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有些詫異,沒想到葉飛的野心這麼大,竟然盯上了副經理的位置。

不少人對葉飛嗤之以鼻,覺得葉飛又在吹牛逼了。

唐演撇撇嘴。

「還副經理?痴人做夢,以為寫了個好文案,就認為自己有副經理的才能了。」

唐演搖搖頭,嗤笑的說著。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哪裡長得像副經理了。」

唐酒格更是落井下石,反正葉飛沒有什麼背景,還是個小職員,得罪就得罪了。

葉飛聽到他們的話后,也不言語,在葉飛眼中,他們只是廢物罷了,不用跟他們計較。

「副經理,行,月薪一萬三,只要你要回來那四百萬就行了。」

老闆坐在椅子上喝著茶水,淡淡的說著,他倒是看看葉飛有什麼好辦法。

「行,老闆,把手機給我,我現在就要賬。」

葉飛伸手對著老闆討要著手機號。

「行了,給你。」

老闆無所謂的遞給葉飛手機,葉飛翻找到橫征的電話號碼,便是撥打著電話。

「喂,又要賬啊,你有命花嗎?」

一撥通,電話那頭就傳來了橫征死不要臉的聲音。

「我是葉飛,給我滾過來,要塞公司,把賬給我結了!」

葉飛冷冷的說著。

嘟嘟嘟……

葉飛說完之後,便是直接掛斷了電話。

「可以了。」

葉飛把電話遞給老闆,而那老闆沒有接,而是雙目睜大的看著葉飛,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葉飛竟然是這麼要賬的。

「你他媽的是要把老子害死嗎?」

「你竟然這麼跟橫征說話,你知道橫征是誰嗎?橫征現在可能就拿著刀在來的路上!」

老闆暴跳如雷,指著葉飛的鼻子大罵著,他覺得讓葉飛要賬簡直是個錯誤的決定,葉飛這傻小子竟然命令橫征。

「別著急啊老闆,橫征現在拿著四百萬過來還你錢了。」

葉飛無所謂的說著,眼睛之中帶著不假思索。

「還你媽逼!」

「你個傻逼,橫征是武盟的人,橫征也是道上的人,殺人不眨眼啊,你把我害死了!」

「橫征心狠手辣,你這一弄,我的公司都要倒閉了!」

老闆臉紅脖子粗,聲音很大,他現在很慌,不知道待會該怎麼面對橫征。

「老闆,開除他吧,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簡直是草菅人命,我們的公司就是被他這樣的毒瘤弄成這樣的!」

唐演馬上站出來,指著葉飛大聲說著。

「不,老闆,為今之計,應該把葉飛暴打一頓,然後把葉飛五花大綁,讓葉飛跪在公司門口,這樣,就可以讓橫征不怪我們公司了,一切都是葉飛的錯。」

唐酒格此時也是指責著葉飛,對著老闆出謀劃策。

葉飛冷笑連連,這群廢物,在關鍵時刻不站出來,竟然這個時候落井下石,簡直是混蛋。

老闆前思後想,他可無法面對橫征的怒火,說不定整個公司都要見血。

「保安,保安,來啊,把這小子給我綁起來!讓他跪在公司的門口。」

此時老闆大聲的喊著,叫著保安。

嘩啦啦一聲,一群保安直接沖了進來。

「慢著,慢著!」

此時趙千雅走了出來,擋在葉飛的前面。

「等下老闆,我問問他是怎麼想的,說不定他認識橫征呢。」

趙千雅阻擋著保安說著,老闆沒有說話,默許了。

此時唐演和唐酒格二人揚起一抹嘲笑,這下看葉飛死不死,還逞強,簡直是地獄無門自己闖!

「葉飛,你幹什麼啊?」

「你要是出事,爹爹又該怪我沒把你教育好了。」

趙千雅使勁的在葉飛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葉飛疼的齜牙咧嘴的。

「我把賬要回來了還怪我什麼?」

「現在橫征正在來的路上,準備還錢啊。」

葉飛皺著眉頭說著,這個趙千雅竟然也不相信自己。

「還你個大頭鬼啊,你知不知道橫征是什麼人?道上的人,你把公司害慘了你知道吧!」

趙千雅氣沖沖的說著,實在不知道為什麼葉飛腦袋一熱,就干出這種事,怪不得別人說無知者無畏。

「那你等著啊,待會橫征來了看看是不是還錢。」

葉飛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事實勝於雄辯,只有讓事實說話。

「冥頑不靈,到現在你還不認錯,無知!蠢貨!你都不知道為公司帶來了多大的危機,我真的後悔把你帶到公司里來,要是早知道這樣,我就讓你沒有工作,才不會把你帶進公司里的。」

趙千雅對著葉飛大聲的尖叫著,葉飛出事,老闆也不會放過她的,這樣一來,自己也脫不了干係。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這破公司還容不下我葉飛呢,我還不呆了!」

葉飛此時也來了脾氣,這公司誰願意呆似的,自己上上下下幾百億的身價,還當小職員,笑話。

「你……」

「我不管你了!」

趙千雅憤怒的一甩手,便是轉頭站在旁邊,任由葉飛自生自滅。

「來啊,把葉飛暴打一頓,然後讓他跪在公司門口,給橫征道歉!」

老闆對著保安說著,他現在覺得這是做好的辦法了,畢竟橫征這個人太霸道了。

「砰!」

就在此時,大門一下子被推開,橫征大步而來,虎虎生威,身後跟著兩個手下,他一進來,宛如帶著龍吟虎嘯一般,十分霸氣。

「完了,橫征來了!」

老闆吞了一口口水,臉色巨變,連忙便是迎接了上去。

「橫征老哥啊,不是我跟你要賬的,是這個傻逼跟你要的。」

「是他打的電話,他這個傻逼小子,我馬上把他暴揍一頓,讓您消消氣。」

老闆對著橫征笑眯眯的說著,指著葉飛氣不打一處來。

橫征皺著眉頭,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老闆,這個老闆竟然叫葉飛傻逼?

「啪!」

橫征一巴掌就打在了老闆的臉上,老闆在原地轉了一圈,然後跪在地上。

「你傻逼,你傻逼,你全家都傻逼!」

「這位是我爺爺!你懂嗎?」

橫征破口大罵,指著葉飛說是他爺爺,老闆瞬間傻眼,不知道這是哪一齣戲。

橫征笑眯眯的來到葉飛面前,像個孫子似的。

「爺,您叫我還錢來了是嗎?」

「還錢嘛,天經地義,我還,我還。」

「密碼六個零,四百萬一個子都不少,您手下。」

橫征點頭哈腰的雙手捧著銀行卡,對葉飛十分尊重,還張口閉口爺的叫著。

此時,無數人傻眼,所有的員工都是震撼了,橫征竟然給葉飛點頭哈腰,那樣子都快要給葉飛跪下了。

無數人的臉色十分精彩,他們很懷疑這個橫征是不是原來的橫征,什麼時候改吃素了?

唐演吞了一口口水,看到橫征來的那一剎那,便是心中膽寒,如今卻是給葉飛笑眯眯的。

唐酒格更是手心微微涼,葉飛到底是什麼身份?橫征怎麼會對一個小職員如此卑微?

趙千雅更是滿臉臊的慌,她剛才還那麼不相信葉飛,如今一切都按照葉飛的計劃在進行著,葉飛真的要到賬了。

「走吧。」

葉飛冷冷的對著橫征說著。

「好嘞,好嘞,這就滾。」

橫征連忙離開,腦門上一腦子的汗。

葉飛朝著老闆走去。

「這是你的錢,還要打我嗎?」

葉飛直接把銀行卡丟在老闆的臉上,老闆瞪著那一雙傻眼看著葉飛,什麼也說不出來。

「副經理的職位,就讓給趙千雅吧,工資一萬三,一個子都不能少,少了趙千雅一個子,我讓橫征滅了你!」

「是是是,我一定照辦。」

老闆連忙說著,不敢不對葉飛不尊敬,畢竟橫征都叫葉飛為爺。

此時葉飛回頭看著趙千雅,趙千雅早就震撼的小嘴微張。

「趙千雅,這工作我不幹了,你也不用後悔你把我帶到公司來了,我從今天起不跟你添麻煩了。」

葉飛脫下工作服,往地上一甩,便是揚長而去,推開公司的門就離開了,十分瀟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