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的聊天界面有一張圖,是一個滿身鮮血的破布娃娃,眼珠子被扣掉,看起來陰森恐怖。

韓靈趕緊跑過去把電腦合上,強撐著氣場嘴硬道:「同學開的玩笑,沒什麼。」

「不管你承不承認,我都是你姐,我們鬧歸鬧,如果你有了麻煩,希望你願意相信我。」

「你想多了,不管你的事。」

小夏不會自取其辱,轉身就要出去,走到門前突然被韓靈叫住。

她蒼白的的嘴唇微微顫抖,「我真的不能告訴你,你能不能,不要告訴爸媽?」

「算我求你。」

在她開口之前,小夏的確是打算告訴爸媽的,但韓靈一向心高氣傲,讓她說出求人的話簡直比登天還難。

她的腳步頓住,背對著平靜地問她:「你自己能解決嗎?

「能。」

小夏若是回頭就能發現韓靈的手收緊,視線別開落在電腦的界面上,沒有血色的唇緊抿著,眼睛里都是不確定和害怕。

她性子直,有很多看不慣的就直接噴,經常在網上杠各種事情。對於自己的評論被頂上熱評或者被博主反擊她都已經習以為常了,反正在網路上誰也不認識誰。

哪知道這次投稿的人查到了她的聯繫方式,偏偏她還好死不死地回懟了回去,然後就有了這張照片。

小夏撐在門口,「我就當不知道這件事。」 頓了頓,小夏又平靜地開口,「你說的對,我從來都沒有否認過自己是精神病,你的態度,我理解,但並不代表我可以接受。」

如果不是爸媽特別擔心,甚至於我們的態度有沒有得到緩和,我也並不在乎。

韓靈聽著小夏的話,緊緊咬住自己的唇瓣,她畢竟還是個孩子,不信任家長,也沒有足夠的能力解決這樣的事情。

嘴唇動了動,韓靈的一隻腳已經伸出去了,卻又默默地抬了回來。

不,不能告訴韓小夏。

小夏出來時順便關上了門。

電腦傳來一陣視頻邀請的聲音,她心裡一驚,把小夏剛拿過來的飯給潑到了地上,湯汁漫了一地,瓷碗摔碎成幾片。

「韓靈?」是慕奇的聲音,清冷的調子帶著男生的低沉,「怎麼這麼緊張?」

韓靈慌張地收拾了一下,抬頭忍住自己的眼淚,「我沒事,今天我們複習哪章?」

撒了一個謊,就要用無數個謊來圓,她不能總是找韓小夏幫忙,就主動跟慕奇坦白了。

慕奇比她高,看著頂到自己下巴的毛茸茸的腦袋,漠然地吐了一個哦。

韓靈臉紅的能滴出來血,難堪地往自己教室跑,慕奇卻在後面叫住她。

「以後我幫你補課,禮尚往來。」

她當時的感覺就跟中了大獎似的,蹦起來差點抱住慕奇,回到班級跟自己徐詩雅說這件事,徐詩雅搖頭義正言辭,「你做夢!」

慕奇真的給她補課了啊,每天晚上都要開視頻電話,韓靈總是在他講題的時候偷看他專註的樣子,還悄悄在他說話時用錄屏,晚上睡覺前一遍又一遍地聽。

她撐著自己的下巴,強打起精神來,笑容也有點力不從心。

……

小夏背靠在ATM機上,百無聊賴地盯著自己的手指看,他們實習生的人數實在太多,銀行里並不需要這麼多的人。

「小夏,你見到羅培了嗎?」代梓很自然地勾她的肩膀,撐在ATM機的另一側。

「被主任叫去幫忙了。」

銀行里有很多需要簽字的文件,主任們想偷懶,就讓實習生模仿他們的筆跡寫上去。

「我怎麼覺得你有心事?」代梓狐疑地盯著她的眼睛,「你不會是把李桐的話放在心上了吧。」

「沒有。」

小夏不能告訴她韓靈的事情,自己仔細地琢磨她的難處,想了很久都沒想出來。

廢材嫡女狠傾城 說實話,她還是有些擔心韓靈的,大概針鋒相對久了,見她厭厭的,反而有些不習慣了。

「行長,陳經理。」

秦湛後面跟著陳宇,兩人邊往銀行走邊低聲討論事情,神情嚴肅認真。

聽到聲音,秦湛臉沉下來,「在銀行里不要閑聊,如果太閑可以去清理地下室。」

小夏趕緊緘口,地下室可是她的陰影,怎麼,這要當典型重點推廣了嗎?

「你們準備一下,待會兒行長要開個會。」

陳宇見她倆安靜下來,跟上秦湛的腳步又回頭吩咐道。

這是行長第一次給他們開會,場面很正式,各個主任和銀行工作人員板板正正地坐在椅子上。

小夏和代梓拉上羅培,三個人乖乖地站成一排,實習生,沒有座。

西裝革履的主任們依次彙報上一季度的存貸款情況,秦湛隨意地橫坐在黑色座椅上,大手擱在辦公桌,抬首側耳仔細地聽,沒有遺漏任何的細節。

他的態度讓大部分主任都感覺自己受到了尊重,彙報時就更詳細了。

不過也有一兩個奇葩產生錯覺,總認為秦湛特別容易拿捏。 「行長,你看看上一任行長乾的好事,連最基本的信息都沒調查清楚!」

這是張主任,他是所有主任中最年輕的一個。

頭髮是利落的板寸,皮膚很黑,又微微有些胖,彙報的時候臉上滿是嘲諷。

秦湛潤朗的眸子拂過陰鷙,只是一瞬就溫文爾雅地接過來貸款單子。

「你繼續說。」

「這個劉海以公司為抵壓,貸了數額巨大的金額,誰知道他那是個空頭公司!

行長你也不要管了,反正這是上一任行長的事,和你也沒有關係。」

他從座位上激動地站起來,大手在空中指指點點,一副我是為你著想的忠心模樣。

小夏和羅培昨天研究過這筆貸款,貸款人完全具有還款能力,故意拖欠不還,打的就是行長換人的如意算盤。

張主任此番舉動,是為秦行長著想呢,還是收了貸款人好處?

秦湛垂首冷笑,「張主任,你說應該怎麼做呢?」

「我說啊,行長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前任行長的頭上就行了。」

秦湛把幾張薄薄的紙往桌子上猛然一拍,鷙冷的黑眸迷起陰肆的弧度,唇瓣抿成直直的一條線,渾身散發著傲然冷峻的威懾力。

會議室裡面的人眼觀鼻,鼻觀心,都恨不得把自己給藏起來。

「行長,你這……」

張主任迎著他的視線訕訕地坐下來。

秦湛冷眸橫掃,兩手撐在桌子上睥睨他。

「以前的行長在任時,你也是這樣糊弄他的?

你知不知道,若我聽了你這番忠言,下場會比趙行長還慘?

貸款人沒有還款能力,擔保人是死的嗎?」

用的是疑問句,偏偏不給人任何置疑的餘地,只聽著這兩句話,在炎炎夏日,就教人如墜冰窟,遍體生寒。

這麼一大筆貸款,就這樣暗中抹去,最終獲利的到底是誰?

張主任呆坐在椅子上,哪裡還有剛才眉飛色舞的樣子。

「我……」

行長雖然大多數情況下都很冷,但他盛怒的樣子卻不常見。

小夏抿唇看向他,這還是昨天陪她買衣服的那個人?

腹黑寶寶:媽咪還很純 「行長,要不,這筆貸款讓我們實習生試試吧。」

她站在最後面,開口時,在場的人都向她的方向轉頭,忽視這些人懷疑的目光,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行長,我認為不合適,」

李桐站在另一側,緊挨著馮悅,再旁邊是賀偉和楊楨。

她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笑起來恰到好處地露出來牙齒,條理清晰地闡釋她的理由。

「第一,我們沒有催款的經驗。

第二,如果貸款人走到了窮途末路,可能會做出極端的行為,我們的安全,沒辦法得到保障。」

「是啊」

「實習生懂什麼。」

冷汗涔涔的張主任往李桐的方向瞄了一眼,緊繃的肌肉漸漸放鬆。

代梓從來都是幫親不幫理,她揮了揮拳頭,「你們組慫,我們組可敢去!」

「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匹夫之勇沒什麼可吹噓的。」李桐反擊回去。

小夏察覺到了張主任的小動作,「行長,讓我們試一下吧,我們有信心。」

秦湛濃眉長挑,冷冷地睨她。

「胡鬧!」

坐在最前面陳宇抿唇思考了片刻,眼神閃過笑意,抬首與秦湛的目光在空中交匯。

「行長,要不這樣吧,讓他們兩組各想辦法,作為獎勵,最先追到這筆貸款的人有資格競選總組長。

如果是安全問題的話,我可以陪他們一起去。」

陳宇的建議打破了劍拔弩張的僵局,但小夏敏銳地感覺到,無形中有一張大網在等著他們。 「陳宇,從下周開始,你負責跟進這筆貸款,實習生協助,不要讓他們逞強!」

「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希望主任們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說這話時,他的冷冽長眸特意掃過張主任,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張主任剛放鬆的肌肉又緊繃起來,用袖子悄悄擦去額頭上的汗。

散會後,陳宇擁著張主任到隔壁的議事廳談話,小夏在後面看著,不禁感嘆陳經理的業務能力。

這銀行之中,上層的管理者必然要有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行長在會議上發了火,為了贏得下屬的敬重,就需要陳經理這樣的通透的人才。

「韓小夏,你留一下。」秦湛在文件中抬首。

代梓和羅培擔憂地看了看小夏,我在門口等你。

小夏笑著擺手,不用了,你們先去忙。

「行長?」

小夏又折回來,笑嘻嘻地看著站在黑色會議桌前整理材料的男人。

陽光從窗外打進來,越發顯的他的下顎堅毅硬朗,眉宇溫潤如玉又隱藏煞血的鋒利。

「嗯,」秦湛頷首,把手邊的一份材料按在會議桌上,「你想去催款?」

小夏打量他沒有生氣,就放心地坐在座椅上托起自己的下巴,水靈靈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

「不想啊!」

見他簇起俊朗的長眉,小夏攤開手笑著說,「我就想著,你是一定要把這筆貸款收回來的。

那你每天的工作這麼多,我幫你多做一件事,你就可以多休息一段時間啦。」

撐在會議桌男人黑眸莫測,沉沉浮浮,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我沒想到陳經理會把這件事當成獎勵,這樣一來,我會更加努力地去完成這件事的。」

「為什麼?」他聽到自己低聲問道。

小夏的眼睛乾淨純碎,滿心滿眼都只要他一個人。

「為了接近你啊,行長。」

秦湛將酒紅色的薄唇淡淡抿起,銳利的長眉很輕的擰住。

彷彿有一隻強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他的心臟,一下,一下,逼的他無處可逃又異常清醒。

「嗯。」

他大手一揚,把剛才深按住的資料傳給她。

小夏疑惑地低頭一頁一頁地翻看,秦湛緩步走過來,低沉的聲音從他的聲線中滑出。

「貸款人名為劉明,以前偽裝成煤礦老闆,在不少家銀行都貸了數額巨大的款項。」

「行長,資料上顯示他的家庭住址是華風園,這個信息是虛假的吧?」

華風園是高級別墅區,住在那裡的人不至於做出這些事情。

秦湛看了她一眼,心裡閃過驚訝,沒料到小夏比他想像中要聰明。

他點頭繼續說,「現在藏身於一處廢棄的小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