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內的衆人各種熱血沸騰的開始討論辛千邈的迷之俊臉迷之荷爾蒙!

Alice還沒緩過勁兒來,傻愣愣的看着安優優,總覺得有哪裏不太對?

那教官怎麼就捏了下巴捏了下巴!

再想想說的那話,你的主管?你看過了?嗯?

妥妥的霸道總裁風啊!帥呆了!和安優優簡直是絕配!

等等,好像還是有哪裏不太對?

啊!她忘記了她是來盯梢的,不能讓任何可以男人接近安優優,確保安優優是自己老大的人,可是……可是她真的很想站霸道教官和蠢萌小學員的CP啊!

啊啊啊,好難選!

不遠處齊曼筠漸漸的攥緊了手青筋都有些凸起。

那個安優優到底又做了什麼!竟然讓這個教官也對她另眼相看?狐媚子,就是個狐媚子!

……

吃過晚飯,衆位新人都被叫到了會議室,似乎是有什麼事要宣佈,所以一堆的人都擠在這裏,而安優優則百無聊賴的嗑瓜子。

“天!我只要一看到教官就想要走到他面前,看星星看月亮吟詩作對……完美!”

“看什麼星星月亮,果斷撲倒啊!”

“咔!”

和安優優關係不錯的小同事看了一眼正在嗑瓜子的安優優,“優優,小點聲嗑瓜子,太嚇人了。”

安優優僵硬的扯扯嘴角,“好……啊。”

YY辛千邈的小同事很是滿意的笑了笑,然後轉過頭繼續和其他人YY,“我們把教官撲倒,把他綁在牀上……”

“咔!”

“然後呢然後呢!”

“然後脫掉教官的襯衣,膜拜的親吻教官完美的胸肌和腹肌……”

“咔咔咔!”

小同事忍不住的再次轉頭,“優優,嗑瓜子的聲音小一些啦,像是在啃木頭。”

安優優咬着後槽牙,笑的格外的溫柔,“好的。”

小同事轉頭繼續,“親吻了他完美的胸肌後,我要解開教官的皮帶扣……嘿嘿嘿”

“咔!”

“優優……” 卓雅芸覺得好難過,他爲什麼要說這些?那個女人現在還在別墅裏,好像她真

的就是赫連軒的地下情人,他可以隨時隨地擁有她,卻根本不屑碰自己一下。

說不定結婚後,這個女人一樣會存在,不停地勾引自己的男人,在她背後做着

齷齪的事情。

“我愛你……從來沒變過……”井宇然幽然的表白着,這個女人現在如此傷心

,趁着這個機會表白,是最佳的機會。

“不可以……這樣怎麼對得起你,而且我還是赫連軒的未婚妻。”卓雅芸拉回

最後的一絲理智拒絕着,她明白自己只是一時被他所迷惑,並沒有完全的愛上

他。

“我無所謂,只要能夠陪在你的身邊,是什麼身份都不重要。哪怕就這樣遠遠

的望着你,我也心滿意足了。”

井宇然的黑眸閃着光亮地看着卓雅芸,和封千凝比起來,她不算絕色,但是她

有背景,有地位,有財富,就憑着這一點,他就不可能放過她。

要想在最快的時間裏擺脫自己下人的身份,和赫連軒站在同一個高度上,這是

最快的途徑。對於他來說,達成目的是最重要的,用什麼方式都可以。

在他的糖果攻擊之下,卓雅芸有些害羞了,要是赫連軒能這樣對她該有多好?

可是那個男人的眼裏只有工作,對她始終冷冷的,連給她一個熱情的吻都從來

沒有過。

“上次的事情,只是一個錯誤……”卓雅芸嬌弱地說道。

“不是錯誤,那是我們的情不自禁。你不喜歡嗎?我以爲你也沉醉在其中,因

爲你並沒有推開我……”

井宇然深情的看着卓雅芸,似乎有些不能控制地將卓雅芸的手抓起來,放在脣

邊,不停地細吻着。

“別……這樣”

卓雅芸驚訝地瞪大了雙眼,但是卻始終沒有將手抽回來,他的吻是那樣溫柔,

帶來的那種酥麻的感覺,讓她整個人都陶醉起來。

“我每晚都睡不着,只是希望着有一天能夠擁抱着你,讓你……成爲我的女人

……”

井宇然誘惑的說着,他的吻卻不停地移動着,移過她的手指,手腕,手臂……

接着就像是順其自然一般,他的手撫着卓雅芸的下巴,低聲呢喃着,“你實在

太美了……想到你的美會被別的男人佔有,我就覺得心好痛,無法呼吸……”

卓雅芸完全怔住了,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躺在了井宇然的懷裏,又是什麼時候被

他覆住了脣,她只覺得自己墜了這個男人的魅力中,期盼着他的撫摸,讓她無

法自拔。

百合花的香氣隨着空氣慢慢傳來,草地上的氣氛因爲兩個人的激情而變得更加

旖旎。

卓雅芸輕喘着,井宇然不可能讓這個機會再溜着,他不停的撫摸着她,讓她的

身體感受到更多的火熱,接着他輕輕的拉開了她的衣服,解掉了她的胸圍……

一雙小巧的堅挺裸露出來,在空氣中微顫着,井宇然的吻一直沒有停止,他編


織出的火熱將卓雅芸完全,她輕環着他的脖子,挺身將自己的胸對着他,而井

宇然直接俯下身含住了那對敏感的最尖端的粉嫩……

靈巧的舌頭不停地在上面轉動着,挑逗着……

“啊……”卓雅芸滿足的輕呼出聲,她所有的理智已經飛遠,現在的她只想讓

這樣的激情繼續。

最强紅包 井宇然知道這個機會失而不再,只要確定了他們的關係,卓雅芸再想抽離也不

行了,成敗就在此一舉。

大手撫摸着卓雅芸光滑的脊背,吻着她胸前的柔軟,手指漸漸往下移,拉開了

卓雅芸的裙子。

“我愛你,真的好愛好愛你……”

“我也愛你啊,軒……”卓雅芸緊閉着雙眼,赫連軒拒絕了她那麼多次,讓她

十分沮喪。現在她已經沉浸在幻覺,她覺得眼前的男人就是赫連軒。

井宇然最討厭的就是赫連軒,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把他當作他,不過也無所

謂,這樣一來,他也好辦事。

解開褲子,他的臉上露出一抹冷笑,現在他也能讓赫連軒感覺下自己的女人被

別的男人佔有是什麼感覺。

大手提起卓雅芸的臀,他用力往前一挺……

結果,井宇然有些吃驚,難道赫連軒一直都沒有要了卓雅芸,她現在竟然還是

處女?

“啊……”下半身被撕裂般的疼痛讓卓雅芸大聲的叫了出來,睜開眼睛之後,

才發現眼前的男人並不是赫連軒,而是工人井宇然。

“不,不要,不可以……你在對我做什麼……”卓雅芸尖叫着想要掙扎,她一

直努力爲赫連軒保持着處女之身,但是沒想到在悲傷之下,竟然給了這個工人。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對不起,錯就錯在我太喜歡你,卓小姐,你不要拒絕

我。” 短篇集——沉默 井宇然朝着卓雅芸猛烈的進攻着,不停地衝刺,他要讓這個女人爲他而

瘋狂,完全地敗倒在他的進攻之下。

“你別這樣……我不愛你,你知道的。”

卓雅芸無法抵抗他這樣兇猛的衝擊,那樣緊密的切合讓她的疼痛變得奇怪起來

,她只覺得身體越來越柔軟,當她的背倒在了草地上,井宇然俯身壓了下來。

“我也沒想到這竟然是你的第一次,你這麼純潔,我一定會珍惜你的,雅芸…

…”

井宇然故作深情地說,溫柔地吻更是親上了她的臉頰,但是他的下身卻仍舊不

停地衝擊,讓身下的女人沉浸在他所帶來的激情裏。

“我知道我的身份卑微,但是只要你願意,我一定會負責的……”井宇然不停

地討好着他,他儘量控制着自己想要釋放的慾望,只是爲了讓她徹底的沉淪。

一開始卓雅芸有些不情願,但是越到後來,身體上傳來的刺激讓她失去了所有

的矜持,她不顧一切的緊抱着井宇然健碩的身體,希望着他的衝擊來得再猛一

些,不要停止。

草地上的女人雙腿大開,她的身體迎合着身上男人的衝擊,而她的櫻脣則不停

的嬌喘着,帶來誘人的氣息。

過了許久,草地上的激情終於結束,井宇然穿上褲子,他終於完成了自己的目

的,遙望着一邊的別墅,他心裏暗暗想着,如今他所做的一切,一半是了爲自

己的未來,另一半就是爲了別墅裏的封千凝,一旦他成功,他絕對會帶她離開

這裏。

卓雅芸坐起來將衣服穿好,迷茫地看着井宇然,不安地問道。

“怎麼辦?軒要和爸爸談婚事,但是我……我……”她不停地抽泣起來,這全

都要怪她,被這個男人誘惑了。

“不要怕,雅芸,我就是太愛你了。要是你不願意和我在一起,我發誓,沒有

人會知道這件事的。我不會說出去,因爲……我真的愛你……” 文森看着抿着嘴繃着臉走過來的荊楚,道:"早知道你這麼不高興,就不帶你過來了。"

荊楚看了舒暖一眼,笑着坐下。

"怎麼回呢,我r思夜想的就想見着暖暖和哥。"

文森看着蕭寒,笑道:"聽到沒有,日思夜想,其實你妹妹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冷血。"

蕭寒笑笑,看了眼荊楚,後者立即虛心的低頭去喝茶。

"是你"教導有方",以後舍妹還要麻煩你細心照料了。"

文森笑得眉毛都彎上去了:"好說好說。"

荊楚拿筷子的手都在顫抖,擡頭道:"哥,我不需要他照顧,我自己能照顧自己。"

文森攬住她的肩,笑得一臉的不懷好意:"還在生氣呢,我不是已經道歉了嗎?來,我看看傷口消腫的沒有?"說着,就去扒荊楚的衣領。

荊楚的臉一紅,驚慌的推開他的手,"你幹什麼?走開!"

荊楚雖然已經很及時了,但是白希肌膚上那片紅色太過明顯,太過曖昧了,舒暖和蕭寒都看見了,舒暖不好意思的別開眼睛,下意識的就抓了抓自己的衣服。

蕭寒把她的小動作放在眼裏,笑着爲她夾了一筷子菜,湊近她的耳邊,低聲道:"放心,我不像文森那麼無賴。"

舒暖無語的看了他一眼,低頭喝自己的茶。

文森看着荊楚羞紅的臉,笑得就像個無賴。

荊楚氣得不行,灌了一杯水,仇人似的瞪着文森,她應該有很多話,偏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舒暖見狀,握住她的手,安慰的拍了拍:"剛纔你不是說餓了嗎? 毒舌寶寶間諜媽 快吃吧!"

荊楚深吸了一口氣,低頭吃飯。

文森看向舒暖,笑道:"這才多久不見,嫂子是越發的美麗了。"

舒暖的臉微微一沉,扯嘴笑道:"還是叫我舒小姐吧。"

文森挑眉看了一眼沉默的蕭寒,繼續道:"嫂子不喜歡我這樣叫你嗎?"

舒暖沒有說話。

文森看了對面的兩人一眼,又看向荊楚道:"嫂子是不願意承認我的身份還是你哥的身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