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巧這時,許久不見的何春給他發了一條消息。上面只有兩個字:見見?

陳越回了一個

「等我」,乾淨利落的收了攤,直接用傳送功能傳送到了何春的小店。他到那裡的時候才發現,除了何春,還有一個老熟人也在。

周濤。周濤樂呵呵的跟他打著招呼:「嗨哥們,好久不見啊!」店裡的魔牆人偶端著幾杯茶水放到了三人面前。

何春拖著下巴,好笑的看著這一幕,問道:「聽周濤說,你在那個變身入替副本里變成了一個小孩?」陳越抿了一口茶,道:「是的。」周濤一臉八卦:「哥們,跟我說說,那場幻獸爭奪戰的結果怎麼樣?」聽到這話,何春也來了興趣,她推理道:「葉凡和白潔都先你一步回到了無限空間,所以那場戰鬥是你贏了。」陳越點了點頭:「我贏了。」周濤立馬興奮道:「看吧!我就說他很牛逼吧!」陳越:「……所以,你們找我有什麼事?」何春從背包中拿出了一張門票,說道:「是這樣的,一輪副本日後無限空間會舉行一場玩家間的大型活動,最終獲勝的隊伍會獲得十萬積分的最終獎勵。」

「除此之外,隊伍里的mvp將會獲得一份隨機的sss級道具獎勵。」

「隊伍?」陳越問。何春點了點頭:「沒錯,這是無限空間為了鼓勵玩家多出去走走特意召開的大型活動,所有無限空間里的玩家都能參加,失敗無懲罰,前一千名的隊伍將獲得大量的積分獎勵。」

「這個活動玩家需要以隊伍的形式參加,四人一小隊。」何春想了想,問道:「現實中的吃雞你玩過嗎?」吃雞……四人一組,被投放到島上,搜集物資,活到最後。

陳越點了點頭。何春繼續道:「這次活動的模式就是這種大逃殺,所有玩家都會被投放到一張大地圖上,擊敗對手,存活到最後。」陳越聞言看向那張門票。

一道淡藍色的介紹面板浮現了出來。【吃雞大舞台,有馬你就來!與你的精靈一起,帶領隊伍走到最後,豐厚的獎勵在等待著你們!

此活動中,玩家可以自由相互攻擊,無懲罰,獎品豐厚,你還在等待著什麼!

】陳越:……這介紹還真是簡單粗暴。不過……他看著那十萬積分,有些心動,早一點攢夠積分,他就能早點去精靈世界養老。

何春見狀微微一笑,問道:「要來嗎?」

「可以,什麼時候開始?」陳越點頭。何春:「還有一段時間,可能得等我們再參加一次副本才能開始。」

「行。」陳越點了點頭,今天是他休息日的第二天,五天後,他將進入下一個副本。

見到陳越答應,何春便沒有再說什麼,她讓陳越和周濤中午留在這裡吃一頓飯,便和魔牆人偶一起去了廚房準備午飯。

陳越也是很久沒有見到周濤了,他想到了曾經和周濤一起在神和鎮生活的那三年,問道:「你最近過得怎麼樣?有遇到什麼有趣的副本嗎?」周濤回想了一下,說道:「沒什麼有趣的副本……」說著說著,他突然想起了在上個副本中遇到的一件事,說道:「哦對了!上個副本里我遇到了一件很搞的事,小豪你知道不?」陳越點了點頭:「知道。」無限空間里能追番,他之前閑著沒事,就把寶可夢旅途追番了最新一集。

周濤繼續道:「那傢伙簡直離譜!他竟然用一顆普通的紅白球就收服了水君!那時候在場的所有玩家都傻眼了!」陳越:……不得不說,確實離譜。

周濤忿忿不平道:「旅途我也看了一些,那個小豪純屬是來噁心人的,什麼都能給他一球收服了!」陳越:……周濤說著說著樂了起來,道:「不過結束的時候他被一個看不下去的玩家哥們給悄悄揍了一頓!」對此,陳越只能說乾的漂亮。

……朋友間的聚餐結束后,陳越與周濤和何春告別,帶著精靈們回到了家裡。

黑色淤泥和葉之石沒有賣出去,陳越十分乾脆的將它們丟進了雜物間吃灰,準備等以後能用到的時候再拿出來。

之後的五天,他便一直宅在家裡追起了番劇,偶爾和路卡利歐玩一下switch上的聯機遊戲,傍晚的時候帶著快龍和三首惡龍去樂園裡兜兜風。

可以說過的非常日常。對陳越來說,這簡直就是他理想中的養老生活。

但,快樂的時光總是非常短暫。五天的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悄然流逝。又到了每周一次的下副本時間。

陳越傳送到皮卡丘雕像下,剛想進入副本,卻收到提示:「特殊副本,僅限攜帶一隻精靈,請玩家選擇一隻精靈!」陳越愣了一下,他先傳送回家,將自己的精靈全給放了出來。

「嗚……」快龍叫了一聲,表示它可以去。

「吼!」三首惡龍一聽不樂意了,它飛到陳越身邊,表示自己也很厲害。

陳越看了一眼角落裡的謎擬q。上次荒島求生本他就跟謎擬q說過下次再有機會就會帶它去。

他不能食言。謎擬q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陳越抱著它,有些歉然的對路卡利歐等精靈說道:「下次有機會,再帶你們過去。」按照他收服的順序,一個一個來。

「嗚~」快龍無奈的應了一聲。路卡利歐和雪拉比自然也沒有意見,三首惡龍垂著腦袋,情緒低落。

陳越也沒辦法,只能安撫的抱了抱三首惡龍的腦袋,說道:「乖,好好在家等我回來!」

「吼!」三首惡龍張開嘴巴,舔了一下陳越的臉,像一個生悶氣的孩子,糊了他一臉口水。

「吼!」(去吧!)

「那,回頭見!」陳越被糊了一臉口水也不生氣,挨個和精靈抱了抱,便帶著謎擬q回到了皮卡丘雕像下。

「是否進入副本?」

「是!」隨著一道白光閃過,陳越面前的景象赫然發生了變化。一道道通知聲響了起來:「歡迎玩家進入特殊副本【狼人殺】!」

「特殊副本,道具【答案】已禁用!道具【傳送地標】已禁用!」 懸崖頂端的磐石上,陳良師從修鍊中蘇醒過來,他渾身都散發著朦朧的斑斕色彩,猶如星空色的霧靄繚繞在其周遭,令其顯得無比超凡神聖。

【告——蛻變之繭碎片已吞噬完畢】

【告——氣海蛻變進度70%】

他的氣海實在是太廣闊了,任誰都不會覺得這只是個練氣境九品的修士。

但通常這都是以常識為準。

如今葉蕭蕭的修為同樣不是普通的練氣境九品的修士可以比擬的,在修鍊了「天元篇」之後,她的氣海也產生了不一樣的變化。

原先的青色汪洋,如今已覆上了一層星光色彩,讓氣海變得愈加神秘。

「師尊。」

身後走來一位穿著黑衣的少女,正是葉蕭蕭。

陳良師起身。

葉蕭蕭來到了他的身邊,道:「弟子已練氣境大圓滿,但卻發現了一些東西,阻礙了弟子邁入蛻凡境。」

聞言,陳良師便道:「讓為師看看。」

「是。」

葉蕭蕭站直在那,將修為提起,她再次衝擊蛻凡境的瓶頸。

而就在這時,陳良師的眸子微微一眯。

咔咔。

只見得葉蕭蕭的身上出現了幾道金色的鎖鏈,將其四肢與頸部,還有其軀幹都纏繞了起來,將少女禁錮在那裡。

此外,還有一道金色鎖鏈環繞在其身邊,並未將其身軀鎖住,反而是鎖住了一些虛幻縹緲的東西。

而它出現的那一刻,連少女都出現了頗有壓力的神色,看起來很是沉重。

【告——這些是斗戰聖體的封印枷鎖】

果然與斗戰聖體有關。

陳良師在看到這些金色鎖鏈的第一眼時便有所猜測了,而在他仔細凝視之後便看出了這鎖鏈的一些底細。

葉蕭蕭如今氣海已完全蛻變,以她的傲天資和修為完全可以輕易地邁入蛻凡境,如今卻被這些鎖鏈所累。

「師尊,弟子…」

「你再忍耐一下。」

葉蕭蕭的氣色明顯有些衰弱了下來,讓這鎖鏈顯現出來要一直維持著高度的精神,連氣息都一直持續在頂峰。

陳良師屈指一彈,一道氣勁激射在了葉蕭蕭右臂上的鎖鏈上,但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吞噬。

「小小,你重新穩固氣息,再衝擊一次蛻凡境。」

「是。」

於是葉蕭蕭將氣息先收了起來,盤坐在了地上,將氣息重新調度,半柱香之後她才重新開始衝擊蛻凡境。

嗡!

青色帶有異光的元氣從其身上湧現了出來,如一團漩渦一般瘋狂的吸納著這周遭的天地元氣,而她身上的金色鎖鏈也是在此刻浮現了出來,忽然緊固,將她的身軀緊縮。

葉蕭蕭的臉色微微扭曲,看起來在承受著莫大的痛苦一般。

【告——目標衝擊蛻凡境的能量嚴重不足】

這還不足?

陳良師能夠清晰感受到那吸納天地元氣的速度有多麼驚人,可即便如此卻依舊不夠衝破那鎖鏈的禁錮。

「師尊…」

「莫要分心,你全力衝擊,其餘交於為師。」

聽到那略顯低沉的嗓音,葉蕭蕭竟感到了安心,她平復有些焦躁的心情,忍耐著那股緊迫於身上的痛苦,全力衝擊蛻凡境。

能量不足是吧。

陳良師右手一揮,無數天玄晶玉的碎末浮現於半空中,這些日子他已經將這些天玄晶玉全部磨碎。

提起元氣,恐怖的高溫也隨之湧現,天玄晶玉的碎末被融化,如天降大雨一般滴落下來,又被葉蕭蕭所吸納而去。

天玄晶玉蘊含的能量極其渾厚,而被提煉之後則可以很容易的被轉化為元氣。

這樣是否夠用?

那地宮裡的天玄晶玉所鑄的玉獅子全部被陳良師取走,一部分被他用來重新祭煉與煉製靈寶了,而他現在則拿出了剩下總量的五分之一來作為葉蕭蕭沖關的力量。

就是這五分之一,拿到外界去都可以賣出天價了。

咔吱。

陳良師的目光凝視在葉蕭蕭的右臂上,後者右臂上纏繞著的金色鎖鏈多處都出現了裂痕。

但是…還不夠!

陳良師沒有任何的猶豫,將所有的天玄晶玉碎末都取了出來,用高溫將其融化,提煉出的所有能量都被葉蕭蕭吸納而去。

咔吱咔吱。

葉蕭蕭的嘴角溢出了鮮血,她面龐扭曲,痛苦到就連她都忍不住咬牙抑制自己喊出聲來,少女的身軀都在微微顫抖。

竟如此堅固!

陳良師都忍不住感到了震驚,這還只是葉蕭蕭衝擊蛻凡境所需要突破的枷鎖罷了。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無論是否退去一步,葉蕭蕭都必將承受巨大的痛苦和傷害。

「咳咳!」

葉蕭蕭忍不住咳出血來,滴落站在了身上,而後又是一口血噴濺在了地上,她的氣息弱去了一分,但一瞬間便又重新提起。

見到這一幕,陳良師的神色也變得陰沉了起來,沒想到斗戰聖體的破境居然如此艱難且痛苦。

陳良師實在難以想象歷史上的那些斗戰聖體究竟是如何走到後面的。

要知道葉蕭蕭如今還修鍊了「天元篇」,即使只是練氣境,她也能夠硬撼蛻凡境修士,底蘊無比雄厚。

可即便如此,卻依舊這般艱難。

他立刻將那一大塊玉髓也取了出來,作為備用的能量供給。

「撐住。」

陳良師沉聲一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