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當然不知道,一方面是達科塔的親切光環作用,一方面是張昊和達科塔的心靈通道進一步加深,精神力也很強大的她敏銳地察覺到了兩者之間精神的同步性。

對於奧莉薇雅的精神力來說,達科塔並不是單純的一個個體,而是張昊精神力的附帶品。

達科塔還真不是表演,她是真挺羨慕奧莉薇雅和張昊兩人黏糊的練功模式的。

不象賽琳娜和張昊兩人的對練,那簡直就是恐怖片精彩鏡頭集錦。

休息的時候,張昊還把符籙製造法也給了奧莉薇雅,讓她也要學習符籙構造原理。

女王大人看着那詭異的符籙圖案,有點皺眉:「這……不是什麼巫術吧?」

張昊哈哈大笑:「怎麼可能,來,了解一下。」說着他對着她激發了一張金剛符。 暮雲嵐正在正廳問話,門外又是一撥人進來。是一群暮府里的丫鬟,她們見暮老爺正在氣頭上,就大氣都不敢出的站到一邊。

丁敏雪見她們急匆匆的進來,定是有什麼要緊事要說,就讓領頭的丫頭站出來問話:「有什麼急事嗎,這麼冒冒失失的進來?」

丫頭見二夫人問話不敢言語慌亂,只能一字一句認認真真的說:「回夫人,不好了,大小姐她暈倒了!」

「什麼?她現在人呢?」

「回老爺,大小姐正在房裡休息。」

「快帶我去!」暮雲嵐說著便要丫鬟給帶路。

丁敏雪一聽急了趕緊道:「老爺你去做什麼呀,她這會兒不正昏倒了嗎,你這會兒去又能做什麼呀?現在最重要是看看這消息傳到林老爺那裡的沒有,哎呦,出了這檔子事,我也沒臉活了。」

丁敏雪哭鬧著,一副正要往牆上撞去的樣子。

暮雲嵐見她這樣子傷心,只得又折回腳步來安慰她。

「這不還沒查清阿楚為什麼要跳井么?你哭什麼呀?再說了,一幫下人說的話,能當真嗎?一切都等阿楚醒了再說。」

丁敏雪一聽暮老爺不把剛才下人說暮雲楚得了失心瘋的事當回事就又哭著說:「那丫頭就是隨了她娘,一點規矩都不懂。她就是因為不想嫁給翼王才又是跳井又是裝瘋賣傻的,老爺你說如果翼王知道阿楚是因為不想嫁給她才裝瘋賣傻的,那若怪罪下來遭罪的可不僅僅是她暮雲楚,還會連累我們暮雲府的。」

暮雲嵐的脾氣本來就有點暴躁,被丁敏雪這麼一番說辭一激就更加暴怒起來:「她敢?反了她!這翼王她是不嫁也得嫁!」

暮雲嵐說完生氣的拂過長袖回自個兒書房了。

丁敏雪見暮老爺漸漸走遠,她也就停止了哭鬧的聲音,嘴角還瞥出深深的笑意來。

這翼王暮雲楚是嫁定了,就算她暮雲楚沒有死成,活著她丁敏雪也可以照樣折磨她。

「哼,誰讓她跟她娘那樣賤!」

丁敏雪丟下這句話也拂了拂袖子往自己的房子走去。

~~~~~~~~~~~

大小姐的閨房裡,一群丫鬟圍在一起哭得很是傷心。

她們不時的看看床上靜躺著的暮雲楚,又不免傷心道:「小姐,你怎麼就這麼命苦哇!」

主子若命苦,手底下丫鬟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

這不,剛去廚房裡要點吃的丫鬟春香就被人刁難得折了回來。手上還帶了傷,其他丫鬟圍過來看著春香手上的傷忍不住問:「春香妹妹,你的手是怎麼了。」

春香半抽泣半嗚咽的說:「我想給小姐端碗白粥來吃,可不巧遇到了夫人房裡的丫鬟碧螺,她見我手裡端著的粥死活要和我搶了去,結果……結果……嗚嗚嗚嗚……」

春香話沒有說完就又傷心的哭了起來。

其他姐妹給春香拿來燙傷葯擦拭,這葯還沒有擦完就聽著外面的人說二小姐要來看望大小姐。

房裡的丫鬟個個都知道這黃鼠狼給雞拜年就沒安好心。所以幾個丫鬟都規規矩矩的站在門口等著二小姐暮雲芯的到來。 副標題:超越法蘭西的特異點之王?

消失了。

路明非與那把槍,還有覆蓋了整個實驗場地的『鮮血』一起全部都消失了。

雖然陷入了混亂,但因為迄今為止已經經歷了許多次這樣的狀況,混亂歸混亂,迦勒底指揮部內並沒有因此失控。

蘇恩曦以自己的言靈【天演】與拉普拉斯電腦魔連接,迅速分析出了一個在所有人預料內的結果。

「是靈子轉移!路明非這傢伙跟那個藤丸立香一樣,他們那種適應性過高導致一旦有波動就會被動靈子轉移的情況又來了!」

確認了這個結果之後,達芬奇看着與路明非一起消失的長槍與那些鮮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達芬奇拿起了麥克風:「清姬,我有事情要問你。」

正在混亂狀態的清姬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你有聞到味道嗎?我是說,之前那些鮮血爆炸的時候,你有聞到血腥的臭味嗎?」

清姬愣了愣,雖然不知道達芬奇為什麼問這種問題,但她在仔細回憶之後,也發現了些端倪。

「沒有,沒有血腥的臭味,而是一種……呃,雖然依舊是臭味,但應該是某種刺激性的花香,因為味道太過濃郁了,所以我們當時都下意識的覺得是血腥味……」

「這樣啊。」

那麼結果就能確認了。

迦勒底這次的英靈召喚並沒有失敗,恰恰相反,召喚很成功,只不過被召喚來的英靈似乎警惕性很高,肉體爆炸化作血海這點,應該是她的某種技能或者寶具的效果。

(有這種效果的英靈……吸血鬼,或者死徒嗎?不對,死徒應該沒有成為英靈的資格,吸血鬼相關的英靈都是無辜的怪物,應該難以做到這麼徹底血族化的程度,所以應該是……)

一個詞浮現在了達芬奇的腦海中。

(最上位的精靈種……真祖嗎?)

「……這種『上級』的存在,只要自己不願意的話,英靈座也根本無法登錄才對」

達芬奇嘀咕著,比起亂作一團在追查路明非信號的其他人,求知慾的光芒在他的瞳孔中閃爍。

(將剛剛搜集到的未知lancer英靈的數據輸入拉普拉斯電腦魔,再加上真祖的關鍵詞進行檢索)

拉普拉斯電腦魔的內部對迦勒底而言也是黑匣子,雖然只是複製體,但性能基本與本體持平,這東西本身的歷史與其資料庫記錄的歷史甚至遠超人類史本身。

它的原型【三尖赫爾墨斯】據說甚至記錄着未來的內容。

運氣好的話,或許真的能搜到些奇特的結果……

【難度:50】

【達芬奇的『幸運』:1d100=63】

【因為幸運判定成功,基本無法交流的……愛爾奎特登場概率下降】

【迦勒底的『幸運』:1d100=68】

【因為幸運判定成功,存在理論交流可能的……愛爾特璐琪登場概率上升】

——居然真的搜到了些零碎的信息結果。

真祖,白姬愛爾奎特

血祖,黑姬愛爾特璐琪

達芬奇注視着拉普拉斯電腦魔檢索出來的內容……強忍着進行深入分析的衝動,達芬奇暫時將這些資料存了起來,努力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狀況下。

——然後

——就在這時

就在這個瞬間,迦勒底內所有工作人員們,甚至包括卡多克在內,都相繼停下了手裏敲打鍵盤操縱機器分析數據的作業工作。

「……失控了。」

蘇恩曦下意識的喃喃自語,神情有些恍惚。

——這個瞬間

死寂的迦勒底指揮部內,所有的音響設備一齊失去了作用,機械的響動聲全數消失的無影無蹤,在令人覺得發毛的寂靜之時。

一陣令人不由得聯想到上世紀傳呼機般的單調響聲,有節奏的在音響內傳出。

「迦勒底的機器……失去控制了?

蘇恩曦臉色慘白——

但有四個人瞬間反應了過來。

卡多克、楚子航、蘇曉檣、羅曼,他們四人察覺到了什麼。

「這個聲音——是《數碼寶貝》最初版本第一部里代表着『數碼世界的呼喚』的經典提示音!」

卡多克神色一凝,再度敲打起了鍵盤,重新試圖聯繫控制拉普拉斯電腦魔。

與此同時,彷彿確認了迦勒底內的眾人有人理解了這個音樂聲的含義似的,『數碼世界的呼喚』之聲隨之停下,緊接着清脆有節奏的鼓掌聲再度傳來。

「——(o゜▽゜)o☆[bingo!]」

隨之而來的還有清脆急促的音樂聲。

「「b——b——el!!!」」

悅耳,卻又莫名的令人不寒而慄,彷彿莫扎特的傳說中的魔笛之聲般的電子音樂的聲音。

「恭喜你們得到了初步測試的資格!迦勒底的諸位,我是你們的同伴,是來自己未來的後輩系電子英靈——b.b!」

伴隨着音樂與少女的呼喊聲支配了迦勒底的音響,在迦勒底大屏幕的正中央,壞笑着的紫發少女的身姿佔領了整個大屏幕。

「事到如今就算想要說明清楚也不可能做到,所以bb親就跳過自我介紹這一步了喲~畢竟這個迦勒底看上去也不像是有能夠成為『被選召的孩子』的bb的前輩的樣子嘛~」

「簡·單·的·說」

「因為各位沒有搶先一步將bb親召喚出來,所以bb親被魔神搶先一步召喚了喲,受雷夫教授的委託,我建設了一個充滿了愛與友情與冒險的王道特異點!」

「可謂是遊樂園般的夢幻特異點呢!」

「雖然稍微會有那麼點生命安全的問題~」

「說實在的,除了前輩之外,bb對迦勒底的各位完全不感興趣啊,但是誰讓bb親這次是乙方呢,甲方雷夫教授的要求我還是要做的」

「所以,除了迦勒底中唯一的那位bb的『被選召的孩子(前輩)』之外,bb親特地來為諸位發放激活碼了喲!只要有激活碼,就算是沒有資格成為被選召的孩子的無聊大人們,也能破例進入特異點內……嗯,從你們的角度來看,肯定是希望送更多的人進入特異點內修復特異點的吧?」

迦勒底眾人目瞪口呆的看着bb個不停的……人如其名的,自稱是來自未來世界的電子英靈的少女bb。

正如她自己所說的那樣,她對現在迦勒底里的人似乎完全沒興趣,因此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要說明清楚。

能理解的事情只有個大概。

其一

路明非被她抓走了,抓到了特異點內。

其二

通往特異點的道路被她堵死了,想要營救路明非的話,就必須從她手裏得到什麼……激活碼?

應該是某種資格憑證之類的東西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