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去轉轉了,湯慶正想着,獵人之眼下驟然蹦出兩條:

【里·世界樹·殘心】:Lv:???

【介紹:沉眠中的超古代樹木,存在於縹緲神話中的傳說,從未有人見過它的真姿】

【備註:神已半枯】

…..

【表·世界樹】:Lv:???

【介紹:猙獰可怖的巨神,似乎沉睡了,也似乎永遠都醒著】

【備註:你以為的樹海,其實本不存在】

…..

湯慶腦海嗡的一聲,瞬間當機。

他眼睛瞪大,再瞪大….這特么是個什麼東西?!!!

有介紹還有備註的怪物!等級全問號?

世界樹?北歐神話那個…..我特么,怎麼遇上這個東西了,別搞我行不行?

湯慶感覺冷汗直流,第一次感覺【獵人之眼】好用的過頭了,原本他只是打算釣兩條小草魚燉個湯就行了,結果這個技能掃了一圈后….

哥,草魚有,你小船下面還有兩條大白鯊,特別大的那種。

驚喜不?

驚悚!

湯慶整個人是懵逼的,麥稈就算再牛逼也是新手村,怎麼出了個這個鬼東西?

再看遠處的綠色,湯慶覺得風景沒有那麼怡人了,因為這片樹海下面….

不對,他忽然想起了那個備註….「你以為的樹海,其實本不存在」。

湯某人緩緩打了個寒顫,有種掉頭就跑的衝動。

….

北部樹海的某處,一處叢林和山野的交界地,一群人圍在這裏。

準確的說,他們是在圍一個山洞。

一個周圍光禿禿,卻堆滿了碎骨,一看就很有特點的山洞。

「確定在這裏面了?」一個青年說道。

如果湯某人在這裏肯定能認出來,因為多少算是熟人了….出生帶着一把「劍」的男人,阿扁!

阿扁說完,身後傳來小聲的議論,然後一個小管理樣的玩家站了出來,點點頭:「是的,副會長,已經確定了。」

說罷,他臉上露出為難之色:「副會,為了這事,咱們麥稈分部死了不少人,您看是不是….」

阿扁掃了他一眼,心裡冷笑,死多少也沒見你在裏面,真不知道裝什麼。

打着體恤兄弟們的名頭給自己謀福利?呵。

但他沒表露什麼,臉上是痛惜和嚴肅:「老林,你放心,這份情公會都記着,往後肯定給兄弟們多加照顧!」

「好,有您這話,麥稈的兄弟就放心了。」老林似乎激動無比,實際在心裏怒罵,這孫子果然就是嘴上說說,又特么在畫桃子!

c,白死了!

兩人皮笑肉不笑的交流一番,心裏都是嫌惡萬分,不停的互罵。

阿嚏!

下一秒,兩人幾乎同時打了個噴嚏,然後一愣。

兩人又同時移開目光。

「還有多少小隊沒到?這次行動不算大,但是也別拖沓,早打完早算事。」阿扁對着周圍喊道。

眾玩家一聽,檢查完小隊成員后紛紛報數。

一會兒,有人站出來:「副會,還有陳哥和張子明兩個小隊沒到,其他的全員到齊。」

阿扁點點頭,有些無語:「玩鬧呢,怎麼來的這麼慢。」

剛剛說完,樹林里走來了三個渾身血跡的人,正是被湯慶救下的陳哥三人小隊。

「抱歉,副會,路上出了點小問題。」陳小鵬一臉歉然。

阿扁點點頭,疑惑道:「怎麼只有你們三個,張子明的小隊呢?」

「全滅了,路上我們被三隻聲波大花給包圍了,還有一大堆的怪物。」陳小鵬嘆了口氣。

瞬間,周圍的森林木成員露出瞭然和幸災樂禍的神色,有人甚至低低的笑了起來。

「呵呵,活該,早看這貨不爽了,一天到晚擺個臭臉裝什麼呢。」

「確實,希望這次事情鬧的大一點,公會直接罷了他的管理。」

「噓,小聲點,人現實社會裏是個片兒警,擺個臭臉很正常,人民公僕呢!」

「剛剛從輔警混上來的罷了,才當了幾年就養成這個吊樣?搞笑。」

眾人私底下冷嘲熱諷,陰陽怪氣。

公會就是這樣的地方,小社會,不合群的人總是不受待見,人太白人太黑都不容易混得開。

而且,他們似乎是有意識的排擠陳小鵬。

人群外,黒牙沒有太多表現,其實他本來也不太喜歡陳哥,只是公會安排小隊成員,他拒絕不得。

反倒是ID小雨燕子的女子臉色變了變,怒道:「都說些什麼呢,要是你們遇上了,根本一個人都回不來,馬後炮有意思嗎?!」

眾人低低冷笑,不再說什麼。

是這樣沒錯,可是沒遇到啊,沒遇到就是不存在的事,拿着不存在的事情說理,誰會理你?

小雨燕子氣不過,忍不住還想懟兩句,卻被陳小鵬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她立刻閉嘴,委屈的縮了縮脖子。

陳小鵬轉過臉,對阿扁說道:「沒事,我們三個人也行,和正常小隊差不了多少,就是輸出少點。」

「行,那就準備開始吧。」阿扁看向周圍,大聲道:「兄弟們,這次咱們對上的精英怪很強,如果打掉了,那就是咱們森林木公會的一個創舉!」

「麥稈鎮的鬼蜜瓜母見到沒?這次是和它檔次差不多的!希望兄弟們走點心!」

「多的不說了,參戰大家都要份,如果爆出了額外的藍武紫武,公會不拿,大家搖點!」

嘩——

在場的玩家都露出了興奮之色,一個個眼中冒光。

阿扁見狀微微一笑,任何時候,畫大餅都是鼓舞士氣最有效的手段。

「準備開怪!」阿扁說完,玩家立刻散開,向洞穴圍過去。

不一會,巨大的怒吼聲從洞中傳來,一隻巨大的豬突炮從中跑出,開始橫衝直撞。

附近的玩家立刻透出煙幕煙花,連綿的煙氣鎖死了周圍的視野,豬突猛進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

周圍的玩家立刻拿出武器,開始了對豬突炮王的集火。

但是野豬奔跑的速度太快,豬皮厚度也夠,加上超過十級的等級壓制,一時間玩家很難造成較大的傷害。

同樣的,豬王的視野不清,也無法迅速讓玩家減員。

局面一時膠着。

阿扁在遠處看着戰局,並沒有加入其中。

並不是所有的將領都會身先士卒,何況阿扁對自己的定位是謀士,羽扇綸巾喝咖啡嫌糖少的那種。

再抹點髮膠,絕了!

「不錯,似乎能拿下。」阿扁笑道,然後轉頭招招手:「有什麼狀況嗎?」

身後,瘦猴黒牙不知從什麼時候站了過來,他低下頭:「有,而且是很大的事。」

「哦?」

瘦猴左右看了看,湊上去小聲說了什麼。

阿扁一愣,然後臉色越來越興奮,到最後甚至手掌顫抖。

他驚喜道:「當真?」

「當真,那把武器,沒人能仿造。」黒牙說着,眼中閃過狠色:「可惜,我沒拿到他更多的信息。」

「沒事,知道他在就行了,穩定工廠能遇到。」阿扁笑笑,恢復了風輕雲淡:「不急,我讓公會安排。」

「還有,你,乾的不錯。」

「等會中途稍微弄出點事,我把陳小鵬罷了,你占他的管理位。」

「謝謝副會!」黒牙眼睛一臉,振奮不已。

….

兩人交談間,絲毫沒有注意樹后的抖動,樹影忽然多了一塊,幾片葉子輕輕飛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張若塵尚在斟酌該如何回答才妥當的時候,魔殿外,一道嘶啞卻又洪亮的聲音,忽然響起:「命運神殿神女般若,到!」

眾人的目光,向大門方位投去。

新任神女有丰神綽約的容貌,氣質典雅,雖然修為還不算高深,可是,卻有神秘光輝籠罩其身,無上境大聖也難以將她看得透徹。

是十二神尊力量的加持,化為了護身神霞。

與她一同前來的,是一位幾乎處於虛無狀態的黑衣男子,只有大聖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只有千問境之上的大聖可以看到他的身形。

命運神殿這一代最神秘的人物——缺。

般若和缺,拜會了閻昱和地魔族族皇之後,相繼入座。

他們二人,正好坐在張若塵和閻昱對面。

氣氛突然一下,變得安靜而又詭異。

閻昱從容自若,低聲提醒了張若塵一句:「若塵,剛才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二叔。」

張若塵收回目光,倒滿一杯酒,道:「折仙姑娘是一個真性情的女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