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的人年齡不大,三十多歲,沒有經歷過易世界的巔峰,根本不知道裡面的深淺,業內大佬誰不知道,易世界的發展其實全靠易陽在背後。

「行了,他出來我們早有預料,沒什麼,我們要重視,但也沒必要怕什麼,隨時關注著對方的動靜就行了。」

與此同時,各路記者也得到了消息,雖然易陽現在人氣不在,可是做的事特別是公益,可是實打實的新聞,只要文字好,流量不會少,各路人馬也開始往易世界發採訪預約。

「易大千,你的衣服怎麼回事兒,我告訴你多少次,做實驗的時候不要穿好的,你爸剩下的你就穿不行嗎?做一件又一件,做的趕不上你壞的。」

周子怡真是生氣,這衣服都貴的不行,結果全被敗家的兒子做實驗弄破了,一會兒弄上點兒這個,兩會兒弄上點兒那個,真是煩死了。

「爸,你和我媽說說,別給我做衣服了,她又不洗,那我不穿新的怎麼辦,我自己洗她又嫌棄我洗的不幹凈。」

易大千和自己的父親訴苦,他是不知道,他這位父親大人其實也是用了套路的,他做了好多一樣的衣服,這樣周子怡就不知道他穿的是新衣服了,然後每周固定洗一次,輪換著穿,誰也看不出來。

「你就知足吧,你媽沒打你都不錯了,知道衣服多少錢一件嗎?」

「多少錢,我看牌子都沒有,有一百嗎?」

易陽真是看兒子無語了,身在福中不知福,家裡所有衣服都是定製的,一件短袖也要一千多,要不是當初有點兒余錢,一直做為服裝和化妝品基金,家裡早吃不上飯了。

「我是服你了,兒子,你還是抓緊回學校吧,你一回來你媽就更年期。」

「咳咳……」

「咋了感冒了?讓你媽給你找葯,你媽別看更……媳婦兒,你咋站我身後了。」

說完又看兒子。

「易大千,你真是坑爹啊,媳婦兒,我錯了,真的錯了……」

「最新消息,千億娛樂公司易世界老闆回歸,或因業績下滑。」

「揭秘易世界背後傳奇人物,易陽。」

「易陽出山,是否能讓易世界重臨金字塔。」

一條條新聞直接刷爆了網路,如果是易陽單拿出來還不會引起這麼多人關注,但是牽扯到易世界就不一樣了。

易世界是二十年公認的娛樂圈第一,培養出來的天王天後很多,還有綜藝節目,電影電視劇,可以說現在人的記憶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易世界的作品。

最出名的還是易世界的公益項目,二十年初心不變,一直維持著不佔用政府政策,不需要社會捐款,讓公益人沒有後顧之憂的選擇來辦事,大家對易世界公益的信任度遠高於其他公益組織,不知道多少人主動捐款,但是都被易世界拒絕了。

這兩年易世界開始走下坡路,大家都很關注,其實,大家更希望易世界能夠堅持下去,因為,現在的社會,這樣的公司,是值得信賴的。

「小芊,你看這個人是不是你爸啊?」

「別扯了,我爸……我去,真是我爸,這老頭不是說股份賣了嗎?竟然騙我們,虧我當年省吃儉用,沒想到他們竟然在家自由自在,不行,我要回家。」

小芊那邊風風火火的往回走,大千就方便了。

「鐺鐺鐺。」

「進來。」

易大千走進父母的房間,先是送上了一個微笑,然後拿出手機,直接開始讀新聞。

「爸,媽,我上學為了湊學費還出去撿垃圾,你們還鼓勵我,說家裡出了房子什麼都沒有,多撿垃圾補貼家用是對的,還有,家裡做紅燒肉,你們每次都不吃,我還感動我的父母多麼愛我,現在想想,我覺得你們應該是吃夠了吧,還有……」

易陽實在是被唐僧……咳咳兒子念叨的頭痛,直接求饒。

「說吧,什麼條件。」

「我要一個實驗室,很大很大的那種。」

「成交,你妹回來你要報忙。」

「我要一輛車,能拉器材的那種。」

「成交,快滾。」

易陽這些年習慣了不花錢,突然聽到這麼大筆支出,感覺心臟隱隱作痛,又又又一次印證了那句話,孩子都是父母的債啊。

小芊風風火火的回來,進屋直接給了爸媽一個吻,然後掏出啦一個小本本,易陽和周子怡對視一下,覺得事情不妙,剛要跑,就被閨女拉回來了。

「咳咳,好女兒,爸還有事兒,你有什麼問題問你媽。」

「二老請坐,下面是我不胡鬧的N個條件,希望二老能夠重視我們這次談話。」

易陽一看跑不了了,乾脆放棄,沙發上一癱。

「念。」 蔬菜瓜果之類的,在鄉村之中都可以銷售,但這種酒水類的,真正的消費主力還是在城裡,農村人更傾向於那種便宜點的,更實惠的類型,而且農村之中多是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喝酒,白酒是第一選擇。

為此,楊瑾提議,這種酒水的主要銷售渠道還是放在城市裡,鄉鎮之中根本無法消化掉,如此問題也就來了,如何消化掉這些酒水也就成了大問題。

按照正常做法,酒水提供給各大酒水批發商,亦或者提供到各個大型商場超市之中,甚至更要投放大量的廣告,畢竟對於酒水而言,名氣很重要。

但眼下林楠還真沒有多餘的錢來打廣告,尤其是在全國性的平台上打廣告,他更是沒有這個能力。

而且無論是針對酒水批發商,亦或者大型商場超市之類的,都需要強有力的銷售人員,整個公司之中,估計也就楊瑾有這個能力,其他人根本不行,這也為這件事提供了一定的難度。

就在林楠為此範疇要不要招募一位銷售主管的時候,楊胖子的電話打了過來,一瞬間忍不住讓林楠眼中猛然一亮,想到了一種可能!

「胖子,度蜜月感覺如何?」林楠開口笑著問道,這已然一周的時間,估計也差不多了。

果不其然,楊胖子樂呵呵的回應林楠,語氣中滿是嘚瑟,口中說著一般般,但任誰都能聽的出來,美的不要不要的。

「明天就回去了,我夫人說了,讓我事業為重,不能沉迷於溫柔鄉之中,否則還得幾天呢。」楊胖子開口笑道,隨即給林楠道出他們所在的位置,此刻還是遙遠的大洋之中度假,過的優哉游哉。

「好,趕緊回來吧,還真有事情可能讓嵐姐幫忙看看。」林楠笑著說道。

楊胖子一聽,自然沒問題,別說幫一個小忙,哪怕是把自己賣給林楠都沒問題,他和秦嵐的命都是林楠救的,更何況其他事情,完全沒意見,告訴林楠二人估計明天下午就能趕回。

掛了電話,林楠眉頭總算是鬆了下來,想通了自己果酒的市場在什麼地方了!

「林大哥,是不是想到辦法了?」楊瑾看到林楠臉上帶笑,開口問道,這是件大事,一刻都不能馬虎。

林楠點頭,隨即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在場之人。

一個產品的好壞,說白了還是口碑,要客戶使用過品嘗過說好,那才是真的好,這比什麼廣告都要更有效,也是最真實的,鳳凰牌的黃瓜西紅柿等產品的口碑就是這麼來的,根本沒有任何的廣告,以實力說話。

而今果酒即將要上市,與其花那個大價錢去打廣告,倒不如真真切切的推薦到消費者面前,讓他們真真切切的品嘗到,然後主動願意去消費,這才是關鍵。

餐廳與酒店,這就是林楠計劃的最重要的部分!

以目前省城秦嵐的餐廳舉例,早已推出了鳳凰牌產品主打的產品,黃瓜、西紅柿、菠蘿莓、西瓜等,一個都不落的,全部成為餐廳內最暢銷的產品,哪怕是單獨的一份西瓜果盤,也成為無數人的最愛,很多人就是沖著這些東西去的,只要林楠願意,在餐廳內推出這種果酒,估計效果也極好。

而若是真正推廣下去,那就真的好做了。

在省城,秦嵐餐廳的生意極好,其中的主要原因便是鳳凰牌產品所帶來的人氣值,讓很多餐廳酒店羨慕不已,甚至早已暗自調查這些東西的出處,只不過秦嵐一直都很小心,還不曾被人發現,很多餐廳都認為秦嵐餐廳所用的東西都是昂貴的進口貨,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一旦林楠可以給他們提供鳳凰牌產品,想必他們也樂意順道推薦一下這種酒水。

自然而然,憑藉著果酒的味道,這些都將不是問題,必然會成為最暢銷的酒水!

「好主意啊,這件事估計難度也不大,最近縣城就有不少餐廳酒店不斷的打來電話,諮詢合作的事情,只不過一直被我給拖著,還沒有答應。」楊瑾點頭,林楠的一席想法,讓他覺得大讚。

而且林楠的想法是想讓秦嵐出面在省城經營,憑藉著她的實力,估計非常的順利,這一點楊瑾更是非常認同。

「如此的話有必要在省城開設一處辦事處或者分公司,可以慢慢以省城為中心,向四周擴展開來!」楊瑾考慮一下,隨即做了一個補充,也是為了後續公司的發展考慮。

以大仙農公司現在多元化的發展,勢必要走出雙流鄉,走出雙流縣,甚至是要走出整個省,要面對整個華夏大地,公司所在的雙流鄉根本跟不上公司發展的節奏,他要考慮後續的問題,看的更加長遠。

「而且我們之後的藥品,也肯定要走出去,這個辦事處或者分公司都很必要。」

這個林楠沒什麼意見,在省城搞一個分公司也可以,正如同楊瑾所言,遲早都要走出去,正好也可以讓秦嵐打理下,真若是做大了,直接讓周穎一起管理,自然而然的也就將她留下了,自己也能美曰其名的沒事多到省城待上一段時間了。

「可以,你籌劃下,明天和秦嵐胖子商量下,一旦可行,立刻就辦理!」林楠點頭。

隨即,幾人一起閑聊了一會,不知不覺中,就到了十一二點鐘,各自趕緊回去休息了。

回到家,躺在床上,林楠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周穎,她沒什麼意見,也很支持這個決定,不過沉默少卿,她主動給林楠道了一聲對不起,覺得自己沒有回來幫林楠,有些過意不去,不過這在林楠看來,無所謂,反正自己以後會多去省城看望周穎,而且周穎也再次表示,真正到了需要她的時候,她會克服一切問題,回到林楠身邊。

周穎都如此說了,林楠還能如何,心中滿滿的甜蜜,主動發過去一個擁抱與飛吻,作為對周穎的獎勵,心中想念之意大增,雖然只有兩三日,但心中已然再度極為想念。 「第一,鑒於父親母親對某些事實進行隱瞞,造成了易小芊也就是我本人精神上和肉體上以及部分時期經濟上的折磨,所以需要跑車一輛安慰,第二,鑒於易小芊還是我本人,在外拍戲期間,我的爸爸媽媽竟然對我被人欺負視而不見,加上第一條,精神損失加倍,需要名牌包包一套,第三……」

易陽聽到最後都睡著了,周子怡在那兒看手機,易大千聽的最認真,因為他在考慮,如果爸媽答應了妹妹,那自己是不是應該漲價。

「綜上所述,就是易小芊我本人的訴求,現在請父親母親給予正面回應,爸,爸,到你講話了。」

聽到女兒的呼喊,易陽一下醒了,剛做夢女兒長大了,不要錢了,睜開眼睛,嗯,果然是夢。

「寶貝女兒,爸你還不知道,身無分文,哪有錢啊。」

易小芊思考了一下,覺得爸爸說的對。

「母親大人,請發表講話。」

周子怡頭都沒抬。

「公司是你爸的,和我沒關係。」

面對父母的冷淡,易小芊受了深深的傷害。

「那個,媽,可以討價還價的,要不然你還個價?」

「呵呵。」

得到母親大人冷笑的易小芊,又看向了自己的父親。

「爸,你給個價唄。」

「我女兒要求都是合理的,我支持,不過爸真沒錢,那個你哥有,你哥從家裡弄了不少錢,找他要,媳婦兒,樓上窗戶壞了吧,我怎麼聽見風聲,走上去看看。」

看著父母決然的背影,易小芊把怒火看向了易大千。

「你說,爸是不是寫遺囑了,把財產都給你了。」

「什麼啊?」

接下來,易大千欣賞了一秒鐘變臉絕技。

「哥,那個我不要財產,你給我買個跑車吧,還有給我投資兩部女主角,哥哥,好不好,哥哥,哥哥,好不好嗎?」

「那個爸真沒給我錢,就答應我弄個研究室。」

此話一出,又是一場變臉好戲。

「易大千,沙發都弄亂了,你收拾,我睡覺覺了。」

說完,這位姑奶奶也走了,易大千看著父母吃完還沒收拾的零食,妹妹帶回來的東西,他不明白,怎麼最後他成了罪人呢……

第二天,易小芊又進行了一次轟炸,無果。

第三天,仍然無果。

第四天……

「媳婦兒,給她買吧,我快瘋了,唐僧都沒她磨嘰,你就答應她得了。」

易陽真受不了了,只要在家,就沒有一分鐘是安靜的,他沒辦法,都開始捉迷藏了,結果易小芊不知道從哪弄的喇叭,一喊整棟樓都能聽見。

符界之主 「答應她什麼,那些要求總不能全答應吧。」

周子怡放下書,其實她也受不了,不過必須要面子,不能先妥協。

兩個人商量了一下,都答應不可能,最後就是一輛跑車,一個包,終於得到答覆的易小芊,迫不及待的和易大千去買車了。

不過去的時候興奮的很,到了地方就不爽了,也不知道怎麼就那麼背,正好看到學校的死對頭,一個白富美,因為易小芊被她喜歡的人追求過,經常找事兒。

「易小芊,你是來兼職的嗎?哦,對了,這家店我很熟的,要不要多給你加點工資?」

學校除了易小芊的好姐妹誰都不知道易小芊是易陽的女兒,所以,這位白富美小姐還不知道呢。

「白靜,你可真和名字不符,名字白靜,心黑的不行,掏出來狗都不吃。」

說完直接進店去了。

白靜後面氣的不行,也走了進去。

「白小姐您來了,您的車已經保養好了。」

白靜家裡條件確實不錯,上大學就買了一輛跑車,不過價格不是很貴,兩百多萬,但是也很拉風了。

「於經理,我說你們這店都是高檔轎車,可看好了,別有些人進來買不起把車再弄壞了,賠不起你們不是虧了。」

易小芊本來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沒想到白靜靜然還找事兒,她的脾氣本來就火爆,直接就沖了過來。

「白靜,這店是你家開的,你管我買不買得起,我告訴你,今天本小姐就非要買一輛。」

「那你可小心,貸款還不上可是會被告的。」

易小芊聽了這話差點動手,易大千拉住了她。

「別鬧,買完趕緊走。」

「於經理,你可好好審核,別到時候他們還不上貸款。」

白靜看易大千退了一步,更來勁了,不過,馬上打臉了。

「白小姐,我覺得這個問題不用擔心,這兩位身上穿的是凡先生定製款,一套加起來起碼有十幾萬,這位先生的鞋是英國大師布魯大師的限量定製款,我要沒記錯價格應該在二十萬一雙,而且是美元,這位小姐嗎,穿著很低調,不過她這位同伴可是品味不凡,最重要的是兩位大師的作品不是誰都能有幸定製的。」

聽到於經理的科普,大家都驚了,不光是白靜,易大千他們也驚了,甚至都不會走路,腳底下穿著一百多萬的鞋,想想就刺激。

「易大千,看來爸媽還是對咱們挺好的,這麼貴的衣服給咱們穿,對了,我記得媽之前給你買好多你都實驗弄壞了,後來被媽放在哪了?」

易大千也回過神來。

「完了,都被媽扔了,都怪媽,告訴我這麼貴,我不就不穿了嗎?不行,我回去找找,看有沒有剩下的,減下來拼一件。」

兩個人在竊竊私語,白靜也反應過來。

「於經理,你沒看錯吧?」

於經理笑了笑,說道:

「白小姐,我們入門學習的就是品味,要了解富人的品味,其實很多牌子我們不會刻意了解,反而是沒有牌子的會好好了解,所以我相信自己的判斷。」

白靜失魂落魄的走了,她無法接受自己不如易小芊的事實,她一直以為,自己只要什麼都比易小芊強,就一定能夠打敗她,讓自己喜歡的人多看你一眼,現在,她的驕傲被打碎了。

「兩位,不知道想選什麼車,我給二位介紹一下。」

於經理獲得了兄妹二人的好感,挑了一輛五百多萬的車回家了,路上,易大千緊緊拽著安全帶,嗓子都快啞了。

「易小芊,我再坐你車我就是你弟弟!」 一大早的,林楠出現在地里,暗自捉摸著地里的種植情況,這眼看著已然進入秋季,冬季也要為此不遠,儘管林楠的這些黃瓜西紅柿等經過初級進化液的作用,受季節性影響小了很多,但也無法做到完全不受季節性影響。

正常而言,地里的這些東西,清一色的夏天的東西,但在林楠這裡卻一直在生長著,這本就夠稀奇的了,若是換作其他的這些東西,早就秧苗徹底枯萎了,根本不可能繼續開花結果。

在林楠這裡,幾乎算是一個稀奇,不少村民都暗自稱奇。

之前林楠也考慮過這件事,甚至老教授趙春農也專門研究過,得出的結論是這些東西能夠能夠適應一定的季節性差異,在溫度15攝氏度之上都不受影響。

但眼看著溫度已然要低於這個度數,林楠不得不考慮大棚或者是更換產品。

「娘,你說這個季節,應該種植些什麼蔬菜或者瓜果的?」林楠來到林母身邊,開口問道,對於這些東西,毫無疑問庄稼人最有發言權,反正對他而言,什麼都沒有問題。

林楠的想法林母也明白,之前林楠也提到過這個問題,瓜果類的眼下肯定是不適合,一旦進入冬季,地里的瓜果基本上不長,適合這個季節的最好的就是根莖類的蘿蔔、小青菜、白菜、冬瓜之類的,除去冬瓜外其他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種植的作物。

了解完這些人後,林楠有些沉默了,這些東西之中,都是最常見的,但卻不符合林楠的想法,浸泡過的種子一次性就用完了,這太浪費。

林楠要的是那種能一波波收穫的那種。

然而,林楠和林母想了半天,也實在是想不出秋冬季節有這種蔬菜瓜果,唯獨一個冬瓜能勉強達到林楠的要求,不過這玩意哪怕是林楠自己都不怎麼喜歡吃,不知道種植出來味道如何。

其他的,基本上都達不到林楠的要求,一時間有些犯難,腦海中一直在翻找著合適的瓜果蔬菜。

與此同時,林楠這裡也開始了地里的安排,暫時近三十畝地,真正有大棚的只有山腳下的那九畝地的範圍,陳凡要開始考慮將菠蘿莓、西瓜、西紅柿這種東西搬遷進入了,反倒是黃瓜耽擱一個月也沒問題。

與此同時,新的大棚也該搭建了,無論如何這四種主打產品不能少,哪怕是不賣,自己的通天店鋪也需要,靈氣值還要指望著他們。

找來林忠,林楠開始進行安排,這三十畝地索性直接不動,全部搭建成大棚模式,甚至搭建成一個整體的大型大棚也可以,另外再從一旁租賃個十畝地左右,林楠準備嘗試種植其他的產品,否則四個產品,還是顯得有些單調一些,要適當配置一點其他的品種。

處女座的旅 至於種植什麼,還有待於林楠考慮,暫時不曾想好,不過可以肯定,林楠要留下一座大棚,秘密種植靈穀子這種好東西,吃過一次后,林楠便愛上了這東西,這幾天,沒少購買品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