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你看到的,我想以死殉情,可是,我卻死不了,我死不了啊!」

明尼蒂一步一步地走向朱小龍,媚眼如絲,嘴角還泛著得逞的笑容。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朱小龍凝眉道。

見過不少鬼怪的朱小龍,這時才反應過來,明尼蒂可能不是普通人,甚至,不是人。

「我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人,不過,我自然不是普通人,嘻嘻。」

明尼蒂捂嘴笑了起來,神情越發嫵媚,在月光的照耀下,全身泛著朦朧的冷光,如影如幻。

「朱,你是無法擺脫我的。」

說完,明尼蒂一個箭步,欺身上前,再次摟住了朱小龍,並撕扯著他的衣服。

「嘩啦」一聲,朱小龍棉睡衣上的扣子就被明尼蒂扯掉了,衣衫大敞,將朱小龍精瘦結實的腹部露了出

來。

「朱,你真美。」

明尼蒂盯著朱小龍若隱若現的腹肌,咽了一下口水。

「別胡鬧!」朱小龍急忙將衣衫合攏,怒目看向明尼蒂,並後退了兩步。

「朱,我本來想讓你在上面的,但看到你現在的模樣,嘻嘻,我想在上面。」

說完,明尼蒂放下了魯特琴,再次沖向了朱小龍,一把抓住他的睡褲褲頭,用力往下拽。

「鬆手!」

朱小龍沒想到明尼蒂的行事作風會如此大膽,懵逼了兩秒后,就開始拖拽自己的睡褲。

「砰!」

明尼蒂突然跪了下來,抱住了朱小龍大腿,將頭埋在了他的雙腿間,瓮聲瓮氣地說道:「朱,讓我愛你吧,我很棒的!」

「滾!」

朱小龍破口大罵,抬起膝蓋,對著明尼蒂的下巴就是狠狠一頂。

「啊!」

明尼蒂被踢翻在地,捂著下巴扭頭看向朱小龍,笑得越發鬼魅,「朱,你好粗魯喲,不過我好喜歡,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我明晚再來。」

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明尼蒂起身,拍了拍衣服,拿起地上的魯特琴,朝朱小龍拋了個飛吻后,扭著胯,就轉身離去了…

「這麼看,小龍差點菊花不保啊!」

聽完后,熙熙小短手捂嘴,滿臉吃驚。

「不過,也沒關係,反正你也不用他的菊花。」熙熙搓著小短手,瞅著小籠包,笑得雞賊。

「熙熙!」雲熙子急忙呵斥道。

「按理說,就算對方是個邪魅,可除了會死纏爛打,似乎也沒有別的本事啊,小龍為何那麼忌諱他,還再三忍受他的騷擾?」雲熙子有些不解。

雖然,朱小龍不算猛男,但也有一些腿腳功夫,對付一個小娘炮,應該不在話下。

「那個狐狸精是沒什麼本事,可他有把很厲害的魯特琴啊!」小籠包揉了揉眉心,既無奈又憤恨。

等到明尼蒂徹底離開后,朱小龍才緩過氣來,也意識到明尼蒂有可能是某種邪魅。

隨後,朱小龍給小籠包發了微信,將明尼蒂的事情告訴了她。

等到早上九點的時候,小籠包才回復朱小龍,讓他先把父母支開,自己也不要再回父母那裡住了,她爭取儘快回來。

朱小龍編了個理由,讓父母出去旅遊了,自己也跟著離開了。

「這下應該沒事了吧?」

回到家后,朱小龍還是有些忐忑,總覺得明尼蒂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不過,父母和自己都不再那裡住了,就算他砸窗進去,也找不到人。

就在朱小龍以為這件事即將翻篇的時候,便看到了一則新聞。

城市花園突發詭異事件,半夜時分,一陣刺耳的琴聲響過後,小區裡面的玻璃窗就紛紛碎裂了,樓上的玻璃碎掉砸落,將小區的地面堆滿了玻璃渣子,造成了道路阻塞,影響了業主的正常通行。

萬幸的是,事情發生在半夜,沒有造成行人傷亡,不過,小區里半數的玻璃窗都碎掉了,給業主造成了不小的損失。

物業已經報警,起因尚不明確。

「是他乾的!」

朱小龍知道,這件事的始作俑者肯定是明

尼蒂。

因為在玻璃碎掉之前,業主們曾聽到了一陣刺耳的琴聲。

他不知道明尼蒂還會做出怎樣可怕的事情來,為了不傷及無辜,朱小龍再次回到了父母的家。

「這不是小朱嘛,你快回去看看,你家的玻璃窗是否還完好,如果有破損,就來我這裡登記。」看到朱小龍后,物業工作人員急忙拉著他說道。

「好的。」朱小龍點了點頭,看著正忙於清掃玻璃渣的清潔工人,心中充滿了愧疚感。

「小心點啊,雖然已經掃過兩次了,但還是沒有完全清理乾淨,還有,盡量朝外走,不要挨著樓房走。」看著朱小龍朝小區里走,工作人員急忙提醒道。

「好的,謝謝。」

朱小龍進入小區后,抬頭一看,發現好多戶人家的玻璃窗都壞了,有些只剩下窗框了;有些還殘存著碎裂的玻璃,插在上面,搖搖欲墜;有些玻璃整塊都在,只是已經裂縫叢生了,隨時有碎裂掉落的危險。

因為過年,小區基本成了空城,這也加劇了物業維修工作的難度。

朱小龍回到父母家后,發現他們家的玻璃窗竟然完好無損,上面連一條裂縫都沒有看到。

「小龍,物業給我打電話了,家裡的玻璃窗是不是壞了?如果壞了,就趕緊換了,免得掉下去砸到人。」朱小龍剛到家不久,就接到了朱媽媽的電話。

「沒有壞,都很好,你們放心玩吧。」

跟父母又囑咐了兩句注意安全后,朱小龍掛了電話,疲憊地坐到了卧室里的懶人沙發上。

可能是因為心力交瘁,朱小龍發了一會呆,就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朱,你這樣睡會著涼的。」

就在他睡得迷糊之際,明尼蒂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里。

朱小龍隨即驚醒,一睜眼,就對上了明尼蒂那雙滿含深情的眸子。

「別碰我!」

朱小龍推開明尼蒂,站了起來。

「朱,我就知道你會回來。」

明尼蒂毫不在意朱小龍對自己的惡劣態度,慢慢朝他靠近,並伸出手,面帶羞澀地環住了朱小龍的腰身。

朱小龍皺眉看了看環在自己腰上的手,沉聲道:「是你乾的吧?」

「嗯嗯。」明尼蒂點了點頭,隨即又仰頭看向朱小龍,用最輕柔的聲音說出了最狠毒的話來,「如果你再不回來,碎掉的可就不是玻璃了。」

說完,嘴角一彎,眼波流轉,神情魅惑,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本屬於女性的柔媚氣息。

「你要怎樣才能放過我?」朱小龍有些妥協了,無視掉明尼蒂那**裸的眼神,麻木地看著他。

「朱,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說完,明尼蒂就再次靠向朱小龍,伸出手,摟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下巴上,留下了一吻…

「然後,小龍就從了?」熙熙睜大了雙眼,小胖臉上寫了滿震驚。

朱小龍的菊花變菊花殘了?

買個金手指吧 「沒有!我們家小龍才不會從呢!」小籠包急忙說道。

之後,為了不讓明尼蒂繼續禍害旁人,朱小龍就開始每晚和他周旋。

雖然,保住了菊花,但身心俱損,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活力與朝氣…… 把家裡的事情安頓好之後,小籠包就趕緊收拾行李,.

回到榕城后,連行李都沒來得及放,就直奔朱小龍父母的家了。

「小龍,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當小籠包見到給自己開門的朱小龍時,滿臉震驚,她不敢相信,那個帥氣陽光的朱小龍怎麼就變成了一個鬍子拉渣,神情憔悴的大叔。

「你..他不會,不會把你,把你…哇啊啊啊啊,小龍,是我不好,我不該回去那麼久的。」

小籠包扔掉行李,一把摟住了朱小龍的脖子,放聲大哭起來。

「沒事沒事,菊花沒有殘。」 國色天香 朱小龍輕撫著小籠包的頭,寬慰道。

看到小籠包后,朱小龍疲憊的心終於可以放鬆下來了。

酷酷總裁的落跑新娘 「我就在這裡等著,看是他的魯特琴更厲害,還是我的藍光更厲害!」

聽完朱小龍後來講述的事情后,小籠包更加憤慨了。

「我當時不在這,也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只是回來后,就看到了滿地的玻璃渣子,我想,那把琴應該很厲害,你別和他硬來,讓大神過來收拾他吧。」朱小龍建議道。

隨後,小籠包就聯繫了雲熙子,請求支援。

「我還從沒見過魔琴,今晚就和他會一會,看是他的魔琴厲害,還是我的天馬流星小拳拳厲害!」熙熙捏緊了小拳頭,滿臉鬥志。

雲熙子沒有說話,只是在考慮如何對付明尼蒂的問題,她想,如果她纏住了明尼蒂的雙手,不讓他碰到琴弦,那魔琴也就無法施展魔力了。

「熙子來啦。」

突然,朱小龍的卧室門打開了,朱小龍走了出來。

「熙熙也來啦!」熙熙大喊道,從沙發上跳了下來,蹦到了朱小龍的跟前。

「天啦!小龍,你這是快速衰老了二十歲?」熙熙小短手捂嘴,驚訝的望著朱小龍。

雲熙子看過去,雖然覺得熙熙說得有些誇張,但眼前這個雙頰凹陷,膚色暗黃,頭髮蓬亂,鬍鬚飛揚的男人,哪有半點朱小龍的影子。

要知道,朱小龍可是他們這群人里最年輕的,也是最有活力的。

「抱歉,嚇到你了。」朱小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略帶歉意地笑了笑。

「沒有沒有!是帥到了,你現在越發像頹廢大叔了,呵呵。」熙熙急忙擺手。

看著朱小龍這模樣,連熙熙也開始心疼了。

「小龍,別擔心,我和熙子今晚就在這裡,等著那個狐狸精過來。」熙熙輕拍著朱小龍的腳踝,安慰道。

「謝謝你們,吃飯了嗎?」朱小龍問道。

「還沒。」雲熙子搖了搖頭,其實她並不餓,但她覺得,朱小龍應該吃點東西。

「我點外賣。」小籠包急忙拿出了手機。

等吃過晚飯,四人就開始搓麻將了,以打發時間。

「他每次都是凌晨之後過來嗎?」熙熙好奇道。

「是的。」朱小龍點頭,隨意打出了一張牌。

「胡啦!」熙熙小短手一推,開心地喊道。

「哎我說,你怎麼牌運這麼好啊!」小籠包不滿地嘟囔道。

打了兩個小時,幾乎都是熙熙在贏牌,而且專胡她和朱小龍的,從不胡云熙子的。

「什麼牌運好呀,是牌技好,不信你去問死熊貓。」熙熙踩在椅子上,得意地扭動著小屁屁。

「小龍,你不知道那個狐狸精住在哪兒嗎?」收好錢,熙熙又問道。

「不知道,他只說住得很近,我想應該也很近。」朱小龍說道。

「你就沒有跟蹤過他嗎?」熙熙繼續問道。

「沒有。」朱小龍搖了搖頭。

「小龍都怕死他了,怎麼還敢去跟蹤啊?萬一掉進賊窩咋辦?」小籠包補充道。

「也是,萬一掉進狐狸窩就麻煩了。」熙熙點了點頭。

「那傢伙不會有很多兄弟姐妹吧?而且全是搞音樂的,吹拉彈奏一起來,那我們可對付不了!」小籠包擔憂道。

「別擔心,大不了我把他們的手都纏住,這樣他們就碰不了樂器了。」雲熙子早就想好對策了。

「還是熙子聰明,二筒。」熙熙用小短手甩出一張牌。

「胡了。」雲熙子一推牌,竟然是清一色。

「啊?熙子,你對我真是手下不留情。」熙熙抓了一把錢,很不情願地推到了雲熙子的面前。

「哈哈哈,熙熙,你也有今天!」小籠包大笑道。

朱小龍也跟著笑了起來,感覺好久都沒有這麼輕鬆過了。

搓麻將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是凌晨時分了。

「他快來了。」朱小龍幽幽地說道。

「別怕,有我們在。」小籠包握住了朱小龍的手。

「對,我們不會讓他再傷害你了。」熙熙也伸出小短手,握住了朱小龍的另一隻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