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只是行動上有些不便,但是對於尋找傳承之地影響不是很大,他們商量過後,決定還是堅持找找看。

拿著手中的信,溫老爺子眉頭皺了起來,想了想,是將溫珩找了來。

「小六,我問你,如果給你藥材,你還能再煉治出回春丹嗎?」

看著正經起來的爺爺,溫珩仔細打量了一番溫爺爺的面容:「能,不過,我能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唉,早晚你都得知道。」溫老爺子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在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封信交給溫珩:「實不相瞞,此次你爹他們進山,不知為何,我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但是這傳承之地又是關乎家族的大事,即使擔心,我也不得不讓他們去試試。」

「今日找你來,就是想讓你再煉製一些療傷用的丹藥,以及辟穀丹。往往有些時候,這辟穀丹也是有可能會救人一命的。」

一目十行的看過信件,溫珩眉頭也是緊緊皺了起來:「能不能讓我爹他們先回來?」

「我已經去信說過了,但是你爹他們說要再試試,一旦事態不對,立馬撤回,一定會保證安全。」溫爺爺眼睛望向小涼山的方向:「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希望你能夠多煉製一些丹藥。」

「沒問題爺爺,下次送信回來大概需要幾日?」

「大概三日左右。」

「好,那就三日為限,爺爺,話不多說,你給我準備藥材,這幾日我要抓緊將丹藥煉製出來。」

「這個是庫房的令牌,需要什麼藥材儘管去庫房中取,沒有人敢攔著你。」說著溫爺爺拿出一枚半個巴掌大的青銅令牌遞給溫珩。

接過令牌溫珩二話不說便告辭直奔庫房而去。

到了庫房,溫珩亮出令牌之後,便在庫房中一頓翻找。

庫房中雜七雜八的東西倒是也不少,只不過藥材卻沒有很多,多是一些常用的療傷或者固本培元的藥材。

但是即使藥材不多,那也是一個家族積累下來的,挑揀幾副煉製辟穀丹、回春丹、培元丹等丹藥的藥材還是綽綽有餘的。

挑揀好藥材,溫珩帶上果果,直奔修鍊室去了,掛上閉關中的牌子之後,溫珩一煉就是三天。

第三天,溫珩拖著疲憊的身體,滿臉倦容的出現在溫老爺子的院子中。

看到一身疲憊、形容憔悴的溫珩,溫爺爺心疼壞了,趕緊將溫珩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躺椅上,招來小廝送來熱水、吃食之後,這才坐下來關懷的道:「小六,你不會給我說這三天你都沒有好好休息吧?你這傻孩子,唉!也是怪我,怎麼就有病亂投醫,找你這麼一個小孩子呢……」

「我沒事兒爺爺,我也是心急,所以休息的不夠,你放心,我沒事!」溫珩一揮手,一整張石桌上就滿滿登登的都是大大小小的玉瓶。

「爺爺,這些是我這幾天煉製的丹藥,有極品辟穀丹、極品回春丹、極品培元丹等,還有一些上品及中品丹藥。你看今日什麼時候派人給我爹他們送去吧。如果不夠,我這幾日再煉製一些。」

「夠了,夠了!好孩子,你不要再勉強自己了。」溫爺爺心疼的眼冒淚花:「爺爺知道你是好孩子,想為家族出力。你放心,這次派人去送丹藥,我會告訴你爹他們,最多三日,如果還是沒有消息,就趕緊回來。」

「好,都聽爺爺的。」溫珩試著這幾日自己確實也是到了極限,看眼著東西已經送到,而爺爺也自有安排,溫珩便站起身來:「那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爺爺我就先回去了。」

「好好好,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其他事情,你就暫時先不要管了,休息好了之後再說。」溫爺爺摸了摸溫珩的腦袋:「辛苦你了小六!」

溫珩看著蒼老的爺爺,心中一軟,乖乖的讓溫爺爺揉了揉腦袋,跟溫爺爺乖巧的道別之後,這才拖著疲憊的步伐,朝著自己的小院走去。 應該說,面對著劉劍飛這樣的一種十分堅決的態度,那一位綠林虎也是不好再說什麼了。一則,畢竟,自己只是一員將軍,而劉劍飛才是真正的會長。而在一些關鍵性的問題上面,無疑,是必須由會長才可以進行拍板的。

而這一點兒,也正是會長之所以是會長的一個主要原因。

兩者說了,不管怎麼樣,畢竟,人家會長大人說得可是很有道理的。因此,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自然而然的,他這一員大將,也就不能夠再說什麼了。

「啊,啊,會長大人,既然這樣,那麼,就按照你所說的去辦吧!嗯,自然,我也是十分的渴望我們能夠早日擁有自己的主力戰車作戰部隊的!哈哈,哈哈,只是,不知道,我們的那一種主力戰車作戰部隊,究竟什麼時候才可以生產出來啊?我的擔心是,可不要我們的80毫米反坦克野戰炮沒有生產出來,同時,我們的雪曼主戰坦克也生產不出來的。這樣的話,那可就真的很麻煩很麻煩了!」那一位綠林虎聽上去,顯得有一些擔心地說道。

――――――――――――――――――――――――――

劉劍飛聽到了這裡之後,稍微想了一想,覺得綠林虎所說的這一番話,也還真的挺有些道理的,於是,他沉吟了一會兒之後,接著說道:「這樣吧,綠林兄,我先聯繫一下科技研發中心方面,問一問他們現在的情況究竟怎麼樣了,如果他們那邊,在短時間之內,仍然不能夠研發出來那一種雪曼主戰坦克的話,那麼,你們就可以先生產那一種80毫米反坦克野戰炮。如何?」

那一位綠林虎聽了之後,這才點頭說道:「嗯,這樣的話,倒也是可以的!那麼,會長大人,現在,你就趕快聯繫科技研發中心吧!現在,時間對於我們來說,那可是相當的金貴的啊!」

「嗯,好,現在,我馬上聯繫科技研發中心!」劉劍飛說著,直接的接通了跟科技研發中心的遠程通訊電話,「是科技研發中心嗎?我是劉劍飛。現在,你們那邊的資源情況如何啊?還夠用嗎?」

這個時候,劉劍飛的耳邊,很快的,就傳來了艾麗絲那清脆而香甜的聲音:「哦,原來是會長大人啊!你好啊,會長大人,現在,你可是有很長的時間,沒有跟我通電話了。」

劉劍飛聽了之後,嘿嘿一笑,然後接著說道:「這個,艾麗絲小姐,你那邊的科技研發中心,可是我一直都關心的重要對象啊!你們那邊的一點兒的風吹草動,都牽動著我的心!這個,還需要經常地給你打電話嗎?」

「咯咯咯~~~~會長大人現在可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好吧,現在,我跟你說正事吧。現在,會長大人,這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的科技研發中心的資源供應與採集,已經是相當的充盈了!嗯,真的是相當的充盈!看來,會長大人此段時間裡,所做的工作還是卓有成效的!會長大人,如果我沒有猜獵的話,我想,我們至少已經佔領了三座資源採集中心吧?怎麼樣,我猜得對不對啊?」那一位艾麗絲小姐笑嘻嘻地說道。

因此,在這個時候,劉劍飛直截了當地問道:「艾麗絲小姐,現在,咱們的那一種主戰坦克,究竟什麼時候能夠建造出來?現在,既然咱們的資源已經比較充足,那麼,應該說總算解決了你當初所面臨的問題。這樣的話,你所面臨的問題,也就應該迎刃而解了。對不對呀?」

那一位艾麗絲小姐聽了之後,咯咯一笑,然後說道:「會長大人,這一次,我還真的沒有讓你失望。曾經的時候,我絕對說過,只要能夠擁有充足的資源,那麼,我們的那一個雪曼式主戰坦克的科技研發計劃,肯定不會有任何問題。

「就算是現在,我仍然會這麼說。而且的,會長大人,你做的也非常不錯,而且,也讓我感到非常感動。為了加強對於我們的作戰研究室方面的資源供給,我知道,會長大人,已經將咱們的整個基地的資源供給,全部都傾斜到科技研發中心方面來了。對此,我心裡有數。因此,會長大人,在這裡,我再一次向你表示由衷的謝意。

「所以,會長大人,在這裡,我再一次向你表示由衷的感謝。當然啦,我們科技研發中心方面,也沒有辜負你的期望。就在不久之前,我們的雪曼主戰坦克,終於徹底的研發成功。現在,正在進行最後的調試,會長大人如果感興趣的話,可以過來參觀一下,參觀一下我們的這一種即將出爐的第二代最新式的主戰坦克。」

-------------------------

劉劍飛聽到這裡之後,微微一笑,然後說道:「好啦,好哇,這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主意。我正想看一看,咱們的這一種第二待斃雪曼式主戰坦克,究竟具有著怎樣的作戰性能。現在,既然有這樣的一個非常不錯的機會,那麼,我當然不會錯過了。」

聽到這裡之後,那一位艾麗絲小姐想了一想,然後說道:「會長大人,我剛才也只不過只是那麼一說,沒有想到,你還真的到齊了。你現在,再往裡面指揮著咱們的主力作戰部隊,正在完成一項重大的使命,跳牆多資源採集地中心。這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又怎麼能夠,分出身來,出來參加我們的那種雪曼式主戰坦克的測試儀式?」

劉劍飛聽了之後,微微一笑,然後說道:「這些事情,我想,我已經考慮好了,艾麗絲小姐,你就不用再重新拉。現在,資源採集中心的公證問題,我們已經取得了一次重大的勝利,從敵軍的手中,奪回來了三座資源採集中心。

「現在,我們在擁有了這三座資源採集地築起之後,那麼,自然而然的,在科技研發方面,還有在戰力上,都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如此以來,也再一次證明,資源,確確實實的,是關係到整個基地生產,科技研發,各方面的最重要的物質基礎。

「與此同時,也必須要承認,會長大人在當初所制定的那一個走出去,打出去的整體戰略措施,還是非常正確的。正是在那一個作戰計劃的引領之下,咱們也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搶佔一些重要的據點。這樣的話,對於提高我們的資源採集速度和效率,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

現在,劉劍飛在聽到這裡之後,就到這一位艾麗絲小姐,那可是越來越會說話。於是,他微微一笑,然後說道:「艾麗絲小姐,我們坐下說話。不過怎麼樣,現在,必須你們都知道要求,我們已經集中起了至少三四台的資源採集車,這樣的話,我們一方面,可以命令這些資源採集車,抓緊進行採集,然後,自然而然地,也必將會直接影響到我們基地內的軍事建設速度和效率。」

聽到這裡之後,那一位艾麗絲小姐非常感動地說道:「感謝會長大人,對我們如此的了解和理解。請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堅持在這裡戰鬥。直到最後一刻。」

於是,一時間,在劉劍飛的一番慷慨激昂的話語的調節之下,可以這麼說,已經在很大程度上,穩定住了整個局面。因此,此時此刻,劉劍飛對於那一位艾麗絲小姐,所作出的貢獻,抱有著很深的感情在裡面。因此,各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秘密還真的不會整天盤算著如何會去。好啦,艾麗絲小姐,,現在,我想,你們應該傾向於更遠更大的範圍,只有這裡,才是一個更適合於進行科技研發的效果。

-------------------------

在這個時候,在這種情況之下,劉劍飛在最後的時候,接著說道:「艾麗絲小姐,,總而言之,現在,我只要求你一句話,那就是,我們的那種雪曼式主戰坦克,究竟能夠什麼時候才可以研發成功?」

那一位艾麗絲小姐聽了之後,終於不在開玩笑啦,他想了一想,然後,鄭重地說道:「會長大人,說實話,本來,我們的這種雪曼式主戰坦克,在研發的過程之中,卻是遭遇到了很多的困難。而且,這些困難,各種各樣,紛繁複雜。因此,我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驗和挑戰。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首先克服了資源缺乏的困難,特別是,在會長大人想方設法,將整個基地的資源供應,完全傾斜於我們這邊的時候,就是我們在最困難的時候。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自然而然地,我們的科技研發速度,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

「會長大人,你就放心吧,我想,不必再花費太多的時間,我們的雪曼主戰坦克,就可以投入到戰場中去了。不過,會長大人,在這裡,還有一些事情,我必須首先向會長大人說明,那就是,其實,在此之前,我們已經研發成功了另外的一種主戰坦克。只是,他們的作戰性能,遠遠的無法跟這種雪曼坦克相提並論。

「如果,會長大人可以考慮那兩種普通的作戰坦克的話,我們現在馬上就可以進行生產。而且,生產這種普通的作戰坦克,他們所耗費的資源,要遠遠地少於那種雪曼坦克。我可以保證,我可以在一天的時間之內,至少生產出五輛那樣普通的作戰坦克出來。會長大人,當時的情況就是這樣。」

-------------------------

劉劍飛聽了之後,不由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艾麗絲小姐,對於那種普通的作戰坦克,我們只能作為一種補充,作為一種參考。如果有必要,其實也可以考慮。不過,當前來看,我們所要的,只是那種雪曼式主戰坦克。在此之前,對於這種雪曼主戰坦克的各種參數和作戰性能,我我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如果可能的話,我將會親自趕到調試現場,親眼目睹這種雪曼坦克究竟具有著怎樣的作戰性能。」

-------------------------

那一位艾麗絲小姐聽了之後,呵呵一笑,然後說道:「會長大人,只要你有時間,那麼,隨時都可以過來指導我們的工作。我們隨時恭候您的光臨。對於我們來說,能夠得到會長大人的指導,那可是我們莫大的榮幸。」

說實話,由於劉劍飛對於那種雪曼式主戰坦克,寄予厚望,自然而然地,他也就非常想知道,這種雪曼式主戰坦克究竟具有著怎樣的作戰性能。儘管,在此之前,劉劍飛已經得到了關於這種雪曼式主戰坦克的一些具體的參數,可是,僅僅通過一些具體的參數,並不能夠從總體上,真正了解這種主戰坦克的作戰性能。

可以這麼說,要想真正了解這種主戰坦克,最好的辦法,那就是親臨現場,儘管,在當前的戰場上,這種雪曼式主戰坦克,還不可能馬上出現,不過,在調試現場,他就可以親眼目睹,這種主戰坦克的種種表現。應該說,對於劉劍飛來說,更價值觀,更加具體,更加真切地掌握這種雪曼主戰坦克的種種作戰參數,對於他指揮戰鬥來說,有著極其重要的價值和意義。

很多的事情,並不是說,僅僅依靠基本的理論就可以解決的。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在此前的很多的情況之下,劉劍飛對此都有著深刻的體驗。因此,現在,劉劍飛儘管時間非常緊張,而且,它所面臨的形勢也紛繁複雜,可是,他真的非常希望,能夠親臨測試現場,親眼目睹一下這種雪曼主戰坦克,究竟具有著怎樣的體現。

於是,猶豫了半天之後,劉劍飛向著那一位艾麗絲小姐輕聲地說道:「艾麗絲小姐,要不然,你在那邊先準備一下,我這就過去。作為最重要的事情之一,這種雪曼式主戰坦克的調試現場,我本來就應該參加大。」

那一位艾麗絲小姐聽了之後,自然非常的高興。因為,他知道,如果總會長大能夠親臨現場,無疑會壯大聲勢。這對於他們科技研發中心下一步的發展,具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比如說,資源的傾斜,各方面的關照,等等等等。這一次,如果不是會長大人大吏一揮,在全部政策方面,特別是資源供應方面,由縣供應他們的科技研發中心,那麼,這種雪曼式主戰坦克,在全部政策方面,特別是資源供應方面,由縣供應他們的科技研發中心,那麼,這種雪曼式主戰坦克,很有可能,仍然處在研發之中。

在這個時候,就在劉劍飛準備,返回大本營營軍事基地,親自參加,那一種雪曼式主戰坦克的調試現場的時候,突然之間,劉劍飛身邊的一部遠程通訊電話,突然想起來。劉劍飛一看,不由得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這一個遠程通訊電話,是偵察兵方面打過來的。

於是,劉劍飛接起了這一步遠程通訊電話,然後,厲聲問道:怎麼樣啊,有什麼新的情況嗎?」

「報告會長大人,情況不好。現在,我們首先佔領的那一座是一處採集中心,已經再一次被敵軍所佔領。現在,在那一座持有中心的上空,已經重新掛起了對方的旗幟。這足以說明一切。」

------------------------

劉劍飛都聽到這裡之後,幾乎要破口大罵。哇靠,他娘的,這真是欺人太甚。~~這麽短的時間之內,居然再一次被對方佔領。不過,很快的,劉劍飛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他隨即向著遠程通訊電話說道:「那麼,我們的部署在那裡的那一名狙擊手呢?不可能,他一點作用也沒有發揮吧?她究竟怎麼樣?」

這個時候,遠程通訊電話的那邊,那一位偵察兵正在非常沮喪地說道:「會長大人,我們的那一位近戰殘兵,現在,已經犧牲了。根據我們的判斷,在不久之前,他肯定跟敵軍方面發生過一場戰鬥。而且,從地面上導向的敵軍的事情來看,它至少殺死了十幾個敵軍的步槍兵。」

劉劍飛聽了之後,不由得一驚:「什麼,至少十幾個步槍兵?僅僅他一個人,就殺死了十幾個敵軍的步槍兵、這真是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的這一個狙擊手,絕對是一個孤膽英雄。我們必須要給他記功,就算是他犧牲了,可是,他的功勛。永遠不可磨滅。」

。《原神之無妄坡幽靈》第十五章巴巴托斯 「舒珏姐,你這是幹什麼?」擔當薄言之非常自覺的擔任洗碗工之後,就看着舒珏已經往自己帳篷里一躺了。

「睡午覺。」這麼好的天氣,當然要睡個午覺。

服了,薄言之還有工作人員是真的服了。

真當這是度假呀!

女俠,你們還有別的任務,晚飯是不想吃了是不是。

「舒珏姐,我們下午還有任務。」薄言之認為自己還能夠再掙扎一下。

怎麼還睡起午覺來。

節目中為了讓嘉賓們忙活起來,任務安排的是怎麼刁難怎麼來。

「你先去做,完不成等我醒來再說。」然後舒珏就把自己的帳篷帘子一拉,不在搭理薄言之。

薄言之他們這一組已經在為晚飯努力着。

其他五組可是連午飯都還沒有解決。

中午的任務都差不多,都是抓魚。

雖然安排的路線不同,但都能遭遇同一條小河。

這小河別看不寬不深,魚是真的不少。

這地方節目組也是考察了很長一段時間,別說其他的,就風景而言都是非常不錯的。

就是看着其他五組成員稀稀落落的模樣,確實也是一大看點。

六組嘉賓的工作人員都是能夠用手機交流的。

舒珏跟薄言之這一組的工作人員只能用躺贏來形容。

看着那幾位工作人員在交流群里發的那些東西,其他工作人員只想衝到他們面前,群起憤之。

果然釋放天性的郝舒珏自身就帶着外掛的,居然那麼簡單就能夠完成任務,還完成的那麼漂亮,好羨慕。

他們雖然也拍到了不少爆點,可跟郝舒珏還有薄言之這一組相比較,就顯得單薄多了。

尤其在知道舒珏還有心情睡午覺,薄言之這位巨星竟然就乖乖聽話先去完成任務的時候,他們是真的慕了。

【小姐姐。】舒珏這一覺睡得很踏實,就在快要蘇醒的時候,小二先出聲了。

「嗯……」輾轉反側着。

【小姐姐這次的情況有點小特殊。】小二有點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舒珏躺在那裏,眼睛卻已經睜開,目光清明,已經不見睡意。

【我已經知道種子在哪裏了。】該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在哪裏?」雖然不着急,但能夠早點知道舒珏自然是上心的。

【在那個穿越女的身上。】小二如實說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