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狠狠的朝旁邊的傭人投起了一股狠毒的眼神。

傭人嚇了一跳,趕緊低下頭。

不是不通報,是慕淵臨來得太突然,他的腳步甚至還沒有慕淵臨快,所以就沒來得及通報。

童澤華也是被嚇得不輕,雖然「小賤人」不是他說出來的,可是岳薇雯是自己的妻子,所以她說的跟他說的沒有什麼區別。

岳薇雯要是出了什麼事,自己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他急忙道歉,「薇雯也是急壞了,口無遮攔,沒有什麼別的意思,請你原諒她吧,她實在是太擔心雨馨了。」 童澤華是個聰明人,只要拿雨馨擋著,就算慕淵臨再怎麼生氣,也不會真的對他們夫妻兩個人怎麼樣的,要不然豈不是傷了雨馨的心。

慕凱岩冷哼了一聲,氣勢凌人,他高大的身體透著一股孤傲冷漠,陰沉道:「跟我道歉幹什麼?你們搞錯對象了。」

他一把摟住了童阮阮的腰,將她拉進懷裡,放在身前。

「眼睛擦亮一點,你們該跟誰道歉!」

童澤華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

岳薇雯更是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怎麼這麼倒霉?誰知道慕淵臨突然進來了,還聽到了,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她不就是罵了童阮阮一句小賤人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慕淵臨明明那麼愛她的女兒雨馨,可是現在為什麼要為童阮阮這個小賤人出頭?這根本就沒道理呀!

還有,他們今天來是幹什麼的?慕淵臨不是已經知道雨馨時間不多了,而且她還把那個玉佩給慕淵臨了再提醒他,慕淵臨看到玉佩也是非常激動,勢必要救雨馨,現在他什麼意思?拉著童阮阮來這裡專門替她出頭嗎?她可憐的女兒,千萬不能栽在這個小賤人的手裡!

面對慕淵臨,童澤華哪裡敢有半分怠慢,他立刻對童阮阮說,「阮阮,對不起,我向你道歉,你原諒我們,你阿姨他只是太擔心你姐姐了,所以才著急的。」

童阮阮目光冰冷,蒼白的小臉沒有半點血色,臉上透出一股不符合她年齡的冷漠。

見她不說話,童澤華更加緊張。

搞不定童阮阮就等於搞不定慕淵臨,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慕淵臨要這樣護著童阮阮。

童阮阮的視線落在了岳薇雯的身上,目光一動不動,冰冷無情的盯著她。

岳薇雯忽然打了個寒顫。

這個死丫頭片子,這眼神居然這麼可怕!敢這麼瞪著她,可惡,真想把咋的眼珠子給摳出來,目無尊長,沒教養!

也對,市井小民養大的孩子,受的教育怎麼能跟自己的女兒雨馨這樣的豪門千金相比呢,哪來的什麼素質修養,只有一股小家子氣和愚蠢而已!

童阮阮雖然一句話也沒說,可是慕淵臨卻看出她想要什麼。

他摟著阮阮的肩,抬起眸清冷的目光掃了岳薇雯一眼,「你跟她道歉,再扇自己的耳光,一直扇到阮阮原諒你為止。」

「……」

此話一出,岳薇雯愕然,「你說什麼?你讓我跟這個死丫頭道歉,還讓我打自己的臉!」

瞬間,一股怒氣上涌,岳薇雯口無遮攔的怒道:「你憑什麼為什麼要維護這個小賤……」

最後一個「人」還沒有說出來,童澤華箭一樣的速度衝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另一隻手抓住了她指著慕淵臨的那隻手,狠狠的放了下去,在她耳邊說道:「你給我閉嘴,不要命了是嗎?」

岳薇雯本來怒氣上涌,可是被童澤華這麼一攔住,又在她耳邊說那些話,她瞬間發覺自己太過衝動。

就算恨死了,也不能表現這麼明顯。

穿書後大佬都寵我 岳薇雯嚇壞了,渾身都在發抖。

童澤華為了妻子,不得不再次向慕淵臨道歉,「慕總,對不起,最近因為雨馨的事情,所以她精神衰弱了,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原諒一個母親的心情吧,求求你了。」

就算是10個童家也得罪不起一個慕淵臨,即便童澤華是童雨馨的父親,也不得不向慕淵臨卑躬屈膝。

慕淵臨殺了岳薇雯的心都有了,可是童澤華卻偏偏提到了雨馨。

了還在病中,如果他動了她母親,那麼對於雨馨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打擊。

為了雨馨,他也不能如此。筆趣閣k

殺意雖然退去,可是他的臉色依舊陰沉,眸子間氤氳著一股黑色的怒火,眼神里充滿了警告。

童澤華是個聰明人,看到慕淵臨的眼神就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他立刻鬆開了岳薇雯,疾言厲色的道:「你實在是太過分了,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看在你為了我們的女兒,這段時間心力交瘁的份上,慕總也不跟你計較太多,你必須道歉,跟阮阮道歉,跟慕總道歉,還有剛剛慕總說的,你打你自己的臉,打到阮阮原諒你為止,快點!」

小不忍則亂大謀,現在要是不服軟,不讓慕淵臨消了這口氣,那麼日後就更加艱難了。

童氏集團現在出了一點問題,關鍵時刻慕淵臨撤資,這下更加麻煩。

這些天為了公司的事情,童澤華已經是心力交瘁。

雖說他咬了咬牙,花了巨額,豁出去的聘請了一個業內很厲害的商業經理人,幫助公司扭轉乾坤。

可是對方才剛剛上任,也不知道能力到底如何,還沒有看出來,所以還是像一把刀懸在她的頭頂似的。

不過那個人,他見了面才知道,是當時在餐廳里幫著童阮阮的人。

當時他也不想用的,可是一想到他在業界里的名氣,的確是厲害,於是也就妥協了。

「老公,你……」岳薇雯憤怒不已,雖然她慫了,可是童澤華居然讓她打自己的臉,她可是他的老婆呀,他怎麼能夠這樣?

童澤華狠狠的給她使個眼色,讓她不要意氣用事。

岳薇雯憤怒的想要撕碎童阮阮,可是也明白現在局勢不利,便只能咬了咬牙,來到了童阮阮的面前說道,「阮阮呀,對不起,是我,我因為太擔心雨馨了,所以口無遮攔,你別跟我計較好不好?」

「……」

童阮阮依舊用冰冷的目光盯著她,沒有半點溫度,看得人心裡慌亂不已。

岳薇雯打了個寒顫!

這個死丫頭居然還用這種眼神看著她,給她等著,她一定弄死她不可!

岳薇雯忍下了自己的怒火,她擠出一抹笑,「阮阮呀,你……」

「巴掌呢?」童阮阮終於開了口,聲音有些沙啞,可是卻充滿了冰冷,「光說有什麼用?」

「……」

是岳薇雯心頭一顫,怒火更加澎湃。

這個童阮阮還真是得寸進尺!

可是事到如今,她不打自己的嘴巴又能如何?該死,給她等著!

她一定要報這個仇。

慕淵臨在一旁,冷冰冰的看著岳薇雯,眼底流過一抹不耐煩。

童澤華是個精明的人,他看出了慕淵臨已經不耐煩了,趕緊走上前對岳薇雯說,「你快點呀,別愣著了!」

岳薇雯幾乎將牙關咬碎了,她不情不願的抬起手,在自己的臉上打了一巴掌,然後另一隻手又打了一巴掌,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打自己的臉,可是力道卻很輕。

看她軟綿綿的根本就沒有用力,童阮阮冷哼了一聲,「童夫人,你這也太敷衍了吧,當我眼睛瞎了看不出來嗎?」

忽然,她勾起一抹陰冷的微笑,「還是你想讓我親自動手?先提醒你,我手心的皮可是粗糙的很,老繭都能磨破你的嬌嫩臉,我手心都有些癢了呢。」

她自然是沒有說謊的,她之前經常干粗活,所以手上都有老繭,比不得那些千金小姐細皮嫩肉的。 岳薇雯琪的雙唇不停的發抖,那雙眼睛憤怒的恨不得要將童阮阮給吞了。

童阮阮這麼說時,慕淵臨的視線本能的落在她的手上。

她要是不說,他還沒有感覺到,她這麼一說,他的確想起了,她的手心的確是粗糙的,只是平日里他沒有在意而已。

經常干粗活的人,手心裡才會有老繭,這一點,裝是裝不出來的。

無論阮阮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是善良還是惡毒,但是她吃了很多苦,這是毋庸置疑的。

這麼一想,慕淵臨突然生了一股憐惜,他再一次摟住她的腰,將她往懷中一貼。

童阮阮心頭一沉,她本能的要將身子避開。

本來,她沒有想到慕淵臨會幫她,她也是利用慕淵臨,所以才狐假虎威。

現在慕淵臨跟她如此親密,她渾身不適,只想避開他。

察覺到了她排斥的反應,慕淵臨的眸子閃過一抹淺淺的失落。

不過他繼續摟著她的腰,然後抬起了眸,冷冰冰的掃了一眼岳薇雯,厲聲道:「沒聽到她說的話嗎?」

岳薇雯感覺整個人快要著了火,氣的不行,童澤華立刻走上前催促道,「慕總的話你沒聽到嗎?趕緊的,別浪費時間。」

童澤華雖然心疼老婆,可是也不得不如此,要不然凶多吉少,受一點皮肉之苦能夠保住童家,是值得的。

更何況的確是岳薇雯說了不該說的話,只是沒想到會被慕淵臨聽到,而且慕淵臨的反應居然還這麼大。

岳薇雯又憤怒又委屈,自己的老公不幫著她,還幫著他們,可惡!自己現在求救無門,只能忍著!

她狠狠的咬著牙,用力的打響自己的臉。

長痛不如短痛,她這一次也沒有作弊,而是狠狠的巴掌,實打實的打了下去。

巴掌聲啪啪作響,的確能聽出她用力了。

岳薇雯用力的打著她自己的臉,左一下,右一下,兩邊的臉都被打紅了。

童阮阮就站在一旁看著好戲。

她長這麼大,從來都沒有這麼舒爽過,她以為自己再也開心不起來了,可是沒想到現在居然這麼開心。

可是這怎麼夠呢?岳薇雯做的那些事,光這要讓她打自己的嘴巴是遠遠不夠的,她應該用命來償還!

可是她知道她要不了岳薇雯的命,能夠讓岳薇雯自扇嘴巴已經是很好了。

還是沾了慕淵臨的光,要不然她一個人來,這對夫妻非得把她給撕了不可。

童阮阮沒有喊停,岳薇雯也不敢停,繼續打著自己的臉,一邊打一邊哭。

豪門貴夫人此刻落魄的不如一個普通人。

岳薇雯每扇自己一巴掌,對童阮阮的恨意就更加的深。

這個賤人,給她等著,她一定讓她不得好死,要不然她岳薇雯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不知扇了多久的巴掌,岳薇雯的臉都被打的又紅又腫,眼淚也不停地往下掉。

童阮阮就這麼冷漠的看著,也沒有讓她停下來的意思。

童澤華有些看不下去了,岳薇雯受到屈辱,也等於是他受到屈辱,畢竟他們是父親,他也是沒有面子的。咚咚小說

於是,童澤華鼓足了勇氣,對童阮阮好言好語的說道:「阮阮,你阿姨她知道錯了,你能不能讓她停下來?」

「……」

童阮阮沒說話,更沒有讓她停下來的意思,臉色反而是更加陰沉了。

童澤華也不敢再多言,生怕激怒了她,岳薇雯又要遭罪,於是什麼也不說了,他甚至都不敢去看岳薇雯的臉,無奈地將頭避開了。

童阮阮沒有讓岳薇雯停下,她看向了童澤華,開口:「我今天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

「什麼事?」童澤華急忙問,希望她能儘快離開。

「我同意捐腎給童雨馨了。」童阮阮冷漠的聲音沒有半點情緒。

岳薇雯聽到這句話,興奮不已,差點停下來,可是忽然想到什麼,又繼續扇巴掌,臉上滿是不甘。

童澤華一聽,十分興奮,「什麼?你說的是真的嗎?」

「但是我有條件。」童阮阮掙脫開了慕淵臨,往前走了幾步,視線冰冷的注視著童澤華。

童澤華立刻問道:「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我們都會滿足的。」

只要雨馨有救,比什麼都好,什麼他都能答應童阮阮的,雖然童家比不上慕家,可也是不缺錢的。

「我要童氏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童阮阮面無表情,冷冷地說。

「什麼?」童澤華愕然,「你……你要百分之十的股份?」

開什麼玩笑,百分之十的股份,有這麼多股份,都能入主董事會了,很多股東都沒有這麼多股份,這個童阮阮可真是獅子大開口,她怎麼敢?岳薇雯也是被嚇到了,她連打臉都停了下來,驚訝又憤怒。

巴掌聲停了,童阮阮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冷漠地掃了一眼岳薇雯。

驟然,岳薇雯嚇了一跳,繼續打臉,狠狠地咬著牙。

「阮阮,」童澤華開口,「你這樣是不是太衝動了,你要這麼多股份幹什麼?也沒用啊。」

「童董事長!」童阮阮現在連爸爸都不叫了,冰冷的稱呼已經很明顯在告訴所有人,她不會再認他這個爸爸,「童氏集團的股份怎麼就沒有用了?再說了,這些股份原來是我媽媽的,我媽媽死了,就應該是我繼承,我只是拿回屬於我的東西而已。」

「你……」童澤華氣惱不已,剛要發火,可是忽然想到慕淵臨還在這裡,他不能發火。

忽然,童澤華有些詫異,今天慕淵臨帶著童阮阮來這裡,難不成,童阮阮來要股份,是慕淵臨給她撐腰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糟了,有慕淵臨撐腰,這股份他不能不給。

「你是不是捨不得?」童阮阮陰冷一笑,「霸佔你妻子的東西,是不是很開心?別忘了,當初沒有我媽,哪來現在的童氏集團,要不是她為你殫精竭慮,哪有你的今天?可是你幹了什麼!」

她兇狠地目光瞪著他,眼中滿是恨意,這些話,童阮阮早就想說了,一直以來,卻沒有機會。

童澤華對不起她母親,一輩子都無法償還!還有岳薇雯!童阮阮憤恨的看了她一眼,即便岳薇雯現在自打嘴巴,依然無法解了她半點氣。

童澤華被童阮阮氣的不清,差點給她一巴掌,如果不是慕淵臨在,他已經這麼做了!可是,慕淵臨在場,他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吞下這口怒氣。

「阮阮,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百分之十太多了,要不然我給你錢好不好?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我給你的錢,一定夠你一輩子衣食無憂,好嗎?」童澤華即便是氣的想殺人,可是此刻也不得不好言好語的跟她說。

童阮阮冷冷一笑。

「我就要百分之十的股份,今天就給我。」童阮阮態度很堅決,這股份她是要定了,她也不是為自己要的。

她就是不想讓童澤華和岳薇雯這麼稱心如意,憑什麼只有自己受苦,可是他們卻得道升天,越來越走運! 「……」

童澤華怒氣上涌,他很想狠狠教訓這個死丫頭一頓,讓她知道厲害,可是一看到慕淵臨陰沉的臉色,他哪裡還敢表現出半點憎恨童阮阮。

一陣僵持之後,童澤華知道自己是無力回天,必然是要拿出這股份。

童阮阮同意捐腎,要股份肯定是她對慕淵臨提出的條件,慕淵臨自然會幫著她的。

童澤華知道自己拒絕不了了。

咬了咬牙之後,他只能點點頭,「好,股份我給你,百分之十。」

岳薇雯激動道:「老公,不行啊,不是說了那是給我們雨馨當嫁妝的嗎?你怎麼……」

「你閉嘴!」童澤華不耐煩道:「你別添亂了,打你的臉。」

事情已經夠亂了,他只能退讓,誰讓跟他跟慕淵臨實力懸殊,只能吃這個虧。

岳薇雯憤怒不已,可是此刻除了怨恨,她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繼續打臉。

這一次,她下了狠手,對自己打的很用力,她好恨,她越是用力打自己的臉,就越是恨童阮阮。

每一個巴掌,都發出清脆的聲響,全都化成了對童阮阮毀天滅地的恨意!童阮阮依然沒有讓她停下,她知道岳薇雯肯定恨她,她就算不讓她扇巴掌,她還是會恨的想要讓她死,根本就沒區別,所以還不如讓岳薇雯吃點苦頭。

接下來,童澤華讓助理擬了一份合同,給童阮阮。

童阮阮對這些不是特別的懂,她給慕淵臨看,雖然她恨慕淵臨,可是也只能讓慕淵臨幫她分辨童澤華有沒有跟她玩文字遊戲了。

慕淵臨迅速將合同瀏覽了一遍,沒有問題,童澤華也不敢在他面前耍什麼小聰明。

既然慕淵臨檢查過了,那麼童阮阮就放心了。

合同簽完之後,童阮阮拿到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目的達成,她也要離開了,至始至終,她也沒有讓岳薇雯停下。

岳薇雯的臉已經腫的不像話,都已經認不出是她,她幾乎要昏過去了。

臨走前,童阮阮說,「既然我拿到了這些股份,那麼明天我要去童氏集團一趟,作為股東,我去看看,沒問題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