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黑夜,可那邊的天空卻格外的黑,壓迫感越來越強烈,讓他有些心悸。

這感覺,就彷彿是普通人面對烏雲蓋頂一般,那種渺小,那種壓迫,當這烏雲壓落而下的時候,普通人連反抗的心思都不會生出,只剩下恐懼和無盡的無力感。

空中正嘚瑟的皮皮龍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眼中青芒閃爍着,幽怨地看向遠空,哭嚎道:“mmp,龍真的只是帶個人走啊,不要這麼欺負龍啊!”

而在他背上的秦司音,已經在這股強烈的壓迫感下,緊貼在龍軀之上,嬌軀發顫,無法動彈……

本章完 轟隆隆……

遠處,滾雷聲越來越近,越來越響。

夜空,黑壓壓的。

彷彿一大團烏雲,轟鳴而來,即將壓落下來。

廣場上,一片死靜。

明月大長老眼中閃爍着精光,嘴角泛着猙獰的笑容:“兒啊,大軍到了,你的仇爲父可以幫你報了,這些人,全都得死,全都得魂飛魄散,這荒教,也是爲父的了。”

隨着轟鳴聲傳來。

廣場上,突然響起一聲怒斥。

“明月,這是怎麼回事?”

白小鳳循聲一看,是之前從高臺上跳下去帶人圍攻霍去病的一位荒教長老。

此時,那長老正憤怒地看着這邊的明月大長老。

“怎麼回事?”明月大長老笑道:“你,沒眼睛看麼?”

“你……”那位荒教長老氣急敗壞,愣是說不出話了。

而另一邊,另一位站在人羣中的長老怒喝道:“明月老匹夫,勾結外人,此乃荒教之大忌,你將我荒教置於何地?”

“明月老匹夫,你的心思,老夫知道,但老夫沒有多言阻止,完全是考慮如今荒教羣龍無首,聖女年幼,由你執掌荒教,也是情理之中。”又是一位長老怒罵了起來,“但,老夫萬萬沒想到,你竟然豬油蒙了心,與外人勾結圖謀我荒教,老夫今日定要與你拼死!”

“混賬!簡直混賬!我荒教,怎麼有如此狗賊擔任大長老一職?”又是一位大長老罵了起來。

廣場上。

上萬荒教成員中,一道道罵聲接連響起。

盡皆是荒教長老。

剛纔明月大長老喝令鬼王讓尊主的時候,沒有絲毫掩飾。

快跑,黑梟老公要收妖! 所有人都聽到了他的話。

也正是因爲如此,才讓諸多長老震怒。

荒教,可以亂,可以鬧,可以風起雲涌勾心鬥角。

但,絕不容許外人插手進來。

就和之前巫天行請白小鳳出手一樣。

讓白小鳳這個外人來救小妖女,目的就是爲了讓整個巫教槍口一致對外,不至於內部大亂。

即便最後白小鳳搭救失敗,荒教也能表面上平靜地過度下去。

但,現在明月大長老的手段。

卻完全超出了衆多長老的想象。

不僅荒教內部亂了。

現在,更是讓大軍壓落到了荒教內部。

這,已經完全和白小鳳搶親的性質不一樣了,且更加惡劣!

甚至,讓荒教處於顛覆的巨大風險中。

Boss兇猛:老公,喂不飽 “巫老頭小心防範的事情,沒想到被你這個老王八蛋做出來了。”白小鳳冰冷地看向明月大長老,冷聲呢喃道:“真是個瘋子,破釜沉舟了麼?”

如果明月大長老僅僅是暗中勾結外人圖謀荒教的話,今日大婚塵埃落定,明月大長老成爲荒教掌教,那很可能其他長老就算髮現了,也不會出聲多言。

但現在,明月大長老完全是將事情擺在了明面上。

這無異於是他自己一蹦躂,站在了整個荒教的對立面上。

要麼,成爲掌教。

要麼,失敗後面臨整個荒教的懲罰。

“都給老夫閉嘴!”

轟!

明月大長老仰天一聲咆哮。

“若不是有鬼盟幫忙,爾等老匹夫,哪能掌控現在局面?一羣廢物,哪來的底氣出聲?”

靜!

廣場上一片死靜。

白小鳳也是大驚,眯着眼睛看着遠處滾滾而來的黑氣:“又是鬼盟,倒是哪都有你們參與呢。”

也就在這時,廣場人羣中。

一位長老大喊道:“清風長老,你們三人,還不出手擒住明月老匹夫?”

白小鳳扭頭看向剛纔和他對戰的三位長老。

隨即,無奈地笑了笑。

講道理。

荒教的這些長老們,或許是安穩日子過慣了,養尊處優,把腦子都給養的有些秀逗了呢。

果然。

明月大長老嗤笑了一聲:“混賬東西,真以爲老夫會將與老夫無關之人,留在身邊麼?”

話音剛落。

站在白小鳳對面的三位長老忽然轉身。

笑着,將右手握拳放在了心口的位置,然後,對着明月大長老一鞠躬,異口同聲喊道:“拜見,掌教。”

“你們……”

人羣中,之前出言讓清風長老他們出手的那位長老虎軀一震,臉色漲紅。

沒等他說完呢。

正逼迫着鬼王唱《征服》的風長卿緩緩道:“現實一點吧,別都蠢的跟個豬兒蟲一樣,這樣,前任掌教,會死不瞑目呢。”

白小鳳癟了癟嘴,風長卿也是夠耿直的。

本大爺只是心裏想想而已。

他倒好,直接開噴了。

那位長老被噴的虎軀顫抖了起來,顯然氣的不輕。

轟隆隆……

遠處夜空,轟鳴聲越發巨大。

彷彿千軍萬馬,奔騰而來。

明月大長老根本不看廣場上的諸多長老和上萬荒教成員。

他的目光緩緩地看向正慘絕人寰唱着《征服》的鬼王:“還在唱麼?尊主怕是都已經到了!”

鬼王眉心的紫色魂火跳動了幾下。

想要閉口的。

可看了一眼面前的風長卿,他咬了咬牙,繼續……唱着。

轟!

突兀的。

夜空上,一聲巨響。

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壓,從天而降。

白小鳳虎軀一震,頓時大驚。

他猛地擡頭大喊道:“皮皮,小心!”

“哈?”

夜空中,皮皮龍一怔。

沒等他反應過來呢。

頭頂陡然亮起了璀璨金光。

他猛地一仰蛟龍頭,就看到了一隻五米大小的巨大葫蘆已經出現在了頭頂上。

好似大嶽一般,爆發着璀璨金光,悍然壓落下來。

“臥槽!這特麼什麼時候出來的?主人,救龍啊!”

慌亂間,皮皮捲起磅礴陰氣,俯衝而下。

他能清晰地感應到,這隻巨大葫蘆釋放出的恐怖威壓。

毫不懷疑。

真要是砸在了身上,別說他了,就算是真龍,也扛不住啊!

轟!

巨大葫蘆爆發着璀璨奪目的金光,悍然鎮壓而下。

封禁了皮皮龍所有遁逃的方向。

重生俏軍嫂:首長,放肆撩 “噗!”

趴在皮皮龍背上的秦司音嬌軀一顫,在巨大葫蘆的威壓下,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該死!”

地面,白小鳳大罵了一聲,施展出“三清飛身咒”,腳踏金光,沖天而起。

也就在這時。

風長卿臉色大變,驚呼道:“白小鳳,這是圈套!”

“我管他是不是圈套,不救他倆,就死了!”

白小鳳面目猙獰起來,右手緊握着赤梟劍,一劍斬向了壓落向皮皮龍和秦司音的巨大葫蘆……

本章完 轟!

赤梟劍斬在了巨大葫蘆的底部。

白小鳳臉色大變,感到一股恐怖的重力轟然席捲了全身,硬生生的壓制着他墜落向地面。“主人!”

秦司音和皮皮龍同時大喊道。

砰嚨!

白小鳳被壓制的砸落在地面。

如同隕石墜地一般。

青石板鋪成的地面瞬間崩裂,坍塌出一個足有五米直徑的大坑。

“噗!”

白小鳳身軀一晃,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緊咬着牙:“給我,滾!”

轟!

磅礴的陰力破體而出,如同驚濤巨浪,衝撞在了巨大葫蘆的底部。

可散發着璀璨奪目金光的巨大葫蘆,卻真如大嶽壓頂一般,並沒有被他的陰力震飛出去,反而金光一閃,重力暴漲。

嘭隆隆……

地面轟鳴。

白小鳳的雙腳站立的地面,恍若豆腐一般,崩碎成齏粉,雙腳硬生生的陷入了地面。

“娘希匹的,要不要這麼狠?”

饒是白小鳳,也震驚的懵了。

以他的陰力和肉身強度,從小到大,還從來沒受到過這樣的壓制!

嘩啦啦……

不給他再次出手的時間,巨大葫蘆便響起了一陣鐵索聲響。

一道金光鐵鏈,咻然從巨大葫蘆邊飛了下來,纏住了白小鳳手的赤梟劍。

轟!

金光鐵鏈一扯,將他手的赤梟劍扯飛了出去,插在了遠處的地面。

要不是白小鳳反應快,急忙用雙手撐住了巨大葫蘆。

這一下,巨大葫蘆非得直接鎮壓到他頭頂不可。

緊跟着。

嘩啦啦……

鐵索聲響越發的密集起來。

一道道金光鐵鏈從巨大葫蘆飛了下來,足有十幾條,盡皆纏繞在了白小鳳的身。

鐵索的禁錮,巨大葫蘆的重力,瞬間讓白小鳳如同陷入泥沼一般,動彈不得。

“臥槽!嚇死龍了,嚇死龍了,主人,加油啊!”

空,皮皮龍眼青芒閃爍着,驚恐大叫着。

如果不是剛纔白小鳳突然出手攔住了巨大葫蘆,以他的實力,非得被巨大葫蘆砸成龍肉餃子餡不可!

“白小鳳……”秦司音趴在皮皮龍的背,虛弱地大喊道,淚水順着眼角滑落。

“該死!這臭小子瘋了不成?”遠處,風長卿仰天大罵:“堂堂證道境天師,欺負一個小孩算什麼本事?有種,衝老子來啊!”

“哼哼哼……天師聯盟掌教風長卿,你,是不是當本尊傻?”

話音剛落。

轟鳴巨響的天穹,一道冷笑迴響夜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