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子澈目光不捨得追逐著溫如意。

沈清華賤兮兮的湊到他身邊,用手隔絕了他灼熱的視線,道:「別看了!都走遠了,再看你也看不出來一朵花來,趕緊去後面,再準備準備,等下舉行儀式的時候,你要是念錯了一個字,就等著今晚跪榴槤吧!」

他的話句句都帶著看好戲的味道。

換做往日,容子澈一定會好好的收拾他一番,可今天還是決定不跟他計較了。

面上帶著笑意,往教堂里走去。

沈清華快步走了兩步,追上他的腳步,勾搭上他的肩膀。

容子澈皺了下眉頭,把他推開:「把我禮服弄亂了。」

切~

連碰都不能碰了!

沈清華被嫌棄了,很不開心。

可容子澈沒在意他,繼續大步的走。

邪少追妻:法醫媽咪快跑 沒一會兒,身影隱沒在歐式教堂高大建築里。

沈清華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抬步準備往教堂里走,可在抬步的剎那,餘光里看到一道身影,他頓了下腳步看向那個方向,那裡只站了幾個認識的哥們。

而剛才看到的那個疑似杜房明的身影,已經沒了。

沈清華揉了揉眼睛,覺得自己真是眼花了。

這個時候,杜房明該在牢房裡,又怎麼會跑出來? 第939章不被祝福的婚禮

舉行結婚儀式的時間越來越近……

容子澈緊張心臟激狂的要跳出胸腔,手腳不知道要做什麼,只能不停地整理著自己的衣服,一次次的確定,自己的妝容是不是完好。

一點點的檢查完畢,看著鏡子里完美無缺的自己。

容子澈滿意的露出一個笑容,然後抬眸望向牆上掛著的古老的石英鐘,那時鐘磨磨蹭蹭許久,才嘀嗒一下,讓人有種已經壞掉的錯覺。

容子澈恨不得立刻撥動時針,讓時間立刻走到中午十二點。

那樣就能早點舉行儀式,讓所有人知道,如意是他容子澈的妻子,名正言順的容太太。

想到溫如意,他的眼神變得很暖。

煉金真命 暖的像是冬日裡融化冰雪的陽光。

而專註的他,沒有注意到,房間的門不知什麼時候打開,門口站著一個人,那人靜靜的注視著他許久后,終於忍不住出聲——

「子澈。」

安靜的房間里乍響起輕柔的女人的聲音,容子澈臉上的笑容一滯,疑惑的回過頭看向自己的側面。

在看到不遠處的人的時候,容子澈愣了幾秒,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他邁開步子,快步走到那人跟前,開心的握住她的胳膊。

「媽,你來參加我跟如意的婚禮嗎?我以為,你跟我爸不會來了……我爸呢?」

他看向容母的身後,沒見到自己父親的身影,想到之前父親再三拒絕來參加婚禮,眼裡閃過失落。

但失落只是一時的,他很快振作起來說:「我爸是不是還是不肯原諒我?還有……爺爺他也不來,是嗎?沒關係,只要媽你來參加我跟如意的婚禮就夠了。如意如果知道你來了,她一定會跟我一樣高興!我帶你去見你的兒媳婦!」

容子澈拉著容母,要帶她去見溫如意。

但他走了兩步,察覺到了異樣,因為母親站在原地沒動。

容子澈腳下一頓,回頭看著自己的母親,見她沒有半分喜悅的神情,頓時被當頭澆了一桶冰水,心也漸漸的沉了下去。

容母想讓自己露出一個笑臉,可嘗試了幾次都失敗了。

她根本笑不出來。

因為自己來這裡,不是祝福兒子跟溫如意的婚禮,而是勸子澈回家的,老爺子昨天晚上病情突然惡化,不停地叫著子澈的名字,她在一旁聽的難過,想了一整晚,依然沒有下定決心,要來找子澈。

最終讓她下定決心的是……

一個小時前,有人向紀檢委,提交了容老爺子政績里的污點,這些污點,所有人都知道不是真的,老爺子一生剛正不阿,根本不會做那些蠅營狗苟的事情。可明知道那些證據顧家收買人捏造的,用來栽贓陷害老爺子,但容家也沒有辦法。

因為他們根本沒辦法證明,那些是假的。

現在老爺子倒下去了,容家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他們甚至連保住容家的能力都沒有。

如今的容家是一盤散沙,在顧家輕而易舉的打擊下,就潰不成軍。

現在只是用小手段,尚且如此。

等顧家使出更加猛烈的招數,容家很可能瞬間就大廈傾。

她對容家垮不垮掉,沒有那麼在乎。

但老爺子……

她不能看著別人往他身上潑髒水。

老爺子一生清廉,為人耿直、公正,若是任由顧家毀了他一輩子的清譽,怕是到了另一個世界,他也無法安寧。

容母知道,不止自己會出面維護老爺子。

容家大部分人都會這麼做,尤其是子澈,這二十多年來,老爺子幾乎是手把手的把他培養大的,他哪怕能對不起自己的父母,也不能對不起老爺子。

所以,在接到顧家那通電話后。

她過來了。

顧家的老太太說,只要阻止子澈跟溫如意舉行婚禮,她就讓人撤銷關於老爺子的誣告。

**********

隨著母親沉默的時間越久,容子澈的心越發的不安,過了大概兩分鐘。

他放開了自己母親的手,退到了兩步之外。

「媽,你如果來這裡,不是為了祝福我跟如意的,那就請你離開。我不會因為任何事情,放棄如意的。」

容子澈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不穩。

幾次都近乎咬著牙齒,把每一個字從齒縫裡蹦出來。

容母聞言,攥緊了手心,道:「我為了你爺爺,你也不肯嗎?」她不能告訴子澈,顧家拿老爺子清譽威脅的事情,因為以子澈的倔脾氣,顧家越是逼迫他,他越是反抗。鬧到最後,他甚至在衝動之下,會到顧家,親手宰了顧家的人。

這是她最不願意見到的,所以只提了老爺子。

容子聽到母親的話,胸口窒悶的無法呼吸,爺爺是他這輩子最敬重的人,他最不願意傷害的人就是爺爺。

靜默了許久——

容子澈別過臉說:「媽,該說的話,我當初離開家裡的時候,都說清楚了。你別再逼我,我不會回容家的……」

「子澈,你爺爺前幾天忽然暈倒了,醫院診斷,他得了腦萎縮,這幾天一直住在醫院的重症病房裡。他不想讓你擔心,清醒的時候,再三叮囑我跟你爸,不要把他的病情告訴你。可是,子澈,我做不到。你想想,從小到大,你爺爺是不是最疼你的?為了你,他傾盡了心血……哪怕現在在昏迷的時候,他依舊叫著你的名字。你真的忍心,讓你爺爺在遺憾中去了嗎?」

容母淚光閃爍。

容子澈死死地攥著拳頭,腦子嗡嗡的一陣陣的響,他想開口說話,可已經失去了說話的氣力。

喉嚨里血腥的味道越來越濃,涌到口腔里,難受到了極點。容子澈的眼神由最先的冷漠轉為悲戚,「媽,等我結了婚,我會去看爺爺。我不會拋下如意的,我答應了她,無論再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拋下她,今天我一定會娶她為妻。」

「子澈……」

容母開口要說,但在她說話之前,容子澈直直的望著她,雙眼的眼角瞪得幾乎裂開。

「媽,我求你,我只想跟她在一起,我求求你,不要再說了……」

他只是想跟如意在一起。

為什麼所有人都來阻撓他們?

容子澈渾身的肌肉緊繃,神經拉緊到了極點,整個人像是站在一根懸挂在深淵上的鋼絲上。

只要稍微一推。

他就會墜入望不到地的深淵。

容母怔怔的盯著情凄涼的容子澈,心裡好不容易狠下的心,瞬間轟然倒塌。

他是她的兒子,最不願意為難他的人,除了老爺子,就是她。

他的春風和煦 金牌小助理 可現在,不逼著子澈回家。

她還有其他的辦法嗎?

顧家那邊在等著婚禮取消的消息,而現在距離十二點鐘,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了…… 第940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子澈的拒絕和顧家的威脅,像是一張無形的大手,一把扼住她的喉嚨,讓她難再呼吸。

容母的眼神越發的痛苦和悲愴。

容子澈不忍再看,用力的緊捏雙手,直到掌心麻木,轉身向著門外走。

他不要再聽母親的話,現在只想去找如意,儘快完成婚禮。

到不到十二點鐘,又怎樣呢?

只要舉行了儀式,她就是他的妻子了。

容子澈一身白色禮服,快步的走出房間,那速度像是身後有什麼猛獸在追逐。

容母看著他走,腳步邁開,想要阻止他,可動了動身體,只走了一步便停了下來,紅著眼睛望著天花板,淚簌簌地落下。

她從來沒想過,容家會落到這步田地。

也沒想過……

自己會淪落為狠心逼迫子澈的人。

在看到子澈避她如蛇蠍的神情時,她比任何時刻都要難過……

誰能告訴她……

到底該怎麼辦,才能讓事情兩全其美?

*******

慕洛琛推著葉簡汐,往新娘小憩的房間走,快走到的時候,另一條走廊里忽然閃出來一道身影,直直的往輪椅上撞。

慕洛琛反應過來,用力的把輪椅往前推了下。

葉簡汐嗖的一聲,往前飛馳了過去,險險的避開了碰撞。

慕洛琛身手敏捷的躲開那道衝撞的身影,追著葉簡汐跑過去。

在輪椅撞上牆壁之前,及時抓住了輪椅。

這一切來的太突然,葉簡汐被嚇了一跳,回過神來,看著慕洛琛略顯慌亂的臉色,勉強笑了笑。

「慕先生,你剛才反應未免也太快了。」

她只看到一個黑影,都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就被推了出去。

「涉及到慕太太的事情,我當然反應得快。」慕洛琛見她還有心思開玩笑,就知道她沒多大事情,放鬆著回了她一句,扭頭看向那個冒失鬼。

在看到是容子澈時,慕洛琛冷下了臉色,語氣裡帶著責備的說:「子澈,今天是你結婚的日子,你怎麼莽莽撞撞的?剛才你差點撞到簡汐,知不知道?」

容子澈也被剛才的舉動嚇得回過神來,安定下情緒,目光閃躲的說:「洛琛,嫂子,對不起。我急著去找如意,一時沒注意到。嫂子,你沒事吧?要不要我找醫生給你看看。」

「我沒事,你別聽洛琛大驚小怪的。」

葉簡汐瞥了一眼慕洛琛,目光裡帶著嗔怪。

今天是子澈跟如意最重要的日子,有些緊張再所難免。

哪裡值得上綱上線的?

葉簡汐不想因為任何事,破壞了容子澈的心情。

慕洛琛抬起手,輕輕的拍了拍葉簡汐的肩膀,然後抬眸看向容子澈,「現在離婚禮舉行只剩下十分鐘了,都要入場了,你不去準備,去找如意做什麼?」

這個時間,子澈應該在禮堂的前面等著。

而不是在這裡。

慕洛琛覺得容子澈有些奇怪,看著很慌亂的樣子。

容子澈手握成拳頭,儘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我……我有些不放心,想去看看如意。」

慕洛琛視線落在他的手上,眉頭一皺。

葉簡汐笑著說:「第一次做新郎,難免會緊張。不過你還是別去看如意了,去前面等著吧,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會把如意,帶到你跟前的。」

這次是她代替如意的家人,引如意進教堂,然後把如意交到容子澈手上。

容子澈很想很想立刻見到溫如意,因為只有那樣,狂亂的心臟才能平靜下來。

可……

想到剛才母親的話,容子澈還是忍了下來。

現在只要去做準備,十分鐘后,就會舉行婚禮。

他不能讓自己,破壞了這場婚禮。

容子澈望到葉簡汐的眼底,鄭重的說:「好,嫂子我這就過去,你去把如意帶過來吧。」

「去吧。」

葉簡汐點頭。

容子澈沖著慕洛琛點了點頭,轉身向著教堂的前面走。

目送容子澈走了一段路,葉簡汐拍了拍慕洛琛的手,「阿琛,我們去找如意吧,別讓她久等了。」

「嗯。」

慕洛琛收回視線,把心裡的疑惑摒除,推著葉簡汐往新娘休息室走去。

**********

推開休息室的門,房間里的笑聲瞬間湧入耳中,葉簡汐嘴角的笑容忍不住加深。

「裴娜,我老遠就聽到你聲音了,今天是如意結婚,倒是數你最開心了。」

葉簡汐看著站在沙發上的裴娜道。

裴娜聽到聲音,看向葉簡汐身邊,興奮的從沙發上跳下來,「簡汐,你看這是什麼?一百萬的支票!是子澈給的開門紅包,從今天開始,我也是百萬富翁了!」

裴娜眼裡冒著金元寶。

葉簡汐看了眼那支票上的金額,忍不住咂舌,的確是大手筆。

當初她跟洛琛結婚,他給了伴娘多少錢。

她不記得,不過也沒一百萬這麼多。

容子澈簡直是在燒錢。

慕洛琛勾了勾唇,嘴角帶著一絲涼笑,看著裴娜說:「看你這麼高興,應該是嫌棄我當初給的紅包小了,為了你們姐妹之間的關係和諧,看來我是補一個紅包給你了。」

裴娜抱著支票,笑眯眯的狗腿道:「不敢嫌棄,不敢嫌棄,不管是容姐夫給的錢,還是慕姐夫給的錢,都是巨款。我很知足,不用給我補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