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拿汽車來說,一輛價值幾萬刀的汽車,在美國也算是不錯了,分期付款的話,零首付一個月付出幾百刀就能拿到手。除了張誠這樣的土豪之外,沒有人會全款買車買房的。

對銀行來說,超前消費是有利可圖的。對公司來說,員工背著一堆債務,是很難瀟洒辭職,去看看那麼大的世界。對員工來說,攢錢也抵不過貨幣通脹,不如先改善生活質量。

哪怕桑塔納知道已經踩了娜塔莎的紅線,也還是要和老闆保持好良好關係,這份工作甚至不需要大學學歷,也就是說,誰來做都差不多,沒老闆的話,自己還在當收銀員住在貧民區。

貧民區最難的地方不是窮,而是無處不在的犯罪和看不到希望。換房子這種事情,以前桑納塔家想都不敢想,不過現在的話,有了桑塔納的收入做保障,家中很快換了在中產階級收入區的房子。

以前的房子,六萬刀處理掉了,付了這邊房子的首付。除了每晚沒有槍聲作伴,這邊的房子居住面積大了二倍多,院子也大了三倍多。當然最重要的是價格高了四倍多。一分錢一分貨嘛。

美國房價,其實也有天價豪宅的,不過嘛那是有錢人享受的私人宮殿,價格上也都是以千萬為單位的。大部分中產階級的房子有洋房別墅花園泳池車庫綠地也就夠了——換了華人,多半還會在家開墾一塊菜地,反正也不會費什麼力氣就能得到每年幾個月的蔬菜。

在歐美一些國家,蔬菜價格是非常高的,甚至有高過肉價的,大家只好痛苦的說:我等窮人只好吃肉。

其實用花盆種菜的高人大有人在,這只是個習慣問題。

好在桑塔納還是很識趣的,在娜塔莎氣場的壓迫下,很快就吃完離開了。對於中產階級,更進一步成為億萬富翁,才算是實現自己的美國夢。對娜塔莎這樣出生在貧民區的孩子,能夠成為中產階級離開貧民區就算實現自己的美國夢了。

午飯後,娜塔莎在辦公室,無視葉卡特琳娜的不爽,陪著張誠審本子。張誠審本子速度還是蠻快的,一般看幾頁就扔。一個本子有沒有商業價值,其實很容易看出來。有的本子很能賺眼淚,但是沒有足夠的商業價值,那就沒得看。

在商言商,影視公司拍電影是為了票房,而不是其它。法國電影以及歐洲電影的藝術氛圍倒是強了好多,可是,好萊塢霸主的地位,幾乎是不可動搖的。原因就是,好萊塢只拍攝最好的商業電影。

張誠扔掉的本子,娜塔莎也會撿起來看看。

娜塔莎指著張誠剛仍的一個本子說:「我看這個不錯啊。」

張誠又拿來看了下,然後分析說:「首先呢,這個本子是戰爭片,屬於吃力不討好的那種,還是飛行員空戰的,更沒幾個人看得懂。硬是還塞進去一段飛行員和外國女人的愛情故事。

雖然一些橋段設計的中規中矩,不過,也就那樣。看不到什麼亮點,大牌影星未必肯拍,沒大牌的話,票房號召就沒有保障。」

娜塔莎又拿起一本:「那這個呢?」

張誠看了看說:「這個還是傳統的兒童特工拯救世界擊敗邪惡博士的故事。你不覺得太老套了吧。唯一的優點就是全年齡向電影。好船影業和童星合作的比較少,很少拍攝這一類的電影。」

娜塔莎拿起第三本:「這個?」

張誠:「這個籃板王是個講籃球故事的電影,和足球那個一球成名差不多。說一個球員從高中聯賽和大學聯賽的輝煌時期,到選秀后,成為一個球隊的新人。但是球隊並沒有用他作為核心主力,建設球隊的意思。而是當做替補和藍領,打一些垃圾時間。

在訓練場和板凳上,這個傢伙就想著怎麼才能在籃球場出人頭地,而他連無限開火權都沒有。最後,這個傢伙想到了,就是做別人都不願意做的事情,防守和搶籃板球。籃球場上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嘛,控制了籃板球就控制了比賽。最後這個傢伙靠著籃板球成為了隊伍的核心主力和籃板王。

本子是沒什麼問題,可是,現在NBA已經有些落伍了。這些年在全世界的收視率都在節節下降,當然這個和NBA的經營方針也有關係,但是走下坡路也是事實。年輕人們更喜歡玩手機而不是籃球。就是美國人自己,也更喜歡看棒球和橄欖球。」

實際上,美國第一的競技運動是賽馬,因為能夠賭馬,所以頗受歡迎。而且,比起毫無規律的強力球來,賽馬是一項可以進行分析的競技運動,出名的賽馬師和冠軍馬,賠率雖然會很低,但是獲勝的機會也會很大。在美國歷史上出現過幾匹號稱賽場不敗的冠軍馬。其身價都是天文數字。

養一匹純血賽馬,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首先價格,一匹純血還是冠軍馬後代賽馬的價格比一輛跑車還要貴一些。每天純血賽馬還要活動、游泳、按摩等,還要有專業的場地進行訓練。比人可嬌貴多了。

張誠養了那麼多跑車,也不想養一匹純血馬,因為那和賭博一樣,美國幾萬匹純血馬呢,都有著各自冠軍馬的後裔證明。但是真正的冠軍,可不就那麼幾個。 至於橄欖球運動,這個是美國跑得最快和最強壯的人才能玩的——阿甘正傳上面,做為跑個不停的阿甘做了大學的四分衛,這是了不得的一個榮耀位置,是隊伍里跑得最快和最靈活的傢伙才有得位置。

不然你一個人再強壯一對一總能贏,也架不住幾個人和你差不多強壯的傢伙疊羅漢壓住你寸步難行。

至於棒球比賽,那就說起超級碗來了,每年超級碗比賽棒球比賽決賽中插播的廣告費就是個天文數字。華人圈子,倒是沒聽說過有什麼棒球好手,不過,日本的棒球高手倒是每年都有幾個登陸美國的。

說起日本棒球,高中全國聯賽,甲子園什麼的,真是讓日本高中生熱血沸騰的事情。

娜塔莎:「簡單來說,就是藍球落伍了,是把。」

張誠:「就是這樣。除非NBA肯用大量的華人球員當作球隊的核心主力,不然我看NBA沒落是遲早的事情。」

娜塔莎:「那現在NBA有什麼問題呢?」

張誠:「簡單來說,現在NBA是黑人球星的天下。可是,買得起球票的消費得起正牌籃球衣和球鞋的,都是白人家庭。當然,受到鼓勵的是那些黑人區的孩子們。可是呢,吃這碗飯還是很需要身體做本錢的。

你知道,籃球界有個笑話,那就是,白人跳不高。(其實大姚也是在火箭隊扮演白人跳不高這個角色)在自身發展力有限的情況下,其實去看籃球比賽的白人家庭會越來越少。喜歡藍球的黑人又看不起。華人球員呢,又得不到主力位置,沒了亞洲市場,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不說亞洲,就是中國的百萬富翁數量也已經超過了兩千萬戶,近億人。如果沒有眼光開發這個市場,那NBA怎麼可能火下去。

聯盟一直認為,造星是個好主意,可是,中國人看黑人明星打球,是沒什麼認同感的。(因為臉盲者嘛)」

娜塔莎:「我說主人你不投資體育呢,原來是這樣。」

張誠:「九十年代的話,買個NBA球隊還是很好玩的。現在不行了。不過那個時候我可沒錢買球隊玩。」

娜塔莎:「主人,你選好的本子是什麼樣子的。」

張誠拿了一份選好的本子給娜塔莎看。這個本子呢,是屬於翻拍的,將兩部戲摻在一起。名字叫做,掃黑七人組。講的是,一個城市由一個黑幫把持著,從經濟到政界,從街頭妓女到警察,都是他們的人。

差不多就是罪惡都市和七武士的結合體。終於有一天,有個人帶著六個夥伴,開始反抗黑幫在這個城市的罪惡統治。

因為突然襲擊,一開始黑幫遭受很大的損失,但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通緝這七個人的告示貼滿了全城。一群還有良知的妓女收留了這七個人,並且和他們一起反抗這個城市的統治者。

一場大戰之後呢,自然是將這個城市的統治者們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

本子本身,也不是特別有新意,但是羅伯特羅導喜歡這樣的電影就是了——有血和漂亮暴露女人的B級片。喜歡這一口的觀眾還是有不少的。

娜塔莎看完一本后,又拿了一本看。第二部呢,是一個比較燒腦的科幻罪案電影,講的是,未來國際警察想要查一個洗錢組織,但是呢,這個組織結構嚴密,想要派出卧底,還是有些難度的。

不過既然是未來嗎,一些超能力還是有的,國際刑警在超能力組織的幫助下,終於成功的派出了卧底。但是,沒想到的是這個勢力遍布全球的洗錢組織領導層,也都是超能力者,派出的卧底很快就暴露后被殺掉了。

影片最後,由警匪大戰,改成了超能力者的大戰。兩伙超能力者,為了不同的理想和目標而進行戰鬥。

最後的結局是大家握手言和,一起進行洗錢賺錢大業(對黑錢來說,哪怕只有一半變成合法的,也是賺了),但同時將國際刑警們需要的資料交上去——反正其他的洗錢公司早就被這家擊倒了。

張誠今天只挑出三部戲來,第三部戲呢,是講一個真實的風水案例的,香江銀行街中銀大廈呢,在建設的時候是一個三尖兩面刀的外部結構。這兩面刀,一面劈向了花旗銀行,另一面劈向了滙豐銀行。

結果就在中銀大廈建好開始使用后,花旗銀行和滙豐銀行的業務量大量的下降了。滙豐銀行在香江多年,很有有人看出,對面的中銀大廈,外部結構構成了一個風水陣——三尖兩刃斬鬼陣。國人對外國人的稱呼是洋鬼子,這也不算錯誤。

雖然不是那麼信風水但面對業務量急劇流失的滙豐銀行高層,此時也顧不得太多了,請看出斬鬼陣的高人怎麼才能破這個陣。

這位高人說也簡單:「你們洋鬼子,不是靠著洋槍洋炮的犀利,才進入中國市場的嘛。你重新裝修一下,在樓頂架上模型的洋炮,跟那個三尖兩刃斬鬼陣對著干就是了。」

滙豐高層一聽,也有道理,就在重新裝修后,在樓頂架起了兩門雙管大炮模型。一個對著中銀,一個對著花旗銀行。

還別說,樓頂上的炮台模型建好之後,果然生意開始轉好。

不過,這兩邊鬥法,一直夾在裡面受氣的花旗銀河也受不了了,一個要刀砍,一個要用炮打的,嚇唬誰呢。

於是花旗銀行,也在高人指點下,也進行了一個裝修,那就是將樓體外面的材料全部換成反光比較強的鏡面材料。將對方的刀光炮影全部反彈回去。

打到最後呢,反正就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個劇本是導演付牟貢獻的,因為是一個真實的風水案例,所以,有很強的教育和宣傳意義。也是對傳統文化的一個發揚。

總比那些爆頭喪屍、抓鬼、斗粽子之類的更有意義吧。

風水其實和建築科學是相輔相成的,以前外國人看見無橋墩的石拱橋也覺得是奇迹,其實,其中包含了數學和物理的科學。 影視和體育都被譽為無煙工業,可在這好萊塢,影視地位就重要的多了。至於世界第一魅力的足球運動,在美國就沒幾個人玩。

南美洲的孩子窮,幾十個人玩一個足球就夠了。美國孩子,什麼都有的玩,不用去幾十人搶一個球——貧民區的孩子也是街頭籃球玩的更多一些。(街頭籃球更多的是花哨的姿勢和一對一的對抗)

能夠用踢球改變命運的在美國幾乎看不到,倒是籃球場上和橄欖球運動上面很多出身貧民區的黑人明星改變了命運。孩子們會喜歡什麼,那自然是不言而喻。

足球要從娃娃抓起,這句話是不會錯的,可是,在美國,娃娃不踢足球,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看完劇本,娜塔莎拿起茶杯感慨說:「來到美國以前,真的沒想到世界上有人人都能吃飽飯的國家。」

美國雖然也有窮人,但是,窮人發胖這事是在美國獨有的——有錢人吃健康食品,去健身房和泳池以及騎馬鍛煉身體,這些條件是窮人不具備的。

就是沒有工作的美國流浪漢,也經常能接收到教會的救濟每天能有吃飯和睡覺的地方,再者,還有一些民間的慈善組織。

特別瘦的人只有一種,因為減肥而得了厭食症的病患。

張誠拿也拿起茶杯:「這就是工業化的力量。在你老家,小麥畝產不超過四百斤,農藥化肥殺蟲劑除草劑很多人都沒見過。在美國,良種小麥畝產超過一千斤。用於農業的人口也大大減少。」

娜塔莎:「為什麼阿富汗就不能工業化呢?」

張誠:「工業化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事。以前南非還有點工業底子的,算是非洲第一的工業國。可是,現在,南非人連一個超過六層的樓房都建設不起來了。醫院裡滿是不懂醫術和護理的醫生護士(因為在南非黑人總統曼德拉上台後立法任何單位和公司都要配合南非黑白人比例,你這裡僱用一個白人,就要連帶著雇傭九個黑人,至於這些人是不是合格,那就是另一事了。),學校里,都是些不認識字的老師和教職工。

有工業的國家,退步還是如此之容易,沒有工業的國家想要建設工業化,首先要普及教育,不是拉過一個農夫來,進了工廠就能當工人。起碼要教育十年左右。所以,歐美等發達國家都是施行十二年的義務教育制度。中國是九年義務教育。阿富汗首先都玩不起義務教育,那工業化也就是基本做夢了。」

娜塔莎:「印度也沒有普及義務教育啊。」

張誠:「印度人最重要的問題是蓋廁所,印度呢,大約有一億人還是受過教育的。這個受過教育數量的人口還是能超過德國和日本的。再者,印度工業的道路也並不是一帆風順,幾十年搞出個阿瓊坦克,號稱是裝甲薄如紙,火力戰五渣,引擎常趴窩,火控一團麻。不只是坦克,印度軍隊的武器也都是聯合國軍的或者英國人剩下的洋落。在輕武器的開發上,印度還是渣。

當年,為了工業化,英國爆發了羊吃人的圈地運動,蘇聯餓死了幾百萬烏克蘭農民。其他工業國家,也都是對農村的吸血完成了本國的工業化進程。別的不知道,阿富汗農民種罌粟我還是知道的。根據歷史來看,大面積種罌粟的國家只會形成軍閥。或者成為殖民地,軍閥和殖民地的管理者,可不會給國家進行工業化的。」

娜塔莎:「美國的工業化呢?」

張誠:「英殖民地時期,美國是不允許有工業存在的,那時候,美國是英聯邦原材料產地和大片大片的種植園。美國獨立戰爭后,才開始發展自家的工業。這期間也並非一帆風順,其中,為了掠奪勞動力,爆發了南北戰爭。」

娜塔莎:「我聽說南北戰爭是為了解放黑奴。」

張誠:「這是現在官方的說法,當時北軍獲勝后不斷的在南方縱火,燒毀城市和種植園,就是為了不讓南方的奴隸主有資金雇傭黑人工人。不然這一仗豈不是白打了。我和你說一個問題你就明白了,現在美國消除種族隔離制度,還不到一百年呢。」

娜塔莎:「那豈不是說,阿富汗沒什麼希望了。」

張誠:「就其條件而言,阿富汗只能成為其它工業國的原材料產地。據我所知,阿富汗的礦藏儲量還是蠻豐富的,弄好了,和巴西一樣,成為一個什麼金磚國家也是有可能的,當然戰亂肯定是要先解決的。我還沒聽說過一邊打仗一邊搞建設的國家,一個工廠一台價值連城的設備可能一個集束手雷就毀掉了,破壞容易建設難。想要發展,先要穩定。」

這年頭,就是採礦,也不是說有幾個礦工就夠了,那是星際爭霸。現代採礦,你怎麼也要有盾構機是不是,這個玩意可不便宜購買價格單位是億,不過採礦確實好用,采出來的礦石要運走,總要有卡車吧,走重卡的標準公路也是要有的把。阿富汗是山區的內陸國家,沒有港口,所以,鐵路也應該修建幾條吧。

就現在的阿富汗政府想要做到這一切,幾乎和做夢沒什麼區別。當然僅靠阿富汗自己是做不到的,也不是說,就完全做不到了。這幾年中國在非洲大修鐵路公路,世人都能看到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在不斷的上升。

可惜現在阿富汗政權是美國扶持的傀儡政權,美國自己還沒有高鐵呢,自然也不會想著在阿富汗修建鐵路什麼的——高鐵的鐵軌和車頭車廂和普通的火車鐵軌和車頭車廂都是兩回事,正在全力建設高鐵的中國是把自己拆下來的舊鐵軌和舊車頭舊車廂送到非洲去。至於建設阿富汗公路,也沒必要,美國人運兵都是用直升機。

娜塔莎:「要是未來我的祖國能做到巴西那樣,我也就滿足了。」

張誠:「巴西可不是什麼良善之地,給你推薦一部巴西的電影,上帝之城。看完你就明白什麼是巴西了。」 里約熱內盧的風景明信片上,是不可能看到的,槍戰、軍火交易、毒品交易、妓女——最後這個角色,不管是合法的還是非法的,似乎在全世界都有。

張誠推薦了電影之後說:「雖然巴西人的生活已經很慘了,不過,非洲人的生活還要更慘十倍以上。」

娜塔莎:「有一個問題,主人。」

張誠:「說。」

娜塔莎:「非洲的軍火,不是非洲人自己生產的把。」

張誠:「絕對不是。」

娜塔莎:「這樣的話,只要能生產軍火的國家聯合起來,只需要幾年時間。非洲人豈不是沒有可以用來戰鬥的軍火了。」

張誠:「這個問題,葉卡特琳娜,你來回答。」

葉卡特琳娜說道:「就算只有大刀長矛和弓箭,那些非洲人也會戰鬥下去。只是這樣的話,效率未免太低了一些,我說的是殺人的效率。所以用軍火來換非洲的鑽石和黃金以及石油等礦藏,怎麼看也是個好主意。現在的所謂聯合國,是被世界上最大的五個軍火出口國所操縱的,你說他們會不會禁止出口軍火到世界各地呢。」

張誠:「我來補充兩句,其實,就算給了這些傢伙槍支彈藥,用來行刑也比用來打仗的時候多,有時間,我給你找幾部非洲內戰的紀錄片電影,怎麼說呢,完全在浪費彈藥嗎。」

韓娛重生之月光 葉卡特琳娜:「那是因為非洲人相信槍支彈藥都是白人的巫術(只要皮膚比非洲人白在非洲人看來都算白人),白人們把魔法灌入槍支和子彈中。 星程攻略 然後用來殺人,對還處於部落時代的非洲人來講,物理化學其實和魔法也就差不多了。就是這樣,我看過非洲部族的巫師給槍支彈藥附魔的場景,怎麼說呢,太毀三觀了。」

張誠是看過幾個非洲內戰的紀錄片的,雙方在戰場上,政府軍和反政府軍士兵們隔著不到一百米,然後拿著各種系列的老舊AK衝鋒槍互相開火對射——雙方都是站著唯一趴著的是攝影師(這個攝影師是白人),幾分鐘互相掃射的時間過去了,雙方都是零傷亡。

這些人射擊的姿勢,也是千奇百怪,現在非洲那旮瘩比較流行的射擊姿勢是拿槍舉過頭頂開火。三點一線什麼的,根本沒必要,俺們這是經過巫師祝福過的魔法武器。這樣的交戰雙方,也就是保證了子彈和炮彈都是落向敵方那一邊的,也就算是打仗了。這樣的戰鬥中,挨了子彈,那真就是倒霉催的,而不是其他的原因。

那些液化氣罐子改造的炮彈看似很威猛,其實落點全看臉。而且這些國家連液化氣罐子都是進口的,用一發少一個。

在張誠看來,完全是浪費子彈嘛。但也有例外,例如在村莊屠殺的時候,距離一米以內,這時候可真就是百發百中了——受過訓練的猩猩這個距離也是能開槍打死人的,何況是人了。

非洲的民族矛盾問題呢,就從來沒有消停過,種族之間,以前大刀長矛弓箭時代還好,死不了幾個人的,現在換了自動武器,在村莊屠殺方面效率成倍的增長。非洲的政府軍也好反政府軍也好,打仗的時候不怎麼敢於衝鋒,可是在衝進村子的時候,那就綿羊變野狼了。

不過呢,適當的戰爭也是這些武器出口國樂於見到的,沒人打仗,武器賣給誰去。而且,似乎也不用擔心拿著AK的非洲人打進歐洲。

其中,美國在非洲並沒有扮演特別重要的角色,因為美式武器價格昂貴——輕武器上面美國已經不願意出口了,因為缺乏技術含量,利潤低,而高尖端的武器例如坦克飛機也不是那些非洲軍閥們買得起的。

雖然戰爭之王裡面,那個軍火商是美國的,不過他賣到非洲的軍火大部分是俄國貨。從這點背景也不難看出誰在後面攪動非洲風雲——幾個軍火販子?開什麼玩笑,沒後台的軍火販子不是被幹掉了,就是被抓起來了,最後戰爭之王裡面那位不是又被放出來了。

原因也很簡單,這個傢伙膽子大,手上有好幾條出售軍火的渠道,為什麼不用呢?再派人去非洲兜售軍火,也得有人敢去才行。那些非洲軍閥根本不知道美國有多強大,只要不高興就能殺人——在這些軍閥腦子裡估計美國也就是很遠的地方一個挺大的部落就是了。你和文明人還能講點道理,遇到非洲食人族只好送菜了。

在這一點上,並非國家利益至上了,美國大兵可以拒絕在沒有空中支援和炮火支援的時候向敵方陣地衝鋒。

娜塔莎:「非洲這麼慘?」

張誠:「就是這麼慘啊,世界各國在非洲援建了不少自來水設施,不過呢,還是有很多非洲婦女要每天走幾十里路去背水。」

娜塔莎:「阿富汗也是去背水的。」

張誠:「哦,看來這一點還是蠻像的。以前我總以為世界人民都已經用上自來水了呢。畢竟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娜塔莎:「就是這些最基礎的,不起眼的,才是很多國家迫切需求的。在阿富汗慈善機關的營地里,住在集裝箱房子中,我就以為是天堂了。畢竟那裡除了上下水,還有空調和網路。食物充足,電力也很少匱乏。」

張誠:「其實集裝箱房子這個概念還不錯。我看過,造價也不高。抗震性能強,使用年限也能超過三十年。最重要的是,它不需要什麼建築工人,用卡車拉到一個地方,就能安家了。但這並非非洲急需的。

非洲急需的,其實是穩定,不論是社會穩定和金融穩定,這兩樣非洲都沒有。」

葉卡特琳娜:「現在非洲的狀況是,誰敢帶頭組建非盟和非洲銀行,誰就要死。」

張誠:「你也不要說這種大實話嘛。雖然事情和你說的一樣,沒有一個強力的非盟組織和非洲銀行,非洲就是一塊肉。為了保證這塊肉,獅子老虎財狼都能吃到,有一些事情,該做的還是要做。」 張誠看著娜塔莎說:「過幾天,我有一次非洲之行。你要不要去看看,非洲大草原什麼的。」

娜塔莎:「好啊,反正我還有帶薪假期。」

葉卡特琳娜:「我也要去。」

張誠:「那就包個飛機。左擁右抱……哈哈哈,想想生活真美好。」

葉卡特琳娜:「這就是我們的壞蛋老闆。」

張誠大聲辯解:「好的,兩個,都是好的。」

葉卡特琳娜:「哈哈哈哈……」

娜塔莎自己偷笑中。

時隔數年,再次飛往非洲,還是有點小激動的。幾年過去,以前養的獵豹和獅子都長大了,當然張誠並沒有送她們回大草原生活的想法,既然已經適應了人類社會了,那就這麼長大好了。

小獵豹長大后,將外面的樹做了白天的領地,獅子姐妹則佔據了沙發。也就是珍妮的沙發夠大,不然兩個獅子還真就躺不下去呢。因為沒了足夠的野性,晚上四個大貓還是回房間睡覺,這時候反而是體驗親情的時候,四個大貓互相舔毛后躺在一起互相壓著身體睡。

四個大貓也有打架的時候,那就是為了吃飯,珍妮明明已經準備了四個飯盆,可是小傢伙們總是吃著自己盆里的看著別人盆里的,一到吃飯時間,總要靠著體力搶別人的飯盆去吃,自己的飯盆嘛,霸著留作夜宵。這種時候,也是珍妮最忙的時候,要不斷的教育四個大貓用自己的飯盆吃飯。

其實吃飯先後次序的問題,是在動物群中地位的體現,一群獅子中雄獅總是吃在第一位,吃得最多,但是雄獅的任務也重,除了守衛領土不讓流浪的獅子靠近還包括去獵殺襲擊獅群的鬣狗,只要兩條鬣狗也就是傳說中的非洲掏襠二哥就能對付一條母獅。但是,鬣狗也是被雄獅殺怕了的,從基因里就恐懼著雄獅。

母獅們對掏襠二哥們沒什麼辦法,雄獅一口一個就能咬死掏襠二哥。可是,在非洲偷獵越來越多的時代中,掏襠二哥因為皮毛太差勁沒人要,結果逃過一劫。同時掏襠二哥生存對手們獵豹、獅子、大象、犀牛等紛紛遭到獵殺。

最後結果就是,非洲大地上剩下了遍地奔跑的掏襠二哥,不過呢,掏襠二哥是機會主義者,一般不會襲擊人類,一句話概括就是,鬣狗沒有殺人的膽子,獵豹有殺人的膽子但是沒有殺人的心——例如母獵豹認為有人進入他的領地去抓他的孩子的時候,那就會發動進攻殺人的。

這一次,張誠的包機從南非一個簡陋的什麼國際機場降落,在美國雖然三六九等的飛機場都有,可是這種水平的國際機場也是第一次見到呢。

這邊來接機的是張誠名下大貓保護中心的一個教授鮑爾,專門管理張誠名下的大貓自然保護區。用以專門保護非洲的獅子、老虎(去看旋風管家非洲是有老虎的)、獵豹和花豹等大貓——這個保護區的標誌是一個貓爪。

保護區的專家們開玩笑的時候都以貓星人奴隸自居。

鮑爾在車上說道:「以前剛來的時候,我還真不知道,非洲真的有了老虎,是一個華人女商人放養在非洲恢復野性的東北虎,現在種群嗎,已經有了一百多頭,分成了好幾個群體,我們的保護區的領地上現在也有了十幾隻大老虎。他們也會集群捕獵,而且合作起來比獅子捕獵的成功率更高。他們甚至不用晚上行動,只要肚子餓了,就會發動一次捕獵。」

張誠:「我早就說過非洲有老虎的嗎。就像以前中國有獅子一樣。」

這一點是張誠堅信的,中國古代沒有獅子的話,那舞獅活動是怎麼來的呢,只能說是野生的獅子在人類南遷的活動中已經被捕獵光了。因為舞獅活動最後的地點是在廣東,可以預見最後的獅群是在廣東平原上生活的。根據歷史記載,秦漢之前,廣東等嶺南地區並沒有被大規模開發。在嶺南大開發之前,那裡的鱷魚(揚子鱷)、豹子、野豬、華南虎、可能也有獅子的數量比人類還多。

獅子和老虎不一樣,老虎還能在山林生活,獅子只能靠著草原生活,等草原都是人類開墾的耕地了,那也就沒有獅子的活路了。

我的老婆修仙歸來 非洲基本是沒有公路的,除了外國援建的那幾條,剩下的都是土路。土路的好處就是沒有越野車開不動,所以,整個非洲的跑車都是留在車庫的樣子貨,來自各國的越野車以極大比例穿梭在非洲的大地上。

鮑爾:「那些老虎,真的很漂亮。為了他們的皮毛,我們還和偷獵者們槍戰了幾次。」

張誠:「保護區還有人敢偷獵?」

鮑爾:「為了錢,搶劫銀行的人在非洲不知道有多少。這裡治安,以及人口素質,幾乎是世界最低。不過好處就是,他們連槍支也用不好,多次反偷獵活動中,我們都是佔了上峰的。」

張誠:「世界上,敢於收購老虎的,可沒有多少?知道幕後是誰嗎?」

鮑爾:「我查過,從緬甸倒賣的老虎製品的寺廟被警方查封后,才開始有人把目光落在非洲的老虎放養區內,後面的收購者是中東土豪。說不定是某個王子呢。哈哈。有意思吧。」

張誠:「這群賣石油發家的中東王子們是早晚要死,石油賣完了就會餓死,這是必然的事情。」

鮑爾:「以現在的石油儲量,還能賣個幾十年的石油。或許等到全球汽車電動化更快一點。沒人買石油的時候,守著石油等死的不是更凄慘。」

「石油還有別的用途。」張誠說著摸了兩手身邊的大腿絲襪:「例如,製造絲襪。」

鮑爾:「這倒也是。」

張誠:「其實,最多的石油留在了這些本國沒有工業的國家,是各大國喜聞樂見的,因為石油資源如果都是在美俄中德日法這些工業國的話。這些中東國家拿什麼買軍火呢,說不定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吧。」

鮑爾:「發現石油之前,以前科威特只是一個部落。沙特和伊拉克也差不多。算是一個大一點的部落。」 鮑爾:「金錢的力量,讓這些部落成為了一個個國家。揮舞著鈔票,從全世界買各種工業品和奢侈品。不過,這些最終都還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樓,等到石油賣完,戰亂飢荒會席捲這些國家。」

張誠:「我們知道,他們其實也知道。不過這既然是必然要發生的,那自然還是享樂一天算一天的比較划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