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這樣嗎?」虎田霸眉頭緊皺。

從富江和文太的相處模式來看,他不覺得富江會是文太的小弟。

而他也從未聽說過山口組有這樣一位頭目,或是有這麼年輕的幹部。

砰,砰,砰,地面開始了輕微的顫動。

「不,他是『禮帽黑衣人』。」山田皮人大步走了進來,看了一眼文太。

「這是最好的處理方式,歌舞伎町不能變天,這損失的不僅僅是我們的利益。」

文太隱藏了眼中的陰鷙,堆起笑容,「皮人叔,你也來了。」

他可不覺得這是巧合,山田皮人顯然早就到了。

虎田霸能立刻給出合作方案,或許是因為早在和他們談之前,就已經和山田皮人談很多了。

山田皮人也沒有隱藏這一點,冷笑的看著虎田霸。

「怎麼樣?如我所說,不合作,你真的會死,一定會。」

虎田霸沒有搭理他,獨眼深深地凝視著富江,帶著不敢置信的情緒。

「禮帽黑衣人?你是說那個都市傳說?他們怎麼可能是真實存在的?」 「上來就開大招,他是有多謹慎,怕連出手的機會也沒有嗎?」

「此人擅長火屬性的攻擊,在火焰控制方面,吾不及之。」

「這麼說他真的是元嬰大修士?那他為啥要加入地字班?」

眾人議論紛紛,江楚已經動了。

「百岳,聚!」

江楚瘋狂捏着手印,勾勒了一幅精妙絕倫的咒印,形似千山萬壑。

一瞬間,方圓十里的山體都在劇烈顫動,與那個青光咒印共鳴。

「搬山術,乾元大帝修出萬岳法相,這就是他的真傳絕學嗎?」

此時江楚置身於一種玄妙的狀態,佛如萬岳之主,俯瞰天地萬類。

雙雙都開啟了大招!

「這才一個照面,就施展了各自最強攻擊,不知誰更勝一籌。」

「我更願意江楚勝出,畢竟他那麼帥。」女弟子們的想法出奇的一致。

憐月、陸宣怡、周曉君、石彩蓮死死地盯着演武場,不放過任何一秒。

儘管周、石二女和陸凡同班,但是她們還是希望贏的是江楚。

演武場上狂流橫飛,江楚裹着百岳之勢,使得地面金光璀璨。

那是幌金咒在發威,抵抗著江楚帶來的重壓,終於兩人要碰撞了。

「孤注一擲?沒意思,好歹也來一場秀翻全場的肉搏戰啊!」

一個黃字丁班的矮個子不滿道,他不喜歡這種上來就開大招的戰鬥。

「嗡嗡嗡!」

陸凡突然覺得腦瓜嗡嗡的,虛空看起來古井無波,卻暗藏玄機。

方圓十里的山嶽,被江楚操縱了大勢,將重壓全部作用到陸凡身上。

陸凡笑了,他就丟了個小小的火球而已,就引出了江楚的大招。

看來這個江楚不太行。

「天之驕子,人中龍鳳,不知為何,你讓我很不爽。」

陸凡陰沉着臉,輕輕邁開腳步,重壓根本影響不到他。

「不好!」江楚危機感很強,瞬間意識到了陸凡的強大。

怎麼辦?我不想打了,可是這麼多人看着,我也不好收場啊。

江楚傳音道:道友,道友請止步,給我個面子,平手怎麼樣?

嗯?啥玩意?

陸凡倍感意外,這傢伙看起來品貌非凡的,沒想到是個慫貨。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輸太難看的。」陸凡瞅了一眼憐月,似笑非笑。

因為下一秒,曾經威名赫赫的青丘第一天才,將會跌落神壇。

二位院長神色微盪,誰勝誰負,心中已有了答案,定是江楚更勝一籌。

遭到了對方回絕,江楚怒意滔天,不再遮掩,準備發出絕強一擊。

「萬岳歸宗!」

白岳重壓加萬岳歸宗,形成一個超強重力領域,同時手指幻化光刃。

陸凡就這樣若無其事的走着,一邊驅散周圍的重力壓迫。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看我大威天龍!」陸凡終於開始發威。

一條白龍破空而出,陸凡也跟着縱身而起,手指捏著佛門法咒。

這是金光咒,能夠擬化萬物,再加上帥到炸裂的口號,簡直無敵。

當陸凡喝那一句「般若巴嘛哄」時,猶如法海附體,金光輝映全場。

面對強光,所有人怔在此刻。

「那是什麼招式,好霸氣,我快要窒息了。」一群人睜不開眼睛。

陸凡的強大,超乎了所有人想像。

「虛張聲勢,我江楚豈會怕你!」江楚這邊也蓄勢完畢,化身巨大光刃。

兩股恐怖洪流,威壓了整個演武場,某幾個角落的地面開始龜裂。

「同為元嬰大修士,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強,好像比法王還厲害。」

憐月瞠目結舌,沒想到這個其貌不揚的傢伙,可以做到這一步。

「轟!」

眾人期待的一幕出現了。

以演武場中心為中心,炸開一團恐怖火光,硝煙味蔓延天際。

「結束了!」

濃煙遮住了眾人的視線,待濃煙散去,露出兩個靜止的人兒。

「嘶~我沒看錯吧!」

「站着的那個……不是江楚?」

眾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有陸凡的死忠粉刁達堅信不移。

最後站着的那個身影,是地字乙班新任扛把子——陸仁甲!

「恐怖如斯……」

「人不可貌相……」

一些鄙夷陸凡長得不帥的人,這一刻都被狠狠打臉。

只見陸凡一指點在江楚額頭上,卸掉他身上所有的真氣。

一指卸掉真氣,這就是差距!

陸凡衣袂飄飄,身上纖塵不染,倒是江楚,雙膝跪地,血痕斑斑。

「我敗了!」

「我知道。」

陸凡淡淡的回應。

不免替江楚感到惋惜,這才一成功力不到,江楚就跪下了。

「江楚哥哥!」憐月嬌喝一聲,趕緊跑過去攙扶江楚。

「別動!我全身的骨頭都斷了。」江楚強忍着痛苦,一動也不敢動。

雖然屈辱,卻並沒有十分羞愧。

成王敗寇,君子坦蕩蕩,輸了就是輸了,他沒什麼好說的。

陸凡也比較欣賞他這一點,怪不得能夠成為青丘第一天才。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天才中的天才,天賦絕對無敵的天選之子。

「他不會有事的,傷筋動骨一百天,三個月後他會變得更強。」

陸凡丟下這句話后,就要拉着憐月離開,殊不知他早已圈了一波粉。

「他叫什麼名字夾着?陸仁甲?仁甲?好霸氣的名字。」

「嘿你有沒有覺得,他這個樣子還蠻帥的,好想和他去約會……」

「待會這樣,你去要他的聯繫方式,然後這樣……那樣……」

所謂的聯繫方式,其實就是印記符文,只要有了對方的印記符文,就可以實現超長距離傳音了。

「此子,我想收他為徒,成為老夫的關門弟子。」院長大人發話。

蘇晴問道:「那要不要讓他過來?」

就在這時,天邊降下一抹神澤,如七彩流霞般灑在青丘學宮上。

「是狐帝陛下!」

院長趕緊帶頭飄往空中,齊刷刷的跪在那股流霞面前。

青丘學宮上下,所有人高呼狐帝尊號,虔誠的行單膝跪拜禮。

場上只有陸凡一人沒跪!

冷月狐沒有理會其他人,目光直接落在陸凡身上。

兩人短暫的眼神交流后,一道白光劃過,陸凡直接被帶走了。 楚塵能夠想到,蕭朗有想利用他的實力將楊小瑾帶出那棟房子的意思。當然,那肯定也是路遇自己后一瞬間冒出來的想法。畢竟,蕭朗不可能會提前知道他出現在那條馬路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