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昊天不禁在心裏糾結,看來啊,自己這小命,算是徹底的沒希望了,這次真的算是走到盡頭了!

“呵呵,這次不錯啊,明顯比上次淡定了許多。”李不忘走到張昊天身邊,說了一句類似乎表揚一類的話,但是這顯然不是什麼好話。

“我是不是要謝謝你的誇獎?這也還都要感謝你呢,要不是因爲有你上次給我的經驗,這次我都不知道你要做什麼。”張昊天十分淡定的說着,反正自己身上也沒多少力氣了,有這時間,自己還不如好好想想怎麼逃生,畢竟哭喊救命什麼的,貌似根本就沒有用。

“不用客氣,反正這也是最後一次了,回頭,估計也沒這樣的機會了,咱們這輩子估計也就見這一次面了,下一次,呵呵,不會有下一次了,因爲你的魂魄也不會去地府,會一直被我困着,我要讓你知道知道永遠被困在地下的感覺。”李不忘越說臉上的神情就越發的猙獰可怖,看上去就像是要生吃了張昊天一樣。

然而,張昊天根本就沒所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從哪兒弄來的淡定,總之,這會兒就是淡定的不行,沒來由的那種。

“那,我是不是要恭喜你?”張昊天繼續陰陽怪氣的說着,眼睛也繼續四下看着,想找到離開這裏的機會。

但是很可惜,這會兒貌似還真的沒有能離開這裏的辦法。

不過,不知道吳明光是真的歸順了呢,還是……

一想到這個,張昊天不禁把目光轉移到了吳明光的身上,這傢伙雖然是李不忘的人,但是也是自己多年的好友了,別的不說,就說自己跟他從小到大一起經歷了多少的事兒啊!

重生后我總想弄死九千歲 小時候翹課,拽女生小辮子,偷鄰居家的食物,下河摸魚那種事兒就不用提了,總之,就沒有自己和他沒做過的壞事兒!

如此好的交情,真的全都是假的嗎?要是這些都能是假的,那這奧斯卡還真的欠他一個超大號的小金人啊!

“我說,咱們這麼多年的兄弟,我都要死掉了,你就不打算跟我說點兒什麼嗎?”張昊天調轉方向,開始研究着要如何說服吳明光改變想法,轉而來幫助自己,要是真的能成功了,那自己豈不是就有能活着離開這裏的辦法了?

然而,不等吳明光開口說話呢,站在旁邊的李不忘倒是先開口了。

“你不會以爲他能聽你的話吧,你想多了!所有在外面的這些死侍,都是絕對效忠大將軍的,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就是要復活大將軍,讓大將軍從地下出來,擺脫掉你們這些雜碎的束縛,所以呢,你就別想那麼多了,這些年啊,他對你有多好,就有多麼的痛恨你,所以,你覺得他會幫助你嗎?”

李不忘說的很清楚,很簡單,但是也很傷人。

張昊天不禁在心裏感慨,這傢伙還真是能忽悠啊!自己也不是沒腦子,爲什麼這種事兒就分不出來呢?難道還要他來告訴自己嗎?當初的那些事兒,李不忘根本就不知道,也就根本就不能體會到我們兩個的關係有多好,不過,或許站着說話真的不腰疼吧。

“哎,我還記得八歲那年吧,你看着三叔家的供桌上有好吃的,趁着三叔不注意,就偷偷的拿走了一些。

結果沒多大一會兒就被三叔發現了,你當時不敢承認,怕你家裏打你,就說是我塞給你的,還說的你不要就不行的樣子,後來呢,他們一起找到我,你那個擠眼睛啊,就差點兒把眼睛從眼眶裏擠出來了!

好在我機智,當時就承認了,說是我從桌子上拿的,還說我餓了,就是想試試看那東西好吃不好吃。

後來的事兒你還記得嗎?兩家人啊,把你跟我一起全都打了一頓,說是咱倆說謊話。

再後來,咱倆一起在沙發上趴着哭,要多傷心就有多傷心,還商量着兒一起離家出走,再也不回來了,這些你都不記得了嗎?”

張昊天一邊說一邊幹感慨,完全一副回憶從前的樣子。

站在不遠處的吳明光這會兒心裏實際上也不是太舒服,那時候自己還不知道自己有這麼重要的任務,還以爲自己是親生的孩子,還以爲這個張昊天會是自己一輩子的好朋友,所以那時候不管什麼事兒,都是特別真誠的。

但是後來,自己在被找到,被告知自己的身份之後,就被要求刻意的跟張昊天套近乎,從那之後,不管自己做什麼,都帶着一種奇怪的感覺,就算是自己心裏再糾結,再難受,也還是沒辦法的。

一想到張昊天馬上就要被李不忘殺掉了,甚至連屍體和魂魄都不會再存在了,吳明光心裏就有一種說不上來的難受。

但是又沒什麼好的辦法,李不忘現在控制了太多的事兒,要是自己真的想辦法放了張昊天,估計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這是真的。

越想,吳明光的雙手就越是不由自主的攥緊。

李不忘根本就沒把吳明光放在眼裏,所以他的這些小動作也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睛。

但是張昊天這會兒是躺在地上的啊,對於吳明光的這些小動作,看的那是一個一清二楚啊!

在確定吳明光有呼應了之後,張昊天繼續說着從前小時候的壞事兒,說到開心的時候,張昊天還不禁笑出聲來,根本就不像是一個隨時可能死掉的人。

“行了,時間也差不多了,你說的也差不多了,我很高興你還能記得從前的事兒,趁着你現在還能控制你自己的思想,趕緊多想想,不然以後你永遠都不會去思考去想了,哦,對,這些事兒你以後也不會覺得有任何需要想的了,因爲你以後只會聽從命令!”

李不忘說完這些話,趕緊繼續指揮着吳明光,讓他趕緊去把什麼“東西”推過來。

吳明光雖然沒說什麼話,但是看着他那個神情,這會兒心裏已經開始糾結了,這是要處理掉自己最好的朋友啊!換了是誰,都不會無動於衷吧。

張昊天本來還想再說一些什麼的,但是這會兒,李不忘根本就不給他任何機會,直接盯着吳明光,逼着他趕緊離開房間。

與此同時,周偉光那邊顯然要兇險的多的多。

那些女鬼一個一個的全都用着長長的指甲對着他,只要他再輕舉妄動,那些女鬼絕對會再次衝上來。

周偉光本來根本就沒把那些傢伙放在眼裏的,但是這會兒也不得不放在眼裏了,甚至還必須重視起來,因爲此時他的身上,已經有好幾條女鬼弄出來的傷口了,看的觸目驚心。

“呵呵,還挺厲害啊!但是你們知道害人之後的結果嗎?要是繼續這麼害人的話,回頭就算是你們有了自由,也沒辦法和其他的鬼一樣了。”周偉光嘴上不急不慌的說着。

實際上這也算是周偉光拖延時間的一個辦法,他需要時間,他需要更多的時間!

因爲有了時間,他就能好好的想想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有時間他就能爭取到更多的機會,甚至,沒準兒還能等到支援也說不定呢,雖然這種可能性比較小。

想來,現在這種時候,能吸引那些女鬼注意的,基本上也就只有他們最關心的話題了,他們最關心什麼呢?自然也就是自由的問題。

這裏之所以能聚集這麼多隻鬼,完全就是因爲他們想要自由,希望可以順利的離開之類,爲了這個,真的是什麼事情都願意做的!

這話一出,果然吸引了那些女鬼的注意,其中一隻站的離着比較近的女鬼,更是慢慢的放下了自己長着長長指甲的手,稍稍歪了歪腦袋看着周偉光,“咯咯咯……”

聽着那隻女鬼發出了類似於嘲笑的聲音,周偉光忽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什麼纔好了。

難道是自己猜錯了嗎?或許,他們根本就不在乎是否能離開這裏吧,他們貌似還真的很享受這裏的生活呢,要什麼有什麼,是不是還能看到一些有趣的人,還能品頭論足一番,要是沒什麼太大追求的鬼,還不想離開人間的鬼,這地方貌似還真的是一個相當好的去處呢!

什麼自由不自由的,這些只能對一部分鬼來說,但是另外一些鬼,根本就不想離開這裏也說不定呢!

越想,周偉光越覺得自己愚蠢,自己居然先入爲主的幫他們做了選擇,還是沒要離開這裏,要自由,這些完全就是自己等人的猜測啊!

事實明顯就擺在眼前了,這些女鬼根本就不是被困在這裏的,他們是自願留在這裏,甚至自願變成現在這樣的!

“我懂了,你們根本就不想走,說吧,你們到底想要什麼?”周偉光收起了臉上嘻嘻哈哈的神情,轉而擺出一副準備聽他們說話的樣子。

“你以爲你很瞭解我們嗎?你真的是太愚蠢了,我們什麼都不要,我們就要玩兒!”那隻女鬼沙啞的說着,就像是一個說話很好聽的姑娘,在弄壞了嗓子以後的聲音。

“玩兒?”周偉光忽然不懂這些女鬼的想法了,難道他們留在這裏的目的就僅僅只是因爲想玩耍一下嗎?

那這世界上有那麼多好玩兒的東西,爲什麼非要選擇這種事兒來玩兒?

“有什麼問題嗎?”女鬼衝着周偉光伸了伸手指頭,那意思就是在警告周偉光,就算是真的有什麼問題,也最好趕緊閉嘴,這件事兒不是他想管就能管的,再說了,也不需要他來管!

周偉光自知不是那些女鬼的對手,這會兒自己還沒想到解決辦法呢,哪兒就敢輕易的有意見啊!

於是周偉光趕緊擺了擺手,“不,不,沒,我哪兒就能有什麼意見啊!我就是來問問的,要是沒什麼事兒,我先走了。”

周偉光態度相當好的說,這件事兒今天真的是太不順利了,要是周瑩瑩還跟在自己身邊的話,那自己絕對不會跟那些女鬼低頭的,自己長這麼打,能讓自己低頭的人,貌似就只有爺爺了!

但是人在屋檐下,還真的要低頭啊,好漢不吃眼前虧啊,自己這要是真的就這麼衝上去,那絕對是要吃虧的,所以衡量下來,還是趕緊離開這裏比較好,當然了,前提是自己能真的離開這裏。

女鬼又開始發出類似嘲笑一樣的聲音。

周偉光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小心的朝着後面退了兩步,想要趁着這個機會趕緊離開這裏,心裏也開始默默的祈禱着,希望女鬼可以放自己走。

然而,周偉光還是想的太簡單了,這些女鬼怎麼可能輕易的放過他?

眼看着周偉光正在慢慢後退,那些女鬼也跟着慢慢的朝着前面靠近,顯然根本就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

這讓周偉光開始稍稍有一些恐慌了,心裏也開始默默的研究着,自己接下來需要怎麼做才能真的順利的離開這裏。

要是再給自己一次選擇的話,自己肯定不會這麼毛貿貿然的衝進來了,這簡直就是葬送自己的性命啊!

真希望老天爺能保佑自己,可以趕緊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 相比之下,周瑩瑩那邊的情況就好了很多。

一開始是父母不認可她,覺得她就是個騙子。

火爆嬌妻:總裁大人寵上癮 但是在確認了很多事兒之後,父母開始漸漸接受了一個這麼大的女兒,甚至還允許她跟年幼的自己,還有年幼的丫頭一起玩耍,這讓周瑩瑩心裏簡直樂開了花兒了。

現實世界裏,沒有父母,沒有姐妹,只有孤零零的自己,但是在這裏,他們全都存在,甚至跟自己的關係還相當的融洽。

漸漸的,周瑩瑩開始越來越喜歡這個世界了,甚至有一種想永遠留在這裏的想法。

但是理智告訴周瑩瑩,這是不可能的,這是一場夢,終究不是真實存在的,只要是自己夢醒了,一切也就算是停下來了。

不過,雖然自己不能一直留在這裏,但是自己可以儘量讓這個夢境的時間變得長一些啊!

越想,周瑩瑩越覺得這個辦法好,自己只要多做一會兒這個夢,就能多享受一會兒親情的溫暖。

在這個世界裏,父母對自己簡直好到不行了,好吃的直接分成三份,弄的自己好像是同時存在的大姐姐一樣,一家裏一瞬間變成了三個孩子,開心到飛起了。

年幼的周瑩瑩貌似也很喜歡她這個大姐姐,不管什麼時候,都喜歡跟她黏在一起,簡直就像是恨不得要融合在一起似的。

雖然心裏知道這是幼年的自己,但是周瑩瑩還是覺得這也太熱情了,不過,也還算是蠻享受的。

眼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周瑩瑩的母親準備了一桌子的美食,好巧不巧的,全都是周瑩瑩最喜歡的,當看到那些食物的時候,周瑩瑩簡直要哭出來了。

自己在國外那麼多年,很少能吃到家裏的味道,這從國外回來還沒等多長時間呢,父母就全都沒了,所以這些食物要是能再次見到,簡直就是太好了!

好幾次周瑩瑩都差點兒哭出來,幸福的哭出來,但是也全都忍住了,生怕父母擔心自己。

張昊天這會兒還在嘗試着說服吳明光,讓他能聽自己的話,轉而幫助自己,因爲自己真的是不想就這麼死掉,但凡是有一丁點兒的辦法,也要嘗試一下。

可這會兒李不忘還在房間裏,吳明光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張昊天只能開始想着,有什麼辦法能讓李不忘離開這個房間。

貌似語言上的刺激已經不能讓他離開了,他巴不得看到張昊天氣急敗壞的樣子,甚至,張昊天不管做什麼,李不忘都沒有理由離開這裏。

張昊天心裏開始糾結,要是李不忘真的不離開這個房間,那自己接下來要怎麼辦?

就在張昊天糾結的時候,從外面又一次走回來的吳明光湊到李不忘耳朵邊上,小聲的嘟囔了幾句什麼話。

很快的,李不忘開始擰眉,“什麼?真的嗎?”

“是,所以……”吳明光拉長了聲音,後面的話也乾脆直接不說了,像是讓李不忘自己猜測一樣。

李不忘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張昊天,隨後轉身,真的離開了房間。

聽着那邊的們吱呀一聲關閉,張昊天心裏就像是多出了一隻小鳥,歡快到不行。

“呵呵,你是故意的嗎?”張昊天笑呵呵的說着。

這會兒外面能有什麼事兒呢?就算是真的有什麼事兒,貌似也不着急在這一會兒吧,所以,肯定是吳明光故意的。

他爲什麼要這麼做?不會是打算幫自己一把吧!

想到這種可能性,張昊天心裏開心到不行了,看來啊,還是自己的兄弟關鍵時刻比較靠譜啊!不管咋樣,只要是他能幫自己離開這裏,之前的一切自己全都可以不計較。

不過話說回來,之前他貌似也沒做過什麼對不起自己的事兒啊!

管他的,反正從這以後,自己和他還是好兄弟!

張昊天在心裏默默的確定了這件事兒,但是臉上還是儘量表現的十分淡定。

“你想多了,外面是真的有事兒他纔出去的,我只是轉述一下,僅此而已。”吳明光態度相當的堅決,就好像是真的這麼簡單一樣。

但是在張昊天看來,這事兒還是有所蹊蹺啊!不然,爲什麼他說話的時候都不敢看着自己呢?這就說明他心裏有鬼,還是不敢面對自己的那種!

“不管怎麼說,好歹也算是給了我們兩兄弟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也能說點兒事兒了。”張昊天仍舊保持着微笑,像是根本就沒什麼事兒,只是兩個人打算敘箇舊一樣。

“你不用費勁了,我是不會聽你說那些事兒的,我現在只負責看着你,其他的,我沒什麼要和你說的了。”吳明光的態度仍舊十分堅決。

“看看,我說什麼了嗎?還是我影響了你什麼嗎?真是的,這還不讓人說話了啊!我這眼看着就要死的人了,就連說話都沒權利了嗎?” 狂情總裁太毒辣 張昊天直接化身八婆,嘴裏各種說個不停,順便還看着吳明光的眼睛,像是在確定他這個傢伙到底是真的不打算幫自己了呢,還是不好直接開口說。

“你說,你隨便,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吳明光懶得搭理張昊天,反正自己的任務就是這麼的簡單了,看着他就是了,至於其他的,自己什麼都不用管,就這麼簡單就可以了。

回頭等到事情結束了,自己想做什麼,也就可以做什麼了,自己也就徹底的自由了,這是李不忘答應自己的事兒,希望他可以做的到。

張昊天看着那邊的吳明光不打算搭理自己了,心裏開始着急了。

自己的目的本來就是說服他的,要是他真的站在一邊不搭理自己了,那自己還說什麼啊!說那麼多還有什麼意思啊!真是的!

想來想去,張昊天覺得自己就是太繞圈子了,還說那些有什麼用啊,這回頭還不知道李不忘那傢伙什麼時候回來呢,要是他現在就回來了,那自己這算是怎麼一回事兒啊!

還有,要是他真的回來了,那自己還玩耍什麼啊,直接就要被他咔嚓掉了啊!

於是,張昊天決定開門見山,“行了,你就直接說吧,你爲什麼要站在李不忘那邊?”

在張昊天看來,吳明光這小子雖然有一些缺點,但是整體上這個人還算是不錯的,至少三觀是正確的,和自己沒有太大的出入,所以真的很難想象爲什麼他會跟李不忘這樣的人在一起。

還有,這小子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肯定也知道大將軍那些事兒相當的扯,再說了,就算是真的要大將軍從地底下出來,這還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威脅呢,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兒,他爲什麼還要去幫忙啊!

“有些事兒,你是不會明白的。”吳明光說的像是很心酸的樣子。

“你什麼都不說,你想讓我明白什麼?”這傢伙就是個悶葫蘆,要不是今天在這裏看到他了,自己都很難相信他會跟李不忘這樣的人站在一起,這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想象的出來的啊!

再說了,這都這麼多年的兄弟了,有什麼事兒是自己不能幫忙的?要是真的有什麼過不去的事兒,直接說了就好了,到時候就算是自己不能幫着解決,也能幫着想辦法啊!

吳明光聽着張昊天的話,重重的嘆氣,轉身坐在了之前李不忘放在牀邊上的那把椅子上。

“這麼說吧,其實,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誰。”

張昊天一聽這話,瞬間更加不理解了,“這話是什麼意思?”這傢伙還能不知道自己是誰嗎?那他到底是什麼情況?

“事已至此,我乾脆也就不藏着掖着的了,直接跟你說說吧,也省的我憋在心裏難受。

其實,我不是正常的人,我是借屍還魂的,不過,這麼說好像也不算是太對,總之,大概就是那個意思,聽我說完你差不都就能明白了。

李不忘,或者說是他們那一個家族,其實就是很邪門的存在,他們養着很多隻小鬼,這些小鬼都是當年那些士兵家屬的孩子。

書上說,當初大將軍被你們兩家控制了之後,一小部分隨從也好,侍衛也罷,全都結伴悄悄的離開,幾乎是一夜之間,那些人全都就地消失不見了。

事實上他們根本就沒消失不見,他們互相做了標記,之後四散,尋找那些殉葬或者死掉的士兵的家屬,但凡是家裏有小孩子的,七歲以下,剛出生的都算上,都被帶到了指定的地點。

本來計劃是應該有很多孩子的,但是真的去抓的時候才發現,根本就沒有那麼多,簡直比預想的還要少很多很多。

李家的老祖宗看着那些少到可憐的孩子,爲了計劃,只能讓那些人繼續尋找孩子,這一次,根本就不限制是誰家的了,只要是貧苦家裏的孩子,都可以隨便抓。

一時間,周圍幾公里範圍內,全都人心惶惶的,因爲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家裏的孩子就會失蹤,還是找不回來的那種。

但是就算是這樣,那些人還是抓到了足夠的小孩子,並且找了一個合適的日子,把這些孩子全都殺掉。

據說當時那些孩子哭的很厲害,很多孩子根本就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兒,知道的,也就只有稍微大一點兒的孩子。

眼看着那些孩子一個一個的在自己面前死去,就算是再膽大的孩子,也已經被嚇個半死了。

他們在殺掉了最後一個孩子之後,用了一些手段,把那些孩子的魂魄全都引渡出來,之後一個一個的分別封進了瓷器娃娃裏,最後,再供養起來。

實際上李家的每一代人都會這麼做,命令跟從他們的那些傢伙去殺死很多的孩子,之後繼續供養。

但是到後來,因爲越來越不好下手了,他們開始轉變方法,有的時候是花錢從窮人家裏買孩子,美其名曰說是送到有錢人家當下人,可實際上,用不了太久就會被他們殺掉的,說來也真是夠可笑呢!

那些孩子的父母很多都以爲自己家的孩子至少在那些有錢人家裏吃穿不愁,可誰知道,他們連性命都沒有了!

再後來,買孩子也不好弄了,甚至到近幾年,買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於是他們開始遊走於全國各地,尋找剛死掉的孩子,用法術把那些孩子的魂魄勾回來,繼續養着。

他們養這些小鬼並不是爲了催財,僅僅只是因爲這只是他們計劃中間的一部分。

按照他們接下來的計劃,他們在尋找殺掉的孩子的同時,也會在你們家附近尋找一些年齡和你差不多的孩子,但凡是被他們盯上的孩子,都會突然生一場大病,之後身體越來越弱,最後突然有一天恢復健康。

這事兒看起來很正常,小孩子嘛,總是會生病的,這生了病,也總是會好的,可事實上,這些孩子根本就不是真的生病了,而是被那些他們養着的鬼給侵佔了!

小孩子的陽氣本來就不是很強,那些鬼也都是被馴養過的,陰氣相當的強大,只要他們侵入那孩子的身體,就會慢慢的把他原來的魂魄擠走,最後徹底變成那個孩子。

我就是這麼來的,當初你鄰居家生了個男孩,李不忘的父親就知道了這件事兒,在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機會之後,就把其中的一隻鬼寄養在了那個男孩的身體裏面。

隨着男孩的漸漸長大,那隻鬼也跟着越來越強大,但是就算是那隻鬼再厲害,終究也需要一個依託,也就是這具身體,所以,這隻鬼不敢隨便破壞這具身體,甚至爲了能讓這個身體正常成長,還必須不能真的徹底殺死這個身體裏原本的靈魂。

但是肯定也不會讓這個靈魂太強大,所以只能把靈魂壓制到極度虛弱。

星際之棄婦重生 本來我應該能記得很多的事兒的,因爲我是鬼,我沒經過輪迴,所以很多事兒理論上是不能忘掉的,但是因爲我被封印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加上當時的年齡還很小,所以根本就沒什麼記憶,這也是李不忘找到我的時候,告訴我真相的時候,我難以相信的原因。”

吳明光說到這裏,重重的嘆着氣。

想來,這種時候,估計換了是誰都不會太淡定的了。

自己明明是個正常的人,突然要讓自己接受這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事實,真的是太難了。 張昊天忽然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

自己從小玩兒到大的兄弟到底是誰?是那個已經被擠到不知道哪個角落的可憐孩子,還是這個很小就被殺掉,之後還要控制着完成任務的鬼魂?

一時間,房間裏沉默讓兩個人全都呼吸不暢了。

好在張昊天回過神的速度也還算是比較快的,

“那個,你是什麼時候還魂到他身上的?”張昊天弱弱的問着,心說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自己朋友的,或者說,他一直都是自己的朋友。

吳明光嘆了一口氣,“據說是三歲,那年那孩子正好生了一場大病,李不忘就趁機把我放在了那孩子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