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跟個傻子似的狂笑,穆南樞會不會覺得她腦子有問題?

不過顧柒見過多少大風大浪,左三圈右三圈揮動胳膊。

「小樞樞,我最近學習了一套健身操,你跟我一起練習練習,活動筋骨的。」

穆南樞會相信她這愚蠢的說辭嗎?

顧柒繼續坦然自若道:「我這衣服可飄逸了,就是有點透風,不過穿著很舒服。」

最後她自己都編不下去了,索性往床上一躺,做了一個妖媚的動作。

「官人,來快活啊……」

穆南樞轉身,「我去洗漱。」

顧柒撐著頭一本正經的想他這是答應了嗎?可為什麼眼神那麼淡定?

一般這種情況下男人不是像餓狼一樣撲過來,穆南樞的反應太淡定了!

淡定到讓顧柒懷疑人生,她的魅力好像到他這裡就不行了。

明明兩人初相識他想要將她拐上床,怎麼確定關係了以後反而變了?

果然男人都是大豬蹄子,不在乎他的時候他滿世界追著你,綁著你。

一旦你表白了,他反而無所謂的樣子。

顧柒覺得自己才是他釣上的魚,一旦被釣上來了以後就不會給她喂餌了。

鍊氣成聖 想著想著她覺得很是委屈,一委屈就睡著。

穆南樞回到主卧,看著那睡相奔放的小東西。

她那點心思他怎麼看不透,輕輕吻了吻她的眉心,穆南樞抱著她沉沉睡去。

一開始想要她只是覺得她很好玩,那時候並沒有和她過一輩子的想法。

後來心情一點點變化,他徹底愛上了她,想要她成為自己的太太。

他骨子裡還是很傳統的,他愛她尊重她,就不想委屈了她。

至少也得等諾言實現,他會明媒正娶。

反正顧柒還小,再等兩年也沒有關係。

他這麼想顧柒就不這麼想了,第二天一大早,穆南樞還沒有睡醒,就覺得自己脖子上涼颼颼的。

小丫頭居然拿著一把刀,「說,你是不是身體有問題?」

穆南樞:「……一大早又抽哪門子的風?」

「不然你為什麼不動我?」

穆南樞無奈的解釋,「你睡著了。」

「你可以用你的愛將我叫醒,我不會怪你的。」

「我有些累。」做了一晚上的資料數據分析,他能不累嗎?

顧柒朝著他身體以下的部位掃去,「你……真的很累?」

「嗯。」

「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顧柒越發相信洛的話,男人有時候就是過度勞累之後的腎虛。

穆南樞有些奇怪,「包你身上?」

「乖,小樞樞,你繼續睡吧,我起床了。」

顧柒風風火火起來,今天她特地換了一套女裝。

穆南樞確實有些困便沒有理會這個瘋丫頭。

顧柒提著一口袋中藥風風火火就闖入了阿旺的房間。

阿旺裹著浴巾出來,看見一個女人,第一反應是捂住了自己的身體。

詛咒之龍 「啊!」顧柒掏了掏耳朵,「我都還沒叫呢,你叫什麼?」 鞠馹終究還是給她安排好了一切,讓她先去歐洲避避風頭。

她重新回到薔薇古堡,之前穆塵讓她就留在中國幫助鞠馹處理事務,那時候蘇夢心中並不開心。

蘇夢想要跟著穆塵,那個冰冷的男人,她終於有機會再看到他了。

原本她就打好了主意,等殺死司錦諾她就藉此機會讓鞠馹安排她回歐洲。

現在司錦諾沒死,她仍舊待不下去了,司厲霆會動用一切關係來追殺她。

雖然任務失敗,她還是能回到他的身邊。

當蘇夢滿懷欣喜到了薔薇古堡,她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會看到一幕怎樣的畫面。

一年前她來這裡的時候就被人告知,這裡有一處禁區,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穆塵經常會去那裡,蘇夢旁敲側擊打聽過很多次,但沒有任何人告訴那裡有什麼。

直到這一刻,她踏入薔薇古堡。

穆塵身材挺拔,周圍的薔薇花在他背後形成了很美的背景。

這樣氣質出眾卻冰冷的男人,手中握著各國重要命脈,蘇夢對他很是敬佩。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種敬佩慢慢變成了喜歡。

她知道自己身份卑微,從之前的事情之中她已經有了經驗,不會奢想不屬於她的。

唐茗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初她任意妄為,費盡心思,以為自己可以成為人上人,成為唐太太。

後來想起那些事情,她只覺得可笑,什麼唐太太,一個她自以為是的唐太太。

所以她對穆塵只是傾慕之心,並沒有往那個方面去想。

穆塵在她心中就像是雲端高陽,不只是她,任何人都無法接近他。

他潔身自好,這一年來從未見過他對那個女人親近。

蘇夢正想要朝著他走過去,突然耳邊傳來歡快的女聲,「猜猜我是誰?」

在穆塵的身後多了兩條雪白手臂蒙住了他的眼睛。

蘇夢臉上的笑容僵住,哪裡來的女人這麼大膽?

薔薇古堡幾乎都是男人,只有極少幾個女傭,女傭平時都是低眉順眼,怎麼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如果她沒有猜錯,很快這個女人就會被穆塵推開,然後趕出薔薇古堡。

下面發生的事情卻讓蘇夢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那被蒙著雙眼的冷傲男人嘴角竟然微微勾起,他……是在笑嗎?

蘇夢覺得毛骨悚然,這一年的時間除了冷笑之外,她從未見過穆塵真正的笑容。

此刻他嘴角揚起的弧度很顯然是發自內心的微笑。

穆塵笑了?還是因為一個女人?這怎麼可能?

一向最討厭女人的他居然沒有反感女人,自己不在他身邊的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聊齋世界修神通 「小七?」穆塵好聽的聲音響起。

小七?蘇夢在腦子裡搜索這個名字,總覺得有些耳熟。

「塵哥哥,你每次都能猜到我,不好玩。」

蘇夢有些吃醋,她居然能這麼親昵的稱呼穆塵。

穆塵轉身將小七抱入懷中,他寬闊的背將小七擋得嚴嚴實實。

「除了你,這園子還有誰敢蒙我的眼睛?」

蘇夢實在好奇她的身份,究竟是什麼女人能讓向來冷漠的穆塵變成這個樣子?

她朝著穆塵走去,恭敬的喚了一聲:「boss,我回來了。」

從穆塵的懷中探出來一個小腦袋,「塵哥哥,誰回來了?是不是我不在的時候你給我找了一個嫂子?」

當蘇夢看到那張臉,她像是被人捆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不,不是吧,為什麼她的臉和顧錦長得一模一樣?

顧錦現在已經是藍色雙瞳,只有顧安南才是黑色的眼珠,顧安南追到這裡來了?

她不是跟唐茗不清不楚,怎麼又會和穆塵牽扯到了一起。

穆塵覺得大嫂兩個字有些刺耳,聲音冷冷道:「只是一個下人,不許胡言。」

「這位姐姐看著眼生,是什麼時候來的?」穆七打量著蘇夢。

蘇夢也在打量她,發現穆七儘是好奇,她是真的不認識自己。

顧安南絕對不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這是怎麼回事?有兩個和顧錦一模一樣的女人?

既然顧安南是她的妹妹,那麼她難道也是?

蘇夢內心之中風起雲湧,想到一年前自己來求穆塵幫助自己的時候。

穆塵雖然給自己出了一個難題,最後還是同意自己留下,還讓鞠馹教自己。

提到顧錦的時候自己曾經問過他是不是認識,他當時的回答很奇怪,還說什麼果子還沒熟。

如今他卻和顧錦的姐妹這般親昵的樣子,他在算計著什麼?

蘇夢背後一涼,她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他留下自己當真只是自己求他的原因嗎?

畢竟從蘇夢和穆塵接觸的時間來看,穆塵根本不是一個心善的人。

他當時竟然肯給自己一個機會,蘇夢突然覺得這不是巧合,以他的性格,是自己身上有可利用的價值才是。

傲嬌萌夫惹不起 當時自己已經是沒落的普通女人,對他來說又有什麼價值?

想到這裡,蘇夢已經是遍體生涼。

虧得自己一直對他都有種莫名的敬仰,如今看來,自己是被人賣了還在幫他數錢。

穆塵的目光落到蘇夢身上,「去書房等我。」

一句話,毫無感情。

蘇夢對上他那雙鷹隼的眸子,她嚇得慌亂離開了視線。

「是,boss。」

那人的眼神太過於犀利,蘇夢心慌意亂,她有一種感覺,她是從狼窩逃到了虎穴裡面。

她趕緊轉身離開,聽到背後傳來男人的聲音,「時間到,你該吃藥了。」

「不要,每天都吃藥,我都吃膩了。」

穆塵聲音溫柔道:「我讓人送來了紐西蘭的奇異果,酸酸甜甜,很爽口,吃完了葯就吃好不好?」

蘇夢腳步一停,她從來沒有聽過那人這樣的語氣。

她回頭看了一眼,發現穆塵正摸著小七腦袋,小七的身高比顧錦稍微矮了幾公分,在高大的穆塵懷中就顯得十分嬌小。

「我想吃大櫻桃。」

「好,一會兒就讓人給你送來,先乖乖吃藥好嗎?」

「唔……那我要穆塵哥哥抱著。」

「小鬼頭。」

穆塵彎腰,穆七像是個孩子一般跳到了他身上。

兩隻手臂攬著他的脖子,雙腿夾在他的腰身,小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這樣親密的姿勢,她做出來倒是沒有那麼曖昧,反而有些像是哥哥和妹妹。

而穆塵看她的目光充滿了寵溺,聲音也是從未聽過的溫柔。

蘇夢苦笑,原來他並非真的冷漠,他只是將他溫柔的那一面都留給了那個女人。

原來他也不是厭惡女人的接觸,他只是一直都在等著她。

原來自己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傻瓜。

蘇夢彷彿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她本就不是當年那個驕縱愚蠢的千金小姐。

經歷了這麼多,她是有些長進的。

她有種預感,一年前之所以穆塵會讓她留下來,並不是巧合,而是想要利用自己做些什麼。

顧錦竟然有這麼幾個妹妹,顧家究竟藏著什麼秘密?為什麼好端端的幾個姐妹四分五裂。

既然穆塵對顧錦的妹妹這麼寵愛,為何對顧錦卻裝作不認識?

蘇夢想到之前在國內的度假山莊,那時候她以為是偶遇,如今想來,只怕是穆塵就是沖著顧錦去的。

只是因為什麼緣故他假裝不認識,他才會叮囑自己不許傷害顧錦。

穆塵的葫蘆裡面究竟賣著什麼葯?

蘇夢帶著滿心的疑惑到了他的書房等待,從那個女人對穆塵的態度來看兩人早就認識了。那她這一年來為什麼沒有露面?想著穆塵每次都去禁地呆上很久,難道她一直在那裡? 跟在穆南樞身邊多年的阿才和阿旺兩人自然而然也孑然一身,和女人沒有任何牽扯和瓜葛。

他的房間最多只有阿才進來,這突然蹦進來一個女人,還時這麼漂亮的,阿旺這個鋼鐵直男瞬間就害羞了。

顧柒倒是一點都不吃驚,坐在沙發上打量著他。

別看阿旺每天兇巴巴的,這肌肉是真漂亮,尤其是身上還有幾條深淺不一的疤痕。

他的膚色是古銅色,不像是穆南樞那麼白,也有一番風韻。

顧柒流里流氣的吹了一聲口哨,「身材不錯。」

紅雲從耳朵紅到了耳後根,阿旺難得害羞。

「喂,你不是害羞了吧?」顧柒湊近。

她平時穿著男裝倒還好,阿旺也就不把她當成女人看。

偏偏現在她穿著一套女裝,不用化妝都這麼漂亮,身上還香香的,一靠近就能聞到她身上的味道。

阿旺趕緊避嫌往後退了幾步,「顧小姐,麻煩保持一點距離,要是被先生看到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阿旺老哥,你昨天不是還要揍我嗎?我就在這呢,你倒是來揍阿。」

顧柒這個小壞蛋覺得阿旺這個表情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顧小姐,你究竟有什麼事?」阿旺只圍著一條浴巾,他怎麼覺得自己身上涼颼颼的。

「好了,不逗你了,這是我從美國一個很厲害的醫生那裡抓的葯,給你們家先生熬好喝吧。」

「我家先生怎麼了?」阿旺一聽要給穆南樞喝葯,那把他給急死了。

「老哥你淡定點,你家先生沒什麼,你再激動浴巾就該掉了。」

阿旺死死抓著自己的浴巾,「你說清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