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主公的政治地位不夠,職位也低,龍廷人脈還沒經營起來,若是被敵人抓著把柄,會有後患!」李典輕聲反對道。

「沒錯,現在我們可算是與許詔、太平道等龐然大物對上。目前許詔可能已經不是問題,但太平道卻不能忽視。」林牧把手一壓,沉穩說道。

「多年在暗中經營的太平道,根深蒂固,龍廷中受其賄賂的大臣,應該不少。也許他們會有其他的桎梏,但不能在此等原則問題上輕視,我們大荒領地,偏居一隅,有神秘存在庇護,龍廷、太平道可能不知我等天機,但若是在政治上對付我們,定會打亂我們的布局!」林牧沉穩說道。

「所以目前我們在政治上的策略是:謹小慎微!」林牧說到此等低調的策略,沒有沮喪之感。

旁邊的眾人也都認可點點頭,謹小慎微只是暫時的。

老實說,若不是太平道主動找麻煩,林牧還真不會挑釁這個超級勢力,那樣他就能正大光明去發展,甚至藉助其,去賄賂大官,獲取高位!

現在既然在對立之面,定有阻礙,謹小慎微是明智之舉。

「不過,在戰場上,我們要立功,而且是大功,以功勛謀求高位,這樣才能一定程度上震懾太平道,不會輕易對付我們。」

「此次許詔之亂,就是機會。我們的隱秘機構,已經在會稽郡內重要城池上布局起來,等我們參與進戰役后,定要一舉奪得重要功勛,方可有機會謀取政治地位。」風仲道。

「沒錯,此次出征,人數較少,不過我們準備獨領一部,不加入北面的孫堅部,也不會加入西面的曹操部、王朗部。」

「此次出征,我們先是坐船到鄞縣城,取句章縣、鄮縣、鄞縣、東冶縣、侯官縣的縣令印綬,以此為證據,面見揚州刺史,謀取地位,大家覺得,我們應該謀取哪個官職較好?」林牧心中雖然有腹稿,不過也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東冶縣縣令吧,這是我們的大本營,這樣主公就能正式進入龍廷官制中,分享龍廷氣運!」常胤建議道,他這個決定是最直接的。

「鄮縣縣令吧,那裡是沿海最大最富庶的城池,對以後發展有巨大幫助。」李典對沿海五城有過詳細了解,故而建議。

「會稽郡別部司馬!」于禁和風仲同時說道。

他們聽到對方的話語,都笑了起來,頗有一種英雄所見略同的感覺。

「文則和奉津為何如此建議?」林牧笑了笑問道。

「因為主公不是那種可以在一個地方安定下來的人,成為縣令,需要牧守一城,治理一方,這對主公來說,是一種桎梏。同時,郡別部司馬的身份,雖是虛名,卻能督領二十萬別部兵馬!」風仲了解林牧,瞭然笑道。

「沒錯,主公可位居閑職,如這種別部司馬、蕩寇將軍、偏將軍、裨將軍、討逆將軍等雜號將軍。」于禁補充道。

雜號將軍,是神話世界中比較空閑的虛名軍職統稱,可兼任!

會稽郡別部司馬,能讓林牧與孫堅、曹操同一個地位,因為他們在外征戰中,也是這個高度。那些議郎、縣尉官職在軍中效能比較低。

「好,這次的五城之功,就謀取會稽郡別部司馬職位!」林牧一錘定音。

之後大家就討論,出征后如何行軍、攻取那些地方等等議題。

……

七天後,中午光陽普照時分,揚州治所,壽春城,都城傳送陣中。

一陣白光驟然出現,白光消逝后,林牧一行人出現在傳送陣中。

林牧為首,于禁、臧霸、何淵、雲武、崔武為隨。

都是武將的一行人,威武不凡,氣昂昂雄赳赳。

「鄞縣城被我們攻佔后,這神奇傳送陣就歸屬朝廷陣營,就能傳送到陣營內的其他城池!真是方便。」雲武輕聲感嘆道。

雲武平時坐傳送陣少,難免有些感慨。

「方便是方便,就是有點貴,一人一次傳送就耗費一金!」作為親衛隊隊率的崔武,輕輕嘀咕道。

其他人聽到他們的話語,都哈哈笑了起來。

「走,我們雇傭一架馬車,趕往刺史府!」林牧笑了笑,直接道。

對於林牧來說,揚州【刺史府】,也就是後期的【州牧府】,可謂是輕車熟路。

眾人低調在傳送中附近的馬車行中,雇傭一架寬大的馬車,趕往城中心。

「這壽春城果然不愧是州之中心,阡陌交通,繁華無比,百姓顯得安居樂業。」坐在馬車左側窗口的何淵驚嘆道。

「這人山人海的,商業發達,身穿華貴錦服,身後一眾隨從的達官貴人也頗多!」臧霸坐在馬車另外一側窗口,輕輕揚揚頭,指向那些街道上的貴人道。

「我們文淵鎮與這裡相比,真是如鄉下小村一般!」崔武呵呵調笑道,不過他對文淵鎮沒有絲毫的自卑,反而對其有莫大信心,他對林牧一直都有信心。

林牧和于禁坐在馬車后中央,也順著窗口,淡然看向繁盛的街道,只是他們沒有什麼驚嘆。

林牧和于禁見多識廣,神都洛陽都見過,何況一個州治中心。

在雲武、崔武等人不斷的驚嘆下,一行人來到了刺史府前。

「各位壯士,刺史府已經到了,誠惠500銅幣!」一路上謹小慎微的車夫恭敬道。

這行人,目的地是刺史府,想必地位不低,需要尊敬。

林牧沒有多說,直接把錢給車夫,打發他走。

影帝追妻之路 「哇,這個刺史府真氣派,這朱漆府門,都有兩丈長寬吧!上面的雕琢也精緻,如同藝術品一樣!」雲武看到刺史府,馬上驚嘆道。

「高府深院,亭樓閣台,雄武門衛,是頗為氣派!」何淵輕輕說道。

今天的雲武等沒怎麼見過世面的人,驚嘆之語比之前加起來都多。

在林牧下馬車,準備上階梯,給門衛遞上拜貼時,又一行人出現在一側。看他們的架勢,彷彿也是想要遞拜貼,面見刺史。

一共三個人,是武將打扮,和林牧他們一樣,也都英武不凡。

一股澎湃的氣機驟然出現,略有感應的林牧,轉身,看向這些武將。 烙印嬌妻:爹地,媽咪又跑了 旁邊的于禁等人也有感應,轉身望去。

看到這些武將,林牧瞳孔極速一縮,雙手微微一顫,拿著拜貼的右手微微一用力,有些發白!

「典韋、程遠志和周倉!」林牧心中驚起滔天巨浪。

【魔神】,典韋!

【黃巾軍大渠帥】,程遠志!

【黃巾軍大渠帥】,周倉! 看到典韋的出現,林牧心中馬上判斷出,之前七殺星耀世,神將出世,主角就是典韋!

命入【七殺】,擁有天地神號:【魔神】!神州十大神將排名第三!

兇悍通天,恐怖如斯!

他對十大神將的容貌都熟悉,甚至還能默畫出來!一看見典韋,就馬上認出來。

他畫畫技巧頗有造詣,人物繪畫更是手到擒來。

前世在董卓之亂中,系統公告出神州的神榜后,林牧就通過各種途徑知道十大神將的容貌,銘記在心,甚至還繪畫出來,惟妙惟肖。

連公會中的一些親近之人都還在現實中求一副神將人物畫……

此時的典韋,年齡約三十歲左右,端端正正的臉龐,菱角分明,臉上鬍鬚頗多,其長約兩公分左右,蓄鬚有段時間。

粗眉虎目,不怒自威,虎目炯炯有神,沉穩平靜。細看他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種爽朗的氣節。

魁梧身材,約七尺七寸,肩寬背闊,膀大腰圓,粗壯手臂上的肌肉,如同虯龍一般,讓人不由覺得其膂力過人。

他身上的裝備非常寒磣,不,應該說是沒有裝備。他只穿普通的灰色麻衣,腳踏灰白的布鞋,頗為破舊,上面還有點點泥濘,一副風塵僕僕的樣子。

平凡,典韋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平凡!

他沒有于禁的那種崢嶸的氣場,沒有那種一出場就成為中心的氣勢。

典韋身後的周倉和程遠志,在裝備、儀態上,都比典韋豪華、有度,隱隱流露出崢嶸的氣息。

不過越看典韋,就越覺得他的穩重不凡,若是有識人之明等類型特長,定會覺得他超凡!

林牧他們也只是感受到一絲兇悍的氣息,如同流星,一閃即逝!

轉過身來,想要再查探,已經消失不見,連于禁這個天階中段修為的人,都不能再感受出典韋身上的氣機,彷彿他就是一個魁梧的農夫般。

誰能知道,歷史上赫赫有名的虎將,竟會如此普通,會出現在此!

若是林牧不熟悉其容貌,根本不會判斷其就是典韋。

刺史府前的階梯,大約有五六十階,在其旁邊,有很多玩家逗留著,一群、一簇或者單個,他們可能是探子,可能是在等待著機緣,總之玩家數量不少。

雖然林牧等人的出現引起他們的注意,可沒有一個玩家上前來搭訕,也沒有一個玩家上前與典韋他們交談。

他們若是知道這個平凡如農夫的武將就是典韋,可能拼了老命都要在其露臉一番。

若是可能,綁也要把典韋綁回家!

就算是林牧,初看之際,也有一股上前寒暄一番的衝動,可惜,他已經是站在林牧的對立面,已是潛在敵人!

林牧真怕典韋召喚出他的專屬神兵,把他秒了!這個可能性在林牧心中佔據很大位置。

不著痕迹看了看于禁,林牧心中擔憂少了一分。

……

林牧緊守心神,把震撼生生壓制下去,臉上神色很快就恢復正常。

轉過身,平靜把拜貼遞給門衛。

「東冶縣別部司馬林牧,覲見刺史大人!有要務稟告!勞煩通告。」林牧不卑不亢說道。

聽到林牧的話語,一個魁梧門衛輕輕把拜貼接過來,隨手打開,粗略看了一眼,就點點頭,轉身而去。

旁邊的另一位門衛沉穩說道:「伍長已經去稟報,麻煩大人稍等。」

林牧點點頭。

這個時候,典韋等人已經來到林牧附近,也聽到林牧的話語。

三人彷彿想到了什麼,都神色一凝,典韋更是虎目一瞪,氣息一揚,竟然掀起一股無源之風,緩緩把林牧等人包裹著。

典韋竟然把他的氣勢展開了。

于禁等人一驚,而林牧心中一緊,典韋不會聽到自己是東冶縣別部司馬就直接拿出武器開打吧。

林牧就怕劉辟會直接留下有關於他的信息,讓太平道抓住把柄。

典韋的氣息把林牧等人都壓制著,除了于禁,其他人都感覺胸口出現一塊大石頭,緊緊壓著,非常難受。

林牧感受到典韋的敵意,心中有不甘,也有不屈,那澎湃的氣勢,想要把林牧的腰桿壓制下去,若是意志薄弱之人,想必直接跪倒在地。

林牧暗暗咬牙,苦苦支撐,漸漸地,他想要把丹田中的龍元力噴涌而出,可這個時候,林牧才感受到,自己丹田的龍元力竟然被壓制住,連內力都壓制,果然兇殘!

無法使用其他方法,林牧只能咬牙支撐,以不屈的意志支持著!

典韋的氣場,與曹操的那個魅力氣場不同,這是實力之壓,而曹操的是無形之壓。

林牧身上的技能和裝備都不能抵禦典韋的壓迫。

麻蛋,張角麾下竟然的神將竟然是典韋,還這麼早遇到,真鬱悶!

有機會,定要招募個神將回來!林牧想到夜影部最近的工作報告,下了一個決定。

于禁在感受到這個平凡的武將帶有敵意的氣勢后,他內斂的氣息也澎湃展開,如同一股無形巨浪,與典韋之勢相撞。

嘭!一陣灰塵驟然飛舞起來,吹拂到旁邊的玩家、門衛身上。

總裁,你好狠 一道無聲之音在眾人心中腦海中響起,林牧等人胸口的大石彷彿消失,頓時一陣輕鬆。

「我擦,好端端的,怎麼起風了,這灰塵吹的,都遮住我的眼睛了。」有玩家不明所以,抱怨道。

而有一些玩家,彷彿感受到那蓬勃的氣息,知道源頭,都肅穆盯著林牧典韋等人。

「這些人是誰?他們之中難道會有歷史武將?感覺好厲害!」有玩家想要走上前搭話,可走了一會,感受到一道無形的結界阻擋著他們。

「怎麼回事,怎麼走不過去?」有玩家驚叫道。

「是啊!怎麼回事?難道刺史府開始結界了?」有玩家腦洞大開道。

合作交往:僞淑女槓上冷情總裁 這些玩家的行為,引起其他玩家的注意,一時間,刺史府熱鬧起來。

身在中央的林牧典韋,都凝神靜氣,典韋虎目一瞪,展開氣勢后,就一直盯著林牧。

而當氣場被于禁的破壞后,典韋把目光移到于禁身上。

于禁的實力入典韋的眼!

那股氣息雖然如同胸口大石,但並沒有什麼殺傷力,只是一種意志氣勢之爭而已。

「你就是收服東冶縣的別部司馬林牧?!」典韋沒有說話,而是他身後的周倉問道。

「對!」林牧沉穩道。雖有不屈,但對於典韋的顧忌還是很大的。

得到林牧的確定,典韋三人都眯起眼睛,略有殺氣,但這次就沒有再展開氣勢,典韋把目光從於禁處收回,又望了眼林牧,不著痕迹看了下林牧腰間的七星鎮魂佩……

他們都是知情人,知道對話的深層意思。

東冶縣的軍士,是典韋他們圍剿許詔的有生力量,如今被林牧收繳,那林牧就不是友軍了!

官少誘娶小萌妻 「走吧!」典韋第一次出聲,聲音如洪鐘,沉穩有力,囑咐周倉和程遠志。

可能是典韋他們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劉辟是林牧殺死的,就不會正面對付林牧;也可能是典韋有顧忌,受到系統限制,不會隨便出手;也可能是他顧忌于禁,沒有出手……

不管如何,第一次會面,就已經是敵人,只是敵人沒有正面硬剛!

林牧靜待原地,眼睛也眯著,盯著典韋,心中不知道想著什麼。

林牧旁邊的臧霸、雲武等人,都鬆了一口氣。

感受到那澎湃的氣勢后,他們都儘力抵擋著,雖沒有出大丑,但過後也頗為狼狽,臉上流著豆大的汗滴。

神威如獄!

隨後三人直接往刺史府走去,如走在自己的家一樣。

旁邊的門衛看到典韋等人,也沒有阻礙,反而恭敬道:「典司馬,刺史大人、孫司馬、曹司馬、王大人等都在中堂等著大人。」

林牧聽到門衛的話語,心中一動,孫司馬?曹司馬?難道是孫堅曹操他們在這裡?

看來是在討論許詔之事了,剛剛好!

不過,他們對典韋的態度,好像很親近啊!這有點棘手,希望不是對太平道,而只對典韋本人吧。林牧對典韋的感官是非常好的,只是目前各位其主而已。

林牧心中不斷思忖著。

等典韋三人進入刺史府一會後,那個伍長兩手空空回來,手中的拜貼已經呈上去。

「林司馬,刺史大人有請!大人沿著大門的大道,直接就可以到中堂!眾位大人在開會,聽說林司馬過來,曹大人甚是欣喜呢!」伍長頗為客氣說道。

「有勞,多謝!」林牧也頗為謙順回道。

從這個伍長的話語來判斷,曹司馬必定是曹操了!

林牧等人就順門而入,沿著寬敞的石道,走進這刺史府。 在典韋林牧等人進入刺史府後,外面的玩家轟然熱鬧起來。

之前林牧與典韋、門衛的對話,玩家們都聽不到。若是聽到,定會聯想連篇,說不定就知道真相,那個時候,可能林牧、典韋都會遇到糾纏之煩。

「那些人可能有歷史武將,說不定有傳奇歷史武將呢!可惜不知道他們是哪些歷史武將!」有玩家說道。

「對,神話世界的歷史武將完全不同以前遊戲裡面的容貌,以前的三國類虛擬遊戲中,關於三國的歷史武將,都有統一的容貌,而神話世界竟然不使用那個標準,真是遺憾。」旁邊的玩家抱怨道。

三國類型的遊戲,一直是華夏國歷史類型遊戲的重點,故而就有一套容貌標準,一看到如此容貌,會知道其人。

比如白馬銀槍、全身披白色精甲、劍眉星目、俊朗不凡,就一定是趙雲趙子龍!其他npc不會被系統這樣設置的,這是玩家的經驗。

然而,神話世界中,如此裝扮的武將,是數不勝數,根本就沒有唯一,所以經常鬧出很多笑話。

玩家群中,有的玩家眼睛咕咕溜溜一轉,想到什麼,馬上謹慎跑到門衛跟前,想要打探消息。

然而,他們都被門衛驅逐了,不甘的他們繼續回到原蹲點。

能進入刺史府的人,必有不凡。

他們都覺得之前的武將應該會有歷史武將,都聯繫上頭,把這裡的情況呈報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