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舉將那些傳感器,全部給毀滅掉了。

那個頭盔,自然是破碎掉了。

也得益於強大的電流地注入,那些電流,倒是成了南天體內的補給品。

南天的軀體吞噬了那些電能,一下子,修復了所有的傷勢。

恍然間,南天睜開了雙眸。

“我是在哪裏?”

南天的腦袋還是有點疼痛。

被那個頭盔的針頭扎的,可謂是挺疼的。

也是南天生命力旺-盛,換做一般人,早就死翹翹了。

“他醒了?”

“怎麼可能?”

摩森博士一驚,連連倒退。。

阿卡特說過,南天的實力,可是相當於普通的半聖級強者。

摩森博士是技術型,不是戰鬥型的,哪裏是南天的對手。

“我們之前給注入的大劑量的昏-迷-藥劑,麻醉藥劑,難道都沒有作用嗎?”

摩森博士,怒氣衝衝。

助手們全都噤若寒蟬,不敢說話。

不過,南天雖然清醒了,但是,並沒有第一時間,掙脫束縛。

在擡上實驗牀後,那些助手們,就給南天套上了許多枷鎖。

一些枷鎖,將南天給牢牢地困着。

那些枷鎖,也不普通。

那些枷鎖,材質都很特殊,而且,接通了一些特殊的儀器。

那些儀器可以發出強大的牽引力,將南天給死死地控制住,讓南天動憚不得。

南天也不是傻-子,南天擡眼一看,摩森博士他們的模樣。

南天又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一點小印象。

南天瞬間就知道事情的大概。

“看來,我是被黑暗種族給抓過來了。”

“不過,那個叫阿卡特的大公爵,實力還真是強大。就算是,我當時沒有力量消耗,全力與他一戰,勝負也僅僅只是五五開。”

南天喃喃低語。

至於,摩森博士和他的助手們,南天只是用武神系統,微微掃了一眼,便沒有了興趣。

武神系統上面,給出的數據,這些黑暗種族,實力很弱小,只是比肩一般人族的機甲戰王。

以南天目前的實力,打機甲戰王,那還不跟打小孩一般。

摩森博士和助手們,陰陰地看着南天。

尤其是,摩森博士,看見自己心愛地頭盔,破碎掉了,碎了一地,可謂是心疼不已。

摩森博士狀若瘋魔:“可惡地人族小子,你這個賤-貨,卑賤的傢伙,竟然將我那寶貴地頭盔給搞壞掉了。我要你的命。你掙扎吧,我會慢慢地殺掉你,讓你嚐遍所有的痛苦!”

助手們,也是指着南天,哈哈大笑。

他們根本不認爲,南天能夠逃脫出來。

摩森博士他們,也不是第一次抓過人族半聖。

幾十年來,死在這個實驗室,變成-人-體標本的人族半聖,不少於三個!

其它的機甲戰皇,機甲戰王類的,更是不計可數。

摩森博士對自己這個實驗室,可謂是精工細作,用心良苦,投入了很多,實驗室裏頭的裝備的確很厲害。

不過,困在南天身上的這些手鍊,枷鎖,的確有些煩人。

南天試了試,想要用九天神龍真氣,將那些枷鎖鐐銬給蹦碎掉。

不過,九天神龍真氣,還沒有來得及使用。

原本,那龐大的電流,還有不少殘存在南天的體內,還沒有來得及被南天吸收掉。

在南天運氣的那一瞬間,那些殘存地電流,率先而出。

這些電流匯聚在一起,變成了一個紫黑色的光球。

光球分散在枷鎖,鐐銬之上。

“轟隆!”

光球驀然間爆炸。

那些特製的鐐銬,枷鎖,全部斷裂,變成了碎屑。

南天一下子就脫困了。

摩森博士和他的助手們,也是被爆炸的餘波,給震飛了出去。

他們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

摩森博士看見南天脫困了,嚇得魂飛魄散。

“關閉大門!”

摩森博士掉頭就跑,與此同時,他拿出了一個遙控器,按下了上面一個紅色的按鈕。

“咣噹”!

一個厚重的大鐵門,一下子關閉了。

將南天和摩森博士他們,給分隔開來了。

“這個大門,你就算是用上萬噸烈性炸藥,狠狠地炸,都炸不爛!“

摩森博士,哈哈大笑着。

“真的嗎?這個大門,再堅-硬又有什麼作用?”

南天遽然一笑。

“小子,你還嘴硬!我已經發出了信號,向附近的駐軍求救了。在我的附近一百里,常駐有五個到七個黑暗大公爵。等他們帶着大軍前來,小子,你還不乖乖等死。”

摩森冷笑道。

南天卻是絲毫不懼:“呵呵,是嗎?”

……………

在黑暗種族佔領區,一個隱祕的地方。

三個黑暗郡王,神色沉重地,聚集在一起。

與此同時,阿卡特也有資格,進入這裏。

不過,阿卡特要微微低於三個黑暗郡王。

其中,一個雙面大耳地黑暗郡王,聲音凝重:“帝皇的小女兒,聽說從王宮裏頭,偷跑了出來。”

另一個全身裹着白布地黑暗郡王,也是微微點了點頭。

“而且,據可靠情報,她還來到了枯山主星。”

白布郡王沉聲道。

“是呀,這是一件大事情。天大的事情。 夫人的病今天好了嗎 我們可以失去枯山主星,這場戰爭也可以失敗,但是,九公主,必須安然返回王朝。帝皇已經下了死命令,親王殿下地壓力很重!”

最後一個黑暗郡王,聲音堅定無比。 在黑暗王朝裏頭,是有嚴格的等級劃分。

黑暗郡王之上是黑暗親王。

黑暗親王之上,便是黑暗王朝的主宰:黑暗帝皇!

黑暗帝皇,是整個黑暗世界的至高主宰。

按照級別劃分,黑暗帝皇是跟銀河聯盟最高議院的大議長,光明教會教宗同一層次的頂級大人物。

相比較而之,就連天音閣的閣主,黑焚煞谷的谷主,與這等最頂尖的巨頭想比,都差了許多。

黑暗王朝裏頭,派出一個強橫的黑暗親王,基本就相當於,各大隱修宗門的宗主了。

“九公主?”

“那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九公主?”

阿卡特,也是臉色大變。

這一代的黑暗帝皇,雖然有後宮佳麗三千,但是,那些嬪妃們,也是奇怪,給黑暗帝皇生了幾百個兒子,卻只有一個女兒。

那女兒便是九公主。

兒子一多,唯有的一個女孩兒,自然是黑暗帝皇的掌上明珠。

當然,除了這個特殊的原因外。

九公主,還有無與倫比的背景。

九公主的母親是黑暗帝皇的原配,也是如今黑暗王朝的母儀天下的黑暗皇后。

九公主還有一個哥哥,是黑暗王朝的嫡長子,於去年已經加封了“太子”頭銜。

媽是皇后,哥是太子,爹是帝皇,九公主,想不矚目,都不行。

“是呀,九公主,自小就備受寵愛,頑皮慣了,這會兒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跑到了枯山主星!”

白布郡王嘆了口氣。

“要不是,王朝與銀河聯盟曾經簽訂過一個祕密的最高協議,雙方的最頂尖強者,不可隨意穿梭而來。帝皇陛下,早就派遣十幾個親王和大內高手過來了。”

白布郡王緩緩地說着,這其中,有許多,不爲人知地辛密。

“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其實,不派遣,親王和大內高手過來,也是一件好事情。一旦那些大人們過來了,他們實在是太強大了,一定會驚動銀河聯盟裏頭的強者。銀河聯盟最高議院和銀河軍當中,還是有不少恐怖至極的存在。一旦,他們知曉了九公主在這裏,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將九公主殿下給綁-架了,以此來要挾我王朝,換取利益!”

另一個郡王,沉聲說道,他的眼眸當中,閃爍着睿智地光芒。

“兼任王宮侍衛長的千葉親王,在我過來之前,特意給了我三個分身牌。”

最後一個黑暗郡王,緩緩地說道。

“千葉親王?”

阿卡特一聽,目光當中,瞬間,露出了崇拜的-熾-熱。

千葉親王,是阿卡特的偶像。

在年輕的時候,千葉親王,就是打敗同齡無敵手的存在。

曾經有一次,阿卡特在幾個郡王的引薦下,有幸得到了千葉親王的召見。

阿卡特向千葉親王詢問道,自己的實力,在半聖裏頭,如何?

千葉親王只是微微一掃,搖了搖頭:“一般,我當年在半聖級的時候,一隻手可以打十個你!年輕的傢伙,你還需要多歷練,多積累。”

自此,阿卡特徹底被千葉親王征服了。

阿卡特對自己的實力,有多強,很清楚。

可是,在千葉親王眼裏,不過爾爾。

一般情況下,媲美人族六品機甲戰聖者,在黑暗王朝裏頭,就可以授封親王爵位。

千葉親王一生傳奇,在黑暗王朝裏頭,是最頂尖地親王級強者。

就像阿卡特和那些普通的半聖一般,差距如此巨大。

“千葉親王早在十年前,就是媲美人族一品機甲戰聖的超級強者了。他的三個分身牌?”阿卡特,倒吸了一口氣涼氣。

“嗯,一個分身牌,一旦激發出來,大約有千葉親王百分之一的實力,可以持續戰鬥五分鐘。”

黑暗郡王,點了點頭道。

“千葉親王百分之一的實力!”

“這已經足夠了,大大的足夠了。有三個千葉親王地分身牌,人族裏頭的至高強者,不出現,基本上我們可以橫着走了。”

白布郡王,也是笑了笑。

“不能大意,現在,這個消息,還處於絕密當中。在枯山主星上面,僅僅限於我們四個知道。 幸孕太子妃:殿下,太腹黑 當務之急,還是要儘快將九公主給找到,然後安然地送回王朝。不然的話,帝皇動怒,我們都得死無葬生之地!”

“另外,目前的和人族的戰事,可以停一停了,沒必要搞得太激勵,一切以找九公主爲大。從現在開始,我們四個要全力去尋找九公主,不可有絲毫怠慢!”

最後一個黑暗郡王,鄭重地說道。

他的實力,最爲強大,在四人當中,也是最有話語權。

“好!”

阿卡特等人,紛紛是應命。

………….

實驗室裏頭,南天也和那個摩森博士,開始到了最後的較量。

摩森博士以爲一道厚重的大門,就可以攔住南天,殊不知道,南天有一個特殊的本領。

一般情況,只有聖者可以使用的空間穿梭能力。

“化神等級的游龍身法+凌波微步!”

南天雙腳一跺。

頃刻間,南天撕裂了空間。

“嗖”的一聲,南天出現在了摩森博士那邊。

摩森博士和他的助手們,賴以依靠得,就是那強悍的藥劑和機器儀器。

當這些,全部被打破後,他們就是一羣“手無傅雞”之力的黑暗種族罷了。

摩森博士,神色驚恐無比:“不要殺我。我是黑暗王朝裏頭的博士,地位相當於郡王。你殺了我,王朝不會放過你的。”

“相當於一個黑暗郡王?沒有想到,你還這麼值錢?”

南天冷笑一聲,對於黑暗種族的侵略者們,南天自然不會手軟。

“咔嚓!”

“咔嚓!”

真氣亂-射,摩森博士和他的助手們,全部被擊殺。

幹掉了摩森博士,南天在這個怪異的實驗室,也是停留了一會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