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寶珍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附在吳耀祖的耳邊輕語了幾句,然後趾高氣昂,看著樂果橙一副你死定了表情。 樂果橙雖然不知道吳寶珍要出什麼幺蛾子,但她是一點都不怕的,姜別都說他能扛住吳家,她還怕什麼?

不過其他人卻為她捏了一把汗,別看吳耀祖現在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樣,了解他的人就不說了,就算不了解他的人,也深知他的手段厲害,不然能從一個窮小子成為今天的煤炭大王嗎?能逼的原配連離婚都不敢提嗎?他那個老婆據聽說身體不好,已經好多年沒在人前露過面了。吳耀祖公然和小三,也就是吳寶珍的親媽住在一起,不知道還以為他們才是一家三口呢。

中國有乒乓 「這位小姐,你說話是要有依據的,你污衊小女是要負上法律責任的。」吳耀祖笑著提醒,一副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計較的模樣。其實心裡怪樂果橙不識相,他剛才說誤會,已經算是好意了,沒想到她不僅沒有順著台階下來,反倒想把事情鬧大。

呵呵,就算鬧大了怎麼樣?他吳耀祖雨里火里幾十年,什麼樣的事情沒遇到過?還怕她一個小姑娘嗎?說句不好聽的,他家煤礦底下也埋過那麼幾個人。

樂果橙本就是來鬧事的,又怎會因他的幾暗示而退縮?

「吳老闆是說我冤枉吳小姐嗎?」樂果橙眼睛睜得圓圓的,天真無邪的樣子,「要是吳小姐沒做過,我和她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冤枉她呢?」

吳耀祖微笑,「對呀,我也很疑惑。我家寶珍是個乖巧的,她還是個學生,天天在學校上學,怎麼有空去你那打砸呢?」

看似疑惑,其實是質問,咄咄逼人,不懷好意。

樂果橙知道,既然他敢這麼說,那一定能拿出吳寶珍在學校的證明,到時一句人在學校里上課,沒有作案時間,那她直接就成誣告了。

吳寶珍在她爸身後朝樂果橙投來得意的眼神,不過是個賤人,還想攀扯我?

「爸爸,你和她廢話什麼?直接讓人攆出去就是了,沒的壞了自己的興緻。哼,也不知從哪得的請柬,一個小三,居然鑽營到韓家的宴會上了。」無比不屑的樣子。

其他人一聽,眼神都閃爍起來。有的還十分遺憾,這麼漂亮的女孩,品行居然這樣不堪。

樂果橙的臉色嗖的冷了下來,片刻后又笑了,只是笑意不達眼底,「吳小姐,指責我是小三,你有證據嗎?就像吳老闆說的,誣陷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不過——」

她話鋒一轉,「不過吳小姐倒是提醒了我,吳小姐好像不是婚生女吧?若我記得沒錯,你的親媽就是小三上位,啊不,我說錯了,吳小姐的親媽是小三不假,可是並沒有上位,畢竟吳老闆合法的老婆還活得好好的呢。」

話音一落,就有人笑出聲了。有人瞭然,不知情的則在打聽情況。

吳耀祖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了,盯著樂果橙,「小姑娘,當心禍從口出。」

而吳寶珍則臉色巨變,恩狠狠的瞪著樂果橙,恨不得能抓花她的臉。

「吳老闆是在威脅我嗎?」樂果橙歪著腦袋,漂亮的眼睛眨巴著,「我好怕怕呀!」嘴上說著怕怕,表情卻全然不是。

人群中的姜別心中無比自豪,多麼勇敢的小姑娘呀!他家的!

「吳老闆,不好意思啊,我是個實誠人,一不小心就說了實話,您是大人物,一定不會和我這個小丫頭一般見識的對吧?」樂果橙俏皮的吐了下舌頭。

「那是自然。」吳耀祖的語氣十分生硬,「怎麼,你是準備要道歉嗎?」

「NO,NO,NO。」樂果橙搖頭,「我是想問,若是我能拿出證據,吳老闆會幫著吳小姐把我們的損失賠了吧?畢竟您不差錢,千兒八百萬的對您都不算什麼,可這幾十萬塊對我們小本生意的來說就是很大的損失了。」她揚了揚手指的賬單。

有自恃和吳耀祖關係不錯的站出來和稀泥,「老吳,人家小姑娘也不容易,就幾個小錢,你就給人家吧。」

「對,對,都還不夠大侄女吃頓飯的。」

「就是嘛,全當破財消災了,鬧大了不好看。你什麼身份?她什麼身份?」

「謝謝,謝謝,謝謝大佬仗義執言。」樂果橙朝著四下里拜謝,臉上表情真誠,最後對上吳耀祖,「小本生意,真的虧不起!」

場上一靜,許多人都嘴角抽搐,誰他媽的仗義執言了?這姑娘臉皮真夠,有——有前途!

端著酒杯走過來的蘇尚軒拍了下姜別的肩膀,努嘴示意,「你就這麼看著你家小媳婦被人欺負?不過去幫忙嗎?」

姜別看了他一眼,「她用不著!」

蘇尚軒撇了撇嘴,這人,真不知該說他無情還是自信好。

被個小丫頭質問到臉上,吳耀祖的臉皮也掛不住了,「當然,若真是小女的錯,我願意承擔一切賠償。可是,若不是小女的錯,呵——」他的眼睛微眯,鋒芒閃過。

「好!」樂果橙脆生生的說。

隨著她的話音,韓家設宴的大廳牆壁上巨大的液晶電視上畫面就變了,「何晨呢?把他給我喊出來,老娘就看中他了。趁著老娘還有耐心,讓他麻溜滾過來。」這個囂張拍著桌子的女人真是吳寶珍。

「囂張?老娘就囂張怎麼了?信不信我動動手指頭,你這家小公司就得完蛋!」

「知道我是誰不?惹得我不高興,我讓你們全都去搬磚,不,只要我一句話,你們連搬磚都沒人敢要。」

「這個,這個,這個,我都看著不順眼,給我砸了!」畫面上的女人隨手指著,她帶去的保鏢立刻砸了起來,白輝等人上前來攔,被推開,恰好撞在吳寶珍身邊,她抄起桌上的花瓶就朝白輝頭上砸去,鮮血頓時就流下來了,而吳寶珍卻哈哈大笑,還罵:「慫貨。」

全場目瞪口呆,大家關注的點已經不是吳寶珍如何囂張任性了,而是眼前這個女孩子是誰?和韓家什麼關係?沒有韓家的允許,大屏幕上會播放「證據」嗎?這可是要得罪吳耀祖的呀!

韓家也驚呆了,「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大屏幕上為什麼會出現這些亂七八糟的畫面? 「關掉,關掉!」吳耀祖和吳寶珍全都氣急敗壞。

吳寶珍到底年輕氣盛,也不看場合,直接揚著巴掌要來打樂果橙。被她輕巧的躲過去了,宋章引立刻擋在她前面,「吳小姐,你這是惱羞成怒準備在眾目睽睽之下打人嗎?」

躲在他身後的樂果橙伸出頭來火上澆油,「吳老闆,您不準備管一下嗎?」

蘇尚軒碰了碰姜別,「護花使者的位置都被人搶了,你還不準備過去嗎?」

姜別冷冷的斜了他一眼,半個字都欠奉。

蘇尚軒輕笑一聲,嘖,老薑還真沉得住氣,不過樂果橙這小丫頭倒是刷新了他的認知下限,這麼膽大包天。今天她既得罪了吳耀祖,也打了韓家的臉。

哈,韓家不是自詡經營高科技嗎?自家的安全系統都被人黑了,怎麼這麼大快人心呢?

蘇尚軒看熱鬧一點都不嫌事大。

大屏幕上的畫面終於恢復了正常,但剛才的畫面卻清晰的印在每個人的腦中。他們看向吳家父女倆的目光怪異極了,不屑,嘲諷,憐憫,同情——

一直聽說吳家的這位私生女兒囂張跋扈,脾氣暴躁,沒想到脾氣這麼大,為了個男人連砸人公司的事都幹得出來。

這樣的女人哪家敢娶?誰願意做綠帽王?

吳寶珍好像還沒大學畢業吧?沒聽說成績怎麼樣,倒是泡小白臉挺有心得。回家得教育家中的幾個小崽子,不能和她混在一起。

還有家中有女兒的,已經覺得引以為戒,絕不能讓女兒變成和吳寶珍一樣。

迎著四下里投射過來的詭異目光,吳耀祖的表情十分精彩,竭力壓下心中的怒氣,「你非法拍攝,侵犯了我女兒的權益,我是可以告你的。」

一雙老眼深沉平靜,樂果橙卻能感覺到裡面的危險和壓力。

她很無辜,「這是證據呀,你不是說要我拿出證據的嗎?而且這不是非法拍攝,是我們公司的監控錄像。哦,對了,剛才吳小姐和您說了什麼?是不是告訴您她打砸之間先把辦公室里的攝像頭給拆了?」

就見吳耀祖瞳孔一縮,樂果橙心中瞭然,果然被她猜對了,她微笑,「有件事吳小姐可能不知道,第一次吳小姐離開后,為了提高安全性,我們公司在隱蔽的地方又增裝了不少攝像頭,高清的,在夜裡都能把人臉拍得很清晰的那種。」

「好,很好,果然是後生可畏啊!」吳耀祖拍手稱讚,「初生牛犢不怕虎,你這是鐵了心和我吳家過不去了?還是你受了什麼人的指使?只要你說出來,我可以確保你的安全。」

吳耀祖不信眼前這女孩子敢得罪他,她應該只是個由頭,背後出主意的,甚至策劃了整件事的一定是他的仇敵。

樂果橙一聽這話音就知道吳耀祖腦補了什麼,十分想笑,大人物都是腦補帝嗎?想事情就不能簡單點嗎?

像她,誰惹到她頭上,她就直接上手撕,才不會背後搞些小動作呢,那多不解氣?

「沒人指使,我就想討個公道,沒討到也不要緊,只要吳老闆把賠償給了就行。」樂果橙搖頭,然後看著吳耀祖很認真的問:「吳老闆,您是在威脅我嗎?」

「我知道您財大氣粗,要弄死我比碾死一隻螞蟻還容易。那我想問問您準備怎麼弄死我?是買兇捅刀,還是製造車禍?還是直接讓我這個人消失不見?畢竟您家那麼多煤礦,隨便往哪個礦里一扔,誰都找不到。」

說起自己的死法她語氣平淡的像談論天氣,在場的人卻面色複雜,有的甚至若有所思。

吳耀祖面部肌肉忍不住抖動了一下,「這位小姐你是對我吳家有什麼誤會嗎?我吳家雖然有點錢,但一向遵紀守法,違法的事情是絕對不沾的——」

「這麼說吳老闆和吳小姐是不會報復我嘍? 傾盡餘生去愛你 太好了!」樂果橙飛快抓住吳耀祖的話頭,「雖然我膽子大了點,但對小命還是很珍惜的。吳老闆,謝謝你啊,您真是好人!哦對了,賠償啥時給?」一副保住小命的慶幸。

吳耀祖的后槽牙咬緊,這個死丫頭怎麼那麼刁鑽?此刻他有些後悔,早知道一開始就該認了賠償,不過一點小錢而已,一句「小女無知」就搪塞過去了,哪還有後面這麼多丟人的事?事後怎麼教訓還不是他說了算?

現在鬧得人盡皆知,他再想動手腳就不大容易了。

人已經丟了,再認了賠償,豈不是裡子面子全失了?

「你真的要把事情做絕嗎?」吳耀祖一雙利目緊緊盯著樂果橙的臉。

樂果橙心裡翻了個大白眼,這老頭什麼意思?只會威脅嗎?你倒是把錢給賠了呀!

「吳老闆,你這是倚老賣老欺負我未婚妻嗎?」姜別站在了樂果橙身後。

吳耀祖瞳孔又是一縮,銳利的目光籠罩在兩人身上,失聲,「小姜總?她是?」

姜別抬手一攬,「沒錯,這位被令千金打砸的便是我的未婚妻。」然後摟著樂果橙身子一轉,「向大家鄭重的介紹一下,我的未婚妻,樂果橙小姐!」

頓了下又朝向韓家人,「抱歉,內子年紀小,做事衝動,擾了韓老爺子的壽宴,時候姜家會有厚禮奉上。」

在姜別說出未婚妻三個字的時候,全場就一陣抽氣聲,隨即表情興奮,天哪,居然還有這神轉折。就說這小姑娘不能是無名之輩,原來是小姜總的未婚妻呀!難怪這麼有底氣。

等等,小姜總哪來的未婚妻?不是只有女朋友的嗎?難道是同一個人?而且還得到了姜老爺子的認可?

瞬間,眾人看向樂果橙的目光就變了。

煤炭大王發家迅速,財力雄厚,但對上老牌豪門姜家,還是不大夠看啊!不是有錢就可以,還有人脈和關係網!姜家的大房可是從政的!

韓家人對視了一眼,很快就有人出來說話了,「小姜總客氣了,原來樂小姐是您的未婚妻呀,失禮,失禮,果然是郎才女貌,一對璧人。」

姜家的面子當然得給了!

而吳耀祖心裡也飛快的計算了一番得失,笑容重新掛在他臉上,「難怪樂小姐非同一般,原來是小姜總的未婚妻。我對姜老爺子向來敬重,這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嗎?哈哈哈,都是小女魯莽任性,寶珍,過來給樂小姐道個歉。」

吳寶珍十分不情願,礙於自己老爸在一旁看著,不得不給樂果橙道歉,「對不起!」特別敷衍沒誠意。

樂果橙笑眯眯的,「沒關係,只要把損失賠了就行了。」就像沒看到她臉上的憤怒。

吳耀祖又哈哈哈的笑起來,「好了,好了,不打不相識,以後就算是朋友了。寶珍,好好和樂小姐相處,不許再鬧脾氣了。」像個和藹的長輩。

吳寶珍有氣無力的答應了一聲,其實心裡恨死樂果橙。偏樂果橙還朝她扮鬼臉,投去挑釁的目光。吳寶珍就更氣了。

吳耀祖就像沒看到似的,態度親切的和姜別寒暄,「——有陣日子沒見到姜老爺子了,老爺子還好吧?」眼裡都是關心。

樂果橙搶著說:「爺爺好著呢,能吃能睡,身體倍棒。哦,我來的時候爺爺說了,『果橙丫頭啊,別怕,小吳是個厚道人,不會為難你的』。要不然我哪敢問您要賠償?」嬌俏的吐吐舌頭,就像剛才撕逼的不是她一樣。

而我們的小姜總則一臉無奈的看著她,眼底的寵溺能膩死人。

吳耀祖臉色僵了一下,瞬間就恢復如常,「對,對,還是姜老爺子了解我,我呀,就是個厚道人。」 一場撕逼消弭於無形,所有參加壽宴的人卻直呼過癮,這麼精彩的戲碼,值,真是太值啦!

諜網 吳耀祖實在受不了那個詭異氣氛,半途就帶著女兒匆匆離場了。沒多久,樂果橙和姜別也攜手離開了,韓家人一直送到門外。

兩方當事人一離開,現場的議論聲就更大了起來,這八卦勁爆呀,足夠他們談論上大半年的。

陳遠方碰碰蘇尚軒,眼裡都是羨慕,「這女朋友可真讓姜別找著了,你說他的運氣怎麼這麼好呢?」

蘇尚軒看了他一眼,「羨慕了?」

陳遠方白了他一眼,「難道你不羨慕?」

比樂果橙漂亮聰明的女孩子不是沒有,但敢把事情鬧到韓家的宴會的卻只有她一個,手段,心智,口才,算計,樣樣都不差。他們這個圈子,能娶到這麼優秀的媳婦是多麼難得?簡直就是搶回家一個幫手啊!而且有這樣媽,生下的繼承人能不優秀嗎?

姜別那小子一向厭惡女人,誰能想到他一找女朋友就找了這麼好的?

蘇尚軒喝了一口酒,「羨慕呀!」然後下巴抬了抬,說:「你說她們在說什麼?」

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陳遠方看到了兩個人,一個是夏莞爾,一個是羅依荷。他的臉上浮上譏誚,「總歸不是什麼好話。」

他們和姜別是好友,夏莞爾就不說了,從頭到尾都是她的一廂情願,姜別從來沒理過她。而羅依荷,呵呵,羅家打的主意明眼人誰看不出來,不就是仗著姜別念舊情嗎?還妄想把養女塞給他,可真不要臉。

蘇尚軒眸子一凝,不知想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笑得特別不懷好意,「夏莞爾已經是手下敗將了,那個羅依荷,你說她能在果橙妹子手底下走幾個回合?」

陳遠方摸了摸下巴,很有些興趣,「我覺得沒有一個回合都走不了,光看今天她手撕吳耀祖父女兩個,都絲毫不落下風。」羅依荷怎麼能和吳耀祖比呢?

蘇尚軒也露出興味的笑,「有點期待。」

陳遠方點頭,兩個人相視而笑。

「你看到了吧,那個樂果橙就是這麼難纏。」夏莞爾垂著眸子。

羅依荷嘴邊是甜甜的笑,「我覺得她是不知天高地厚。」吳耀祖是什麼人?是她爸都要客氣說話的,得罪了他能有好嗎?「最後還不是要我表哥出面收拾爛攤子?」

她惹上吳耀祖,不還是仗著姜家的勢嗎?一點小事就如此咄咄逼人,把人往死里得罪,這不是給姜家樹敵嗎?這樣的攪家精表哥還捧在手心,羅依荷十分不平。

「那也是她手段高明,得了姜別的心。」雖然不想承認,但夏莞爾十分羨慕,姜別為了她居然逼自己道歉,這份用心,她恨,卻極度想擁有。

「不過是狐媚手段,上不得檯面。」羅依荷很不屑,「表哥早晚會清醒過來的。」看清誰才是最適合他的女人。

夏莞爾嘴角勾了勾,覺得挑撥的差不多了,便說:「那就看你的了。」頓了一下又自嘲,」「你別誤會,我是喜歡姜別,但他不喜歡我,坦白的說,我不喜歡所有喜歡姜別的女人,但我更討厭樂果橙,如果非要選擇一個,我寧願做姜太太的人是你。」 魔妃臨門:邪帝大人不好惹 只要不是樂果橙那個賤人,其他的誰都行。

羅依荷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心裡卻有些瞧不上。表哥那樣強勢的男人,一味的喊打喊殺驅逐別的愛慕者是不行的,唯有柔情才能打動那樣的鐵漢。

等著吧,她一定會嫁給表哥的。

一到車上樂果橙就撅起了嘴,「姜哥哥,咱不是說好了讓我自己來的嗎?」

這是嫌他出場早了?姜別看了她一眼,矯情的小仙女可不好惹,姜別覺得還是得順毛捋。

「樂小姐氣場強大,足有兩米八,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我搶不了你的風頭。」他說的可誠懇了。

樂果橙被他恭維的很高興,「那當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誰?姜別哥哥,你有沒有被我震驚到?我是不是特別棒棒呀?」

姜別認真想了想,點頭,「有。」不等她再問自己就主動捧場,「你是怎麼讓韓家幫你把監控錄像播放的?」

宴會上大家都覺得這是他幫著做的,其實還真不是,大屏幕上畫面驟變的那一刻,他也很意外。

樂果橙得意的抬著下巴,「我又不認識韓家的人,他們怎麼會幫我?我是黑進了他家的系統里。」一副「我是不是很能幹,快誇獎我吧」的表情。

姜別挑眉,「這可不容易,韓家旗下IT是第二大產業。」

樂果橙得意洋洋,「很容易呀!只要找到高手,別說黑進韓家的系統里,就是黑了白宮,也是易如反掌。」

姜別看著樂果橙,「看不出美麗的樂果橙小仙女還有這能耐,失敬,失敬。」

樂果橙,「不是我,我找的別人。」

「哦,那美麗的小仙女能不能透露一下是從哪兒找的高手嗎?」

樂果橙頓時警惕,「你想幹嗎?」

姜別,「當然是有備無患了,韓家的系統都能被黑,我擔心我們姜氏系統的安全性呀!」

樂果橙撇嘴,「拉倒吧,姜氏的內部系統的安全性是最好的,誰擔心都輪不到你擔心。」他連顧柏都認識,認識個把倆黑客很奇怪嗎?而且樂果橙覺得他本身可能就是個高手,別問為什麼,這是她的感覺。

「哦,我還不知道在你心目中我這樣高的評價?」姜別輕笑了一下。

「別裝了哈,再裝就過了哈。」樂果橙斜他一眼,「我可是從Z國把你接回來的,雖然你沒說過,但我又不傻,別告訴我你沒幾個很厲害的朋友哈!」

姜別就笑了起來,「我怎麼聽著你對我不滿呢,怪我沒有主動坦白?既然你想知道,我也不是不能告訴你的——」

「停!」樂果橙一下打斷了他的話,無比認真的說:「我不想知道。」知道的越多背負的越多。

姜別審視著她,片刻后,開口,「樂小橙,可是我想告訴你怎麼辦?」很無賴的樣子。

「我真的不想知道,求你別說哈!」樂果橙苦著臉,「好了啦,我告訴你吧,我是從我們學校找的人,我們學校還是有很多人才的。」

就是向她要電話號碼的彭輝,不過樂果橙沒敢說。她可不想再打翻醋瓶子了。

「真乖!」姜別伸手摸了摸樂果橙的頭。

樂果橙憤憤的打開,不過想到即將到賬的賠償,她很快又高興起來。 吳寶珍到了車上就再也忍不住了,抱怨,「爸,你為什麼讓我向她道歉,那麼丟人。」

吳耀祖被女兒的拎不清噎得說不出話來,他本想說教,又不知想到了什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回去再說。」

說完就閉眼假寐,心累,身心俱累。

他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紀了,明顯的感覺力不從心了,可他連個繼承家業的兒子都沒有,只有一個女兒,前些年他還有些想法,各種辦法都試過了,然而都失敗了。

這幾年他也絕望了,女兒就女兒吧,女兒也是自己的血脈。他知道女兒沒有遺傳到自己一點聰明手段,但沒關係,只要她乖乖的,他給她招個婿,生下的孩子跟他姓,依然是他的血脈。就算不招婿,讓女兒多生幾個孩子,他挑一個跟他姓也行呀。這是雙贏的事情,相信不少人家都是願意和吳家聯姻的。

他的身體還行,至少還能把孫子教出來。

可是——

他是知道女兒喜歡玩的,年輕女孩子嘛,哪個不喜歡玩?可他不知道女兒玩得這麼凶,為了個男人去打砸人家公司。當然這事他發家的時候也沒少做,可女兒是個女孩子呀!這名聲傳出去,誰家願意聯姻?

吳寶珍瞅了瞅她爸冷峻的臉,撇了撇嘴,沒敢吱聲。其實心裡是不怎麼怕的,她爸就她一個獨生女兒,還能把她打死不成?她媽早就和她說過了,爸爸不會有其他的孩子了,家裡的家產都是她的,這也是她有恃無恐的原因。

她是女兒怎麼了?誰讓她爸就她一個孩子呢?

回到家裡,吳寶珍的親媽呂美芳就迎了過來,「不是說給寶珍挑個金龜婿的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看吳耀祖的臉色不大好看,不由向女兒看去,詢問她這是怎麼了。

吳寶珍手一攤,直接就準備上樓,被吳耀祖喝住了,「你上哪去?回來,坐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