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不想查了。」秦苒靠著椅背,「沒事掛了。」

兩人掛斷電話,常寧看著手機半晌,無奈的笑笑,然後拿起辦公室里的座機,給技術部打個電話,告訴他們那是孤狼乾的事,在測試系統安全度。

常寧的本意是想讓技術部的人安心。

沒想到聽完,技術部……更瘋了。

**

秦苒剛撤掉攻擊,打開ICNE研究的文件夾,傳來敲門聲。

不輕不重的三聲。

秦苒頭也沒回,點開上次的實驗記錄,「進來。」

程雋進來,手上還拿了盤水果,把果盤放到秦苒的桌子上,也沒馬上離開,只是看了看房間,半靠著秦苒的桌子,看了會兒她電腦上的實驗記錄,頓了頓:「我跟歐陽薇不熟。」

他不緊不慢的開口。

秦苒繼續往下翻文件,拿著滑鼠的手也沒有頓一下,聲音跟以往沒有什麼兩樣。

「也沒說過話,」程雋低頭看了她一眼,淡定的開口,「不想你,上次那個咖啡館……」

秦苒手終於頓了一下,她抬頭,打斷他,「我跟他也不熟。」

程雋本來就隨意說說,看她這個反應,倒是來了興緻,「是嗎?上次M洲,程水還跟我說過那誰誰還能摸你的頭……」

他板著修長的手指數了數,神情看起來挺淡漠的。

毫不猶豫的把程水賣了。

秦苒:「……」

遠在M洲的程水,正在電腦上瀏覽郵件,電腦忽然黑屏。

二十分鐘后,被程水找去幫他修理電腦的程火在五行群里發了個照片

程火:【圖片】

程火:程水竟然看小片片!!

程木:???

程金:什麼類型的?

程土點開了圖片大圖,看完,不由在群里發了個「牛B」的圖片,然後回:看不出來,程水你這麼斯文,竟然看重口小片片。

程水:……

**

秦家總部。

秦四爺坐在書桌前,聽著手下的彙報,面色微變:「你說的是真的,那秦陵,真有此種天賦?」

「千真萬確。」手下低頭。

「難怪……」秦四爺手中的文件被他捏皺,眉眼極其鋒銳,「難怪秦管家最近看起來不對勁,我以為他放棄掙扎了。」

手下擔憂,「四爺,現在怎麼辦?這秦陵要是成功了,按照規定,總部有10%的股份會轉到他身上,我們就更難動他了。」

秦四爺手指敲著桌子,略微思考了一會兒,才道:「你去把秦釗叫過來。」

秦釗是秦家旁支一個天賦出眾的年輕子弟,比秦四爺這一脈的後代要出色的多。

「您是說……」手下略微一想,就知道秦四爺的意思。

秦四爺不動聲色的頷首。

手下會意,出去找秦釗。

書房內,秦四爺把文件慢慢撫平,他確實沒料到秦陵的天賦,眼下只能動用秦釗……

一石二鳥。

秦管家那一脈人沒了秦陵,其他人不足為懼。 冰河世紀,現在來說這只是一種可能,卻是不可忽視的可能。

現在的時間比已經降到了十比一,從現在恐龍和植物的分佈範圍,出現種類分析,如果按地球的時間表,冰河世紀將在萬年以內,對現在空幻而言就是千年以內。

現在四季已經基本穩定,因此可以從微弱的季節差異上判別出一年。雖說時間還未完全穩定使得空幻無法弄出曆法,但假如按照繁殖期是每年春天進行來算,那麼只是一個溶洞巢穴,空幻就已經建設了一年多了。

“不知不覺數年過啊。”

雖說溶洞巢穴的試驗性質很重,導致建設有些拖沓。但即便有了經驗的空幻對這些行爲簡化之後計算,一個巢穴的改造在空幻的指揮下也得一年左右。

而如果按空幻現在這種一個一個親自進行的改革來算,即便減半的藝術主目標也得花上五十年,而那些副目標又要多久呢?

而在空幻想來,冰河世紀很可能是漸變的,也就是說也許在現在,氣溫已經在開始一點點降低了。而氣溫變化造成的問題,寒冷只是其中一個因素,另外還有食物的缺少,這就對所有生物,特別是嘎嘎猿這種對食物需求很大的生物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事必不可躬親啊。”空幻突然想起了諸哥和蜀國。

質量還是數量?

自己一個個來可以保證質量,但現在時間緊迫,那麼就需要首先考慮數量了。有祭司和頭領來負責各自巢穴的文明推廣,而空幻只負責對他們的教育。

“看來需要好好計劃計劃,不能再那麼隨意了。”

在空幻看來,現在的首要目標應該是讓時間穩定到正常值,這可以爲物種爭取到幾千年時間用於發展文明,而當前最可能穩定時間的就是完成主線任務或者文明之路任務。

至於耍賴等到恐龍完蛋、冰河世紀結束……還是哪兒來回哪兒去吧,那時空幻恐怕已經變成孤家寡人了。

“靈韻!”叫住洞外正監督着小孩們練字的靈韻,空幻讓其告知靈雪按照之前夢境的模擬進行道路建設,期間除非出現重大問題,其它事情都由她解決,同時嘎嘎小隊暫時由她指揮,等道路修建完成之後再叫自己。

空幻覺得,自己確實需要好好考慮考慮未來的發展了。

送出了靈韻,頭腦發熱的空幻直接走到空白小冊子存放點,取出幾本小冊子,然後帶上一堆乾柴回到了小山洞。

※※※

“是嗎?我知道了。大頭領需要想的事情太多了,可能是想靜一靜吧。記住讓小傢伙們不要去打擾大頭領哦,小靈韻。”

“我不小啊!明明和你們一樣大!”

“是,是。”雖然這樣說着,但靈雪卻稍稍靠近小靈韻,而明眼人一看就能對比出雙方的大小……

“哼!不理你們了。”在這方面沒法說理,靈韻只得鬱悶的轉頭滑翔回巢穴。

“蛹化提前嗎?”看着來時只能靠着雙腿,回去也只能滑翔的靈韻,靈雪眼中閃過一絲憐惜。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靈雪的完全管理,花了三天時間,總計兩百多米的道路路基被修整出了大致的外形。

“聽好了!待會兒跟着我跑,記住要用力踩!知道了嗎?”

“知道了,靈韻祭司。”

一堆身形普遍在一米二三的小傢伙們,讓身高甚至低於翔翼嘎嘎猿,更不要說普通嘎嘎猿的靈韻很有成就感,因此此時的巢穴之中,靈韻完全成了孩子王,帶着這些小傢伙們行動,而靈韻對成年嘎嘎猿們的態度卻平平淡淡。

將視線從下方開始奔跑的小孩們處收回,靈雪擡頭看了看陰沉沉的天空。

“可能要下雨,以前每次下雨之前,天空都是這個樣子,連雲水母都看不見。”飛在一旁的楚琴同樣擔憂的看着靈雪。

“夢神保佑吧。”搖頭跟上下方奔跑的隊伍,靈雪並不知道這句話有什麼用,因爲夢神大頭領還把自己關在小山洞中。 騙來的老公 但每次出現麻煩時,如果自己說出這句話,就感覺壓力似乎被分了一半出去似的,就這樣瞬間減弱了不少,讓靈雪很舒心。因此,這也成了靈雪和很多嘎嘎猿們的一種習慣。

雖然完全沒對所謂的夢神保佑抱有希望,但當半下午細雨開始洗刷大地之時,靈雪心中還是難免有一絲失望。

“都回山洞吧,大頭領說過下雨天就不要在外面行動了。”

泥土道路一經雨水沖刷,就會變得柔軟泥濘,小孩子們此時跑在上面不是平整踏實土地,而是弄出一塊塊的小坑,即便沒有夢神的提醒,靈雪也看的出來這種坑對於嘎嘎猿們是不好的,因爲以前就有一個嘎嘎猿被坑絆住,導致十幾天無法行走。

“吶,楚霞,大頭領在幹什麼啊,都五天了。”靈韻鬱悶的看着洞外的細雨,整整兩天的細雨導致嘎嘎猿們都不怎麼外出,雖然食物和水很是無憂,但就這樣悶在洞裏也不是個事啊。

“我出去看看吧,不知道道路有沒有問題。”靈雪放下手中的書,留下一句話之後就轉身向洞口走去。

“等等我!我也去!”早就坐的不耐煩的靈韻怎能放過這次機會,立即起身跟上前面的靈雪,而嘎嘎小隊集體看了看嘎嘎所在的洞穴,有些猶豫。

這時,楚霞起身走向洞口,“楚易你們三個雄性就負責守在洞口吧,楚琴楚潔,我們也出去看看。”

“好吧,你們放心。”從始至終盯着自己的書的楚易直接替另兩位雄性接受了。讓剛準備反駁一下的楚臣鬱悶的笑了笑,又重新坐了回去。

“不過靈雪頭領,出來幹什麼呢?雨這樣下着都看不到遠處啊。”幾步趕上前方的靈雪,靈韻鬱悶的抖了抖身上的衣服,乾脆脫下來扔到洞內,只穿一條皮裙走了出來。

見靈韻就這樣清涼的跑了出來,靈雪責怪的看了她一眼,“小心着涼。”

“大頭領總是說小心這個小心那個的,可我也沒見過誰着涼啊?就連着涼是什麼,都還是夢神告訴我們的了。”對此滿不在乎,靈韻看了看身後跟來的三位嘎嘎小隊成員,歡呼着撲到楚霞懷中,露出貓咪般的神情得意的望向靈雪,“這樣就不會着涼了,好暖和啊!”

“這傢伙!”

抱着張開翅膀的靈韻,楚霞起身飛起跟上了前方的隊伍。

秋雨綿綿,連續兩天的細雨讓道路變得泥濘不堪,而沿道路一路飛翔過來,幾位翔翼嘎嘎猿稍稍鬆了口氣,道路還算問題不大。

“對了,楚琴,你說大頭領繁殖期時爲什麼都會不見了呢?每次不是找不到,就是已經睡覺了。”

“我也很好奇,按說大頭領身體肯定是沒問題,但繁殖期的時候他卻好像事情很多,就算我走到他身邊都沒有反應。”說起此事,衆雌性嘎嘎猿就怨念頗深,皆點頭腹議。

“啊……怎麼打我!”靈韻摸着腦袋不滿的看着楚潔,觸手揮舞着意圖反擊,不過因爲是楚霞帶着飛,雙方距離立即被拉大。

“你這個小傢伙都還沒發育完全,沒有資格點頭。”得意的看了看氣氛的靈韻,楚潔對着對方做鬼臉。

“哼!你發育完全的還不是隻能到處閒逛。”搖頭嘆息,靈韻做惋惜狀瞄了一眼楚潔,順便上下打量之後嘖嘖有聲。但是小靈韻卻忘了這將周圍所有翔翼嘎嘎猿都給圈了進去,純地圖炮啊。

“啊……楚霞你飛穩點,這裏可是高空!”

“啊,不好意思啊小靈韻,有氣流。”滿臉真誠的向懷中的靈韻道歉,不過所有翔翼嘎嘎猿都表示畏懼的稍稍飛開了一點。

“……你知道什麼是氣流麼?”

“小靈韻難道知道?”

“……”

下方的道路已經飛到了盡頭,此次建設的幾百米長道路,一頭是山腳挖出的小渠;一頭是接下來準備建設的採石場。而其中通過了登上小道、未來的房屋集中點以及現在的溶洞洞口。

按空幻最初的想法是用石板鋪路,但想了想太麻煩,因此就直接修一條土路就可以了。

不過看了此次下雨後的情景,擁有空幻很大程度放權的靈雪,打算依然採用在夢境中模擬過的石板鋪路。那樣修建在道路石板下方的小排水溝,可以很好的應對這種下雨天的問題。至於這會造成的工期延長問題,在靈雪看來,嘎嘎猿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說起來,大頭領弄這些東西幹嘛?”對於這段時間的變化有些應接不暇,幾乎天天閒下來就要看書,連做夢都會被空幻騷擾的楚潔已經有些厭煩了,她自己只不過是希望每天吃飽睡好就可以了。

“每天太閒了,所有找點事做吧。”靈韻回答,“像我現在,早飯後就開始教那些小傢伙,一天到晚都過得很有意思啦。”

“可大頭領給自己找的事也太多了吧。就像現在,都還把自己悶在小山洞裏想事情了,我的夢啊。”

“會不會大頭領其實在小山洞裏自己玩……啊!”靈韻用觸手撫摸着腦袋,將不滿的眼神射向剛剛收回觸手的靈雪。

“可以住大頭領所建房子裏的你,是最沒有資格這麼說。”說道這兒,靈雪突然想起什麼般盯着靈韻,“說起來,靈韻,建的好好的房子,你怎麼住了兩天就又跑回來和大家擠了?像這種下雨天待在那個房子裏不是很好嗎?當初爲了這個房子你還被關過禁閉了。”

“你還說了,我可是祭司,我的小隊還要照顧小孩。房子看起來大,但卻住不下那麼多小嘎嘎猿。如果只有我一個住在那裏,雖然舒服,但很無聊啦。”

“哦……小靈韻,難道你怕獨自一個?晚上雲水母來把你叼走。”滿臉陰謀氣息的楚潔頓時盯住了被楚霞抱着的靈韻。

“楚潔,不要這麼說,小靈韻可是祭司呢!怎麼可能了怕呢?”溫柔的撫摸靈韻的獨角,嘴角上翹的楚霞看向楚潔。

“楚霞你這是在教訓楚潔還是在幫她啊?”一直在試驗練習着精神力使用的楚琴滿腦黑線,聽見這兩位同伴的話語,她心中頓時一陣腹議。

但是很可惜,靈韻並不中招,直接偏頭望向了他處,並很快找到話題,“對了,要不我們今晚就去我的屋子住吧。”

一陣附議聲,飛行中的小隊立即轉向山腰上的房屋,不一會兒,熱氣就從牆壁上的煙囪口冒出。 “大頭領?”

“……”

“喂!還在裏面嗎?”

我的竹馬前夫 “什麼事?”

小山洞中,一個燃燒着的火堆、一個埋頭書寫的嘎嘎猿、一個用大塊恐龍皮和石塊堆成的小水盆。

嘎嘎將利用水洗淨之後,在火堆上烘烤乾燥的小冊子取下,看了看旁邊小冊子上寫下的各種要點,然後一條條整齊的錄入乾淨的小冊子中。聽見本來輕聲的呼叫,不一會兒就變的中氣十足,嘎嘎鬱悶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不是說沒有大事或者道路修好就不要來叫我……嗯!難道路修好了?”

“不是……不,也算是吧。”靈雪混亂的回答肯定不能讓被打斷計劃的嘎嘎滿意,放好手中的小冊子,嘎嘎向洞外走去。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沒發現靈雪有這麼優柔寡斷啊。”

“不是,是……啊!”顯然被自己給繞暈了的靈雪,跟着嘎嘎一直等走到了洞口才想起自己想說的事,不過這時,嘎嘎已經再次開口。

“不是修好了嗎?”指着平整延伸至遠方的道路,嘎嘎滿意的點了點頭。

“大頭領!”叫住嘎嘎,靈雪幾步上前,指了指天,“是這樣的,之前不是說建石板路嗎?後來因爲太麻煩而取消了。但前幾天連續下了三天的小雨,這樣的泥路很容易變泥濘,所以我想是不是還是建成石板路,這樣至少下雨天要好些。”

行走在泥路之上,嘎嘎感受了一下柔軟的地面,想了想下雨時的場景,頓時發現了問題所在。從前人類時小時候在農村,下雨天被媽媽揹着走泥路上學的場景似乎浮現了出來。

狂女重生 “可以,不過排水溝一定要……嗯!已經建好了,靈雪你速度很快嘛。”滿意的點頭看着道路一定距離出現的小溝和兩旁的排水溝,對於靈雪這種先斬後奏的行爲,嘎嘎並沒有覺得有問題。因爲通過這幾天的思考,嘎嘎對自己的定位已經不再是頭領一般的實際領導者,而是作爲一個技術推廣者和傳承者,這包括了科技、制度等各種自己所知、所發展出的技術。

“靈雪你做的不錯。那麼現在先建採石場吧,這幾天白天我會幫你們,但過幾天可能會有很多翔翼嘎嘎猿到這裏來,你注意安排。”

“是。”看着返回山洞的嘎嘎,靈雪激動的回答。她對於嘎嘎的支持和認同非常渴望,因爲她們從很久以前就跟隨在了嘎嘎身後,並一直持續到現在。對於嘎嘎遠超自己的實力和智慧,她們都是無比敬佩。

“不過,很多翔翼嘎嘎猿來?怎麼回事?”等帶着兩個從南部巢穴分出的小隊,和上次爲靈韻建房就熟悉了採石的一個小隊趕到預定的採石地點之後,靈雪纔回想起嘎嘎之前的話。

“很多翔翼嘎嘎猿,現在開始按計劃進行吧。”如是想着,意識體一點點漂浮成形的空幻,穿過山洞飛向了採石場。

這是空幻祭司計劃的開始。

按之前的定位,祭司是被空幻按教師+祭司+醫生的職責進行培訓。醫生所需的草藥,其試驗現在暫時已經停在了曬乾磨成粉末,然後用水製成藥漿塗抹在傷口的治療方法上,而對於六葉草的進一步試驗,空幻已經交給了越來越聰明的靈韻。

也就是說,祭司是空幻未來管理的關鍵。那麼,合格祭司的數量就成了空幻擴張的關鍵。

而這個合格不僅是對知識的掌握,還包括其任職巢穴成員的認同。那麼,從那些巢穴中直接選出學徒祭司,經過自己教育升格爲正式祭司之後再行放回,也就成了當前最好也是最快捷的方法。

忙碌了一整天,當三個小隊的嘎嘎猿開始在靈雪的指揮下,用堆積了無數的骨頭工具開始打造石板時,天空已經佈滿了通紅的晚霞,有了靈韻前車之鑑,靈雪立刻下令收工吃飯。

“哎,勞碌命啊!”回到身體吃了一頓飽飯之後,幽神空幻就飄在了前往電石礦的道路之上。

路經電石礦東部小巢穴時,空幻只發現了一個蛹化個體,而且還是巨繭狀態,而周圍的嘎嘎猿們都圍着巨繭睡眠中,感應了一下沒有發現危險,空幻也就沒有去打擾他們。

※※※

戰錘帶着自己的小隊遊走在嘎嘎猿羣之中。

上上次繁殖期結束,大頭領便帶着他的小隊急匆匆地離開了電石礦,而在那之後,戰錘就成了電石礦的最高指揮,但猿羣的管理並不輕鬆。

延續之前的生活方式,大家都在電石礦山邊居住,平時獵獵動物,還算穩定。但後來那些大型生物開始出現,生活就變得……依舊還算穩定。

但是穩定並不一定是好事,特別是對蛹化之後的翔翼嘎嘎猿們。

電石礦的危險生物早已被大頭領帶隊或剿滅或趕跑,即便後來出現的大型生物,基本上也是溫和可欺的素食主義者(起霧了=。=)。普通嘎嘎猿們或許還能適應這種平淡,而且一成不變的生活,但對於思維相對較爲活躍的翔翼嘎嘎猿們而言,他們對於這種一成不變,除了幾個熟悉的同伴外連個練手的動物都沒有的生活,已經感到厭倦了。

“好無聊啊!”

電石礦內,從第一個蛹化完成的戰錘,到第六個蛹化完成的石雨都是這樣的看法。

而因爲這樣無語的原因,某翔翼嘎嘎猿在某天閒極無聊時,回憶起了大頭領曾經點起的火堆,開始糾集另外五位開始收集乾柴和乾草,然後學着嘎嘎小隊的方式,將觸手一起放入乾草堆,之後集中全力放電……

那聲響效果,感覺回到了從前躲在山腳下畏懼的聆聽天雷陣陣的時候,讓戰錘至今回憶起來都還心有餘悸。

不過,至少首要目的——點火倒是完成了。

普通嘎嘎猿們不敢圍上來,而幾個閒的蛋疼(霧,其中也有雌性=。=)的翔翼嘎嘎猿,只不過一下午就適應了這個溫度,畢竟相比於某些時候自身的電擊,這火焰的溫度似乎還普通了點。當然,在某傢伙將觸手不小心放到了火堆上,並被燙傷幾天後才恢復之後,大家都知道了火焰是不能直接碰觸的。

然後,大家開始學着嘎嘎的動作利用火堆烤肉。

日升日落,冬去春來,因爲偶爾也能嚐到熟食的味道,猿羣的嘎嘎猿們都習慣了熟食,而理所當然的,火堆被猿羣大面積推廣,但一場災難隨之而來。

由於缺乏防火意識,火堆和乾柴到處堆放,在某個夜晚,一個嘎嘎猿小隊中點燃的火堆,隨着風的吹拂滾到了嘎嘎猿小隊靠近的小樹林中,然後,一場大火在嘎嘎猿們驚恐的眼神中吞噬了小樹林,也吞噬了其中兩個多小隊的嘎嘎猿。

這讓所有嘎嘎猿們都知道了火焰的威力,就算實力如此強大的嘎嘎猿,在其面前也只能掙扎接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