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開車離去。

去辦理出國的相關手續。

中途,他接到田靜的電話,說雲山找他。

「幹什麼?」顧銘問。

田靜搖頭說:「不知道,雲山說你要是男人,下午三點就到九龍山去找他。」

顧銘:「……」

又來這一招,不嫌膩嗎?不過,他正好沒事,可以陪雲山玩玩,讓雲山知道他的厲害,省得一天到晚說這個不是男人,那不是男人,其實最不是男人的人是他。

他答應道:「行,你告訴雲山,我下午準時赴約。」

田靜說:「我跟你一起去。」

「行。」

顧銘也同意,料想雲山不會把田靜如何。

當然,會也不怕,他自信可以護田靜周全。

事情辦好,他去接田靜。

先吃午飯。

田靜說:「雲山找你,指定不安好心,雖然沒有明說,但我猜他肯定是不服那天晚上的事情,找人報仇。」

何處不重逢 「我聽說,九龍山上的道士,各個身手了得,厲害的很,很多豪門子弟找他們學武。」

田靜撐起身子,摟著顧銘的脖子說:「現在別幹了,萬一等會你腿軟了怎麼辦?晚上吧!晚上去我的莊子,到時候你想怎麼干都行。」

顧銘臉黑,這是瞧不起他的節奏嗎?他身體這麼強壯,腿會軟?

他自信他腿不會軟,不放過田靜說:「可是我現在就想要你,怎麼辦?」

田靜:「……」

顧銘想要,她能怎麼辦?當然是成全顧銘。

她成全說:「行,我讓你干,不過你別動,節約體力,我來。」

總裁的棄婦小三 顧銘:「……」

貼心替田靜整理好衣服,等到田靜休息好以後,這才跟田靜離開包廂,開車前往九龍山。

……

九龍山。

昆城市郊一座小山,因為山上一座習武的道觀聞名,其中最厲害的,非館主莫屬。

雲山拜師九龍館主門下學藝。

自然,屬於三天打魚兩天晒網那種,但這並不妨礙他以習武之人自居,優越感十足。

可惜,前晚上踢到鐵板上了,被人連續兩次一指戳倒,最後更是如狗一般爬走。

深以為恥,發誓雪恥,所以他來到九龍山,找到他師傅,經過一番表現后,他師傅終於答應,替他出這口惡氣。

下午三點。

這是他跟顧銘約好的時間,他和師傅在觀中演武堂等待顧銘到來。

不止他們,還有他的同門師兄弟,其中不乏跟他一樣的豪門大少。

有人居然不自量力敢接受他們師傅的挑戰?

他們大跌眼鏡的同時,還好奇是誰吃了雄心豹子膽,這也敢。

三點過去。

挑釁者的身影遲遲沒有出現,他們議論起來。

「我就說,不會有人又這樣的膽子,看吧!被我說中了,讓我們白等一趟。」

「哎。」

一名大少嘆息說:「好久沒看師傅出手,難得遇到有人不知死活敢接受師傅的挑戰,沒有想到空歡喜一場。」

「TMD……」

雲山忍不住想罵娘,臉都黑了,這不是耍他嘛。

田靜現在也敢耍他?找死?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雲山臉上露出不懷好意之色。

今天早上,他收到小道消息,說謝家分家了,從一家變成兩家,實力大不如從前,已經沒法跟雲家比了。

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以後不用賣謝玉龍面子。

他連謝玉龍的面子都不用賣,他還需要顧慮田靜是謝玉龍乾女兒這層身份嗎?

他壓根不用顧慮。

說句不好聽的話,以後田靜就是他案板上的魚肉,他想怎麼宰割都行。

當然,他還是懂得憐香惜玉的,要是田靜識趣,他不會跟田靜一般見識。

可,田靜偏偏不識趣,放他鴿子。

這他能忍?

他表示忍不了。

沒得說,他立馬撥通田靜的電話,不給田靜說話的機會,搶先說:「田靜,你敢耍我?你知道耍我的後果是什麼嗎?」

田靜沒說話,到不是嚇得不敢說話,而是雲山依然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雲山接著說:「別以為我不知道,謝家已經分家了,謝玉龍已經不是曾經的謝玉龍了,此時的謝玉龍,已經不配跟雲家平起平坐,我要收拾你,昆城沒有人可以保得住你。」

龍游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謝家剛散,雲山便放出此等豪言,不得不說一句,雲山很勢利,典型的欺軟怕硬。

然而,雲山千算萬算,沒有算到,田靜找了一位比謝玉龍還牛~逼的靠山。

作為顧銘的女人,除了顧銘,沒有人可以欺負田靜,雲山更不可能。

所以,在聽到雲山對田靜說出這樣一番話來的時候,顧銘毫不猶豫的說:「我!!」

這聲音,他太熟悉了,這兩天無時無刻不在他腦海中響起,做夢都經常夢到,如噩夢般的存在。

雲山聽出了說話的人是顧銘,當即嘲諷道:「你?你憑什麼?就憑什麼不敢來赴約嗎?」

雲山說:「想要保住田靜,那就來九龍山道觀證明你的實力,證明不了,別在我面前大放厥詞,不敢,就滾出昆城,否則你的下場不會比田靜好到哪裡去。」

「雲山,瞪大你的狗眼看看,門口是誰。」

顧銘說完,雲山抬頭,看到顧銘那討厭的身影出現在演武堂門口。

「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沒有膽子,不敢來了呢。」雲山咬牙切齒的說。

「什麼,他就是顧銘?接受師傅挑戰的人?」聽到雲山的話,演武堂眾人瞬間失望之極。

他們以為,敢接受他們師傅挑戰的人,是什麼習武有成的高手,卻是不敢想,對方是一個毛頭小子,比他們年齡還小。

這年紀夠幹嘛?給他們師傅提鞋都不夠看啊!!

顧銘不在意。

瞧不起他的人多了,他會用實力告訴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瞧不起他是一件多麼錯誤的事情。

同時,他也懶得跟雲山廢話,目視雲山說:「我來了,把你的幫手叫出來吧!!」

「師傅!!」

雲山看著盤腿坐在旁邊的九龍道長說:「師傅,那臭小子來了,還請你出手,替我雪恥。」

「嗯!!」

九龍道長點頭,看著顧銘,逼~格滿滿的說:「我九龍道長的徒兒無人可以欺負。」

「那欺負了呢?」顧銘戲謔道。

九龍道長擲地有聲說:「欺負了,那就要為此付出代價。」

「好!!」

叫好聲此起披伏,雲山等人很捧他們師傅的場。

同時,這也是他們拜師的目的之一,關鍵時候想讓九龍道長替他們收拾人。

「呵呵!!」

顧銘發出嘲笑聲。

他本以為,世外高人如何如何,結果一見,大失所望。

「原來,所謂的世外高人,不過是豪門大少的打手罷了。」顧銘搖頭嘆息說。

九龍道長暗怒。

顧銘這是在羞辱他啊!!

至從他習武有成以來,還沒有人敢這樣羞辱他。

嗖!!

他站起來,銳利的眼神掃視著顧銘,冷聲說:「辱我徒兒者,我必十倍辱他,你是主動下跪,還是我打到你下跪?」

「打吧!!」

顧銘說:「只要你有本事,別說打到我下跪,打死我都行。」

他們瞬間怒了。

因為顧銘這話潛在的含義就是,九龍道長不是他的對手,沒那個本事?

這麼狂?

「小子,知道我師傅九龍道長的名頭嗎?他可是昆城第一高手,打你這樣的,跟玩一樣。」

「就是!!」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沒有自知之明,會死得很慘。」

九龍道長也是勃然大怒,說:「小小年紀,便敢口出狂言,今天讓你見識一下我游龍八卦掌的厲害。」

游龍八卦掌!!

內家功夫中赫赫有名的存在,名頭不比太極弱。

同樣,戰鬥力也是如此。

並且,八卦和太極一樣,可強可滑,強時給對手以泰山壓頂之勢,滑時如泥鰍,任你怎麼抓都抓不住,屬於很難纏的存在。

然而,顧銘卻是不懼。

他沒有習武前,身體沒有第四次強化前,就可以跟太極傳人楊威打個旗鼓相當。

如今,他習武多日,身體還進行了第四次強化。

不是他吹,此時他打九龍道長的明勁武者,跟打孫子一樣,吊打。

顯然,九龍道長不知道,踱步走出,站在演武場中央,邀戰道:『小子,可敢跟貧道一戰。」

「有何不敢!」

顧銘毫無懼意的說,並有上前的趨勢。

「顧銘……」

田靜輕喊一聲,拉住顧銘的手,有些擔心。

人的影,樹的名,九龍道長受昆城豪門子弟追捧,不惜重金也要跟拜九龍道長為師,足可見九龍道長是有真本事的人。

不容小覷,不容輕辱。

本來,她是不打算告訴顧銘、雲山這事的,但是架不住她接電話的時候,謝玉龍也在旁邊。

當時她很糾結,把這事告訴謝玉龍,問謝玉龍,要不要告訴顧銘。

謝玉龍的回答是要,理由也很充分。

顧銘很強,還有過斬殺明勁武者的傲人戰績。

九龍道長,就是明勁期的武者,顧銘乃怕不敵,也不至於有生命之憂。

還有一點,謝玉龍沒講,但是田靜心裡清楚。

如今的謝家,在財力上,已經沒有跟雲家叫板的資格,如果她不把這事情告訴顧銘,雲山會讓謝家背這個鍋。

謝家現在很難,處境前所未有的艱難,不能在樹敵了。

當然,也不是要顧銘去送死。

剛都說了,他們分析的是顧銘不會有生命之憂,只是輸了丟人罷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更何況丟人,不用往心裡去的。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然而,此刻,田靜卻有些後悔了,因為她覺得,九龍道長不懷好意,搞不好會下重手,殺死顧銘。

事實也正是如此。

剛才顧銘那一句有本事就殺了他,成功挑起九龍道長的殺意。

此刻,他正用殺氣騰騰的眼神看著顧銘,毫不掩飾他想殺顧銘,為自己正名的意圖。

對此,以雲山為首的、唯恐天下不亂的闊少們自然是樂意看到的,用戲謔的眼神看著顧銘。

同時,他們還僥有興緻的看著田靜拉顧銘的手。

田靜,作為謝玉龍的乾女兒,但昆城誰人不知,田靜是謝玉龍的情人?

傍上謝玉龍,田靜過上了優越的生活,結果,田靜居然在外面跟別的男人不清不楚。

這瓜好大,讓他們好興奮,忍不住的就想告訴謝玉龍,迫切想知道謝玉龍知道這個消息會如何,怕是臉都會變綠吧!!

他們幻想著,同時也眼饞的緊,因為今日的田靜,不可謂不迷人,比之以前,還要漂亮幾分。

他們甚至還在想,等九龍道長殺死顧銘,他們就用這件事情威脅田靜,讓田靜不得不屈服他們,陪他們在九龍山上好好的干一場。

一想到那個畫面,他們心都在躁動,迫不及待的想要顧銘去死。

「快上!快上!別磨磨唧唧像個娘們。」有人忍不住催促道。

還有人威脅說:「小子,既然你今天敢來,那就別想輕易離開,讓自己走得更加有尊嚴一點吧!!」

顧銘依然不在意這些人說什麼,但是此刻,他覺得這些人說得對。

既然來了,那就痛痛快快送別人走,磨磨唧唧的,多急人。

「我沒事,很快的,放心。」顧銘說。說完,還給了田靜一個放心的眼神。

然後,他掙脫田靜緊握他的手,走向演武場中央。

田靜看著,心裡祈禱著,祈禱顧銘平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