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納悶。

「你真的和熱安表姐明娜是舊相識?」

容兆南沒答話,給了一個眼神讓他自行體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遊艇內安排了自助式晚宴,楚笑在船艙里來回遊走,儘可能與所有嘉賓都打過照面,卻沒有看到顧子煜的身影。最後在甲板上找到了吹冷風的顧子煜,他身旁站着的白衣美人,正是被眾星捧月的季清城。一向寡言的顧子煜,怎麼會和季清城社交?

女明星的魅力果然是大。

走近一看,季清城的手,竟然還搭在顧子煜的肩上,她難道不怕傳緋聞嗎!

「清城和無言認識?」

季清城莞爾一笑,看到是楚笑,收回了自己的手,又望着顧子煜說道:「不僅僅是認識的關係,我早就想和無言合作了,希望這次可以有機會出演《刺殺愛情》。楚製片,我聽說光啟有幸能和無言合作,是你促成的。」

「無言眼光好,所以選擇了和我們合作。」

「那不知道楚製片有演員人選了嗎?」季清城調皮地眨着眼睛,似閃爍的星星,她生得嬌俏可愛,即便是楚笑抱着對待情敵的潛意識看了,也會有所觸動。

「還沒到這個階段,不過《刺殺愛情》確實有適合清城的角色。」

「希望能和楚製片合作,如果能有幸參與《刺殺愛情》,我的檔期可以專門為了這部劇而調整的。」

楚笑與季清城談笑風生。顧子煜則在一旁靜靜聽着,他面色蒼白,頭暈目眩,吃過暈船藥,吹吹冷風才勉強好些。

季清城被人邀請進船艙,走的時候一步三回頭,分外依依不捨。

「你們……什麼關係啊?」楚笑好奇地問道。

「朋友。」

「什麼時候認識的?」

「很早就認識了。」

「比和我認識還早?」這突如其來的醋意,讓楚笑的笑容漸漸凝固,連帶着黃浦江兩岸繁華的景緻都變得索然無味。

「嗯。」

「怎麼沒聽你提起過她。」

顧子煜湊過來,盯着楚笑的眼睛,問道:「你這是在查戶口嗎?」

「我就隨便問問。」楚笑透過人群,看着那閃閃發光的身影,又轉過頭看向顧子煜,她確實沒資格過問,可是卻按捺不住想要知道的慾望。

楚笑很久沒說話,船艙里開了暖氣,所以她連外套都沒穿就走到甲板上來了,她穿着薄薄的針織衫,正灌著風。

顧子煜看向她不自覺微微顫抖的身體,說道:「進去吧。」

楚笑沒回答。

「我和她真的只是朋友。」顧子煜下意識攬過楚笑單薄的肩頭,往船艙里走去。

這是在特意向她解釋嗎?楚笑望着顧子煜的側臉,發現他面色不對:「你還是不舒服?」

「還好。」

「葯吃了嗎?」

「嗯。」

「我帶你去見張總,見完了就叫快艇過來送你回去。」

「你不是說不允許我臨陣脫逃嗎?」

「誰知道你真的這麼弱不禁風呢。」楚笑嘴上吐槽著,眼神里確是溢出來的擔心。原以為他說暈船隻是個託詞,沒想到吃了暈船藥還會這麼難受。

「這是平衡機制不適應所導致的生理反應,和身體強弱無關。」

「是是是,顧先生身強體壯。」

楚笑帶着顧子煜穿過船艙中的人群,進了包廂。

艙內的皮質沙發呈圓環形,張昊建坐在沙發中間的位置正與陳希澤交談,季清城坐在靠近張昊建的位置,除此之外還有幾個生面孔,看樣子是昊星傳媒新簽的藝人。一眾下屬作陪襯,時不時陪聊幾句。

楚笑介紹完顧子煜,孫夕禮帶頭開始吹捧其文學造詣,鬼斧神工。緊接着又是一眾書粉表達對顧子煜作品的喜歡。

顧子煜全程面無表情,只是禮貌地說謝謝。

船艙內空氣不流通,加上人多暖氣過足,顧子煜的嘴唇都開始泛白。

要命的是,張昊建竟然還在這個時候來敬酒。

楚笑想要上前攔酒,剛邁出一步,就瞧見曹雙紅瘮人的眼神。

「不喝酒。」顧子煜一口回絕。

「古往今來的大文豪不都嗜酒如命,我可不信你這樣的大作家不喝酒?」

「分人和場合。」

顧子煜不喝,是當眾不給張昊建面子。

張昊建無言以對,舉著酒杯,面色凝重。

陳澤希坐在一旁,看看顧子煜,又看看張昊建,不發一語。

季清城柔聲說道:「張總的酒,窖香濃郁,可以和我說說產地年份嗎?」

楚笑掃視屋內,看到一旁的吧枱,趁著季清城和張昊建說話的功夫,隨即走過去小聲囑咐調酒師調了杯不含酒精的雞尾酒,急沖沖地端到顧子煜面前。

「果汁,給個面子喝一口吧。」楚笑說完,笑着叫張總,「無言胃不舒服,不能多喝,還望張總見諒。」

兩人碰杯喝完,楚笑便找了個話題,阻止張昊建繼續向顧子煜敬酒。

但張昊建顯然還想喝酒,季清城繼續出手相救,主動與張昊建飲酒交談,楚笑連忙帶着顧子煜去了不起眼的角落位置坐下。

這整個過程,陳希澤一直默默看着,就連楚笑去到船艙角落,他的視線也未曾離開。

「剛剛喝的是果汁,還是很難受嗎?」

「我沒那麼脆弱。」顧子煜看向張昊建的位置,「這種作風,你們都習以為常?」

楚笑將食指放在嘴邊,這才哪跟哪呀,更過分的還能讓你看見?

「下了船再說,你坐這休息一下,我去去就回。」

觥籌交錯間,楚笑也喝下不少酒,船艙晃動,頭暈目眩。

陳澤希幾度想要起身,將楚笑帶離這個是非之地,理智按捺住了衝動。

直到張昊建盡興了,才終於讓經紀人帶着新人們退出了包廂。

船艙內只留下與《刺殺愛情》項目的相關人員。

曹雙紅即將離開光啟,張昊建也決定了要在孫夕禮和楚笑中選出一位成為總製片人。他深知楚笑在某些方面遠不及孫夕禮,可是楚笑的業務能力擺在枱面,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加上曹雙紅的引薦,楚笑成為影視部的新任總製片,只差流程。

當着晨曦影業的面,張昊建笑着介紹楚笑將有可能成為光啟的新任總製片,這個消息是楚笑期待,卻不曾知曉的。

楚笑也萬萬沒有想到,張昊建會當着眾人的面,讚許她是如何優秀的一位製片人。聽着那些華而不實的誇獎,楚笑受寵若驚,卻也更加疑惑,張昊建究竟是要唱哪齣戲。

果然,給了顆糖,必然就會給一重擊。

張昊建竟當着陳希澤的面,讓晨曦影業的宋楚楚製片與孫夕禮彼此深度交流,談談如何做好《刺殺愛情》這個超S級項目。

楚笑疑惑不解:「張總,這個項目的所有流程我都想親自參與,孫製片手上還有別的影視項目。」

「楚笑,以後你就是總製片了,光啟可不止這一個項目,未來作為總製片,你得向曹總看齊。」張昊建的話堵死了楚笑的路。

「楚製片畢竟沒有做總製片的經驗,是該提前適應一下新的身份。」與楚笑的這場較量孫夕禮以落敗告終,但白白撿到這麼好的項目,也算有所彌補,他的臉上並未見到任何遺憾,反倒多了幾分炫耀「我和宋製片也是老熟人了,不必擔心。」

「可是……」

「我和陳總還有話要說,你們先出去吧。」

楚笑承諾過顧子煜會做好這個項目,孫夕禮是有能力,可他總喜歡把勁兒用在不該用的地方,他能做好一個快餐式的偶像劇或者商業劇,但孫夕禮沒有能力做好《刺殺愛情》。

「比起做總製片去管理多個項目,我更想深入參與並做好《刺殺愛情》。」楚笑毫無保留地說出肺腑之言,陳希澤與顧子煜聽后,是兩種複雜的神色。

「楚笑,有工作要和你交代。」曹雙紅制止了楚笑繼續說下去。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大佬,抽卡嗎最新章節、大佬,抽卡嗎鏡芸、大佬,抽卡嗎全文閱讀、大佬,抽卡嗎txt下載、大佬,抽卡嗎免費閱讀、大佬,抽卡嗎鏡芸

鏡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的本丸活了、大佬,抽卡嗎、

。 第622章蠻橫的大郡主

第二天中午,林宇領著秋香,抵達寧王府大門前的街道。

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寧王府的大門口,站著一排侍衛,手持紅纓槍,戒備森嚴。

秋香說:「不知寧王耍什麼詭計,讓你到這裡擺攤賣燒烤,難道,他設下了埋伏?」

林宇說:「別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自有對策。」

隨即,林宇取出《萬界燒烤系統》的燒烤爐和食物箱,放在路邊。

秋香又問:「烤什麼呢?」

林宇笑著說:「烤點特殊的美食!」

他打開食物箱,拿出串好的蠶蛹、蜻蜓、豆蟲、金蟬,擺在燒烤爐上。

很快,行人們圍觀,議論紛紛。

「瞧!烤豆蟲!」

「媽呀!豆蟲還活著呢!」

「居然烤蜻蜓,能吃嗎?」

「還有烤蠶蛹!挺瘮人!」

……

看著燒烤爐上的各種昆蟲,秋香的胳膊不由地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林宇不停地忙碌,迅速地翻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