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霜霜的懷疑只在一瞬間,眼看着三人遠去的背影,她立刻做出了決定,大跨步走上前去!

無論如何,不管他們有沒有拍到,她都要先確認了再說!

開元通寶的事,容不得一點閃失!

然後,她大步擠進了三個男生中間,同時左手飛快的揪住了那個拍視頻男生衣服後的帽子,右手則同時拽住了剩下兩個男生垂在胸前的圍巾——

門外還有人等着進地鐵,一來一回,三人在這猝不及防的大力之下,連驚呼都未來得及發出,便硬生生被拽出了地鐵!

…………………

地鐵站外人來人往,周霜霜的動作並不算隱蔽,也是有許多人注意到了的。

但是,大家看看也就罷了。

畢竟雖然三個男生兩右一左被她揪着向前走,看似掙扎的很厲害,可是單看那個女生瘦伶伶的樣子,就知道她沒什麼大力氣的。

這估計呀,又是年輕人之間玩鬧的新花樣兒。

衆人的眼神在他們身上一閃而過,很快又沒人在意了。

……………

殊不知,此刻三個被硬生生拉扯着的男生憋的臉都快要紅了,卻仍是一句話都沒有喊出來。

周霜霜的力度把握得非常好,拽着帽子和圍巾,恰巧能卡住他們的喉嚨,讓他們說不出話來。

同時,也還留有呼吸的餘地。

她是關心則亂。

開元通寶的失而復得,讓她的警惕心在這一刻達到滿點。

不過,雖然情急之下揪了三個男生到這裏,但其實她也沒想做什麼,就是想仔細看看那個視頻,究竟有沒有拍到她……

如果拍到了,估計還要費一番功夫把視頻刪掉。

終於,在少有人來的E1步梯口,周霜霜鬆開了手——

“抱歉,能看下你們的手機嗎?” 面對周霜霜這樣無理的要求,被他揪着帽子的男孩兒深呼吸幾次,斷然拒絕道:“不行!”

他說完,想起周霜霜剛纔揪他們三個的利落勁兒,忍不住心裏又有點虛。但看到旁邊兩個同伴大口喘氣的模樣,很快就又堅定了起來,重複道:“不行!”

“我的手機,憑什麼給你看?你這是侵犯人家隱私權懂不懂?哪來這麼大權力。”

他說着,左右看了看這個僻靜的地鐵口——E1地鐵口正在施工,差不多半個多月都沒人走這邊了,面對這個神神經經力氣還大的女生——

此刻,幾人可危險的很呢!

他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

周霜霜眉頭一蹙:“可你還拍到我了呢!”

“未經我允許,偷偷拍到我,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我要求你刪除,這總不過分吧。”

呃……

這麼一說,好像也沒毛病。

但是……但是……怎麼他們心裏還是這麼不得勁呢!

真是事兒精!

兩個被周霜霜揪着圍巾拖過來的男生對視一眼,心頭有些不舒服。

——他們拍小視頻拍了這麼久,一般人不願意入鏡也就擋着臉就行了,還有更多的,都是格外配合,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見到這樣較真兒的人呢!

瞅瞅長得……嗯,長得是挺好看的。 盲眼睿心 可挺好看的,就能這麼斤斤計較嗎?

但周霜霜提的要求,也確實合情合理。

糾結一番後,爲首的男生不甘不願的把手機遞了出去,一邊小聲嘀咕道:“那你直接跟我們說就行了嘛,幹嘛還把我們揪這麼遠……”

一路跟拽什麼似的,在人來人往的地鐵站把他們拖了那麼遠……他們不要面子的哦!

……………………

周霜霜的神情也有點尷尬。

做出這種事,她心裏也不想的呀。可事關開元通寶,她一時情急,所以難免有些粗暴。

此刻臉色也越發柔和了,一邊微笑一邊尷尬道:

“不好意思,我是怕你們手快直接發上去了,所以有點着急。”

她這麼一說,卻見男生的臉一僵,心頭不由“咯噔”一下。

——只見打開的手機屏幕上,剛纔拍的那個視頻已經在拍攝結束的那一刻,就上傳了。

…………………

三個男生還小有名氣,這會兒距離上傳完成纔不過短短几分鐘的時間,便已經有人點贊加關注了。

想到周霜霜這麼在意這個,他們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有的女生就是愛低調,不愛露臉,他們剛纔一不小心好像真的拍到了……

周霜霜卻沒關注這個,將視頻打開,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

其實,也就短短几十秒而已。

看完之後,她將手機遞到那男生的面前:“視頻裏我在那邊玩,你們拍的時候怎麼都不精心點……”

這話裏,試探的意味相當濃厚。

在周霜霜的視線裏,自己是能清晰的看到開元通寶出現在自己手掌當中的。“

……………

但鑑於開元通寶一貫的隱蔽性,周霜霜還是要確認一下,看它能不能被其他人輕易看到。

男生仔細的瞅了瞅自己的作品,一邊兒心裏說道——

別說,這個小視頻都沒人加濾鏡,拍得卻那麼好!如果說現實中的小姐姐是美女,那視頻裏頭,就完完全全是個仙女了好不!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搞不好大家的重點都會在她臉上啊………

這麼一來,對方不想拍,就已經很可以理解了。

——避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騷擾啊。

實在是網絡發達,還是謹慎些好。

………………………

不過,話是這麼說,人家既然提出要求了,他們也只能照做了。

糾結的看完了這段視頻,想想這麼好的素材要被刪掉,男生不由有些痛心的問道:“真的要刪嗎?”

他心有不甘,試圖再拯救一下子——

“至於你在幹什麼……你不就一直坐在那裏,反反覆覆的看自己的手嗎?”

“小姐姐,你看看你的正臉,其實露的也不多,這會兒我們都有粉絲留言了,能不能不刪啊?”

………………

周霜霜猛的鬆了口氣。

——他們看不到開元通寶就好。

至於其他的,其實還真挺無所謂的。

不過……

她對着那視頻來回看了兩遍,突然發現了一個細節。

——在她感覺掌心發熱,然後擡起手掌的那一剎那。

自己的掌心,在屏幕裏也是沒有任何異常的。

反倒是手掌上方的空氣,彷彿有些扭曲了一樣……

她還想再多看一遍,可身邊幾個人已經眼巴巴的瞅着她了。

面對三雙可憐兮兮的小奶狗眼神,周霜霜簡直要招架不住。

這會兒,視頻的留言點贊,已經又暴漲了一波。

也難怪他們捨不得刪呢。

周霜霜看了看他們的賬戶名,將手機遞管給那個男生。

帝後名之謀取天下 “……抱歉啦,你們本來也不是想拍我,是我自作多情了,謝謝。”

看她利落的轉身走了,三個男生卻已經已經忘了剛纔被硬生生拖拽的恐懼,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們……果然還是太不謹慎了!

身旁的兩個男生鬆了鬆自己剛纔被拽緊的圍巾,一邊兒反省道——

“看來,以後是得注意了。拍的時候儘量還是不要把別人拍下來了…”

不然有好事者揪出事兒來,也挺麻煩的。

………………

周霜霜重新趕到地鐵站口,在等車的間隙趕緊掏出自己的手機,關注了對方的賬號。

賬號的第一個視頻,就是剛纔那個。

還別說,這軟件拍人,其實比她真人好看太多了。

不過她的心思完全不在這裏,也就無所謂了。

周霜霜點開留言,只見評論區異口同聲,關注的都是她——

“難道只有我的重點,在後排站着的那個小姐姐身上嗎?”

“小姐姐好可愛,在玩自己的手掌……我也要玩。”

“小姐姐的手好看,臉更好看……”

“只有我覺得小姐姐最後的笑容很好看嗎?”

評論各種都有,中心思想卻沒有跑偏——只能說,顏值勝於一切。

翻來覆去,都沒有一個人提過她掌心裏的開元通寶,或者是別的不對勁……

周霜霜徹底鬆了口氣。 既然已經放下心來,周霜霜也難得有心情點開視頻,重新認認真真的研究。

這次,她的心態已經很平穩了。

小視頻的鏡頭雖然有點不太清楚,但後期距離拉進了,也能看明白許多事了。

在來來回回的反覆觀看中,周霜霜發現,鏡頭裏的她將手掌攤開,從旁觀者的角度,連續播放幾次,就能看清楚——

開元通寶,並不像之前那樣,是從掌心裏出來的。

而是從手掌上方的虛空中。

那裏,有一團微微扭曲的地方。

它是從那裏探出頭,然後又迅速回到自己的掌心,滴溜溜轉着,就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

能做出這種動作,開元通寶…並不像是因意外遺失啊!

最起碼,對於開元通寶來說,並不是意外消失,而是有意偷溜。

那……

難不成是它自己溜走的?又溜到哪裏了?

周霜霜想起上個世界,她對艾米法爾人的能量抽取,不由心頭一跳!

該不會——

…………………………

2號線地鐵呼嘯而來,車廂門對準了她所站的地方。上上下下的人來來回回,然而隨着身後人不斷陸續上車,周霜霜卻仍舊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哪怕因爲有些擋路而遭到白眼,她也毫無所覺。

滴滴的提示音後,地鐵車門輕巧的關上,並有很快駛向了遠處。

周霜霜卻忽然回過神來。

她表情萬分糾結,想了想,便在前方樓梯口拐角處,隨便找了處地方坐下來。

然後,雙目無神的盯着前方的地面,眉目深鎖,彷彿在思考什麼了不得的問題。

………………

——這也確確實實是了不得的問題。

在那個她堆了亂七八糟一堆東西的空間裏,如今除了之前蒐集的各種奇奇怪怪或稀鬆平常的東西之外,還散落着小山堆一般的艾米法爾人、被抽取能量後的乾硬軀體。

看那數量,怕不得叫他們種族滅絕了喲!

——這不是她的鍋!

周霜霜臉都要僵了。

——她才殺了幾個,可這這這麼大一堆……艾米法爾人,看來真的是被種族滅絕了。

……………………

至於開元通寶是怎麼把他們種族滅絕的……周霜霜不敢想。

殭屍寶寶:爹地,媽咪出軌了 這會兒,她哪怕腦子裏只起了一個念頭——比如說開元通寶在那個世界自行穿梭,從外太空到藍星,刷刷割麥子一樣,讓他們全部都死翹翹……

然後給那個世界帶來如何大的軒然大波……

如何顛覆衆人的想象………

又引發什麼樣的難以收拾的事態……

——這些通通都不敢想!

此刻,她只能長長嘆息一聲,掩耳盜鈴的安慰自己——

還好知道回來。

………………

此刻,她看那一倉庫的艾米法爾人的軀體,心裏就曉得:這次開元通寶失蹤,絕不是什麼意外,而是它蓄意爲之。

真是……

周霜霜有些頭痛。

她的力氣如今變得這樣大,可指頭試探性的掰在這銅錢上頭時,仍舊沒有半點感覺。

開元通寶,看來由內而外,都是非同一般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