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會一直等你的!」白靈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她能這麼確定這件事,「會一直等下去的,直到真正的見到你。」

「那就告訴她,龍邪,已經死了。」邪龍轉過身,一步一步的走向惡魔之門。

「我不明白,為什麼生靈之間的情感如此複雜。但是,靈魂之火,暖暖的。」白靈自己都不知道,她露出了與白雪一樣的笑容…… 惡魔之氣越來越濃,邪龍已經開始能看到不少惡魔來來往往的,因為界王之身,所以邪龍路過的時候,總是有那麼點回頭率。

不少的建築已經映入眼帘,各式各樣的惡魔也繁多起來,但無一例外,都是帶著一絲銳利的殺氣,哪怕是婀娜多姿的魅魔,身上也有淡淡的殺意。

巨大的界座之門,惡魔之門已經能看到了,那就是通往魔界畢經之門。

「王紋?怎麼可能。」幾個魅魔帶著一絲不可思議的眼光看著邪龍,有些迷惑。因為領主的原因,魅魔也歸屬與界王系了,所以,界王紋她們還是能認出來的。以邪龍的樣子看,應該屬於力魔一系,為什麼王紋會出現在那個惡魔身上?

因為惡魔之身,普通的惡魔語他還是能聽懂的,邪龍放慢了腳步,看樣子,那幾個魅魔已經與夢兒的族群有點關係,過去問問?

正當邪龍準備開口時。一個血魔走向了幾個魅魔:「你們打算投誠我們領主的事,已經通過,現在你們處於虛空領主——雷德的庇護之下。如果你們能從界王之地拉攏更多的魅魔投誠的話,雷德領主便會晉陞你們力量的。」

「多謝領主。」

邪龍停下了自己的腳步。看了幾個魅魔一眼,轉身走向惡魔之門。看樣子,界王之地已經撐不了多長時間了,已經有惡魔開始脫離領地,投翼其他領主魔王了。

這在魔界很平常,強者為尊,沒有人會依靠弱者。邪龍也不會去怪罪那些叛逃者,他現在有些擔心,自己回到界王之地,還有多少惡魔兵力可以用,更重要的是,夢兒……怎麼樣了。

「哦,力魔?真稀奇啊,沒想到你這力魔不好好的在界王之領守著,跑到界縫做什麼?」剛靠近魔界之門,一個虛空惡魔便用虛空之力移動到了邪龍的身邊,「魔界貴族會議已經放棄你們界王一脈了,但是虛空之王念著當初同為三王的份上,願意接收你們力魔一脈,現在只要你們願意,便可得到虛空之王的庇護,獲得了虛空之王的庇護后,根據魔界約法,恐懼惡魔與暗夜惡魔就無法再對你們出手了,其他低等惡魔們也得把吞掉的領地壞給你們。如何?不要在一直拒絕了,考慮一下。」

搞了半天,虛空惡魔只是想拉攏邪龍而已。

「想不到界王一系已經沒落到這種地步了嗎?不行,我得趕快回去。」

見邪龍不回答,虛空惡魔還以為是在猶豫:「安心,我們虛空一族是不會對你們歸屬魅魔一族做出什麼出格的事的,現在只要你們答應,我們甚至可以替你們教訓一下欺負魅魔領主的恐懼領主和暗夜領主。」

「什麼?!」邪龍皺起了眉頭,殺意一閃而過。

虛空惡魔毫不在意,反而笑了起來:「哈哈哈,你們力魔對那個魅魔領主還真是有夠在乎的呢。」虛空惡魔也閑不住,不斷的用虛空之力晃悠在邪龍的身邊,引起一次又一次的虛空觸電,在肉眼中煞是好看:「怎麼樣,怎麼樣?敢對恐懼魔王一脈出手的,可就只有我們虛空一族了哦。」

「送我去界王領地。」

看樣子被拒絕了,虛空惡魔有些掃興,力魔一系可是同為三王之一,界王的屬族,如果有了界王一系的加入,他們虛空一族便可凌駕於恐懼一族之上,成為魔界之首:「送你去界王之領也沒問題啦,但是你給我什麼好處?」

「好處?」

「使用界座之門會魔界的話,距離界王之領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我看你現在也要急著是回去支援暗夜惡魔的入侵,我可以送你到戰場附近,但是這會消耗我很大的能量。」

「你想要什麼?」

「嗯~我在你身上聞到了天使的氣息,而且還是天界稀有的守護天使設下的封靈魂咒。」虛空惡魔繞著邪龍移來移去,一點都閑不住的感覺,「把那個東西給我,我就送你去界王之領,如何?」

「!」邪龍一僵,那是母親給他的東西,唯一的思念了。

「捨不得嗎?那就算了。」虛空惡魔看著邪龍不願意的樣子,露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反正你一個惡魔回去也不能救場,經歷那麼多場戰鬥,就算是領主也應該頂不住了。嘿嘿嘿,魅魔領主,享用起來的感覺應該不錯。」虛空惡魔yín笑著。

「成交。」邪龍掙扎再三,把項鏈從空間戒指中拿了出來,「送我去界王領地。」

虛空惡魔笑了,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一把抓住項鏈,但邪龍卻沒有放手,有些猙獰的威脅道:「你這混蛋,小心的保管它,這只是我暫時寄存在你那裡的,遲早我會從你那裡拿回來的!」


虛空惡魔用力一拽,邪龍不敢爭搶,深怕會弄壞項鏈,看著到手的項鏈,虛空惡魔得意的一笑:「啊,我會保管它的。」

「你的名字是什麼?」

「雷德,虛空領主雷德。」雷德收起了項鏈,對著邪龍怪笑起來,「開心,小王子,你馬上就要……」虛空之力開始扭曲邪龍,「回家了。」

「嗤嗤」虛空只留下了絲絲的閃電,卻不見了邪龍的蹤影。

「領主,為什麼要親自出手幫那個力魔?」幾個惡魔不明的詢問道,雷德很少來界縫,但是一出現卻幫了邪龍一把。要知道,移動到界王之領,可是要耗費巨大的能量,就算是領主,也有些氣喘吁吁。

「把領主送回家,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而且最近恐懼魔王一系太過囂張了,是時候讓他們長點記xìng了。傳我命令下去,虛空一族儘可能的幫助界王一系,但是記住,不要太過明顯,不要讓外部誤認為我們和界王一系聯合了。」

「?是。」還是有些不明白,不過虛空魔王不出聲,最大的就是領主雷德,虛空惡魔們只能照令行事,一個個離去。

雷德拿出項鏈,看著有些出神:「大哥,你兒子回來了,長得真有你的風範。」

一咬牙,狠狠的握住項鏈:「可惡,當初我就奉勸過你,為什麼還是要和結界尊者產下了結晶。為了躲避追查,你不得不躲到了靈界,最後弄得形魂俱滅,這樣值得嗎?!你這白痴。」

「你救過我一命,我卻幫不上你任何忙,真無能啊我,洛奇哥。」空間的扭曲吞沒了雷德的身影,只留下絲絲閃電。 「嗤嗤」虛空的扭曲閃現出了邪龍的身影。

「真是不錯的能力,虛空比空間更好用的作戰能力。不需要任何坐標點,只需要一個念頭便可隨心所yù的到達任何位置嗎?感覺真不錯呢。然後,這裡是?」邪龍迷惑的看著四周,看樣子自己在一個房間里,而且還挺大的嗎。不過yīn深深的環境有些yīn涼涼的。隨意的環顧了一下四周,到處看看摸摸,大概是一個有身份人的卧室,不過,為什麼有種熟悉感?

這些東西都已經有很久的時間了,但是因為堅持打掃與保養,卻也沒讓這些事物發霉染灰。

「書?」邪龍拿看著放在桌上顯眼的厚厚的書,漆黑的封面什麼都沒寫,只有一個符號,一點都看不懂的符號。打開書,裡面的文字一個也不認識,就算勉強有認識,也不知道怎麼讀:「這是古語(滅世時代之前的語言)咦,有摺疊?」

邪龍沿著摺疊打開了那一頁,看著那熟悉的划痕,愣住了,一瞬間也明白了這個地方是哪裡了:「克因菲斯。」出自古惡魔語,划痕下有著通用語的註解讀音與意義:改變。

邪龍立即在翻閱,在書中再次找到了另外一個詞「珩」出自古天使語:愛。

兩個種族的古語中串起來,大概就是:「因愛而改變……」

邪龍打開最後一個註解「龍邪。」出自古龍語,對強大的贊呼之詞。

三種古語串起來的意義可以翻譯成:「因愛變得更強大……」


這名串起來。。克因菲斯*珩*龍邪。「我的名字……」邪龍有些顫抖的摸著書頁,看著四周:「這是洛奇房間……」

「嗯?」邪龍摸了摸自己的眼下,濕濕的,但是卻黏糊糊的,紅sè的:「怎麼一回事?我受傷了?」合上書,邪龍走到鏡子面前看,看著倒影中的自己眼眶不受控制的流出紅sè的液體,彷佛就像血sè的淚水。

「什麼嗎,因為虛空傳送,使得我眼睛受傷了嗎?」邪龍不肯承認自己流淚的事實,不斷的擦拭,但是卻怎麼也擦不掉。他可以想象到,當年洛奇為了一個的名字,愁眉苦臉的翻閱著這本厚重的書,想找一個又帥又有意義的名字。

「好難受。」邪龍能感覺到他空洞的心口好難過,血液的流動也粘稠,「我不想記起來,我不要記起來!」邪龍捂著自己的頭,想把洛奇的記憶甩出腦外。那像個頑童一般溺愛自己的父親,那為了一個又帥又有意義名字徹夜翻書的父親,那願意用生命保護家庭的父親。最後,卻死在了他的手上,是他殺死了最愛自己、自己最愛的父親……

他刻意的去遺忘過去的幸福,這樣才能全心全意的去復仇,可此時此刻,若琳與洛奇,當年在他們溺愛下的一幕幕幸福再次因為這本書,涌了上來。

「洛奇,若琳。」邪龍看著鏡子中哭泣的倒影,哭著嘲笑,「你又在做什麼?說好了不在懦弱,說好了不在哭泣的,看看你現在的樣子,讓人想吐。哈哈哈哈,哼哼哼。」越說,卻哭得越厲害。

邪龍強迫著自己,狠狠的錘著地面:「不許哭,不準哭。你是惡魔,你是復仇者,你是王八蛋,你傷害了無數人,你害死了無數人,你沒有哭的資格,你沒有哭的權利!」

抬起頭看著鏡子中的倒影,血淚緩緩止住,那雙血眸被血淚染紅后,更加明亮了。「啪咔」鏡子突然突然一聲碎開。


「該死,也不知道王妃怎麼樣了。」幾個力魔有些擔憂的議論著。

「雖說這一次只有暗夜惡魔來襲,但是他帶的惡魔可不少啊,而且王妃又經歷了那麼多次戰鬥,在加上元素枯竭,恐怕……」

「該死,卑鄙的恐懼一系,居然不念三王之情,貴族會議也是,居然背叛我們!」

「是誰!」幾個力魔突然一吼,回頭對著聲響地做出了jǐng戒,現在界王城裡可的惡魔可不過百,其他的都出去阻敵入侵了。是敵是友?為什麼出現在大朝殿廳之中。

「你這混蛋!」當力魔們看清來者時,那人影居然坐在王椅上,那是界王的位置,不容玷污!那個入侵者居然坐在了象徵的位置上,簡直是鄙夷他們。忍耐不住怒火,力魔們也不管那麼多了,沖向了王位,要把那個人影丟下來。

四根骨刺破體而出,伸展在大廳中。

「!」力魔們同時停住了腳步,獃獃的看著王位上的惡魔,四根骨刺與那孤高的王氣,讓他們彷佛看到了當年帶領他們前進的,最偉大的界王:「界王?!」

「是王子,王子回來了!」看著骨刺上的王紋,力魔們激動的叫了起來。

「不是王子。」邪龍緩緩開口,「是王!」

力魔們相視一望,跪了下來:「參見吾等魔主,恭迎界王回歸。」

「接手王位之事,你們替我準備。這一戰回來后,我要接替我父親,成為界王,成為界王領地之主。」邪龍摸了摸王位邊緣,站了起來,披風擺上搖擺著刀鋒,一步一步的走出朝殿。

突然站住了腳步,回頭看著力魔們:「戰場在哪裡?找個人送我去。」


「……」力魔們突然相視一笑:「是,吾王!」和當年的界王一個樣,王回來了,他們的王回來了。

=============================切=============================

暗夜天幕下,暗夜惡魔的行動了接近恐怖,鬼魅般的身影,行動敏捷,速度超快。戰區中,各式各樣的惡魔戰在一起,毫不留情的廝殺,從不留活口。

天空兩道身影像光束一般飄來飄去。

「哈哈,屈服魅魔。」暗夜領主嘲笑的閃開夢兒的閃爍攻擊,暗夜天幕下,就算他不用領主天賦也能輕易的閃開夢兒的攻擊。

「做夢!」夢兒一揮邪魅之杖,空氣紋動起來,發生爆炸:「黑暗引動!」

暗夜領主沖向了夢兒,在黑暗引動下,他無法動用天賦閃爍,但是在黑暗天幕下,他的速度已經足夠避開這大範圍魔法了:「現在元素枯竭,你引動的時間太慢了!」暗夜領主爪子按住邪魅之杖上,嘲笑著。

夢兒狠狠一腳過去,卻沒有踢中暗夜領主,反而被暗夜領主調戲的抱住了:「魅魔果然夠嫵媚,看這臉蛋。」暗夜領主伸出自己的爪子,順著夢兒的臉蛋撫摸過去。

夢兒撤開自己的臉,奮力掙脫了暗夜領主的摟抱,不過剛掙開,暗夜領主卻用閃爍天賦瞬移到了夢兒身邊,伸出爪子在夢兒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嚇得夢兒立刻閃爍,拉開了距離,厭惡的拍拍自己的屁股,想把暗夜領主的灰塵拍掉。

「哈哈哈,真有彈xìng。你現在還有多少力量可以用,還有多少體力可以逃?不如乖乖就範,不然我擔心我會弄疼你,如果不小心弄壞了玩起來就沒那種感覺了。」暗夜領主完全一副勝利者的姿態,不過他也的確快成勝利者了。

界王一系不斷節節敗退,在領主戰上,他也完全壓制了夢兒。勝利只是時間問題,只要他願意,他可以現在完全打敗夢兒,然後支援戰場,讓戰鬥結束的更加快。但是他不願意,他要玩一會兒,玩弄一下那古怪的魅魔,不愧是領主,反應都怪可愛的,讓人心痒痒。

帶著yín笑,再次留下一朵紅霧,閃爍向了夢兒,夢兒也立刻迎戰……

暗夜領主得意的笑著,夢兒墜下了地面:「看你現在還怎麼躲。」

「可惡。」夢兒看著腰部拉聳下來的一邊翅膀,被暗夜領主那混蛋折斷了,好痛。長時間的戰鬥已經她沒有支撐御空的力量了,體力也不夠使用閃爍天賦了。

「要輸了嗎?」夢兒看著緩緩從天空落下的暗夜領主,有些不甘心,「這是那笨笨木頭的一切,難道要在我手中失去嗎?」

暗夜領主知道夢兒已經沒有抵抗的力量了,一步一步的準備接收戰利品。

「到最後,我也只是一個騙人的魅魔,而不是一個合格的妻子嗎?」夢兒拿起邪魅之杖,凝聚了能量。

「還要反抗嗎?儘管試試好了。我會讓你心服口服的。」暗夜領主停下了腳步,準備接下夢兒這最後一招。

「好想告訴那笨蛋,我真正的心意。」夢兒舉起邪魅之杖,「哦拉尼煞科拉聶。」

感覺到有一點不對勁,暗夜領主一驚:「等等!等等!」到現在暗夜領主才發現,這不是最後的反抗,是要自爆!「可惡!」怎麼能讓最好的戰利品跑掉,暗夜領主使出全力阻止夢兒的自爆:「睡眠!」現在只希望這招能迫使夢兒進入睡眠狀態,中斷自爆。

「啪咔」在暗夜領主震驚中,夢兒掰斷了另外一邊翅膀,以疼痛刺激自己,免疫了睡眠。

「你!」暗夜領主沒想到魅魔領主居然會這樣,「你白痴啊?我有閃爍天賦,自爆又不會影響到我,你這樣只是白白送命!」

「啊,那就死。」夢兒露出了笑容,「我只屬於他一個人。」

暗夜領主剛想再說,突然看向了天空,夢兒也看向了天空,一隻魔界偽龍在他們上打圈圈,

「力魔?你們來做什麼!」夢兒大聲叫道,這是留守在界王城裡的偽龍,難道他們拋下界王城來支援了?

「哈,不知死活。」暗夜領主嘲笑道,「現在自爆魅魔,看著你殺死自己人,也挺愉悅的呢。」

夢兒一咬牙,猶豫著。

「嗯?」暗夜領主看著天空,偽龍上跳下一個人影:「不怕死嗎?」又不是領主實力,沒有御空與瞬移居然也敢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暗夜領主完全用看白痴的眼光看著那個不斷往下墜的人影。

「!」夢兒獃獃的看著那個身影,停止了自爆,反噬的吐出鮮血:「他回來了。」

「砰」大地都顫了顫,煙塵籠罩了戰場。

暗夜領主有些驚訝看著自己的腳下,地表的改變讓他踩在了微傾的土地上,往後退了一步,踩在平地上,看著煙霧的中心。丟了個什麼東西下來?那麼大的勢?不會是把一頭巨獸丟下來了。

夢兒所在地已經沉了下去,但是她卻沒有意識到。碎石伴隨著骨頭正位的聲音傳來,從天空掉下的人影一點點的站了起來,身體有些顫抖,四根骨刺在煙霧中一點點的明朗起來。

暗夜領主一揮手,煙霧立刻吹散,眯了眯,擋在魅魔前面的那個身影有些記憶:「力魔?」當邪龍抬起頭的時候,暗夜領主一愣,完全不可置信:「你居然還活著?」

他從靈界回來的手下曾對他說過一件事。那擁有一雙紅眸的怪物,瘋狂的界王之子,帶領著一群獸人炮灰向著翔龍帝國開戰,因為交易不和,所以他們並沒有參與,不過在他們看來,邪龍一方必輸,暗夜領主也沒當回事。

不過那界王之子用炮灰征服了翔龍帝國,完全讓他們意外,不過想想,應該是人類太弱了。當界王之子被人類的討伐隊伍總結在翔龍帝國邊境。暗夜魔王認為界王一脈已經完全斷絕,聯合恐懼惡魔對界王之地出手。在利益下,魔界貴族會議也默認了界王一脈斷絕,取消了界王一系的會議資格,庇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