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兒子都出資了,自己還出什麼資啊!

李承乾和李泰都是自己兒子,那他們的東西肯定也是自己的啊!

這次難道我李世民又要發一筆了么?

「岳父,要不要合夥,這次絕對比上次你偷偷收購糧食賺的多。」韓元一臉熱切的看着李二。

「行吧,那你說我怎麼辦?」

李二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點頭答應了下來。

送錢上門,誰不要誰就是傻子!

「老舅要不你也一起?不是我不叫你,而是你家大業大,我怕你看不上這幾十萬貫。」

韓元瞥了一眼躍躍欲試的長孫無忌,猶豫了一下,向他發出了邀請。

畢竟人家兒子也有股份,這賺錢的事情不帶人家有點說不過去了。

幾十萬貫!!!

你管這叫小賺一筆?

我去你奶奶腿吧!

我們長孫家一年的收入也不過四十萬貫,這還是佔據着鐵和鹽這兩種賺錢的利器。

「干,怎麼干!」

長孫無忌一拍桌子,一臉的激動。

「成,就這麼說,你這次絕對賺的比我們都多!」韓元見到長孫無忌答應了下來,先給他畫個大餅。

「此話怎講?」

長孫無忌有些搞不明白韓元的意思了,自己和陛下都不過是半路插手,即使能賺也不過小賺一筆。

韓元往長孫無忌身邊湊了湊,笑呵呵的拍了拍長孫無忌的肩膀說道:「老舅你看,你家裏還有一批鹽,這我估計當天就能賣完,這不是一筆么?

「額……」

長孫無忌一臉無語的看着韓元。

我賺個鎚子,要不是你,我五十文都能賣的出去,結果現在只能賣三十文!

長孫無忌看着韓元一副你賺大發了的表情,就氣的牙痒痒,要不是你我早賺大發了。

「話也不能這麼說,畢竟這些成本也不低。」

長孫無忌深吸一口氣,強壓下想要暴揍韓元的心情。

「行了,你就別裝了,知道你開心!」

韓元一臉打趣的拍了拍長孫無忌的肩膀。

也是,人家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其實此事也簡單,咱們具體就這麼操作,按照廣告時間老舅你家鹽鋪開業,不限量,儘管讓他們購買,知道買完為止。」

「記住一點也不要留了,你家那些鹽工之類的轉交給朝廷吧,這次幹完,我們就金盆洗手。」

長孫無忌聽到韓元這輕描淡寫的話,不由的心猛地一揪,果然不是你家的你不心疼啊!

那些可都是寶貝啊!

「然後讓他們囂張幾天,到時候老舅家鹽賣完之後,他們肯定會囂張的打開鹽鋪大門,到時候就是我們出手的時候。」

「朱雀大街那兩家正在沒開門的就是我的產業。」

韓元看着兩人,再次拋出一個炸彈。

「嘶!」

「那兩家是你的店鋪?」長孫無忌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尼瑪,就算自己有錢也不敢那麼造作啊!

這小子還真是大手筆,那兩間店鋪面積相當於八間店鋪的面積,之前自己還在疑惑這麼大手筆是誰呢。

沒想到是這小子的!

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咱們關注點不在這裏,重點是咱們掙錢!掙錢!掙錢!」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韓元擺擺手,雖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可是嘴角卻忍不住的上揚。

誰能有自己這麼大手筆,一個人在朱雀大街買下兩間頂級店鋪!

「老舅你就負責到這裏,後面就由岳父你負責了,你只要能找到他們確切的開業時間,我就能讓他們虧死!」

韓元看了一眼李二,他自然知道李二這個皇帝肯定有自己的渠道,不然他怎麼可能坐穩這個位置呢。

李二聽到這話,微微一笑。

「這個你放心,消息絕對不會錯!」

「那行,剩下的就交給我了。」韓元看到兩人都答應了下來,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就祝我們馬到成功了!」

韓元舉起杯子,笑呵呵的看着兩人。

「行!祝我們大賺!」

李二也站起身,舉著杯子。

三人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李二放下杯子,坐下來,雖然事情已經基本定下來,可是他那激動的心情卻是絲毫沒有減弱。

為什麼自己會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難道真的是自己太久沒有上戰場了么?

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生意戰就能把自己搞的熱血沸騰!

高句驪,自己遲早要去!

李二想到這,目光越發的堅定。

等送走李二等人,韓元有些納悶的趴在書桌上支住了腦袋。

什麼情況啊?

不應該啊,這氛圍都這麼激烈了,那個愛湊熱鬧的傢伙怎麼沒來找自己啊?

他不來,難不成要自己去找他?

這狗日的李義府不會是忘記了還有自己這個師傅吧?

算了,他不來,自己就親自出場坐莊。

其實,這個事情李義府是最合適不過。

這貨對人性的把握到了極致,若是有他坐莊說不定還能給自己帶來一些意外的收穫。

不過,沒有他的話也無傷大雅。

望着世家聚集的方向,韓元嘴角浮現出一絲譏諷的笑意。

還真以為你們還是百年王朝千年世家的時代嗎?

這次輪不到黃巢滅掉你們了,我韓元徹底解決你們!

別以為老子不知道是你們對河北動的手,老子可不是病貓,既然你們你們敢算計到老子頭上,那麼就做好掉塊肉的準備。

我韓元說的,閻王都保不住你們!

然而韓元不知道的是,事情遠比他預料的更加的激烈,更迅速! 湯慶想了想,然後搖搖頭:「很難。」

他的真實戰力絕對是要碾壓丹尼爾、張遠武他們的,可前提是僅論他一人,湯慶自己也習慣單獨作戰,不然總有种放不開手腳的感覺。

所以對他來說,最麻煩的任務大概就是救人了。

何況樓道並不安全,不說隨時可能湧來的怪物潮,湯慶記得來的時候,二樓還遊盪著幾隻精英怪,一直沒參戰罷了。

「那….林兄你能試着保護張遠武他們嗎?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他們也很強,到時候如果出了意外,只需要林兄清理下那些大怪物就好。」丹尼爾繼續道。

說着,丹尼爾跑到掩體邊上,拉出一個土黃色的軍用背包,然後從中抽出一張類似圖紙的羊皮卷,交給了湯慶。

「林兄,畢竟之前的人情還沒還,我再提這些要求就是厚臉皮了,但我會付報酬的,相信一定讓你滿意。」

湯慶接過羊皮卷的瞬間。

叮!

「麥稈支線任務:『救援!』被觸發了!詳情請查看【冒險指南】中的記載。」

任務提示出現,但湯慶吃了一驚,因為這次任務多了一個前綴….麥稈支線任務!

竟然出現支線任務了?!

我勒個去。

要知道,一個事件的任務鏈就像是棵樹,主幹就是主線,那些分支散葉就是支線,雖然關係不是特別大,但樹枝必然是長在幹上的啊!

這意味着,支線的背後必然有主線事件,而觸發它的關鍵就在於人物….丹尼爾和張遠武。

丹尼爾十多年前就死了,所以麥稈的那條主線,必然在張遠武的身上!

湯慶眼神鋥亮,感覺已經是找到人生的大方向,要知道這可是一個勢力的主線啊,居然這麼瞎跑瞎撞的蹭出來了?!

「OKOK,這事包在我身上了,我現在就去把他撈上來!」湯慶拍拍胸膛,一改之前的態度。

丹尼爾有點無語,他以為是報酬起了作用,敢情這位有點無利不起早啊。

結果他很快發現對方看都沒看圖紙,直接就丟進背包,一臉淡泊,好像是對待廁紙般的態度。

丹尼爾:「….」

金髮青年瞬間頭大,感覺完全琢磨不透對方的心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