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有剎那的寂靜,但下一秒記者七嘴八舌的開始提問:「慕先生,請問網上那個爆料人說的是真的嗎?慕太太的朋友,裴娜小姐當真在支教的時候,和宮家的小少爺曖昧不清?」

「慕先生,請問裴娜小姐是否有誘姦未成年少男的行為?」

「慕先生,現在裴娜小姐還和宮先生有私底下的交往?她知不知道自己是小三?」

……

耳邊不停地響起記者尖銳的聲音,慕洛琛眉頭緊緊地擰了起來。

他原以為是別的事情,沒想到是關於裴娜的。

……誘姦未成年少男?

這話,他要是承認了,可不止污了裴娜的名聲,甚至要去坐牢的!

慕洛琛冷聲說:「請問你們說這些話是有真憑實據嗎?拿不出證據,說有辱別人名聲的話,可是違法的行為。」

記者聽到他這話,面露退縮。

而就在這時,記者群后踱步出來一位穿著Prada的女性,她走到人群前面,直直的望著慕洛琛說:「慕先生,這是在威脅記者閉嘴嗎?」

她這句話像是給了記者一個提醒,記者群嗡的一聲炸開。

「慕先生,我們只是來求證的,又沒把這些話寫成報導,怎麼就構成了違法行為呢?」

「慕先生是心虛,想堵住我們的嘴,才說這些話吧?」

「沈小姐說的不錯,或許傳言就是真的,慕先生才不敢正面回答我們的問題。」

……

言論瞬間成了一面倒的局勢。

慕洛琛目光森冷的望著站在最前面的女人,這個女人……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楊樂訂婚的那家千金沈含煙的堂姐……沈正君。

沈正君所在的沈家在帝都被人稱為大沈家,而沈瑤所在的沈家被人稱為小沈家。兩家並沒有親緣關係,不過是恰好同姓氏罷了。大沈家在帝都頗具盛名,是與安家幾乎並列排名的世家。沈正君是沈家的曾長孫女,現任財務部的部長,聽說在政治上手段一流,很多人都說,沈家將來會由沈正君來繼承。至於沈含煙,則是沈正君的堂妹,她年齡剛好十八歲,與楊樂同年,之前一直在上學,不經常露面,所以帝都很少有人知道沈家這位小姐。最近一次出名,也是因為她與宮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子,楊樂訂婚。

慕洛琛看到沈正君,臉色冷了下來。

沈家和安家沒有任何糾葛,裴娜又早跟楊樂斷了,沈正君這時候來安家門口鬧事,是想故意挑起事端?

慕洛琛知是來者不善,說話自然也不會客氣,道:「沈小姐,聚眾鬧事,只怕對你的名聲有損,還請你自重。」

沈正君迎上慕洛琛冰質的目光,說:「我來這裡就是為了給我妹妹討回公道的,怎麼就算聚眾鬧事了?還是在慕先生看來,只許你太太的朋友勾搭我妹妹的未婚夫,就不許我來找她說說理嗎?」

沈正君處處爭鋒相對。

慕洛琛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他一向不喜歡與人做口舌之爭,更別說此刻在他看來,沈正君屬於無理取鬧之流。 電話那頭的玉傾歡幾乎是秒接,不用想晏爍也知道,她現在肯定在玩遊戲。

「傾傾,今天晚上我們去約會吧。」

玉傾歡想也不想就拒絕:「不去。」

約會幹什麼?

他們兩個不是天天都在一起嗎?

還用得著約會?

不去,不去。

晏爍好脾氣地說:「傾傾,晚上七點,我在明月閣等著你,有驚喜。」

他像是沒有聽見玉傾歡的拒絕一樣,說完了這些話他就掛斷了電話。

他還要提前去明月閣準備準備,沒時間煲電話粥了。

電話那頭的玉傾歡:「……有病吧!誰答應要跟他約會了?「

天真,她才不會去!

她的目光重新回到了手機上,手機里的遊戲角色已經死翹翹了。

玉傾歡:「……」

就知道一碰見他就沒有好事。

晚上六點半鐘,晏爍已經準備好了所有的項目之後,就等玉傾歡過來了。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了,玉傾歡還是沒有過來。

晏爍心裡開始緊張了起來,難道她真的要放自己鴿子嗎?

晏爍一眼不錯的盯著腕上的手錶,還差一分鐘就要七點鐘了。

當指針指向七點的時候,晏爍的臉上不可抑制地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傾傾她真的沒有來。

晏爍打開包廂的門,走了出去。

然後他驚訝地發現,玉傾歡正被一個服務員帶著向他走了過來。

晏爍瞬間被狂喜淹沒,他三兩步走到玉傾歡的面前:「傾傾,你終於過來了。」

玉傾歡嫌棄地瞥了他一眼,淡淡地「嗯」了一聲。

晏爍是他見過的最笨的氣運之子,沒有之一。

這傢伙約她過來,只說了個地點,包廂號都沒有告訴她,害的她找了老半天。

這是誠心出來約會的態度嗎?

晏爍拉著她的手,兩個人一起進了包廂。

包廂里的氣氛被晏爍布置的非常浪漫,然而玉傾歡並沒有注意到這些。

晏爍剛一坐定,就叫了服務員進來上菜。

雖然晏爍想立刻馬上跪下來求婚,但是他忍住了,現在還不行。

現在就求婚的話,他有九成九的把握會失敗。

「你說的約會就是我們兩個在一起吃一頓燭光晚餐嗎?」玉傾歡不解風情地問。

晏爍提高了聲音:「當然不是!」

他從桌子下的暗格里拿出來一束火紅的玫瑰,放到玉傾歡的懷裡,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來一個小盒子打開,跪到了她的面前。

「傾傾,嫁給我。」晏爍滿腔的深情都匯成了這一句話。

玉傾歡沉默了一下說:「男人膝下有黃金。」

晏爍:「我跪我老婆,沒毛病。」

「我有說我要嫁給你嗎?」

晏爍霸道地說:「傾傾,我不接受拒絕。」

玉傾歡:「……」

這人大概是有毛病吧!

這是正常求婚的態度嗎?

晏爍把戒指從盒子裡面拿出來,抓住玉傾歡的手,戴在了她的無名指上,並溫柔地在上面留下一個吻。

「傾傾,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了。」晏爍得償所願地笑了。

玉傾歡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她願意。

她很想翻白眼,但是她忍住了。 晏爍把人抱進懷裡,在她誘人的紅唇上輕吻了一下:「傾傾,跟我說你願意。」

玉傾歡閉口不言。

晏爍期待的目光一直看著她。

玉傾歡就是不說話。

白毛糰子都有點受不了了,本來就拒絕不了,答應他一句會死啊!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你為什麼不肯跟他說你願意?】

【玉傾歡:我不想說不行嗎?】

【白毛糰子:氣運之子好可憐啊!】

【玉傾歡:什麼事都讓他做完了,他哪裡可憐了?】

【白毛糰子:我看他哪裡都可憐,他明明那麼喜歡你,又這麼認真的跟你求婚,你為什麼連一句我願意都不肯跟他說?我感覺氣運之子就要哭出來了。】

玉傾歡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在她面前的晏爍,並沒有看出來他哪裡要哭出來了?

【玉傾歡:可能是你瞎了吧?】

【白毛糰子:……】

「傾傾?」

玉傾歡在他身上掐了一下,罵道:「你怎麼那麼多事兒?」

晏爍瞬間就笑了出來,他知道他的傾傾已經無聲地跟他說了願意。

晏爍一高興,就襲上了她的紅唇。

玉傾歡習慣性地沒有拒絕。

最後,玉傾歡雖然沒有說願意嫁給他之類的話,但她還是跟晏爍登記結婚了。

但是婚禮,她一點兒都不想舉行。

原因是,她嫌麻煩。

晏爍對此也沒有強求,他跟傾傾已經是合法夫妻了,舉不舉行婚禮這一點都改變不了。

晏爍使了點小手段,讓李建仁和書琪的牢獄之災變得更長久了一點。

書琪她老爹的公司瀕臨破產,晏爍正在派人跟他談收購的事情。

書琪她老爹各種求神拜佛,違法的小手段也使了不少。

晏爍把他違反犯罪的證據打包一下全部交給了警察。

書琪她很快也進去跟她做伴了。

他們家的公司毫無意外地成了晏爍的囊中之物。

玉傾歡也知道他的這些小動作,但是她從來都沒有過問過。

晏爍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氣運之子總要有點特權的。

等這些事情都解決了之後,玉傾歡開始教晏爍和松林兩個人修鍊《魔神錄》。

這個時候,玉傾歡才終於明白了,氣運之子不是她見過的最笨的人。

那個叫松林的小助理才是。

不管玉傾歡怎麼教他,他都學不會。

玉傾歡教了他那麼久,他也是才剛剛懂了點皮毛而已。

晏爍在心裡止不住地慶幸,幸好他用了點小手段,要不然他現在都沒辦法跟他家傾傾雙修。

這個松林,平常見他挺聰明的,怎麼一到這種時候他就犯蠢了?

「傾傾,你還是把他逐出師門吧,你看他怎麼學都學不會,要他這樣的徒弟幹什麼?」

晏爍老早就看他這個助理不順眼了,每天都過來當電燈泡,好想把他砸了呀!

晏爍到現在都還沒明白,玉傾歡為什麼要教他們兩個《魔神錄》,這一點她也從來沒說過。

玉傾歡不想說,他也就沒有問。

晏爍心裡有一個計劃,雖然他家傾傾不想要舉辦婚禮,但是他還是想給她一個讓世人艷羨的婚禮。 慕洛琛掃了一眼沈正君等人,拿出手機撥打了警察局的電話:「是警察局嗎?我家門口有人在鬧事,請你們派人過來……」

看到慕洛琛撥打了電話,圍著他的記者都一臉懵逼。他們還等著慕洛琛給出一個交代,或者等著慕洛琛派出人把他們轟走,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他們都能鬧出更大的新聞。

可沒想到他根本沒打算同他們浪費時間,而是讓警察局的人過來處理!

警察局的那些人過來,那屬於執法範圍。

他們連挑刺都挑不出來。

記者面面相覷。

最後都看向沈正君。

今天是沈正君請他們過來的,說是要給他們一個大新聞。

可現在大新聞的影子在哪裡?

再這麼等下去,只怕他們都要進局子了!

……

沈正君也沒料到,慕洛琛會這麼處理事情。

這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

但不得不說,慕洛琛這一招的確高明!

沈正君沒有用任何言語,只是微抬了下巴。旁邊的記者看到她這樣,明白了她的意思,紛紛離開。

沒多會兒,安家前面肅清,只剩下了沈正君和她帶來的人。

安老爺子、葉簡汐和裴娜看到記者沒了,這才帶著孩子走下來。

沈正君餘光里瞥到了裴娜,撇下慕洛琛,走到裴娜的跟前鄙夷的說:「裴娜,你為人師表的,勾引一個比你小那麼多的孩子!你還有有沒有廉恥心!你不羞愧,我都替你的父母趕到羞愧!」

裴娜聽到她罵自己的話,臉漲的通紅,在楊樂的事情上,她一直覺得自己理虧。雖然哪怕一開始是楊樂主動地,但那改變不了她比楊樂大了很多歲的事實,年長了幾歲,就應該多懂一些事,剋制自己不和楊樂來往。

而她沒有守住自己的心,和楊樂不清不楚了那麼久,現在被人罵她無話可說。

裴娜漲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葉簡汐看著裴娜被人欺負,把妞妞交給管家,然後站在裴娜前面,厲聲回擊沈正君道:「這位小姐,麻煩你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再來我們這裡放屁好嗎?當初是楊樂死纏爛打,非要裴娜和他好的。現在也是楊樂臭不要臉的強迫裴娜,你有本事就讓你妹妹好好的管住楊樂,而不是找裴娜來發脾氣!」

沈正君聞言,冷笑:「當了小三還有理了!」

嬌妻很甜:二爺,別太寵 葉簡汐毫不示弱的說:「當小三的應該你妹妹吧?裴娜和楊樂在一起在先,你妹妹是後來者插足!你以為你妹妹的沒了她的家世和背景,楊樂會選你妹妹嗎?痴心妄想!我告訴你,在楊樂眼裡,我們家娜娜是天仙,而你妹妹就是路邊的臭狗屎!」

沈正君被她粗俗的言語,嗆的說不出話來。

葉簡汐拉著裴娜的手,又說:「還有,我聽沈大小姐的意思是,你們沈家是有教養的人家。可動不動就提別人的父母,在我看來,你們沈家的教養還不如路邊的乞丐呢!」

話說罷,葉簡汐拽著裴娜往安家宅子里走。

走到門口時,身後傳來沈正君的聲音:「裴娜,我不管你跟楊樂認識了多久。我只知道他現在是我妹妹的未婚夫,你少跟他來往,否則我絕不會饒了你。」

葉簡汐把裴娜推到門后,轉過身來對著沈正君喊:「沈小姐,你有什麼手段就儘管來,我們要是怕了你,就把名字倒過來些!」

說罷,葉簡汐進了安家。

沈正君氣惱的臉都變了顏色,正準備發脾氣的時候,卻聽慕洛琛淡淡地說:「沈小姐,該說的話,我老婆都說了。你們沈家若是不明就裡,非要動裴娜,那我慕洛琛奉陪到底。」

安老爺子亦說:「沈小姐,要不要我安某人提醒你一句,這裡是安家門口,你想放肆請到其他的地方放肆?」

兩人一唱一和,沈正君半晌說不上話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