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量黑氣從大楚天帝體內升起,半個時辰之後化為一團灰色的雲霧。

「混賬——!」陰森恐怖的氣息從灰色武器之中傳來。這種物質瘋狂滾動,大帝神力都只能將其逼迫,卻無法將其粉碎破壞。

八位天帝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大帝意識隨著神力轟如大楚天帝體內。

雙眸緊閉的大楚天帝悶哼一聲,臉色瞬間蒼白,張口吐出一口殷紅的帝血,霍然睜開雙眸。詭異的是大楚天帝雙眸一個神光燦燦,一個霧氣森森。

「桀桀——! 老婆跑了之後 ,竟然聯手對付本尊。」邪異陰森的聲音從大楚天帝口中傳來,這聲音語氣卻明顯不是大楚天帝。

八大天帝神色冷漠,不斷的加大神力輸出,不斷逼迫歸墟邪物,將其儘可能的從大楚天帝體內逼出。


「該死的東西,從朕的體內出去。」大楚天帝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彷彿氣質神色皆瞬間恢復道正常。但是這種正常之維持了一秒鐘再次被邪氣侵襲。

「哼,還有意識,果然難纏。」歸墟邪物冷笑,現在他等同於以一己之力對抗九大天帝。

每一位天**是大帝級巔峰級強者,至尊氣息瀰漫。即便在這個至尊隱現的時代也是天地間最強一類人。現在九人聯手卻無法立刻拿下這歸墟邪物,如此可以看出這歸墟邪物的恐怖。

「歸墟,當年禹王至尊將其鎮殺,沒想到傳言竟然有誤,你竟然沒有徹底隕落,還突破封印,侵蝕大片天地化為禁地,朕很好奇,以你的實力早已經可以突破這禁地禁錮,為何要潛伏如此歲月?」大秦天帝沉聲問道。

「桀桀,想知道願意嗎?本尊可不想對你們這些可憐人說。天地至尊,帝朝天帝,好大的名頭,可惜你們都是別人的旗子,天地間的炮灰。」歸墟邪物冷笑著說道。其說出來的話讓八位至尊天帝脊背發寒,彷彿從對方的話中感受到了什麼。

「諸位,歸墟傳音你我皆知,當年這東西和禹王至尊大戰,毀掉了大片天帝。這東西來歷神秘,和域外之人有很大的關係,我等身為人族天帝,守土有責,必須在這個時候將其滅殺,恢復天地安寧。」朱雀大帝大聲說道。作為九大天帝第一人,其來歷最是古老,他的話讓所有天帝神色恢復冷靜。畢竟歸墟無論是在什麼時代的傳言都代表著邪惡,每一位天帝級人物都是心智堅毅之輩,根本不會被其動搖心智。(未完待續。) 「桀桀,棋子的悲哀。禹王那個混賬東西在哪裡?作為對手沒人比我更了解他,他的本命神器在你們手中,他肯定要下一盤很大的棋!」歸墟邪物陰沉沉的說道。

九大天帝臉色凝重,他們掌控九鼎無盡歲月,自然明白這無上神器的來歷,但是在他們漫長的掌握過程中,九鼎沒有絲毫異常,更沒有發生過和禹王相關的事情。但是現在驀然聽歸墟邪物提起,眾人心中未免一動,難道真像這歸墟邪物所說?自己等人是被禹王算計的棋子?

「禹王至尊已經身隕,休想用如此小伎倆蠱惑我等!」朱雀大帝沉聲說道。

「諸位,我等不可心存猶豫,當全力以赴,先誅殺此邪物,將大楚天帝救出來。」朱雀大帝對其他七位天帝沉聲說道。

「禹王身隕?這根本不可能,就算這個天地毀滅了,禹王也不會死,那個混賬東西早已經突破至尊,可以稱為一方大世界的天地主宰了。你們竟然認為他死了,真是可笑,可笑。」歸墟邪物冷笑著說道。

吼——!

一聲震天的咆哮從大楚天帝口中發出,無窮灰色霧氣從其體內被逼出。與此同時,大楚天帝口吐鮮血,整個人萎頓在地。被衝過來的大楚重臣就到了遠方。

半空中一團邪物翻滾,散發著陣陣邪惡之氣。

八位天帝不敢有絲毫的放鬆。既然和傳說中的禹王至尊有關係,就必然不是簡單角色。八大天帝就算是最古老的朱雀大帝,最神秘的大秦天**不敢說自己超越了禹王。更不要說連禹王都沒有徹底鎮殺眼前的存在了。

邪氣翻滾,散發出陣陣攝人心魄的冷笑聲,八大天帝神色凝重,雖然全力出手,依然感到難以徹底鎮壓。歸墟邪氣彷彿一個無上魔尊,隨時可以衝破禁錮,傲笑天地。

與此同時,將歸墟邪氣趕出體外的大楚天帝周身同樣爆發出無量神光,天地八方元氣瘋狂向著其匯聚。

「天帝!」

大楚重臣大喜,他們發現天帝體內迅速充盈起來,衰老的容顏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轟隆隆——!

雷霆翻滾,一道雷霆真身出現在虛空中。紫色雷神雙眸死死的看著下方吞噬八荒精氣的大楚天帝,彷彿在警告其不可如此掠奪天地元氣。

大楚重臣各個神色擔憂,高空暗了下來,彷彿正醞釀著一股恐怖的天罰。難道天地也要阻止大楚天帝恢復嗎?

吼——!

大楚天帝一聲咆哮,從其體內出現大片生靈,密密麻麻足有上千萬,仔細看這些生靈竟然完全被鎮壓處於昏迷狀態。大楚天帝打出無量神力,轟然崩碎這些生靈,將其體內的元氣化為最精純的天地元氣沒入他的體內。

大秦天帝眉頭一皺,大楚天帝竟然用千萬生靈來恢復實力,這讓以眾生疾苦為大帝根基的他看了極為不舒服。

還好大楚天帝在吞噬了第一批生靈之後並沒有繼續,普通生靈再多也只能為題提供一部分元氣,不可能仰仗其恢復到巔峰。看著八位天帝體內充沛的神力,巔峰的狀態,大楚天帝決定動用底牌,從內世界中解放出一尊域外強者。

這是一名渾身長滿鱗片的大帝級強者,上古時期被人族至尊重創。在重傷之中被大楚天帝擒拿,一直鎮壓了無盡歲月。如果不是現在情況緊急,大楚天帝根本不會將其解封出來。這可是帝級強者,就算不能降服,強行煉化也是好處多多。現在卻這麼輕易的用掉了。

「你要吞噬我?」域外大帝級強者神念一掃就已經明白怎麼回事,鼓動殘存的真力想要逃走。

大楚天帝冷笑,凶戟橫空,瞬間崩碎了域外帝級強者大半個身子,再一擊絞碎了他的靈魂。

之後大楚天帝其猛然一吸,域外帝級強者的力量如同大海一般融入他的體內。吞噬了一名同級強者和千萬生靈,大楚天帝一舉恢復到了巔峰。

之後他手持凶戟,一步一步向著歸墟邪靈走去。

白色神鼎升起,九鼎之力匯聚,化為一尊古樸的九彩巨鼎,轟然鎮壓而下。

一聲尖銳的嘶吼聲響徹四方,歸墟邪靈的灰色霧氣化為一隻遮天巨手,轟然撞擊在九彩巨鼎之上。

「沒用的,除非禹王親來,否則只是一尊神鼎是奈何不了我的。」歸墟邪靈無比猖狂。其實力之恐怖讓九大天**難以奈何。

就在此時,九尊神鼎突然掙脫九大天帝掌控,轟然沖向高空,在眾人震驚和歸墟邪靈驚恐的咆哮聲中合而為一。

九鼎合一的巨鼎沒有任何的顏色,灰濛濛散發著亘古蒼蒼之氣。

「禹王,禹王,你這個老不死的果然還活著!你出來!」歸墟邪靈嘶吼著,灰色霧氣不斷變化, 閃婚強愛:霍少的心尖寵妻

翁——!

混沌之光照耀,巨大的神鼎陡然化為一尊人影,其身穿獸皮,雙眸散發著亘古幽幽之氣。

「一眼萬年,你果然還是脫困了。」神秘人影一步步行來,彷彿從遠古復甦的戰神,周身散發著可壓塌天地的氣息。

「禹王,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歸墟邪靈怒吼,翻滾的邪雲化為一頭弒天凶獸,向著禹王撲殺而來。

「定!」禹王開口,言出法隨,恐怖的歸墟邪靈瞬間凝固,讓九大天帝束手無策的恐怖邪物竟然被禹王一個字定住。

「歸墟,你還真是不長進,當年本尊為何封印與你?本是期待你能夠化去邪姓,超脫出來,可惜現在看來無數年的鎮封反而讓你徹底的化為邪靈。」禹王開口,聲音清冷,含著特殊的語調。

「混賬,當年要不是你暗算我,我怎麼會有今天,我不管你是真身還是殘靈,我都要殺了你。」歸墟邪靈的怒吼聲從灰色邪氣中傳來。

轟隆!

大約三分之一的灰色邪氣崩碎了,邪靈至尊瞬間恢復了自由,霧氣翻滾,一隻布滿邪氣的利爪恨恨的抓下來。

禹王神色冷淡,彷彿根本就沒有將這讓大帝級強者都變色的攻擊嚇住。

轟隆隆!

利爪崩碎,禹王輕飄飄打出一掌就將利爪崩碎,將大片灰色霧氣打入高天。

「鼎震八荒!」

禹王冷酷的聲音傳來,一尊灰色大鼎從其頭頂浮現,然後瞬間倒扣,將邪靈整個吞噬了進去。

「不!我是不死的,禹王你奈何不了我。」邪靈怒吼,可惜不管他如何努力,即便再崩碎一半兒邪氣都難以從混沌古鼎之中脫身而出。

禹王神情冷酷,似乎是懶得答覆他。恐怖的神念橫掃瞬間籠罩九位天帝。

「不錯!」

簡單的評價卻讓九位天帝色變,禹王到底有多強,他們已經是大帝巔峰,戰力不輸至尊,但是現在面對這一尊不知是分身還是殘靈的禹王至尊,他們卻有高山仰止,難以對抗之感。

吞噬了歸墟邪靈之後,禹王轟然出手,在歸墟禁地之中打開一條空間通道,這通道直接通入無邊混沌之中。

「你們隨我走吧!」禹王開口,神色說不出的隨意,彷彿眼前的不是九大天帝,而是他的侍從屬下。

「禹王前輩,我等敬你是前輩強者,但你如此無視是否太過了?」大秦天帝沉聲說道。

「不錯,我等乃是自由之身,憑什麼要聽你的。」大楚天帝難得在這方面和大秦天帝取得了一致。

禹王目光中閃過一抹訝然之色,半響好像洞悉了一切,沉聲說道:「本尊以為你們可以悟透九鼎,現在看來倒是本尊高估你們了。」

「什麼意思?」大秦天帝眉頭一皺,心地閃過一抹強烈的不安。

「這方天地要毀滅了,本尊在遙遠的荒古就已經推演到了,為了應對今天,本尊將至寶混沌鼎分化為九,並傳下大帝傳承。期待將來能夠集齊九名帶有大氣運的強者成為基石。同時為了讓你們恢復實力,本尊留下了幾枚同級異世界的本源。」禹王的話解開了幾大禁地之中為何會有異世界本源存在了。

「何為基石,你為何要如此做?」大秦天帝臉色難看,果然事情不簡單。

「這片大陸要寂滅了,天地生靈將毀於一旦,本尊不忍天帝生靈盡滅,所以準備重開天地,接引無數生靈進入新世界。」禹王沉聲說道。其話引得八荒震動,半空中冷冷注視著的雷神雙眸之中都閃過一抹緊張之色。

「重開天地,這和我們又什麼關係?」大楚天帝冷聲說道。除了他,其他幾位天**得到了世界本源恢復了巔峰,一想到自己不但沒撈到什麼好處,還差點被人奪舍,大楚天帝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對於留下這一切的禹王心底不由的閃過一抹排斥。

「構築新世界不是簡單的在混沌中開天闢地,需要一個完美的世界種子,這八枚異世界本源都曾經是完美的大世界落幕之後所留,內部殘留有不少完整世界的本源。融合為一,足以構築出一個容他整個大陸生靈的新世界。但是這些世界本源畢竟缺乏生機,需要人去全面的引導,而引導之人就是你們九大天帝。」禹王沉聲說道。

「什麼?你要將我們熔煉入新世界之中。」眾人大驚失色,這不是讓他們去死嗎?(未完待續。) 「為了天地生靈,爾等的犧牲是值得的!」禹王冷酷的說道。

「混賬,就算你是禹王至尊,我等九位天帝聯手並不畏懼。」大楚天帝怒聲吼道。今天他可真夠倒霉的,不但差點被歸墟邪靈奪舍,還被一個原本敬若神明的至尊級強者算計。對於構築一座新世界容納天地眾生,大楚天帝未必不願意,但那必須是出自他的本能,如此脅迫,帶給他們的只有無盡的恥辱。

「這由不得你們!當年本尊留下帝道傳承,為的就是為天下眾生謀一線生機。你們享受眾生氣運無數年,君臨天下,眾生膜拜,這理應付出代價。」禹王沉聲說道。

「我等要是不願意呢?」朱雀大帝沉聲說道。禹王出現對他來說是最為震驚的,作為禹王神鼎第一代傳承之人,朱雀大帝是最清楚禹王的狀況,也是最肯定禹王已經戰死的人。沒想到時隔無盡歲月,本已經化為枯骨的禹王竟然又出現了,並似乎藏身於混沌神鼎中,這個結果讓他在震驚之餘心底閃過一抹冰冷之意。

「你們沒有選擇,當年在你們走上帝道的時候已經註定了今天。你們欠這個天地眾生的因果太大,如果現在不歸還,將來必定是死無葬身之地。」禹王神色平淡。

九大天帝個個臉色陰沉,作為統一過整個蒼龍大陸,威壓天地無數載的帝朝天帝,他們確實從眾生哪裡獲得了太多,如果沒有眾生氣運之力,他們就算天賦再逆天也不可能達到如此就實力。

「走吧!這方天地支撐不了多久,如果新世界構建的完整,或許你們還有一線生機。」禹王誰的話極為冷酷,他好像絲毫不擔心九位天帝逃走。轟然出手,虛空出現一條古樸蒼涼的通道,通道盡頭是一片虛無的混沌。

之後禹王一步邁入,緊接著混沌巨鼎也飛入其中,那混沌神鼎閃過的瞬間,眾人彷彿發現了內部無窮無盡的天地靈物的氣息迸發而出。

「被算計了!」大秦天帝苦笑,他略微一沉吟,當先邁步走如通道之後。這份洒脫倒讓其他天地皺眉,最強勢的大秦天帝第一個屈服了嗎?

「該死!」大楚天帝怒吼,他嘗試著離開,卻發現體內的大帝道果竟然在起身的瞬間瀕臨崩潰。顯然禹王之前已經知道此種情況,算出眾人不可能輕易捨棄大帝道果。

「不管如何,我是不會輕易死掉的。」朱雀大帝臉色陰沉如水,相比於其他八位天帝,朱雀大帝手中擁有一掌巨大的底牌,這是他敢於踏入混沌之中的原因。

其他幾位大帝心中雖然憤憤不平,但卻無可奈何,習慣了高高在上,他們無法放棄天帝道果而跌入低谷。

「天帝!」大楚臣民大聲呼喊,可惜踏入通道的大楚天帝根本就沒有心思理會。他心中清楚,如果自己死了,大楚帝朝明天就是崩潰,在自己高壓統治之下,整個帝朝在強大的同時,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替代自己,大楚太子即便當了多年,卻依然沒有什麼威望,根本無力支撐整個帝朝。既然無法做出妥善的安排,索姓什麼都不說,這樣或許可以讓整個帝朝支撐的更久。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從四面八方而來,敢於在這個時候沖入混沌的,最起碼也是聖人級強者。

李麟也趕來了,他想搞清楚禹王到底要做什麼,真的是為天地蒼生而戰嗎?如果真實如此,這和他的理念有些相似,或許可以做些什麼。

「等等!」

就在李麟準備一步踏入通道的時候,一道聲音攔住了他。

「父親?」李麟神色一愣,忍不住開口喊道。他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碰上聖君李承乾。而從對方身上的氣息來看,李承乾竟然在短時間內踏出了這一步,達到了帝級,而且絕對是帝級不弱的強者。

李麟臉上滿是震撼,他離開李承乾的時間並不長,之前對方也只是聖人級巔峰,距離成為帝級強者還有不小的差距。按照之前的計劃李承乾會在天地反哺的時候突破,卻沒想到天地未變,他已經突破到了帝級。

「你不要去了,這種事情不是你能夠參與的。」聖君沉聲說道。

「我有帝屍,就算不敵也擁有自保之力。」李麟壓下心中的好奇說道。


「不,帝屍絕對不能出現,否則你必然會被禹王關注,成為構建新世界的材料。」李承乾搖搖頭,神色凝重的說道。

「什麼?禹王至尊竟然如此霸道?」李麟心思不解,好像典籍中對於最古老的禹王至尊的刻畫都是慈祥長者,現在看來簡直是為了目的不擇手段。

「在上古之前有荒古,荒古時期的強者皆是從無邊殺戮中成長起來的,禹王也不例外,而且禹王走眾生之道,乃是代表著眾生意志,凡是為了眾生的強大,禹王至尊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李承乾神色凝重的說道。


「既然如此,父親為什麼還要參與?還有,父親你我分別時間不長,你竟然突破大了大帝級,這個天**沒有引起絲毫的異象。」李麟不解的問道。

「我得到了一枚異世界本源。」李承乾的話讓李麟神色震驚,所謂異世界本源可是能夠讓大帝級強者恢復到巔峰,更不要說讓本就臨門一腳的李承乾破入大帝領域。

李麟神色凝重,九大天地之中只有大楚天帝沒有獲得異世界本源,想來不是沒有,而是被人提前取走,最終機緣巧合之下落到了李承乾的身上。

「那父親進入豈不是正被算計?」李麟眉頭一皺,雖然沒有什麼感情,但畢竟是自己血脈上的七人,本能的李麟還是有一絲牽挂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