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老爺子的遺產,被你們家發現了?」

「如果真的是遺產,我們都是唐家子孫,都有份。」

想到這麼大的別墅被唐慶國一家得到,眾人急得眼睛血紅,按理,這別墅也有他們一份。

「你們夠了,別想了,這事和你們沒關係。老爺子看我們家夢雲受委屈了,這才補償給我們一筆款。老爺子當時訂下了規矩,直到三年後才到我們手上,所以,之前我們一家,三年都在煎熬中度過。」孫瑩理直氣壯地道,絲毫沒有因為扯謊而心虛。

「老爺子真的留了錢,多少?」唐慶生半信半疑地問道。這事雖然荒謬,但以老爺子的為人處事,也不是沒有可能。唐慶國是個耿直的人,在兄弟幾人中雖然沒多少出息,卻深得老爺子喜歡。老爺子在臨終前留下一筆巨款給唐慶國,也有可能。

孫瑩環視一圈,淡淡地道:「八千萬。」

「真的?」

「這麼多。」

「老爺子也太偏心了。」

唐家眾人吃驚得站起來,這個消息實在太令人吃驚。

唐家人丁興旺,公司也開得紅紅火火,可是實際上並沒有多少資產。唐老爺子生前居然給唐慶國留了八千萬。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結果,唐家眾人誰也不會嫌棄陳立這個女婿。

孫瑩滿意地笑了,她補充道:「要不是這樣,慶國哪有錢購買別墅?再說,購買別墅這事,也給我們唐家臉上爭光。」

孫瑩這段話時間扣得恰到好處,把一切都推在唐老爺子身上,眾人也沒有法子去求證,只有聽孫瑩怎麼說了,不信也得信。

八千萬。

這個數字刺痛了唐家眾人的心臟。

眾人看向陳立,原先他們百般嘲諷陳立,現在卻感到錐心之痛,這可是一塊寶,價值八千萬。有了這錢,就算陳立是個醜八怪,他們也會含笑接納。

以前時候,他們對唐慶國一家投以多少白眼,拋下多少冷言冷語,也難怪他們一家不發火,原來這個陳立價值這麼多票子。

「可惜,老太太沒有過來。如果她過來看到,該有多高興。慶國本來就是想讓媽開心一下,這才買下這幢雲頂山莊別墅,可惜呀……」孫瑩嘆息著,心裡早樂開了花。

孫瑩舊事重提,為的是提醒唐慶生,之前不讓唐老太太過來,這事是他自作主張,責任也是他扛。

唐慶生又聽到這話,他氣得不行。唐老爺子也是他的父親,為什麼這錢只給唐慶國,卻沒有他唐慶生半分,這太不公平了。

「我去下洗手間。」唐慶生打個招呼,人已經沖向洗手間方向。

孫瑩笑容滿面,她明白,唐慶生鐵定是通知唐老太太去了。

唐夢雲一直在冷眼旁觀,她很想替陳立辯解,畢竟別墅是陳立買的,現在她的母親孫瑩卻把功勞都攬上了。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孫瑩這樣一扯,也替陳立擋下了麻煩,因為陳立解釋不清。

「陳立,這個事……」唐夢雲還是忍不住。

「沒事。」陳立搖搖頭,他並不介意這事,孫瑩想出風頭,由得她就是,反正到時也是她自己收場。

唐夢雲一想到陳立解釋不清,她不再說話了。既然解釋不清,又何必解釋?

此時,唐慶生已經衝進洗手間,他掏出手機,毫不猶豫地撥給了唐老太太。

唐老太太對於唐慶國喬遷新居一事根本不在意,在她看來,唐慶國一無是處,能買起什麼房?她覺得沒有去的必要。

「慶生,你今天去慶國那裡看房了?」唐老太太問道。

「媽,碰到一件怪事。」唐慶生著急地道。

「什麼事,直接說,別打馬虎眼。」唐老太太不耐煩地道。

「慶國他們買了別墅。」唐慶生連忙答道。

「嗯?」唐老太太臉色變了。她本以為,唐慶國買個百來萬的房子,已經頂天了。

唐慶生補充道:「是雲頂山莊。」

唐老太太怔住了,半晌,她才出聲道:「慶生,你什麼時候也學會開玩笑了?」

「媽,我是說真的。」唐慶生辯解道。

唐老太太臉色鐵青:「這怎麼可能?他們哪來的錢?」雲麓山莊別墅群,這是她一生的願望,現在居然被唐慶國一家實現了。

「爸給的。」

唐老太太更奇怪了:「老頭子都不在了,怎麼給的錢?」

「孫瑩說了,爸因為陳立的事,所以給了補償,一共八千萬。爸當時訂下規矩,這錢他們三年後才拿到手。所以,現在他們買了房,這個時間剛好對上。」唐慶生解釋道。

八千萬。

唐老太太第一反應是不可能,她一向將老頭子管得嚴,為的就是不讓唐老爺子在外偷吃。要說老頭子有點私房錢,她倒不奇怪,但是,這八千萬,也太誇張了些。

但是,如果這錢不是老頭子給的,唐慶國一家怎麼可能有錢買別墅?

「行,我馬上過去。」唐老太太考慮了一分鐘,還是決定當面問個清楚,她要親口問問唐慶國。

唐慶生聽到唐老太太這樣說,心裡不由一松。他收拾不了孫瑩,現在唐老太太來了,看她孫瑩還有什麼話好說。向來,孫瑩最怕唐老太太。

唐慶生回到大廳,對孫瑩說道:「老太太很快來,她想知道事情原委。」 孫瑩聽了唐慶生的話,先是一驚,很快又淡定下來。唐老爺子已經去世了,現在是死無對症。哪怕唐老太太過來,她又能問出什麼,還不是她孫瑩說了算。只要她咬牙不鬆口,唐老太太來了也沒用。

「來就來吧,我等著。」孫瑩鎮定道。

唐慶生提醒道:「雲麓山莊別墅群,外人是進不來的,你還是去門口接一下吧,別讓媽被保安攔下,多丟面子。」

孫瑩一聽,慌了,她可不是業主,就算她到門口去接,保安也不會聽她的話,給她接的人放行。

孫瑩眼珠一轉,她看向陳立:「你,去門口接老太太。」

「行。」陳立答應一聲,他走了出去。唐夢雲連忙跟上。

出了大廳,唐夢雲滿臉歉疚地道:「我媽真不懂事,這樣搶你的功勞。」

陳立笑道:「其實,這樣一來,也省了我的麻煩。 再世為郎 在別人看來,搬出爺爺,也更加可信些。」

唐夢雲知道陳立不會在意這些事,她還是忍不住要說。要是不說,她實在憋得慌。

「那個,我代媽給你賠不是。」唐夢雲不無尷尬地道。

陳立忽然定定地看著唐夢雲,說道:「你要真的覺得過意不去,不如來點實際的。」

「什麼?」唐夢雲奇怪地道。

「比方說,我換個地方睡?」

「沒問題啊,你還可以睡書房,也可以睡沙發。」

陳立無語,連忙拒絕道:「算了,這話當我沒說過。」

兩人駕車到了雲麓山莊大門口,等了十幾分鐘,唐老太太就到了。她不是業主,她的車不得進到別墅。對此,她並沒有意見,也不敢有意見,這是天家的別墅群,規矩自然由人家制定。

唐老太太看到站在門口迎接的陳立和唐夢雲,臉色頓時不好了:「唐慶國好大的架子,就支使你們兩個小輩來接我?」

「奶奶,爸媽他們在招呼客人,這才讓我們過來。」唐夢雲解釋道。

事實上,唐慶國來也沒用,他不是業主,保安也不認他,只認陳立。

唐老太太不知箇中原因,她以為唐慶國現在發達了,也開始擺譜了,連她這個一家之主也不看在眼裡。

「砰。」唐老太太拐杖重重一頓。「不要忘了,這是老頭子出的錢,這是唐家的錢。」

陳立眉頭一皺,唐老太太表現得這樣強勢,不會是想把別墅要回去吧。這事,他不接受。

他買別墅,是送難唐夢雲的,任何人別想奪走。

「奶奶,您慢點。」唐夢雲打開車門,攙扶著唐老太太坐到後座。

唐老太太坐穩后,陳立發動寶馬,駛上山去。

唐老太太怒道:「開這麼快做什麼,想把我這把老骨頭顛得散架嗎?」

陳立一聽,他立刻放慢車速。這雲頂山莊在半山腰,真的是一座山莊,山路雖然修得很平整,坡度還是有的。

很快,唐老太太又叫起來了:「你開個車跟蝸牛一樣,還不如走路。」

她又氣又急,恨不得立刻就看到唐慶國,當面跟他問個清楚,老頭子是什麼時候給他們留的錢,怎麼她這個當家的半點消息也沒有聽到。

唐老太太向來對陳立沒有好感,現在又碰到這急事,那就更加沒有好聲氣,在她看來,陳立做什麼都是錯的。

唐夢雲坐在副駕駛座,聽著唐老太太這些無理的謾罵,心裡更加為陳立鳴不平。然而,唐老太太哪怕再無理,她始終是她唐夢雲的奶奶,是一家之主。

等到陳立將車開到雲頂山莊,還沒停穩,唐老太太就打開車門,一把闖了出去,腿腳之靈活,較年輕人也不遑多讓。

唐老太太睜大了眼睛,她拄牢了拐杖,貪婪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這是海州最豪華的別墅,這裡,象徵了權勢與財富。她身為唐家家主,尚且沒能夠拿下這裡,想不到,她的兒子卻實現了這個願望。

「老頭子啊,你真是會留一手,你死了也要擺我一道。你那眼光,真不知道怎麼說你好,那麼多兒子不給,偏偏要給一個最不爭氣的。」唐老太太似喃喃自語,又似感嘆。當著唐夢雲的面,她也不屑說唐慶國半句好話。

唐夢雲十分不服氣,唐老太太這樣說她的父親,也把她罵了。唐夢雲看了陳立一眼,忽然覺得無話可說。

唐老太太拄著拐杖,雷厲風行地衝進了大廳。

大廳之中頓時鴉雀無聲,唐老太太的到來,他們就像小獸看到天敵,瑟瑟發抖。

唐明運最先反應過來,他快步衝上前,攙扶住唐老太太:「奶奶,可把您盼來了,累了吧,先過來歇歇。」

陳立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他的眼中冒出冷光。這樣的人,哪裡都不缺,陳家也有。那個人同樣嘴巴甜,會哄人。也正因為那人,陳立自小才受到百般冷落與排擠。

陳立很不明白,有的人沒半分真本事,只是嘴上會哄人,憑什麼可以被人寵上天?

唐明運也是經理,但是在能力上,他比唐夢雲差了千萬倍。但是嘴巴會說,卻可以得到唐老太太的青睞。

陳家那個人,同樣憑著一張嘴,也將陳家老太太哄得團團轉,為此,陳立被趕出家門,最後只有在唐家入贅。

一個家族,僅憑一張嘴,就可以興旺發達下去么?

陳立不服,他要向所有人證明,只有真本事,才是有用的。

他要證明給唐老太太看,唐明運這個廢物,根本不能給唐家什麼未來。唐家想要興盛,只有把大權交在唐夢雲這樣的人手裡,才有出路。

唐老太太被唐明運攙著,她毫不客氣地坐到主位,她看向唐慶國,拐杖在地上一頓:「家裡的事,要給外人看嗎?」

這話明著是說給唐慶國聽,事實上是說給眾人聽,這是明顯的逐客令。

孫瑩的同學聽到唐老太太的話,頓時尷尬地告辭。

「哎,家裡有點事,我先回去了。」

「沒錯,我也想起來了,中午要提前接孩子。」

「孫瑩啊,你們有事先忙,告辭。」

孫瑩的同學倒也識趣,打個招呼,也就出去了,幾十秒時間,他們走得乾乾淨淨。 張莉和王永母子倆走出別墅外,彼此憤憤不平。

張莉冷哼一聲:「唐家老妖婆,太能作了。」

「媽,這口氣我有機會一定給您出,我雖說還沒跳槽,但已與東靜地產說好,只要我拿到辭職書,馬上就可以過去。到時,我人在東靜地產,我不信找不到他唐家的痛處。」王永沉聲道。

張莉怒容稍斂,又輕嘆一聲:「想不到,唐老爺子留有這後手,實在讓人想不到。」她的兒子是有出息,但是跟唐夢雲還是沒得比,她只有嘆氣。

王永眼珠一轉:「媽,這沒有什麼。唐老爺子再英明,也架不住不肖子孫。有陳立這樣的窩囊廢存在,這別墅又能堅持多久?遲早會敗在他手上。」

他萬分不服,陳立這個軟飯王,居然可以住進雲頂山莊這樣的地方,比起他這個年薪百萬的成功人士,過得還要風光快活。

「都是命,由不得人。兒子你也不差,你已經超出太多同齡人了。再說,這雲麓山莊別墅,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地方,我們再努力幾年,也不是沒有機會住進來。」張莉安慰道。

雲麓山莊也有低配的別墅,一千萬出頭,王永如果想住進來,十年左右,也就實現了。

王永點點頭,雲麓山莊在海州是了不起的存在,然而,在燕都,這也算不了什麼。現在的他,即將替陳家工作,屆時,他可以看到更多的風景。他能力也不差,屆時被陳家重用,一飛衝天,也不是不可能。

區區一個陳立,不過是個軟飯王,有什麼資格跟他比?

雲頂山莊大廳中。

唐老太太靜坐良久,這才徹底安靜下來。她表現上氣勢凌人,實際上也是心潮起伏,感慨萬千。

「慶國,你來說說,具體怎麼回事。」唐老太太目光如刀,對準了唐慶國。

孫瑩一看不妙,這是她編出來的話,唐慶國向來木訥,他哪裡知道怎麼解釋?

孫瑩著急之下,就想出言辯解。

唐老太太刀鋒般的目光掃向她:「沒問你。」

孫瑩嚇得脖子一縮,不說話了。

唐慶國看到這裡,他豁出去了:「媽,的確是爸給了八千萬。大家也看到了,陳立沒什麼大的出息,夢雲跟了他,得到這樣的補償,也有必要。爸希望我們能過得好些。」

「話說得倒好聽,陳立明明就是沒出息,什麼叫『沒大的出息』?這是盡往自家女婿臉上貼金呢。依我看,定是你拿什麼話來糊弄爸。」唐慶生不溫不火地補充一句,生怕唐老太太的怒氣不夠大。

唐慶國無言以對,他索性什麼也不說。

「那就成了,老頭子出的錢,別墅也不屬於你們一家。」唐老太太一錘定音。

孫瑩大急,要真是這樣,她可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按老太太的意思,別墅是要分出去。

「媽,這是爸補償給我們家的,我們購買別墅,也給唐家爭了氣。難不成,我們還要把別墅分給大家住不成?這裡也不是很大。」孫瑩辯解道。

「少廢話。」唐老太太從齒縫裡蹦出三個字。

孫瑩縱有滔天的怒火,也不得不壓了下去。唐老太太是她的天敵,在唐老太太面前,她孫瑩天生矮了半截。

「奶奶,雲麓山莊是天家建造的,他們的規矩你想必也懂。唐家所有人擠擠,倒也能住,要不,你先問問天家,他們願意不?」陳立分析道。

雲麓山莊別墅群,倒沒有規定只能住多少人,如果唐家人都擠進來,一來進出麻煩,再有,也會給天家的物業帶來很大壓力。一來二去,天家必定有意見。

「放肆。」唐老太太臉一黑,心裡非常不悅。孫瑩身為唐家媳婦,尚且沒有資格說三道四,陳立不過是個上門女婿,那就更沒有身份和地位了。

唐老太太甚至沒有正眼瞧陳立一眼。

陳立滿不在乎地一笑:「我只是提出一個可能,天家的規矩擺在那,如果天家覺得不妥,到時找到您,只怕對唐家來說,並非好事。」

唐老太太雖然脾氣大,但也不敢對著天家發橫,現在陳立所說,也不無可能。唐老太太被這話一堵,頓時啞口無言。

陳立續道:「這裡不是普通的別墅區,以我們唐家的人口素質,未必所有人都能做到,那些孩子,要是他們觸犯了什麼禁忌,到時,可就得不償失。」

「陳立。」唐明運看不下去了,他呵斥道,「閉上你的嘴,也不看看你什麼身份。」

唐家眾人有了唐明運帶頭,也紛紛起鬨。

「就是,不過是個入贅的,懂點禮數吧。」

「也不照照鏡子,自己怎麼樣,心裡沒數嗎。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

「你真以為,住進了雲頂山莊,你就站起來了?錯了,在我們眼裡,你永遠是跪著的。」

陳立無視這一片混亂,他目光平靜地看向唐老太太,他很清楚,唐老太太知道怎麼選擇。

「唐家人不夠資格,我這把老骨頭呢,夠不夠?」唐老太太拄著拐杖,站了起來,四下環視一圈,「既然是老頭子留下的錢,裡面當然也有我的一份。」

孫瑩又急又恨,她咬緊了牙根。如果唐老太太住進別墅,她孫瑩別想有什麼好日子過,她就成了唐老太太的傭人,天天都得伺候這尊「老佛爺」,那日子,鐵定憋屈到家。

孫瑩拚命給唐慶國使眼色,看到後者沒反應,她又一肘撞在唐慶國身上。

唐慶國無話可說,也找不到反駁的理由,只有沉默應對。

「奶奶,你憑什麼?」

陳立也站了起來,他亢聲道。

這句話,坼地崩天。

唐家眾人吃驚地看向陳立,想不明白這個廢物女婿,怎麼有這膽子跟唐老太太斗。

他不過是個上門女婿,這樣跟一家之主的唐老太太說話,簡直是活得不耐煩。

唐慶國心驚膽戰,陳立這樣不知上下,惹起唐老太太的怒來,他也沒有半點法子。再有,唐夢雲也會受牽連,就算不被懲罰,前途也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