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的時間匆匆過去,那個年輕人應該有二十多歲了吧?

眼前的林無月和當年的月神傭兵團的少年,有很大的差距。

沒有了那種殺伐果斷的狠心,沒有了那種所向披靡的勇氣,也沒有屬於團長的鋒芒。

這是一個雙眼中飽含愛意與溫柔,怒髮衝冠只為妻子的男人。

要說林無月是月神,只是長相上有些相似而已。

直播間內。

一個個被林無月的動作給震撼到了。

「看來那一段時間是月神很美好的回憶啊。」

「這是真的,我也是一個支教老師,每天感覺很輕鬆,如果刨除沒有錢這一點,鄉村其實蠻好的。」

「當然有些鄉村也和你們想像中的世外桃源不一樣,有一句話說得好,窮山惡水出刁民。」

「窮山惡水出刁民,你知道這一句話的來歷是什麼嗎?是一個古代掌權者所說的話……」

「不過西北有些無人區是真的可怕。」

「大部分的鄉村對街坊鄰居的都是挺好的,對於外人則不一定了,鄉村老師是為了教書去的,他們通常都會給予很好的禮貌。」 賀山對於圓正的身份早有猜測,邊境小城珞州城正常情況下,應該和應縣一樣,無知無覺中已經覆滅,可偏偏出現了珞州書院,裡面太多關於鬼怪的書籍、研究記錄,那可不是普通人能夠搞到的。

就連槐山鬼,都不可能弄出志怪錄這種東西的。

巧的是,廣明與圓正出自慈英寺,恰恰宣天君最後一次出現就是在慈英寺,而且從宣天君手札中能夠知道,這傢伙是覺得離開過這個世界,並且得知真相從而絕望回歸的,那他手上一定有升仙令。

這種偏僻的小地方能出現兩塊升仙令的可能性幾乎為零,更別說宣天君曾經出現在附近,珞州城的藏書與槐山鬼對宣天君手札的註釋,證明槐山鬼和宣天君之間一定有關係。

宣天君手札上面的記載是完全意象的,每一個文字都是由許多記憶碎片與情緒組成,槐山鬼的註釋並非只有不屑一顧與厭惡,而是充斥著悲傷與恨鐵不成鋼的複雜情緒。

當然,這些都不足以證明圓正是宣天君,最重要的證據當然還是氣息。

賀山能夠解讀宣天君手札,自然知道宣天君的氣息是怎麼樣的,所以他再一次見面后,能輕易的認出眼前自稱是圓正的和尚正是當年最後出現在慈英寺的宣天君。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圓正』笑的可開心了,前仰後合,滿臉的褶子都笑的聚在一起,看起來異常醜陋。

「從頭至尾只是你在猜而已,我們只不過順著你的想法繼續往下說,陪你玩而已。」

「珞州城那些小年輕知道並不比你多上什麼,都是猜而已,至於真相——」

圓正,不,應該叫他宣天君,宣天君似乎是笑夠了,緩緩站起身,臉上掛著笑意道:「我現在正式告訴你,你除了我的身份以外,全部猜錯,我的好徒弟。」

「我……們?」賀山注意到他話中的『們』字。

「沒錯。」馮玉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語氣冷淡,「我們。」

廣明與馮玉緩步從門口走過來,廣明語氣平緩道:「師弟,千萬不要忘了一件事。」

「鬼,是最會騙人的。」

「你們是一夥的,那……」賀山倒沒有被欺騙的憤怒,他壓根就只是隨便推理玩玩,在點燃小宇宙之後,見識過一大堆謊言,他只相信自己的拳頭。

「從一開始,從你來到這個世界,我和宣天君就一直跟著你。」廣明雙手合十微微一鞠躬,「你經歷的一切都是我們計劃好的。」

「這裡不是定心寺,而是慈英寺,我們」

「無聊。」就在廣明要繼續解說下去的時候,馮玉硬邦邦的打斷,他目光冷冽的看著宣天君,「你無趣的遊戲該結束了,讓我們送他離開吧。」

「別那麼嚴肅嘛。」宣天君戲謔的笑著,「你只要提供一個身份就好,我可是辛辛苦苦演了這麼多年啊。」

「阿彌陀佛。」廣明念了一聲,道:「宣天君,時候到了,凈善師弟的力量太強,也知道了太多東西,已經快要引起祂的注意,如果再不送他離開就晚了。」

「切」宣天君嗤笑一聲,「真是太嚴肅了,一點幽默感都沒有。」

雖是如此說著,他卻還是摸出那塊升仙令,拋到賀山腳下,道:「小子,給我牢牢記住一件事——」

「永遠,永遠只相信你自己的力量。」

隨著宣天君的話,整個世界開始崩塌,升仙令綻放出絲絲縷縷的光彩,一切靜止。

「嘩啦啦」洶湧澎湃的海潮打破萬物的寂靜。

「世界如雞子……」賀山被小宇宙喚醒,他已經出現在無法言說的茫茫虛空之上,已經脫離與自身重疊的另一層空間,那個丁字7492,即將墜落幽冥的世界。

在他的視野與感知中,丁字7492形似雞子,卻沒有名為盤古的神來劈開,反而被染上了一層幽暗之色,裡面有什麼東西好似活物在扭動。

「就好像……活珠子?」賀山想了半天,終於想出一個與他見過的東西類似的比喻。

借著漫無邊際的苦海從他身上穿過,一層層的過去,那些組成海水的,全部都是一個個形狀各異的世界。

宇宙、漂浮的大陸、一層層包裹起來無數如氣泡般的位面……

「原來所謂的苦海,就是世界順流而下的海洋,下方是永寂之墟,是萬千世界消亡的深淵,是當前部分世界的垃圾場——」

「幽冥。」

賀山神色有些恍惚,虛空之中並不缺乏知識,或者說無窮無盡的知識漂浮在其中,任何事物都能從中找到答案,可惜這對於任何人、神來說都是不可能的。

無限多元宇宙一切皆有可能。

世界的數量是無限的,信息在虛空之中誰知道會出現在什麼地方,盲目的對知識求索只會變成一個瘋子。

腦袋裡面充斥著不知道在何方的某個世界、某顆星球或者某個世界某塊大陸的知識,正確的、謬誤的……

只有幽冥,一眼望過去,便能知道幽冥到底是什麼。

所謂的部分世界,那也是有限的無限,在無限世界中截取一塊,對於個人來說,和無限又有什麼區別呢。

「為什麼?」賀山對著身側的宣天君問道,馮玉和廣明已經不知所蹤,只有宣天君還跟在身側。

他很困惑,丁字7492世界已經快要被毀滅,他一個外來的活人,為什麼宣天君他們會費心思遮掩世界,培養他長大,然後計劃著送他離開,這對他們來說有什麼好處?

宣天君臉上的笑容有些複雜,眼中卻滿是釋然,「你不懂,你不懂。」

「我們的世界已經完了,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徒勞的掙扎,祂不會允許我們逃離,我們只是盲目的求索他人力量,最終化為玩具的貪婪者。」

「但即便是玩具,也會有想要掙扎一下的想法,送你離開,是我們最後的尊嚴,走吧,走吧。」

宣天君的語調逐漸上升,他身體里蘊含的力量釋放開來,無窮無盡的光芒放射,推著賀山逆流而上。

賀山猛然意識到,苦海之中,全部都是那些朝著幽冥前進的世界,它們無一例外,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

正在毀滅,或者即將崩塌。當劍不凡認輸,從決鬥台上走下去的下一刻。

整個場上,頓時陷入了沸騰當中。

因為,所有人期待的最終一戰,終於來臨。

林寒與段天辰的比斗,終於就要到來。

林寒這個本屆外宗第一黑馬,能否繼續保持一路高歌猛進,登臨外宗大比榜首,成為第一人?

所有人都在期待。

《龍血神帝尊》第五百九十九章半聖術,裂天指 現在的局面已經很明朗了。

其餘的事情就不用再做了。

現在郁方只需要帶着其餘幾家之人踏平朱家就是了。

郁方望了望朱家等人的屍體,向身邊的蘇立人使了個眼色。

蘇立人見此也是會意。

他點點頭,手一揮。

真氣瞬間燃燒,隨即朱家眾人的屍堆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一時間火光衝天。

此時陳文強站了出來。

他向郁方拱了拱手,說道。

「王爺,接下來之事下官便不參加了。

一切都由王爺自行定奪。」

聽陳文強這麼一說,郁方也是明白。

他點點頭,笑着說道。

「陳大人自便就是。

畢竟這只是本王與朱家的個人恩怨。

此等民間俗事,陳大人自然是不會幹涉的。

而朱家的死活自然是跟您沒關係的。

本王說的沒錯吧?陳大人。」

「對對對,王爺說得對。

這民間之事下官向來是不插手的。」

陳文強聽郁方這麼說,也是反應了過來。

王爺這是在幫他撇清關係呢。

朱家滅門只是民間恩怨,他不曾插手,所以跟他又有什麼關係?

就算朝廷查下來,他也能推脫的一乾二淨。

不得不說,郁方這一手當真是高啊。

陳文強再次行了一禮。

這王爺辦事當真是靠譜。

他心中對於郁方的評價再次上了一個台階。

「陳大人為官向來是知法愛民,本王是知曉的。

這文州城事無巨細都要陳大人親自操辦,想來是事務繁忙。

本王也就不耽誤陳大人的時間了。

接下來的事情本王自己辦就是了。

陳大人可以先行離開。」

郁方笑了笑,對陳文強說道。

「下官感謝王爺體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