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能不能使用上次的辦法,吸引後面的車子靠近,然後使用噴火裝置消滅他們?”麥當娜着急的說道。

張小凡搖搖頭說:“沒機會了,車子能量要沒有了,緊靠靈石引擎的話,不足以啓動噴火裝置。”

聽了張小凡的話,麥當娜一顆心沉入谷底,焦急說道:“那現在怎麼辦?”

“我記得接送你妹妹的醫院就在前面吧?” 元素天紀 張小凡突然說。

麥當娜點點頭,說道:“不錯,難道我們就這樣過去麼?要知道,身後那麼多人跟着,一旦有什麼麻煩,醫院裏面的人恐怕也會有事。” 張小凡無奈的搖搖頭,說道:“事已至此,已經別無他法了,我們只有抓緊這最後的機會,前往那個醫院,一個是有地方躲避了,另一個,正好補充車子能量。”

張小凡話音剛剛落下,油門便踩到了底,不過哪怕車速提升的最高,後面的人依舊緊追不捨,這些人已經對付了不少賽車手了,深知張小凡這種車需要很大的能量,他們就準備等張小凡車子的能量耗盡,然後再採取手段,勢必要解決掉張小凡。

終於行駛了三公里後,再次來到一個兩岔口,在麥當娜的指示下,張小凡前往了一家叫奧康療養院的地方,他急速行駛了過去,而後面的五輛摩托車也緊追而來。

“前面的車子聽着,馬上給我停下,否則我們就開炮了。”一輛摩托車上的人叫囂喊道。

面對這些人的威脅,張小凡根本不爲所動,依舊加速離開。

很快發現了不遠處的高大大樓,張小凡沉聲道:“奧康療養院,你妹妹應該在這了。”

“嗯,不過不知道她到底在不在這。”麥當娜說着,張小凡已經將車子繞到了醫院後面,隨即操控着車頭,瞄準後面,準備摩托車一出來他就解決了他們。

不過等了老半天,後面的摩托車似乎沒有跟過來,張小凡很是奇怪,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要知道,他們剛剛過來的時候,那些車輛可是跟過來的啊,而現在居然都不見了。

“摩托車……好像走了。”麥當娜不可思議的說道。

張小凡說道:“你守在這裏,我過去看看。”

和麥當娜說了之後,張小凡悄悄的走了過去,發現果然都不見了,只能大老遠的看見很多摩托車加速離開這裏,似乎對這家醫院很是恐懼。

走到噴火戰車旁,張小凡說道:“居然都跑了,反正過來了,我們去大樓內找找你妹妹吧,也許能找到呢?”

麥當娜感激的說道:“多謝,你人真好。”

“不用客氣。”

張小凡說着,和麥當娜從醫院的後門進入,裏面一片漆黑,空無一人,地上一片狼藉,各種工具櫃子東倒西歪,好像經歷過什麼大事一般。

兩人對視了一眼,心中都有些奇怪,沒想到居然空無一人。

“這裏的人好像都走了。”張小凡說道。

“是啊,我們要不去上面看看吧。”麥當娜心中雖然對這個詭異的地方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妹妹在這裏生活過,她就鼓起了涌起,決定上去看看。

張小凡反正沒什麼害怕的,於是點頭同意,上去之後,意外發現這裏的門窗都遭遇了毀壞,而且毀壞的很是徹底,牆壁邊緣處,居然還有很多手抓印,這讓張小凡眉頭一皺,不知道這裏到底經歷過什麼事情,居然被破壞成了這個樣子。

這裏總共有九層,越往上,樓層越陰暗,倒是電還是有的,只不過這裏不知道什麼原因,電都被關着。

這裏空無一人,張小凡走了上去,這時候隱隱約約在八樓處,才傳來了一陣囈語聲。

“我們的女王陛下啊,請賜予我們食物吧,我們願意做任何事情。”

“嗯,很好,所有不聽我命令的人,你們都將要得不到食物,所以必須絕對的服從我,知道嗎?”一個女生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麥當娜嘴巴張大老大,驚訝的說道:“是我妹妹!”

“什麼?”張小凡也是一臉的吃驚,萬萬沒想到,裏面的人居然是她的妹妹,這也就是說,她的妹妹真的在這裏,而且聽這個架勢,貌似還成爲了這裏的老大。

此刻已經下午三四點了,爲了能夠趁着天黑離開這裏,張小凡趕緊說道:“是你妹妹的話,那真的是太好了,我們趕緊上去,讓你妹妹下來,然後我們馬上離開這裏。”

說着,拉着麥當娜上樓,沒想到這裏的樓梯被一層層的木板封住了,只留了一個大鐵門可以出入,不過這個大鐵門此刻被鎖住了,根本不能進入。

“很好,你們既然聽我的話的吧,現在開始吃飯吧,這是我賜給你們的食物。”

隨即裏面的人都瘋狂了,開始快意的吃着什麼東西,一陣咀嚼聲傳了過來,張小凡很是好奇,撬開一小塊木板,偷偷看了進去,在看到裏面情形的時候,張小凡大驚失色,這些人都穿着統一的白色病人服侍,蹲在地上吃着一堆昆蟲,而在一個高臺之上,一個打扮的異常時尚的美少女高翹着二郎腿,啪啪手道:“哼哼,吃吧,反正沒什麼吃了,就吃蟲子吧。”

張小凡臉色怪異的看着這個美少女,因爲他發現,這個美少女的樣子居然和麥當娜給他看她妹妹的照片很像。

“麥當娜,我想,你妹妹找到了,不過她有些奇怪。”張小凡說着,隨即讓麥當娜親自看着她妹妹的變化。

麥當娜也很奇怪的看了過去,頓時輕掩小嘴,說道:“怎麼可能?”

“呵,你妹妹混的挺好啊,用不着你操心。”

張小凡說着,心中卻是暗暗思索,這個麥莉很明顯的,年齡和他們差不多,也就是說,應該也是一名紅包羣內部的成員,因爲舉止怪異,被她姐姐送入了精神病院,但是其實,她只不過身上擁有了某種異能罷了。

麥莉欣喜的看着這些人吃着蟲子,但是卻一臉開心的模樣,而她自己則吃着雪糕。

“咚咚咚!”

這時候,突然傳來了敲門聲,麥當娜喊道:“麥莉,是我,你姐姐!”

“什麼?姐姐!”麥莉開心的跑到門口,隨即開了門,一下子撲到了麥當娜的身上,說道:“太好了,姐姐,你總算找到我了,你不知道,離開你的日子,我真的好害怕。”

麥當娜寵溺的捋了捋麥莉頭,說道:“我知道了,不過這裏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人……”

麥莉連忙說道:“你們先進來吧,對了,來的時候,樓下沒看到過什麼人吧?”

“有,一羣騎着摩托車的人,怎麼了?”

麥莉面色大變,說道:“快進來,大家鎖上門……” 麥莉迅速拉着麥當娜進去,張小凡也看出了對方不似開玩笑的樣子,隨即走了進去,沉聲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麥莉好奇問:“你是誰?”

“這是我的隊友,一起過來救你的。”麥當娜說道。

麥莉狐疑的掃了一眼張天,隨即點頭說道:“那好吧。”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張小凡問道。

麥莉嘆氣迴應:“自從這裏遭遇了病毒的襲擊之後,附近的村民們都開始變得暴力,就連醫院裏面的病人都不例外,我從那個精神病院轉過來之後,我也一直躲在這裏,可是之後,一輛貨車下來送糖果,這種糖果吃了之後,能夠讓人上癮,不僅僅是病人,就連是醫生護士也都被上癮了,當時人們爲了尋找食物,開始自相殘殺,死傷無數,最後,我只有發動了我的力量,女王的力量。”

“女王的力量?”張小凡眉頭一挑。

“不錯,這是我的體質,具體情況我就不說了,反正我的這個能力能夠控制人,之後我就把這些人都控制住了。”麥莉解釋着。

聽了麥莉的解釋,張小凡很是震驚,這樣說來,這種力量和郭影的魅惑差不多的樣子。

“你應該也是玩紅包羣的吧?”麥莉突然擡頭微笑着看着張小凡,這眼神之中,殘留着一絲的狡黠。

張小凡沒有隱瞞,因爲根本就沒有必要,於是點點頭道:“不錯。”

“呵呵,我就知道,因爲我能夠看得出哦。”麥莉說着,突然警惕的說道:“馬上就要天黑了,怪物們要出來了。”

“麥莉,到底怎麼了?”麥當娜着急的問道。

“本來醫院在我的管理下,一直很好,但是之後,糖果沒有了,沒有了糖果之後,這裏的人開始變得沒有耐心,他們非常需要糖果,最後開始變得暴力,再最後,居然開始變異了。”麥莉說到這裏,眼睛睜得很大,整個臉異常的恐怖,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看到這裏,張小凡無奈的搖頭,暗道這個女生真的是被嚇壞了,居然害怕成了這個樣子。

於是安慰道:“沒事,這裏有我們,仔細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吃了這種糖果之後,前期會上癮,一旦不吃了,慢慢人就變了,最後開始變異,變成了……糖果人!”

“糖果人?”麥當娜吃驚的問道:“什麼是糖果人?這到底怎麼回事?”

張小凡也是一臉的疑竇,他總覺得這個麥莉有些奇怪,但是又說不上來。

麥莉害怕的說道:“糖果人很恐怖的。”

“對,糖果人爲了吃糖果,什麼都幹得出來。”

“他們會撕扯我們,然後爲了吃糖果,他們會吃了我們。”

麥莉身後的幾個人神情驚懼的說着,就猶如說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張小凡和麥當娜對視了一眼,說道:“可是我們上來的時候什麼人都沒有看到。”

“那是因爲現在是白天,糖果人都已經躲起來了。”麥莉突然緊張的看了看時間,說道:“馬上就要天黑了。”

“大家快點檢查窗戶,一定要關緊。”

“檢查電源,確保有電。”

“準備好武器,不能讓糖果人衝進來!”

一時間,場上的衆人都緊張的大喊大叫着,目測過去,這些人數總共有三十多人,有男有女,都是神色蠟黃,頭髮枯萎,很明顯已經遭受了長期的營養不良。

張小凡皺眉道:“要不我們現在下去吧,馬上離開這裏。”

麥莉緊張的搖搖頭說道:“來不及了,天色黑了,糖果人已經出動了。”

張小凡走到窗口邊上,果然發現太陽開始下山,一絲陰影已經籠罩在了天際。

“麥莉,我就不明白了,你之前爲什麼不逃跑離開這裏?”麥當娜着急的說道。

麥莉苦着臉說道:“我也不想啊,只是沒辦法,你不明白,那些糖果人已經佔領了附近的城鎮了,一到晚上,就會全體出沒,我們若是出去的話,天黑之前可不能保證走出這裏,而一旦走不出,就會被殺光。”

說着指了指附近的人,說道:“你也看到了,我們這裏本來是有很多人的,但是走了不少,這些人沒到半路,就全都被殺光了,哎……”

聽了麥莉的話,麥當娜無奈搖頭,輕語說道:“怪不得你們不逃跑的,原來逃不出去。”

張小凡道:“我們有車,明天一早坐我車子吧。”

麥莉興奮的說道:“謝謝。”

也就在這時候,張小凡在窗外果然看到邊上的草叢中走出一個個人影,由於天色已經黑了,所以張小凡並不能夠仔細看清這些人的樣子,只能隱隱約約的看到這些人穿着黑色衣服,神情似乎比較呆滯,就這樣晃晃悠悠的朝着這家療養醫院走來。

張小凡皺眉道:“這些人難道很強大嗎?你們有沒有和這些人戰鬥過?”

“當然了,不過他們太厲害了,不但力氣很大,而且血液之中,也和我們不一樣了。”麥莉邊上一個中年男子說道。

“怎麼個不一樣法?”張小凡很是奇怪的問道。

“他們的血一旦被沾染了,就會變得和他們一樣,所以要想和他們戰鬥,一定要小心一點。”

男子說話的時候,不斷的警惕看着門外,隨即拿出了一個盾牌,喊道:“大家不要放棄,記住他們懼怕什麼。”

“是!”

麥莉滿意的點點頭,喊道:“不錯,這纔是我的好子民,好了,大家各自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千萬不要馬虎大意。”

很快,這裏的人都緊張的忙碌起來,外面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每個人都緊張的看着門外的縫隙之中,雖然進來的時候,張小凡注意到門口處都用木板之類的東西圍着,但是這些東西絲毫不能給予這些人安全感。

由於天色已黑,因此從窗外已經看不到人了,黑不隆冬的夜空之中,無數黑影衝入醫院,玻璃碎聲,敲擊聲,嘶吼聲,連成一片,不少人衝進來之後,直接朝着樓梯爬去,這些人速度很快,很快來到了張小凡他們所在的樓層。馬上要進入最終章了,哎,惆悵…… “糖果人要來了,大家千萬不要發出任何聲音。”麥莉大聲疾呼,雖然她也看起來很激動的樣子,但是張小凡總感覺她不是那麼害怕。

“吼……吼……”

門口處傳來一聲聲低吼,張小凡走到門口處,湊了過去看了一下,只見在外面有好多個黑影,這些黑影發出一聲聲的低吼,四處亂走,隱隱約約間,只能看到他們的眼睛居然發出了黃色幽光,這種光芒和之前糖果的顏色一樣。

“難道說,這裏的人中了病毒,和糖果有關?”張小凡心中暗暗思索。

也就在這時候,門外一個黑影突然撞擊了過來。

“砰!”

這種人撞擊的力道很強,直撞得整個門都要顫抖了起來,一邊撞一邊還低吼喊道:“開門,給我開門,我們要吃糖……”

“混蛋,這裏沒有糖了,趕緊滾。”中年人大喊着。

“哼,我不信,你說沒有糖就沒有糖了麼?那我就吃你。”

說着,門外的糖果人開始瘋狂撕扯着門框,原本結實的木板居然快速被扯爛。

而另一個門口處,突然“砰”的一聲,門居然直接被撞了開來,中年人尖叫喊道:“怎麼回事?爲什麼門會被撞開。”

“糟糕,之前忘了鎖了。”張小凡暗罵一聲,他們進來的時候,只是隨手關了一下,因爲當時心想找到人就馬上離開的,現在沒想到,這種事居然疏忽了。

衝進來的兩頭糖果人無比壯碩,勉強能夠看到是人形,但是表皮已經完全看不到了,只剩下了腐爛的表皮在表面,臉龐也全是膿水,顯得無比猙獰。

中年人罵罵咧咧,不過他並不害怕,抓起手邊的一個長矛,這長矛頂上有一頂大功率的燈泡,走到門口猛然點亮的燈泡。

“去死吧。”

WWW_tt kan_¢O

隨着燈泡亮度增大,爲首的兩頭糖果人直接變成了一堆爛肉,而且爛肉之中還時不時發出一股濃煙。

麥當娜驚訝的說道:“這種人怕燈光嗎?”

“不錯,嚴格來說,是怕燈光中的紫外線,也許是這些糖果人身上的病毒懼怕紫外線吧,所以病毒一旦接觸到了紫外線,就會死亡,這些靠病毒行走的糖果人也就死亡了。”麥莉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出了一顆棒棒糖,吃着說道。

張小凡有些無語的說道:“我不明白,你們爲什麼叫這些人糖果人?”

“很簡單啊,這種人一直嚷嚷着想要吃糖果,然後連他們的身體也都變成了糖果的原料,你看地上的腐肉,是不是散發着糖果的味道?所以我們就叫他們糖果人咯。”

張小凡詫異的看着地上的屍體,這才發現果然和麥莉說的一模一樣。

“原來如此。”麥當娜輕語說道。

此刻外面的糖果人一個個都已經被關在了外面,數不清的糖果人不停地拍打着門窗,想要衝殺進來,中年人吼道:“看來只能使用這一招了。”

“呵呵,好啊,快來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麥莉舔了一口糖果,興奮的說道。

中年人點點頭,馬上喊道:“開燈!”

突然,整幢樓的燈光都開始亮了,不過僅僅是一秒鐘,燈光全部熄滅,中年人臉色都蒼白了,不可思議的說道:“怎麼可能?明明都是已經修好了。”

張小凡皺眉道:“白癡,你們應該一層樓一層樓的開燈,現在好了,保險絲估計燒掉了。”

“的確,我居然沒有想到這一點,這下子麻煩了,這個夜晚恐怕很難過去。”中年人不停地抓着頭髮,只能咬牙說道:“現在只能利用手中的燈泡來對付這些糖果人。”

“可是數量太少了。”一個女士痛苦喊道。

“那也得拼了,否則我們都要死。”

麥莉說道:“實在不信的話,就只能撤離到樓頂了,哎,加油吧。”

張小凡奇怪的掃了一眼麥莉,不過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說道:“樓頂固然可以暫時撤退,但是一旦這些人衝上來,恐怕真的退無可退了。”

“我可是有辦法的哦,樓頂處有一根長繩子的,若是真的有危險的話,我們就從繩子上爬下去。”麥莉說着,朝張小凡和麥當娜招招手,三人來到了前往樓頂的樓梯口,麥莉說:“喏,這就是前往樓頂的地方,是我們的最後一道屏障。”

“砰砰砰……”

“啊……衝進來了,擋住,燈光……”

外面傳來了嘶吼聲,不過還沒有維持一小會,外面抵擋糖果人的人便死的不能再死。

這一刻,張小凡臉色一冷,說道:“來不及了,你們兩人先上去,我隨後就來。”

“好,那你小心一點。”麥莉甜甜一笑,和麥當娜爬了上去。

張小凡走到門口處,只見幾頭糖果人已經撲到了中年人身上,雖然他手中還握着燈,但是燈光已經很弱了,不足以對付糖果人,只能是眼睜睜的看着糖果人將這中年人撕得粉碎。

“嗯,好吃,既然吃不到糖果,吃你也是正常的。”一個糖果人滿口流着膿液說道。

“哇,你們還別說,這些人的口感和糖果一樣呢,好吃。”另一個糖果人抓住一個女生,狠狠的在她身上撕咬了一塊肉,他貪婪着啃食着,就猶如是一個惡鬼一般,充滿了激動的樣子。

張小凡看的都要吐了,悄悄關閉了門,本來他是想要救外面的人的,但是在看到糖果人都已經全都衝進來了之後,張小凡無奈搖頭,這些人已經沒有救了。

如果說,自己在還擁有精神力的時候,還會有辦法對付,但是現在這次的死亡公路賽讓他精神力都不能夠使用了,因此根本不能救人。

關閉門之後,外面的糖果人已經將外面的人差不多全都殺死了,就算還有人沒死,這些人也全部都躲了起來。

詭異醫生 張小凡朝樓梯撤離,不過走到門口的時候,驚訝發現這裏有扇大鐵門,大鐵門此刻居然被牢牢鎖住了。

“搞什麼玩意,難道把我關在門外了?”張小凡滿肚子疑惑,推了推門,沒想到這時候,樓底下傳來的撞擊聲。

“哈哈,這間門被鎖着,裏面一定有人,大家撞開……”一頭凶神惡煞的糖果人狂笑喊道。 張小凡聽着樓下的撞擊聲,心情十分的緊張,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難道就死在這裏?

他還不甘心。

因此馬上扭頭瘋狂喊道:“麥當娜,開門,快開門,搞什麼?”

沒有人迴應張小凡的話,鐵門猶如一堵牆,死死的將他和麥當娜隔開。

這時候,樓下的木質門已經裂開了,數隻手伸了進來,這些手已經不能稱之爲手了,因爲這手上滿是黏液和膿包,伸進來的時候由於手被刮破,手上不停的滴落着某種散發着惡臭的液體。

張小凡此刻也是大急,不停地拍打着身後的門,見門還沒有打開的跡象,張小凡大罵道:“麥當娜,別忘記了我們脖子上的炸彈,我要是一旦死亡了,你也會死,你有沒有想過?”

“砰!”身後木門終於被撞開,一頭滿是膿包的糖果人涌了進來,他散發着黃色幽光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張小凡,嘶吼道:“糖果,我要吃糖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