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靜兮在狂風裡冷冷地笑,冰冷的目光如一道冰冷的光箭,穿透了初雲小姐的靈魂,直至她的心底。

初雲小姐冷不丁的打了個寒戰,一雙熊貓眼瞪著她,燃起了熊熊怒火。

「驚世醜女?」

四個字,說得格外咬牙切齒!


雖然她長得確實是丑,可聽到這個「驚世醜女」四個字從別人口裡蹦出來時,當真是怒不可遏!

她踱著腳,死死地瞪著眼前狂傲不可一世的女人,憤怒之火在心中越燒越烈,最後化作一道吼!

「居然敢說我丑!該死!該死!!!」

那一吼,一出口,化作一道強大的衝擊波向四周掃射而去,那一剎那,無數欲衝破封印的七彩神鳥瞬間被壓制住了,再次化身為金色的花朵。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么?」

面對如此恐怖噁心的初雲小姐,蘇靜兮依然是面不改色。

「什麼話?」

初雲小姐一記犀利的目光瞪過去。這個女人居然敢如此嘲諷她,她真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將她那張傾國傾城的臉蛋毀得稀巴爛,讓她變得比她還丑!

蘇靜兮淡然地沉默片刻,高昂著頭,無限嘲諷地冷笑一聲,說:「長得丑不是你的錯,但出來嚇人,那就是你的錯了!」

此言一出,初雲小姐不由得青筋暴跳。

「你……,找死!!!」

憤怒的話語一出口,她全身氣勢激發,一股銳利的殺氣狂卷而來。

下一刻,她手中光華一閃,承影神劍破空而出,化作一道飄逸的藍光劃過天際,朝蘇靜兮斬去。

「居然拿我的劍來殺我,看來,該死的人,應該是你!」

蘇靜兮仰頭望著那斬下的承影神劍,血紅的眸子里掠過一絲怒意,剎那間,身前火光大盛,一道無形五芒星陣在身前生成。

「啪!」地一聲驚響,承影神劍斬在五芒星上,五芒星火光大盛,一股強大的無形力量將承影神劍重重的彈了回去。


初雲小姐飛躍而上,在握住被彈回來的承影神劍那刻,被巨大的反彈力一擊,差點摔倒在地。

初雲小姐心中大驚,眼前的這個女子,功力遠遠超過了剛剛未變身前的她。

實在恐怖,詭異!

看來,只能再出絕招!

隨即她手握劍訣,跟方才一樣,在地面上腳踏七星方位,連行七步,長劍霍然刺天,口中誦咒:「九天玄剎,化為神雷。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咒語一出,狂風大作,雷鳴電閃,山搖地動!

「轟動!!!」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萬道雷電轟然落下,蘇靜兮凜然一笑,在萬雷尚未落下之前,身形一晃,瞬間化作一道燃燒的火焰,比閃電還快的速度穿透重重烏雲和閃電,朝初雲小姐射去。

初雲小姐猛的一抬頭,甚至來不及反抗,那道火焰已經穿透了她的身體!

「啊啊啊!!!」

被火焰穿透的初雲小姐化作一道火焰,以無比慘烈的姿勢,轟然炸裂!

… 那一刻,火光四起,黑煙遮天蔽日,一股巨大的無形波向花園四周掃射而去,「轟!!!」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壓制七彩神鳥的無形結界化作萬千碎片,消散在黑煙里。

無形結界破碎,滿園的金色花朵煥發出璀璨的七彩光芒,照亮了整個暗沉的天空。

「啁啾啁啾啁啾……」

無數清脆的鳥鳴聲響起,七彩神鳥恢復真身,睜開眼睛,展開翅膀飛向天空。

一時,萬鳥衝天而起,漫天的七彩光芒如日月般璀璨,耀得人睜不開眼睛。

蘇靜兮急忙用手背遮住眼睛,在閉眼的那刻,一股沁人心脾的奇異香氣在四周闊散開。那股香氣帶著強大的凈化心靈的力量,將蘇靜兮滿身的肅殺之氣消散乾淨,連那一雙血紅的眸子,也漸漸變得清澈如水。

「啁啾啁啾啁啾……」

耳邊,鳥鳴聲如雷般驚響。蘇靜兮的眼睛適應強烈的光線后,微微抬頭朝天空望去。

此時,漫天的黑煙已經散去,天空的烏雲漸漸散開,金色的陽光灑落下來。成千上萬的七彩神鳥盤旋在花園的上空,撲騰著翅膀,鳴叫聲格外興奮。

蘇靜兮心下好奇,按理說,這些七彩神鳥從結界里釋放出來后,難道不是儘快飛走,回到屬於他們的天界么,怎麼現在還戀戀不捨的盤旋在此地?

難道,它們想為初雲小姐報仇?

但是它們一直無視她的存在,極度興奮地望著西邊的天空,沒有半點要為那個醜女報仇的意思。

「啊!!!」

就在這時,一聲慘叫聲突然從空中傳來。

蘇靜兮一抬頭,只見一道巨大的黑色暗影突然從天而降,兜頭罩下,她連忙向側一閃,「轟動!!!」一聲巨響,一坨黑色物體重重的落在她身旁。

蘇靜兮定睛瞧去,卻見一個巨大的如墨汁一般黑的烏賊!!!

蘇靜兮納悶,這好端端的怎麼會天降烏賊?

正疑惑時,一道勁風從身後襲來,她一回頭,還沒反應過來,人已經落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里。

「你怎麼樣了,那個醜女沒有傷到你吧?」

關切的話語從頭頂傳來,蘇靜兮驚訝的抬頭,正對上一雙幽深的眸子,那眸子在看向的她的那刻,霎時化作一道溫柔的春水。

居然是東方晨那貨!

蘇靜兮看著他,這一刻,她居然沒有掉雞皮疙瘩的衝動,一絲溫暖如春風般掠過心頭。

「你是在關心我么?」

出人意料的,蘇靜兮沒有推開東方晨,而是朝他妖嬈一笑。

「……」看著那抹笑,東方晨身子一頓,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下意識的速度將她放開了。

「才不是關心你,而是怕本王不在,你是不是被那個醜女欺負了。」東方晨拍落肩膀上的落葉,淡然說。

「我怎麼會被那個醜女欺負!」蘇靜兮冷然一笑,被欺負的,應該是那個醜女才對。

「也對,你這麼強悍,誰欺負你誰倒霉!」

東方晨舉目四顧不見那個驚世醜女初雲小姐,心想,估計是被她欺負狠了,躲哪個角落裡去哭了吧。

… 這時,那被東方晨從半空中扔下來的烏賊精見二人鬥嘴無視它,它心中大喜,瞬間縮小成拳頭般大,朝遠處狂奔逃而去。卻不料,才剛爬了幾步,突然耳邊一聲風響,它猛的一回頭,一隻七彩神鳥向它猛衝而來,張開大口,「啊嗚!」一聲,一口將它吃進了肚子里。

「……誒,你的八爪怪被神鳥吃了!」


這時,蘇靜兮捅了捅東方晨的胳膊,提醒一聲。

「喲,它還真是倒霉,剛剛在黑暗結界里,陪我玩了一把,身上處處挂彩,這下居然又被神鳥吃了。不過……,說到神鳥,那漫天的七彩神鳥是怎麼回事?」

東方晨望著那漫天飛舞的七彩神鳥,面露驚訝之色。

「待會兒不就知道了。」

蘇靜兮說著,不再理會他,抬頭往空中望去。

這時,西方的天空布滿了層層疊疊的火燒雲,那些火燒雲如火焰般紅,可仔細看去,她發現那雲層深處隱隱有團火焰在燃燒。

七彩神鳥望著那團燃燒的火焰,興奮至極,紛紛飛向西方天空,圍繞著那團燃燒的火焰,飛舞著,鳴叫著。

蘇靜兮和東方晨二人心中奇怪,隨即御劍飛上天空,仔細的朝那團劇烈燃燒的火焰望去,竟發現那火焰深處一道璀璨的金光閃爍。

莫非,火焰深處有什麼神物將要出世?

難道,是琉璃古鏡子?

二人猜測間,西邊的天空已經籠罩在一片火光之中,惶惶的火光照亮了整個島嶼。

「啊,快看吶,天空著火啦!著火啦!!!」

驀地里,地面上傳來一聲驚呼,城池裡的百姓紛紛跑出家門。

「呀,天空真的著火了,天哪,我們的島嶼不會要被燒了吧!」

望著那漫天的火焰,人人驚恐欲死!

「誰說要被燒了,真是沒見識,那是天火!」

一個年長的智者立刻反駁了回去。

「天火?什麼是天火?」

「天火當然是在天上燃燒的火焰。傳說,每當天火在天空燃燒的時候,會有鳳凰降世!」

「啊,鳳凰!」

「是啊,鳳凰浴火重生,難道你沒有聽過!」

「啊啊啊,那也就是說,現在我們看見的天火其實是有鳳凰要浴火重生了!」

「嗯!」

……

城裡的百姓大聲議論著,人人興奮至極,沒想到,鳳凰浴火降世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他們的島嶼上。

「鳳凰浴火重生?!」

蘇靜兮和東方晨二人驚訝的對視一眼,隨即抬頭朝天邊那熊熊燃燒的火焰望過去,他們看清楚了,那火焰中的金光來自一枚金色的蛋。

那個蛋雖然很小,但是極其耀眼,隔了好遠仍可以看見它在火焰中快速旋轉。

難道,那就是鳳凰蛋?

「鏘——」

這時,一聲清嘯聲從火海深處傳來。

那一聲清嘯清泠如玉,彷彿是清晨,深山古剎里第一聲鐘鳴。那一聲清嘯,肅殺如風,讓聽者心生敬畏。那一聲清嘯,響徹雲霄,仿若春天裡的第一道驚雷……

「聽啊,鳳凰的叫聲呀!」

聽到那一聲鳴叫聲,城裡的百姓激動萬分,紛紛跪拜在地,大喊:「恭迎鳳凰神鳥降世!」

… 那恭敬的大喊聲,一浪高過一浪,響徹整個天地。

迎著那一聲聲恭敬的喊聲,火焰深處的金光越來越亮,最後完全掩蓋了漫天的火光,耀得人人都睜不開眼睛。

「鏘——」

清嘯聲再次傳來,緊接著,一道閃電劃過天際,「轟動!」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金蛋在雷電中碎裂,一道紅光自碎殼中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