,“他爲什麼要進情人巷。”

小弟道:“我也不知道。”

宗明天下 :“因爲他要找鳳歌比劍?”

遙遙道:“一劍光寒十九洲的鳳歌?”

藍馨道:“是的。”

遙遙訝然道:“難道無痕瘋了麼?”

藍馨道:“他沒瘋,我想如果這個世上還有人能打敗鳳歌,也只有他了。”

遙遙狐疑地看着小弟:“是這樣麼?”


小弟一臉堅定地點了點頭:“是的。”

此時一聲悶哼,上官已經甦醒,遙遙趕忙走進馬車。

小弟看着上官蒼白的臉龐,臉上現出一點憂色。


小弟道:“也許那個生死冷香丸應該留給上官的。”

藍馨回過頭來着小弟,戲謔地說:“後悔了?”

小弟道:“那倒沒有,只是有點可惜。”

藍馨問道:“可惜什麼?把冷香丸給了雲恨天?”

小弟道:“不是,是可惜月神只給了這一顆,要不現在上官亦不用如此難受了,對了,上官大人叫什麼?”


藍馨道:“上官啊。”

小弟看着藍馨,有點無語狀:“我說是名字。”

藍馨一臉正色:“是上官。”

小弟道:“那姓呢?”

藍馨道:“也是上官。”

小弟一臉狐疑:“上官上官?”

藍馨道:“不是,就是上官。”

小弟問道:“爲什麼?”

藍馨道:“這個除了上官自己,恐怕也只有賀蘭舟知道了。”

小弟道:“賀蘭舟未曾對你說過。”

藍馨道:“我又不是他老婆,他爲什麼會告訴我。”

小弟道:“最起碼他想是。”

藍馨聽了這話忽然揚起了巴掌,小弟趕忙用手擋住自己的臉,然後他就被踹了一腳。當他站起來的時候,路斷魂已經出來了。

雪白的月光照在他粗曠的臉龐上,小弟明顯可以看出那臉色已經佈滿了疲憊。

小弟走上去問道:“路大俠,上官大人怎麼樣?”

路斷魂臉上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只是受了點內傷,併入大礙,調養三兩日就可痊癒。”

小弟看着路斷魂臉上明顯的憂色,不解道:“那路大俠還擔心什麼?”

路斷魂看了看月初迷離的夜色,重重的嘆了口氣:“此去洛城尚有八百里路程,前路必是步步殺機,如今連上官都已負傷,只怕前路更是艱難。而此刻鳳翔必定已經知曉了我的叛離,大隊追兵恐怕已經從後面趕來。 ”

小弟笑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什麼,路都是人走出來的,我和藍馨只這兩天,都已經經歷了幾次生死了,哪一次不比這次危險,不都一路走來了麼?”

路斷魂看着小弟一臉稚嫩的微笑,拍了拍小弟的肩膀:“是啊,縱然前路艱辛,但是難抵我有去無回的決心。”

小弟看了眼遠方,回過頭來問道:“路大俠,可否問你一劍私人的問題。”

路斷魂表情一愣:“你問?”

小弟道:“遙遙姐是你女兒?”

路斷魂道:“正是小女,怎麼了?”

小弟道:“親生的?”

路斷魂一臉驚疑地看着小弟,然後正色道:“不是,是上官有一次押鏢路過一個叫憶繁華的小鎮,看到一個賣身葬父的女子,見她可憐,就帶來我府上,原始做丫頭的,但我觀那女子不僅嫺熟端莊,而且書畫琴棋樣樣精通,於是就收了她做義女。”

小弟張大了嘴巴,訝然道:“賣身葬父,這是怎麼回事?”

路斷魂道:“據上官說, 暗戀成殤:顧先生,晚上見 ,也是鎮上首富,但是一夜之間被人屠殺殆盡,錢財也被掠奪一空。”

小弟道:“那爲何偏偏遙遙姐躲過此劫?”

路斷魂道:“那一晚不知何故,遙遙恰好徹夜未歸,所以恰好躲過此劫?”

小弟道:“那可查處是何人所爲?”

路斷魂道:“據說,遙遙家出事那一晚,有一個年輕人剛好拜訪,據說是遙遙的父親生前的好友的兒子,在瑤瑤家遭遇變故之前不多久,那年輕人的父親客死他鄉,沒多久母親也抑鬱而終,而當時由於那一家子只剩下兩個小孩,所以沒過都久,他們家的財產全部被遙遙的父親給霸佔了。”

小弟緊皺眉頭,問道:“然後呢?”

路斷魂道:“那年輕人應該是去找遙遙的父親去理論,結果被亂棍打出。”

小弟道:“那是什麼時候?”

路斷魂道:“十年前的三月初九。”

小弟張大了嘴巴,一臉的不可置信:“那正是我和家兄離開憶繁華的那一天?”

路斷魂一臉驚訝地看着:“你當時在憶繁華。”

小弟一臉正色道:“那是我和家兄在憶繁華的最後一天,那天我們和遙遙姐道別之後,就離開了那裏,再也沒有回去過。”

路斷魂道:“爲何?”

小弟道:“ 折翼王妃 。”

路斷魂道:“你兄長”

小弟看着路斷魂,不滿道:“你不會是懷疑是我哥哥乾的吧,我哥哥當時還不會武功,若是有那能力,又怎會被亂棍打出。”

路斷魂道:“據當時的仵作說,他們全家不是被武功殺死的,而是被毒死的。”

小弟道:“我哥哥斷然不會做出那樣的事的。”

路斷魂沒有說話,無論那個人是誰,他都會查出來,讓他接受懲罰。這十年來,他從來沒間斷過追查。雖然依舊線索寥寥,但是他相信上天一定不會讓黑夜永存,也不會讓冤屈永遠埋葬。

天上的烏雲已經散開,月光招搖了大地。

小弟沒有說話,他的臉上憂慮滿布。 能被稱為天狐的狐狸,第一種是天生就能口吐人言,出生就有了不下於人類靈智的靈狐。

第一種就是天生九尾,一出生就直接擁有了七級妖獸的修為的九尾狐。

最後一種,更加恐怖的,天生九尾而且還開了靈智的狐狸,那才是天狐中的王者!一出生就擁有了化神初期的修為,一出生就能讓整個狐族都稱王的存在!

前兩種天狐雖然也稀少,但是在狐族的歷史上,也存在過,但是最後一種,那根本只是傳說般的存在!

作為狐族的王族種族,傲天這個銀狐王者都不敢自稱天狐,小小的褐狐一族就敢稱為天狐,眼中哪裡還有他這個狐族的王者!

傲天自然不相信這褐狐的王者就是真正的天狐,真正的天狐才不會留在這種古森林,怕是直接尋了機會,渡到靈界,那裡才是修鍊的天堂!

當然傲天怒的,還有這六個化形成功的褐狐,居然連自己一個九尾銀狐的真身都看不出來,那聞味道也該聞出來了吧!

其實傲天也是高估這些褐狐的了,畢竟那麼遠的距離,他們根本無法查探到他的修為,至於本體,他們還沒有那能耐。

這六個褐狐最多只是查探到他的修為不低,至少對自己來說有些危險,否則就不是勸離的做法了,而是直接冒出來就開打了!



這一群小褐狐沒有想到,眼前這一群人居然這麼厲害,只一個人就能將一隻七級修為的同類瞬殺,那是多少讓人恐懼的修為呀!

不過想想也在情理之中,這闖入的異族若是不厲害的話,哪能這麼順利的就進入了他們天狐族的地盤!

想必前方那些妖獸,感受到了這一行人的恐怖,然後早早地就躲開了,哪裡還敢招惹!

不過也是傲天這一行人,在這結界前方停留了太久的時間,至少讓看守這結界的褐狐感受到了他要衝進來的想法,這才出面阻止的。

想到這裡,傲天卻又有一絲不悅和悲涼落上了眉頭,剛剛只是為了威懾他們,卻不想居然打死了一隻小狐狸。

狐狸雖然被傳言是狡猾的,但是狐狸向來也是最為團結的種族。

狐族之所以能繁衍不息,除了狐族靈智和能力,還有就是他們的團結,那是讓其他妖族都為震撼的精神!

在七百年沒有見到同類的傲天,居然在剛剛一見面,就殺死了一隻小狐狸!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褐狐,但是畢竟是傲天的同類。

褐狐是狐狸一族中最為普通的存在,換一句話來說,就是最低階的存在。

區區褐狐居然自稱天狐一族,徹底無視傲天這個九尾銀狐,居然還在他面前放肆,所以才讓傲天當真怒了!

其實那六個褐狐也才化形成功不久,平日所見的都是同自己一樣的褐色狐狸,哪裡見過銀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