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眼珠子都要從眼眶內蹦出來了一般的驚悚。

難……難道,這存在了幾十年的驚天至寶真的要被這小子取走不成?

這個無比驚恐荒唐的想法,瞬間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腦海中,而且揮之不去。

數個呼吸后。

眾人眼中那可怕到了極致的宣花板斧竟然縮小到了兩米左右,僅僅只是比一般的武器要長上一點。

「馬德,這宣花板斧雖然來頭不凡,威力驚人,可樣子實在沒有用軒轅劍來的好看啊!而且老子拿著這麼一個東西,總是有種不順手的感覺啊!」

林逸吧唧了一下嘴巴,有些不滿的嘟囔道,他雖然不是那種一見就驚駭世俗的驚世大帥哥,可最少也屬於耐看型的帥哥啊!

這要是以後作戰就扛著這麼一個板斧,豈不是變成了那三板斧的程咬金了啊

不過雖然心裡不爽,林逸還是伸手一把抓住了那宛如精鋼一般閃爍著耗光的銀白色手柄。

這一抓,林逸眼睛猛的一瞪,臉上浮現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以他林逸的偉力,這一把竟然沒有辦法把這宣花板斧給拿起來。

震驚之後,便是濃濃的激動了,這種兵器,自然是重量越驚人越好了,這宣花板斧有如此恐怖的分量,那一擊揮出去,威力定然翻倍,誰人能夠擋住呢?

當即林逸心念一動,百萬力量轟然爆發,想要再度拿起這宣花板斧。

可無比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竟然依舊無法撼動這宣花板斧。

「呵呵,有點意思了啊!」

林逸咧嘴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體內的力量在這一刻沒有絲毫的保留,轟然爆發,三龍之力在林逸的體內咆哮奔騰,發出一道道恐怖絕倫的怒吼,宛如巨龍在他的體內掙扎呼嘯一般。

在這股恐驚駭世俗的恐怖力量之下,林逸信心滿滿咬著槽牙發出了一聲怒吼。

「給老子起!」

「轟!!!!」

虛空一顫,彷彿要塌陷一般。

而後。

在眾人無比驚悚的目光中,宣花板斧緩緩被林逸拿了起來 「哈哈好寶貝,好寶貝啊!」林逸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此時他的胸腔之中竟然充斥著一股股澎拜的力量,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變強了,最少增加了一龍之力。

也就是說,在拿起這宣花板斧的瞬間,宣花板斧已經給他加持了一龍之力啊!

這是何等恐怖的特性啊!

要知道,很多化神期的強者也不過才能夠爆發出一百多萬的偉力啊!

而現在。

你什麼都不需要做,只要把這宣花板斧握在手中,就能夠平添一百萬的偉力,這是何等的逆天啊!

若是這宣花板斧給了天心,天心就有了跟他林逸一戰之力的能力啊!

總而言之,這宣花板斧實在太強,強悍的簡直離譜了。

「我若是能夠掌握一門驅使著板斧的技法,我的戰鬥力恐怕會瞬間翻一倍吧!」林逸忍不住咧嘴激動的大笑了起來,這對他來說實在是意外之喜了啊!

本來他還不太喜歡這宣花板斧,不過此時,到無所謂了,能夠增加一百萬的偉力,便是茅坑的攪屎棍,恐怕都會有很多強者擠著腦袋要吧!

可周圍眾人卻陷入了濃濃的獃滯中,每個人的思維在這一刻都好像停止了,宛如一根木頭一般,靜靜的站在原地看著林逸。

「他竟然真的拿到了!」

坐在地上的天心,看著手持宣花板斧的林逸,明眸同樣瞪大大的,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咕嚕!」

胡莽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隨後用手輕輕的拉扯了一下同樣陷入震驚之中的端木倩。

他的身份,修為都比林逸高出許多,如果貿然出手的話,難免會落下一個持強凌弱的名頭,可若是有端木倩出手則不然了,對方是女子,再者也是他隨時都可以拋棄的存在,倒是沒有什麼好擔憂的了。

端木倩被胡莽一拉扯也頓時回過神兒了,急忙彎腰一把抓住了天心的衣領,盯著林逸怨毒猙獰的呵斥道:「林逸,把宣花板斧給我送過來,否則,我殺了她!」

「不要,林逸,你千萬不要聽這個見人的,得到了宣花板斧她也不會放過你的,你拿著宣花板斧先走,替我報仇!」

天心一聽,猛的伸著腦袋吼了起來,林逸有如此驚駭世俗的能力,只要不死,將來為她報仇又有什麼難度呢?

可一旦林逸死在這裡,那可就什麼都沒有了啊!

正在研究宣花板斧的林逸一聽,不禁神情一怔,猛的抬頭看了過去,這一看,整個人就像是一枚鞭炮一般被瞬間點燃,可怕的殺機在宛如颶風一般在他的周圍瘋狂的肆虐。

「見人,放開我師姐,否則,今天老子一定斬了你!」

林逸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猙獰,手持宣花板斧緩緩朝著端木倩走了過去。

「哼哼,林逸,你少在這裡得意,現在馬上把宣花板斧給我丟過來,否則,我保證先殺了她!」

端木倩盯著林逸傲慢的冷笑道。

「砰!」

大地一顫,林逸猛的躍起,手中的宣花板斧凌空朝著端木倩劈了過去。

「咻!」

空氣被撕裂的聲音驟然響起。

一道寒芒,宛如閃電一般劃過虛空朝著端木倩斬了過去。

「不好!」

端木倩一看,頓時面色大變,那寒芒給她一種鋒利無匹的恐怖感覺,最要命的是,這寒芒竟然在瞬間就把她整個人死死地鎖定,也就是說現在不管她去哪裡,都無法避開這恐怖的一擊。

只能力扛!

「噗嗤!」

一道悶響驟然響起。

端木倩只感覺自己的眉心一痛,生命力就宛如泄閘洪水一般開始快速的流逝了。

「哐當!」

手中明晃晃的長劍直接跌落在了地上,她整個人也直挺挺的朝著放倒下。

「什麼?」

「我的天啊!這宣花板斧的攻擊竟然如此凌厲!」

全能千金燃翻天 眾人驚呆了。

胡莽一看也是亡魂俱冒啊!宣花板斧打出來的攻擊,速度快的他都無法捕捉到。

不過僅僅是獃滯了片刻,胡莽便回過神兒了,沒有任何的遲疑,身形攢動,急速朝著天心沖了過去。

宣花板斧的威力如此驚人,讓他心裡越發的沒底了,而且,做為一名戰鬥經驗豐富的強者,他也不可能放任自己的優勢丟掉。

「胡莽,吃你爺爺我一板斧!」

在虛空之上的林逸一看,胡莽竟然也朝著天心沖了過去,不禁怒火衝天,雙臂猛的在半空中一轉,宣花板斧便直接撕裂空氣,帶著一道無比刺耳的厲嘯朝著胡莽飛了過去。

足足接近四龍之力,此時奮力丟出,那速度簡直快的可怕。

同時,林逸也落在了地上地面上宛如一頭兇猛的獵豹急速朝著天心沖了過去。

「該死的!」

感受著宣花板斧上釋放出來的恐怖殺機,胡莽咬著槽牙臭罵了一句,隨後只能放棄天心,轉身一掌朝著宣花板斧上拍了過去。

「砰!」

一聲巨響,宛如神明撼動了天鼓一般,驟然激蕩在虛空之中。

周圍的強者一個個腦袋生疼,急匆匆的後腿了十幾步。

而宣花板斧也宛如一座大山一般,攜帶著驚人的重量狠狠的跌落在地上。

「哐當!」

一聲巨響,整片虛空再度一顫。

而林逸此時也到了天心面前,一把把天心從地上抱起,同時體內無比雄渾的靈氣,也瞬間沖開了天心被禁錮的經脈。

「師姐,你沒事兒吧?」

林逸無比關切的盯著天心問道。

「沒,沒事兒,你先把我放下來吧!」

天心臉頰緋紅,低眉垂眼,極為不自然的小聲嘀咕道。

「哦,好的!」

林逸神色平靜,一臉認真的說道,只是這心裡倒是有幾分不舍了,天心因為常年修行的原因,使得她的肌膚可遠比一般人更加的好,那大腚上的感覺也更加的驚人,簡直完美到了極點。

便是林逸這樣見過無數美女的仙帝,此時都有些走神兒了。

「林逸,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殺我的女人?」

胡莽落在地上,背負雙手一臉陰鷙的盯著林逸呵斥道,只是背在身後的那隻手,此時卻忍不住的顫抖,一陣陣火辣辣的劇痛也不斷的從手掌上傳來。 剛剛那一擊胡莽只感覺自己的手掌就像是打在了一面堅固的鋼板上一樣,彷彿自己的手掌都要炸開了一般的痛苦難受。

林逸聞言,緩緩扭頭宛如看待白痴一般冷漠的看著胡莽獰笑道:「你的女人?我殺就殺了,你又能如何?垃圾一樣的東西也敢跟我叫囂?」

「轟!!!」

周圍人群頓時炸開鍋了,都覺得林逸實在有些太過瘋狂了,雖然林逸開創了新的記錄,雖然林逸取走了他們幾十年都無法取走的至寶宣花板斧。

可誰也不能否認胡莽的強大,那可是人皇榜上排名第五的存在啊!

更是曾經斬殺過地仙之境的恐怖存在啊!

可現在,在林逸的口中,如此恐怖的強者竟然是垃圾。

那他們是什麼?

他們還不如胡莽呢。

豈不是垃圾都不如?

胡莽一聽,整個人也是怒氣衝天啊!自從他成名之後,還不曾被人這麼無視過呢。

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兒罵他是垃圾,林逸該死啊!

而且雖然這宣花板斧被林逸取走了,可在他心裡,林逸的實力鐵定還是不如自己的,畢竟境界氣息都擺在那裡。

再者。

這宣花板斧放在這裡已經有幾十年了,這幾十年中可來過不少修為恐怖的天才,如果宣花板斧是實力強悍就能夠取走的話,他剛剛不就取走了?

所以,在胡莽看來,林逸之所以能夠取走宣花板斧,不外乎是因為他投機取巧了而已。

「林逸,你是我這些年見到膽子最大的一個。」

胡莽身上的殺機在涌動,盯著林逸冷冰冰的獰笑道,那笑容,簡直比鎖定獵物的毒蛇都要猙獰恐怖。

看的周圍不少的強者都是心頭一慌,忍不住後退了兩步跟胡莽保持了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

林逸見天心沒事兒,便上前一步,手持那兩米多長的板斧,遙指胡莽狂妄的大笑道:」你放心,我不但是第一個,也絕對是最後一個,因為……你今天一定會死在這裡的。」

「什麼?這小子是不是瘋了?」

「區區天命之境的修為,竟然要斬化神期的超級強者?」

眾人面面相覷,都是一臉的茫然不解啊!不明白林逸的底氣到底在哪裡。

難道那宣花板斧真的很厲害不成?

胡莽的殺機也直接被林逸點燃了,他是至高無上的強者,怎麼可能允許林逸一直在這裡嘲諷他呢,當即身形一晃,殺機滔天的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人在半空中的時候,一把明晃晃的長劍就驟然從儲物戒指中飛出。

劍光閃爍。

橫貫虛空。

氣息無窮。

劍動,宛如蛟龍出海,猶如神龍翱翔九天。

一劍出,萬山動,彷彿胡莽就是那傳說中的劍仙一般,給人一種無可匹敵的恐怖感覺。

作為一名超級強者,胡莽一上來就表現出了恐怖絕倫的實力。

光是這橫貫虛空的一劍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施展出來的。

而且這一劍爆發出來的可怕氣息,更是讓整個空間殘片內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面色在瞬間蒼白一片,一個個的臉上也充滿了緊張恐懼之色。

因為。

這一劍他們接不住!

因為。

這一劍,實在太強,太強!

然後林逸此時卻微微搖了搖頭,那神情似乎是對胡莽的表現不太滿意一般。

而後。

在萬眾矚目之中。

林逸緩緩開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口吻無奈的說道:「為什麼這麼弱?」

優等丈夫 「什麼?弱?」

「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竟然敢說胡莽這一劍弱?」

「馬德,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瘋啊!」

眾人激動的簡直要把林逸的腦殼掰開看看腦迴路到底是怎麼長得。

在整個崑崙虛內年輕一輩中,敢說胡莽弱的絕對不會超過十個人!

可那十個人個個都是威名赫赫,雄霸一方的超級強者啊!

林逸跟他們相比又算的了什麼?

可現在他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胡莽的攻擊很弱?

林逸話落,手臂也猛的一揮宣花板斧上再度暴出一道寒光,朝著前方力劈而下。

這一擊沒有任何的招式,也沒有任何的花哨可言。

很簡單。

很隨意。

可是卻有種返璞歸真,大巧若工的感覺。

兩世為人林逸在修為上,在境界上,在經驗上已經達到了一個爐火純青的地步。

雖然這宣花板斧他不曾使用過,可他卻能夠動用六道輪迴訣來操控這板斧,一擊之下,虛空真正的裂開,四百萬斤的偉力,再加上這宣花板斧本身的鋒利程度,足以劈開一切。

肆虐的空間風暴,順著宣花板斧劈開的裂縫發出一道道嗚嗚的厲嘯。

「空,空間裂開了,他,他竟然把空間都劈開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