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只見老村長站在炕前,見到正在癡癡發笑看着蓮清的小虎,一下子呆住了。

安然見狀,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田青這種做法,安然也不好去違背,此時見到老村長那副吃驚的樣子,安然心想,看來這事兒要傳出去了!安然已經做起了最壞的打算….

安然瞎想之際,突然!老村長神色一變,長嘆了一口氣,搖頭說道:“哎~!宗元剛走,小虎子又被纏上了!你們…你們這是造的什麼孽啊?!” 迷霧之夢 ,老村長急的直直跺腳。

聽到這話,趴在炕邊不知是哭還是笑的蓮清,瞬間哀嚎了起來,“嗚哇啊…啊啊啊…”。嗓音已經破了,本來有些尖細的嗓音如今已經變得沉厚無比。但,依舊在嚎啕痛哭…

安然一直在盯着炕上的小虎,視線片刻不離開。她明白,能威脅他們生命的鬼,就在小虎的身體裏!!

而當老村長說完話後,蓮清是變得嚎啕大哭起來。而那三歲的孩童,居然也產生了變化!

他聽到老村長的話,居然一下子頓住了!然而一點一點的機械式的擡起了頭,看向了站在炕前的老村長。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見那本來在詭異癡笑的的小虎,此時見到老村長居然沉下了臉!面無表情,十分凝重的看着他!

衆人心中一片譁然,都被眼前這一幕真驚住了!小虎這突然之間的轉變,究竟意味着什麼?!爲什麼見到老村長會發生這種轉變?!

衆人還未來得及多想,只見雙眼一直在緊緊盯着老村長的小虎,突然之間側身倒下了…

就如同斷了電一般…

“咕咚!”一下子砸到了低頭趴在炕邊的蓮清頭上!磕的蓮清腦袋與那結實的炕面,發生了一聲碰撞。接着,從蓮清後腦勺上滾落到了炕上。

蓮清一下子木住了,這突然地一下,把她砸醒了過來。不顧疼痛,連忙爬了起來四下查看。見到了在她頭前的小虎,一下子撲了過去,將他抱在了懷裏,倆忙查看,“嗚哇~!虎子!虎子~!”,蓮清搖晃着小虎的身體,慌亂的呼喚道。

呼吸聲還在繼續,小虎並沒有出事。蓮清察覺無恙後,鼻子一酸,用了用力將小虎抱在了懷裏,“嗚嗚”悸哭了起來…

停罷,鬼已離去,衆人回神。安然將目光放到了站在她身旁的老村長的身上,這轉瞬之間,心中不覺對這風燭殘年的老人,心中多了幾分的畏懼之情。

老村長,到底是何許人也?

可是,就在下一個瞬間,安然就將那心中的疑惑打破了。見此時,老村長見小虎摔倒,也是有些擔心與慌亂的看向了那小孩兒。見到無恙後,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安然心想,看來是她想多了。老人,很普通。看來,並非是剛纔老人對那孩子做了什麼,而是那孩子體內的鬼,見到了老村長自行離去的!

“哎~”老村長,嘆着氣,搖了搖頭,然後看向了田青,“田青啊~是不是你們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啊?!否則,那東西爲什麼只單單折騰虎子呢?”,老人疑惑的詢問。

聽到這話,安然三人也是提起了精神,豎起耳朵仔細聽去。老村長這話,點到精髓了。

見這時,田青聽了這句話,身體一下子愣住了!

“沒,沒有啊…”田青神色有些緊張的回道。

聽到這慌亂的迴應,一時間,所有人,包括炕上的蓮清,所有人都定住了。時間彷彿陷入了靜止,所有人的心思各不相同….

“咳~!”老村長率先打破了靜止,低頭責悔了一聲,“你麼要害怕仂~!你的爲人,叔還不清楚嘛!”,老村長說着眼神無意之間掃了蓮清一眼。安然一直在盯着老村長的臉,這一瞬間異樣的神采,被安然完完整整捕捉到了!那富有深意的一瞥,到底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老村長在懷疑蓮清?

“好仂!我就是來看看,宗元走仂,你們可得好好過日子仂!”老村長拍了拍田青的肩膀,笑着,走了…

田青欲送,老村長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徑直走了…

何偉和蘇元慶兩人對着老村長的背影,一陣愕然。臉上寫滿了疑惑的樣子,很是不解。

而安然,自老村長走出院門,他就將目光放到了蓮清身上。他堅信,老村長那一個眼神,絕對蘊含着什麼東西!

見不得人的事情!難道指的是,蓮清?

安然心想着,田青已經去關門回來了,“好了,各位。虎子已經沒事兒了,也不早了,各位回去休息去吧…”,田青站在門口,低手示意,淡淡說道。

田青在送客了!安然忽感不對!怎麼這麼唐突?!就連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這不像是田青的風格!

或者說,田青心中有事兒!要着急和蓮清說!所以才這樣處事不當的對他們的!

“哦,那,那你們也早早休息吧哈…”何偉發聲,汗顏着就回去了…

蘇元慶緊跟其後,剛邁步回頭向安然探去,“安然?”,蘇元慶輕呼示意。

安然,不爲所動。依舊站在田青邊,沉着頭若有所思的不知在想什麼。蘇元慶見安然沒有迴應,見周圍也無事了,就回過頭,回帳篷去了….

兩人走後,安然主動去衍死了門。眼神逼看向了田青。田青也是一臉愕然的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

“沒什麼見不得人的!這裏面的事情,我想了解!”,安然淡聲說着,眼神掃向了蓮清。

她已然確定,這裏面必有蹊蹺!就發生在蓮清身上!

安然眼神堅定地看着田青,絲毫不讓的瞪着他。田青汗顏,心情複雜,最終還是釋懷了。

安然跟隨着田青的目光一同看向了蓮清,見這時,蓮清也是回神了。早已將虎子放置在了炕上,坐立了起來,耷拉着頭,坐在炕邊。

“田青!有件事,我要和你說….”蓮清低着頭,幽幽的說道。

安然心中大喜,看來她猜測的不錯!這其中必有原委!安然知道,如果搞不清楚這裏面的原委,即使逃回酒店,也定會心留遺憾!這裏面的事情,她必然要搞清!這也是安然對冷宇的承諾!最後的終極任務,並不需要沒有用的人…

“其實,我…”蓮清幽幽開口了… “我…”蓮清話到嘴邊,猶猶豫豫卻說不出口。田青臉色略有陰沉,看着蓮清那樣,臉色很是難看。

“說吧,我聽着…”田青忽然,輕呼一聲,神色居然舒緩下來,像是坦然了。

見這時,蓮清擡眼瞥了安然一眼,神色仍有些猶豫。唯唯諾諾,和平日裏的她截然相反。安然看着,蓮清越是這樣,安然就越是疑惑,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什麼能讓他變成這樣?

這時,蓮清像是有些抻不住了,話積存在嘴邊,嘴脣微微顫抖着,最終還是說出了口。

“其,其實…其實當年,若不是大壯下礦死了,我,我也不會嫁給你….”蓮清猶豫的說完,慢慢沉下了頭…

“什麼意思?”田青淡然的問。

安然在一旁聽的是真真切切,在看蓮清那話語未盡的樣子,這句話後像是話裏有話。

“我謝謝你這些年的照顧…”蓮清的聲音如同蚊子振翅,幾乎都聽不見了。

“孩子是大壯的!當年,我爹看我懷了,才讓你進門的。是我!我,我對不起你…”蓮清囔着鼻子,哭着。

安然有些看呆了…

萬萬沒想到,背後的話是這個。小虎居然不是田青的!當年蓮清居然是帶孕和田青結的婚!

安然猛地白頭看向了田青,見田青此時的臉色一片鐵青,難看到嚇人。

炕邊的蠟燭還在燃燒,香爐裏的檀香還點有兩寸。蓮清“霍”的跳下了炕,站了起來。扭身坐到了那“法臺”前,雙手合十,面目濃緊虔誠。

“大壯!咱倆緣分盡了!孩子經不起你這麼折騰!我爹當年打你,是因爲我!是我願意的!他現在下去了,你也不要去找他麻煩了行不行?”,蓮清慌慌張張,顫音說道。

“哼…哼…”田青面色通紅,氣得“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氣,見到蓮清那副慌張乞憐的樣子,把頭扭向了一邊,不再看她…

“求求你!求求你!”蓮清雙手合十,不斷地拜祭着中間碗中斜倒的筷子。

шωш ★тт kǎn ★¢ Ο

暮然,詭異的一幕出現了。見那根筷子,就如同被人操縱一般,“霍”的直立了起來!繃緊着,插在了中間的那個碗中!

蓮清,發現了,臉上順然綻放出了驚異的笑容,拜祭的動作更加的快速了,“大壯,快走吧~求求你!求求你!快走吧!”,蓮清又驚又喜,詭異的狂笑着,拜祭着。

田青與安然,兩人已經木楞住了。只是看着蓮清一人在那不斷地拜祭,什麼話都不說,什麼事都不做。

香爐裏的檀香,燃到了根部,最後一點一點的熄滅了。就在那檀香熄滅的一瞬間,那根緊緊立在碗中的筷子,也緊跟着倒下了。

“B i n g ~”砸在瓷碗上,砸出了一個聲清脆的響聲。

蓮清聞聲也是定住了,擡頭看向了那根筷子,嘴角漸漸的勾勒起了一個驚異的笑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走了!終於走啦!!哈哈哈….”蓮清瘋狂的笑着,緊接着一把抱過了小虎瘋狂的親暱。像是在慶祝一件天大的喜事一般。

田青已是“失魂”,木楞的站在原地,臉色難看的模樣也是不見了,只有這滿面的憂色。在安然看來,更像是在對這幾近癲狂的蓮清擔憂。怕她瘋了。

但是安然也看的出,蓮清的那番坦白還是觸動了田青。他的心情,並不好受。任由蓮清在屋內癲笑,他沉了沉眼,低着頭走出了房門。

安然見狀,瞥了發癲的蓮清一眼,也跟着走了出去。

夜幕已深,天色繁星點點。院內一片銀亮,田青立在了院中,四十五度角仰看着西方的天空,面色很是哀傷。安然見狀,心情也是被他引導的有些沉重。一點一點走到了田青身邊,同他並肩站立。

“你們到底是做什麼的?爲什麼非要在這兒住夠一個星期?不惜重金!”田青幽幽開口,目光依舊在凝視着那西方的天空。

安然不答…

一時間,無法去說。安然無法去和他解釋清楚,就算說出實情,估計也是沒人會信。

“我說了,你信嗎?”安然擺頭看向了田青。

“信!”田青只吐露出這一個字,但是字中夾雜着滿滿的信任,滿滿的肯定。

聽到這話,安然有些沉默了…

隨即,她轉過神來,“如果我和你說,我們這三個人是惡魔派來的呢?”,安然淡然的說道,語氣不快不慢,很是平淡。

田青並不吃驚,臉色並沒有改變。

“我信!”

“那你相信,這一切都是我們害的嗎?”安然緊接問。

聽到這話,田青豁然一下子笑了,“哼~怎麼可能!”,田青沉聲笑說。

“呼~爲什麼?爲什麼你相信我們?”安然長呼一口氣,看向遠空,淡聲呼道。

聽到這話,田青再一次笑了,“呵呵,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爲,咱們都是外地來的吧!”,田青笑說着,語氣中有些無奈的味道。

“當年,我和我媽,爲躲避我爸欠的債,逃難到這兒。如果不是他們父女收留了我們,可能我們早就被野外的狼給吃了…”,田青無奈的呼聲。

這話傳到了安然耳朵裏,可就不是這樣了,問道:“你,你原諒她了嗎?”,安然輕聲問。

見這時,田青長呼了一口氣,臉色變得更加的無奈起來,“呼~我沒有理由去指責她….”,說完,沉下了眼。

聽後,安然嘆聲,“唉…”,安然搖了搖頭,很是無奈。

“還剩最後一天!你們過了明天,就要回去了吧….”田青揚天長問。

“恩。”安然輕呼一聲,點了點頭。

“你們回去了,記得和我跟惡魔問好,並且求他,善待我母親!善待宋宗元!”說到最後,田青語氣很是狠硬,說完,甩身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院外。

安然靜默的看着,並沒有追去。

天上的繁星猶如一顆顆黑海中的珍珠,在月光之下,閃閃發亮。遼闊的星圖,宛如一張掛在黑夜裏的畫卷。看着這滿天的繁星,感受着這周圍絲絲的寒意,讓人不住地慢慢冷靜了下來。

只有最後一天的時間了,事情還是藏在霧中。宛如一個謎團,灰濛濛的,無從考究。

先前都以爲的田青的母親,到現在的大壯。那個冥冥中的鬼魂,到底是誰,仍然無從查證。鬼婆,究竟爲何自殺?宋宗元究竟遭遇到了什麼?爲何那鬼魂總是纏繞在那孩子的身邊,遲遲不肯離去?難道說,真的是鬼魂前世太過愛戴小虎,所以親暱的在此逗留嗎?

重重謎團縈繞在安然的腦海,糟亂無邊,遲遲尋不到能揭開這整件事情的線頭。

絲絲涼意入骨,安然打了個寒顫,就會帳篷去了…

黑水村外,東北方向,水庫邊。

一個人揹着月光,站在水庫邊,低頭看着那晶瑩銀亮的湖水。沉默,沉思,已經站了不知有多久。暮然,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嘴脣動了。

“燕兒!當年,都是我的錯!他們都是無辜的,你爲什麼要牽連到他們?”,那人沉聲,自言自語的說道。

沉定了良久,就在這個時候,自那水庫最東北的那個角落,幽幽的飄出了一個較小的身影。披頭散髮,只見身材不見人。

那人側目,發現了黑影。黑影從他身邊劃過,以看得見的速度,幽幽的飄向了村裏…

田青家,帳篷內。

“安然,你怎麼纔回來啊?”蘇元慶關切的詢問。

“是不是他們和你說了什麼話了?”,何偉見安然臉色有些憂愁,低聲詢問。

聽到這話,安然看向了他,又看了一眼蘇元慶,長聲道:“唉~沒什麼!睡吧!明天晚上過了十二點,我們就可以回去了!”,說完,安然脫開了自己的被子,將自己埋進了被窩中,閉上了眼睛…

二人木然,安然明顯是聽到了什麼,只不過不願告訴他們罷了。隨後,二人也是釋然了。既然安然不願說,那麼肯定是些無關緊要的私事。知道與否,都不重要了。

二人想着,也是把頭一蒙,睡了過去…

時間一點一點流淌,外面的星圖,斗轉星移,月亮已經偏西大半。已是後半夜了…

帳篷內兩個男孩的呼嚕聲,聲聲震耳。在這黑夜中,聲音顯得格外的大。

安然並沒有睡去,並非是因爲二人的呼嚕聲。而是她的心事,這段時間來,種種的疑團一直在困擾着她,這半夜她一直在思考,可是仍然沒有結果。

她把自來村遇到的所有經過都從頭屢了一遍,可依然無果。最後他想起了宋老漢被送至家中的時候的場景。

門外的村民,到現在居然都沒來鬧過!這是爲何?難道說,是因爲村中死人禁忌?還是說,村民根本沒有把宋老漢的死因往“拓麻”身上想,也就沒有聯想到他們。

思來想去,安然更加偏向前者。更加相信,這時村民在忌憚,怕那晦氣會染到他們身上。

想着,安然的太陽穴傳來絲絲陣痛。帳篷密封性較好,雖有透氣孔,但是三人在內,仍有些換不過氣來。

安然起身,走了出去… 第334章她們吵得我頭痛

想到這裡,陸司寒看了眼還在浴室的姜南初,快速的拿起手機檢查起來。

總體來說,她的手機還是很乾凈的,這一次來找她的是叫做賈樂的女生。

【南初,在嗎?】

【你這次期末考試很不錯哦,而且聶老師一直都在誇獎你。】

【你不打算慶祝一下嗎?比如請我們去你家開個派對。】

陸司寒冷眼翻著這些聊天記錄,他不喜歡熱鬧,這麼多人擠在家中想想都覺得頭痛。

「把那些同學請到家裡來,不就是宣誓主權的好機會嗎?」

就在他準備將手機放回原位的時候,心底響起另外一道聲音。

沒錯,南初不讓公開,但是沒說不讓他和她的同學認識。

陸司寒手指飛快的打字,按下一段話之後立刻發送出去。

酒吧內,賈樂百無聊賴的喝著酒,自從見過陸司寒,外面這些臭男人絲毫勾不起她的任何興趣。

只不過姜南初一直都沒有回複信息,就在賈樂要失望的時候,一條簡訊發送進來。

【七月十號,錦都嘉悅別墅A幢,多帶些要好的同學一起過來。】

賈樂勾起一抹笑意,那天她一定要隆重登場,徹底蓋住姜南初的美貌。

別墅內,姜南初洗好澡,擦完頭髮,就看到陸司寒一臉溫和的笑容。

「怎麼這樣看著我?」

姜南初上前親了親陸司寒的臉頰問。

「今天我來幫你吹頭髮。」

「嗯。」

暖烘烘的熱風從吹風機里出來,姜南初半靠在陸司寒的懷裡,享受他的溫柔。

十五分鐘后,頭髮已經全部幹了,姜南初準備起身,卻又被陸司寒拉進懷裡。

「我再給你按摩按摩。」

「等等,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姜南初懷疑的問,陸司寒有些熱心過了頭。

「沒錯,我決定十號這天在別墅舉行派對了。」

「可是為什麼呢?有什麼事情值得慶祝的嗎?」

陸司寒將手機遞到姜南初的手中。

看到兩人聊天記錄,姜南初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我只考了六十幾分就舉辦派對,會被人笑的!」

「有我在誰敢笑你。」

「乖,你到時候只需要隆重出席就可以,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