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想出去,問問大師,能不能換個工作?

……

毛權離開不過十來分鐘,就再次回來,這一次,好傢伙,拉來了十多個鬼,男女老少都有,跟個旅遊團似的。

陳浩歡喜,這麼多鬼,總能遇到幾個容易做的任務,果然這套路可行啊。

連忙招呼毛權讓衆鬼排隊,然後排第一的鬼就來到陳浩面前,好奇的打量陳浩。

這鬼是個老鬼,看起來有七十多歲的樣子,穿着整齊,儀容威嚴,頗有氣度,一看就是豪門出身。

陳浩微微一笑:“鬼老伯你好,你有什麼遺願嗎?”

老鬼沒有回答,反而驚歎道:“聽小毛說,有大師來渡鬼,我還有些懷疑,現在看到大師,真是讓老朽刮目,沒想到這世上,真有修行之人。”

陳浩笑道:“天地陰陽,一體兩面,鬼都存在,自然也有渡鬼的人。鬼老伯有什麼心願未了,大可說來。”

老鬼道:“老朽的心願很簡單,希望大師能幫我向家人帶句話,不要和薛家聯姻。”

…… “叮咚:老死鬼白興業,四年三個月陰魂,完成死願,獎勵七星劍決。”

咦,居然是劍訣!這個獎勵好啊,哥們現在桃木大寶劍見鬼斬鬼,見妖斬妖,卻沒有劍法配合,威力不能發揮最大,是最大的短板,現在要是得了任務獎勵,桃木大寶劍會更加厲害。

“不要聯姻? 狂纏獨愛:惡魔總裁,放了我 這個倒是很簡單,不過薛家是哪一家?你又是哪一家的長輩?”陳浩忍住心中的歡喜,淡然問道。

老鬼道:“我是青州鴻程集團董事長白敬堯的父親,薛家是青州三彩地產的薛家。聯姻的是我的孫子白浩,和薛家的薛楠。”

陳浩表情一僵。

我勒個去,這繞了一圈,怎麼又扯到這兩家了?沒完沒了了是吧!

看着老鬼,陳浩搖頭道:“你這個忙,我幫不了。”

比起任務獎勵,他更在乎自身修行的心境。

說了不再往來,就不在往來,這一天都沒過去,就自己打自己的臉,陳浩做不出來。

老鬼愣住:“大師,這是何意?”

陳浩道:“也沒什麼,就是薛家的那個二貨小子撞邪了,我因爲一些原因,過來幫忙,結果他們看不上我,你孫子也是阻擾我的主力,嗯,就是這樣。”

“什麼?這混賬東西,這是非要亂輪啊!”老鬼突然暴怒。

陳浩聞言驚呆了。

這話有內涵啊!

陳浩好奇問道:“鬼老伯,能詳細說說嘛?”

老鬼遲疑了一下,嘆息道:“也罷,已經這樣了,再遮掩下去,就真的ChéngRén間悲劇了。”

說完,老鬼說了一段震撼陳浩三觀的往事。

在年輕時候,老鬼和薛楠的爺爺就認識,也算是朋友,可惜因爲一個女人,兩人鬧翻了。

說起來和狗血電視劇似的,當年的老鬼和薛楠的爺爺還沒有發跡,都在底層打拼,一個溫柔乖巧,可愛漂亮的女孩子闖入了他們的生活,給他們各種鼓勵,那時候人心單純啊,兩個熱血小夥同時愛上了女孩。

錯愛成癮,閃婚總裁太高冷 這樣,問題就來了,當年那個時代,思想不開放,對於愛情更是執着,不允許被玷污,所以什麼三明治啊,三人行啊,和諧同居之類根本不可能存在,所以倆小夥,開始各施手段,爭奪屬於自己的愛情。

結果,鬧出了更大的問題。

女孩愛上了薛楠的爺爺,卻因爲一次意外,第一次給了老鬼。

本來老鬼以爲這樣可以抱得美人心,奈何薛楠的爺爺不嫌棄,依然娶了那個女孩,之後,兩家的關係就冷淡下來。

如果是這樣也就罷了。最最大的問題來了。

薛楠的爺爺死的比老鬼早,老鬼還因此得意,可是等老鬼死的時候,薛楠的爺爺魂魄居然就在身邊等着,然後對他說了一件事。

當年薛楠爺爺娶女孩的時候,女孩已經懷上了兒子,不用猜,就是老鬼的。

這事兒薛楠爺爺嘴上說不介意,但是心中始終沒放下,因爲女孩生了兒子後,他自己再如何耕耘,也始終懷不上第二個,頓時心中那個憤恨啊,根本無法釋懷,於是隱忍了多年,在下一代執掌集團後,允許他們撮合後代,就是爲了報復老鬼當年給自己戴的綠帽子。

臥槽,當時聽到這事的老鬼,那叫一個震驚,可是薛楠爺爺的魂魄早就不穩,在說完之後,就自行散去了,讓老鬼只能暗暗着急,卻無可奈何。

聽完兩家這段往事,陳浩也是無言以對。

這男人瘋狂起來,還真是可怕啊,居然寧可把辛苦打拼的億萬家業拱手讓人,也要坑一下給自己戴綠帽子的人,何其兇殘!

“大師,我這一生,從未有過惡行,不知道老天爲什麼要這樣對我。好在現在大師出現了,可以幫我挽回這段悲劇,還請大師相助,老朽感激不盡。”老鬼誠懇的說道。

陳浩心道,給人戴綠帽子就不算惡行?哪怕是意外發生,那也是戴了,更別說揣着明白幫你養兒子,還養孫子孫女,這種扎心,是男人都忍不了啊。別人不報復你纔怪。

搖搖頭,陳浩繼續道:“鬼老伯,或許你說的是真的,不過這事,我還是不能答應。因爲這兩家可是把我當成了騙子,之前鬧得不歡而散,如果我再去找他們,你說會是什麼後果?”

老鬼愣住。

他無法反駁,如果不是死後成鬼,自己遇到這樣的事,只怕第一時間就會報警,其結果也不外呼陳浩被警察帶走,還會被自己惱羞成怒報復一二,自家啥也不會改變。

可那是自己的孫女和孫子啊,哪怕是堂兄妹,那也是直系親屬啊!這樣結合是要遭天譴的!

老鬼面露絕望,頹然倒在地上。

陳浩心中嘆息。

雖然很早之前的古代也有直系結婚的情況,但是血緣論證明,這樣的事,不僅有違倫理,甚至誕生的後代有很大機率是癡呆。

可是陳浩卻也不想爲了一個任務,出賣自尊,沒臉沒皮的幫別人。

天下鬼魂千千萬,多一個少一個,對自己而言,沒有多大的區別。

至於這種人倫悲劇,管他呢,天下億萬人,悲慘的何止這兩家,自己又能管多少?棄我去者,也無德再得我相助。

經歷多次,聽到各種鬼魂的不同人生際遇,陳浩的道心慢慢的越來越健全,心境也越來越高,明悟了道家修行的真諦。

道家不同佛家,佛門普度衆生,紮根在凡塵之中,依靠各種手段獲取信仰,塑造金身,凝聚舍利。

但是道家不同,追求的是長生久視,超凡脫俗,心如琉璃,不染塵埃。

自己助鬼修行,不是讓自己化身聖母,而是讓自己領悟凡俗悲歡離合,明悟生靈生老病死,所謂爲樂,不僅是爲助鬼樂,也爲自身樂。

“叫下一個。”

陳浩不再看老鬼,對一旁也有些驚呆的毛權說道。

毛權反應過來,憐憫的看了一眼徹底失去風度,猶如一個風中殘燭一般的老鬼,轉身呼喊了一聲。

縱情少年 很快,一個渾身鮮血的小男孩走了進來,怯怯不安的看了一眼陳浩後,就看向了毛權。

毛權笑道:“小強別怕,大師是來幫你的,你一定可以滿足自己的願望。”

陳浩這時也在打量小男孩。

只看了一眼,陳浩就眯起了眼睛。

…… 小男孩七八歲的樣子,穿着T恤和牛仔褲,一身的鮮血,看起來慘不忍睹。

“大師,這是小強,說起來,他是我們之中最可憐的一個鬼,死的時候才七歲,還是被人酒駕撞死的,到現在那酒駕的人都沒抓到。”毛權代爲介紹了一句。

陳浩露出一個微笑,看着小男孩道:“小朋友,你的心願是什麼?”

小男孩抿抿嘴,怯怯的道:“我想和爸爸媽媽道歉。”

“叮咚:撞死鬼劉強,兩年零四個月冤魂,完成死願,獎勵法術開靈眼。”

任務激活了,獎勵的居然還是個法術,難道系統也愛小鬼?

陳浩繼續道:“小強,你爸爸媽媽在青州吧?”

小男孩點頭:“嗯,我家就住在三裏坊,我來的時候他們還沒睡,還在給小弟弟餵奶。”說到這裏,劉強的眼神黯然了一下。

陳浩若有所思。

餵奶,那就是嬰兒。

也就是說,孩子死後,那父母又生了一個,運氣不錯,還是個兒子。

不過看看小男孩,陳浩心中嘆息一聲。

傳宗接代是人不可避免的一個重大問題,孩子死了,總要血脈延續,再生一個也不奇怪。

“小強?你怪自己的父母嗎?”陳浩問了一句。

小男孩怔怔片刻,慢慢搖了搖頭。卻是不說話。

陳浩笑了笑:“好,你的心願我幫你了,等我準備好了,就帶你去見你父母。”

小男孩小聲道:“謝謝。”然後快步走到了毛權這邊,默然站立。

小強之後,是一個老婆婆。

老人老態龍鍾,彎腰駝背,不過表情卻是一點都不慈祥,看起來頗有些兇厲的意思,就連身上,也帶着些煞氣。

陳浩見了,眉頭微挑。

雖然看臉不能確定一個人的好壞,可是氣質是騙不了人的。

這老婆婆,一看就不是個善茬。

特別是老婆婆的眼神,讓陳浩莫名其妙的想起了那個訛了自己三千多塊錢的老太太,感覺很不好。

果然,一進來,老太太就迫不及待的哭喊道:“大師,給老婆子做主啊,老婆子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兒女養大,他們卻一點也不孝,老婆子病了都沒人管,活活給我病死了,大師給我做主啊。”

陳浩嘴角一抽,問道:“老婆婆,那你的心願是什麼?”

老婆婆連忙道:“我要投胎,我要投大富大貴人家的胎,我下輩子要當有錢人,還要有權利,還要長得漂亮。”

陳浩:“……”

媽了個蛋,你去外面問問,誰不想這樣?你說想就想,憑什麼?

陳浩等了片刻,果然系統也沒搭理,顯然這話並不是什麼死願,而是妄想。

陳浩搖頭道:“老婆婆,你這心願,我幫不了,我只是幫助你們消除死後心中的執念,如果你沒有的話,那就只能叫下一個了。”

老婆婆急了,連忙道:“大師,你不能這樣啊,老婆子苦了一輩子,已經受夠罪了,老婆子下輩子應該享福的啊,大師求求你,幫幫我吧。”

陳浩臉黑,不爽的看向毛權。

叫你拉鬼,可不是讓你什麼鬼都拉,你這不是給我添亂嘛!

毛權被陳浩看的不自在,忍不住道:“大師,這個惡婆子可不是我拉來的,她是自己跟來的,嗯,剛纔好像是排在最後面,怎麼擠到前面來了。”

嗯?

陳浩疑惑道:“你叫她惡婆子?”

毛權鄙視的看了一眼老婆婆,不屑道:“說她惡婆子還算客氣了,這老太婆太差勁了,活着的時候專門碰瓷坑人,不知道多少人背後罵她,聽一些認識的老鬼說,她年輕時候也不是什麼好人,生的兒子女兒也都不是自己老公的。”

“你說什麼?你這小癟三,王八蛋,你纔是惡婆子,你全家都是惡婆子,你母親是婊子,你爹是龜公,你爺爺……”

“夠了!”

陳浩聽不下去了,沉喝一聲,打斷了老婆婆的惡毒咒罵。

“你走吧,我幫不了你。”

陳浩面色冷漠的開口。

毛權不提醒還不知道,這老婆婆還真是個碰瓷訛人的傢伙,對這種人,經歷過一次的陳浩,看到就感覺噁心,別說沒有執念任務,就算有,陳浩也不會去做的。

陳浩這麼果決的拒絕,讓老婆婆怒了,瞪視陳浩道:“什麼狗屁大師,你就是個騙子,我告訴你,想騙其他鬼,我不會讓你如願的,走,都給我走,都滾蛋,這大師是騙子,是騙鬼的,你們……”

老婆婆說完,轉身就開始轟趕外面等待的鬼魂。

陳浩看的那叫一個氣。

哥是和這種人上輩子有仇吧,坑了一次,這還要再坑一次?

混賬東西,不作死就不會死,這是你自找的。

“小黑,出來洗地。”陳浩呼喚了一聲。

喵嗚!

一聲貓叫響起,然後一道影子從裏屋衝了出來,直撲老婆婆。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襲 唰唰唰!

貓爪瘋抓,正在撒瘋的老婆婆瞬間四分五裂,而後黑貓張嘴一吸,靈魂碎片涌入口中,嘎吱嘎吱的就嚼吞了下去。

舔了舔嘴,黑貓有些不滿的瞥了一眼陳浩,似乎在說,這鬼魂一點都不好吃,愚蠢主人你坑我。

陳浩沒有迴應,而其他的鬼全部都驚呆了。

這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吃鬼?

要知道這裏的可都是普通鬼,他們對於修行者都不知道,更別說這種妖物!

這一刻,看着黑貓,一羣鬼驚恐心中害怕,頃刻間散逃一空。

小鬼和毛權也嚇得瑟瑟發抖。

陳浩看起來很好相處,可是他們沒想到,這位大師居然養了一隻這麼可怕的貓,居然能吃鬼?這是什麼貓?鍾馗貓嗎?

陳浩見到這個場面,卻是沒有露出什麼表情。

幫助的鬼也不少了,早已經不是剛開始時候的菜鳥。

現在的他,不會強求助鬼,你願意,任務合適,我就幫你,互利互惠。你不願意,怕了,那就是無緣,該你魂飛魄散,執念不消。

揮手讓黑貓迴轉裏屋,陳浩淡然看向毛權和小男孩道:“你們也看見了,怕不怕?”

毛權鼓動了一下喉嚨,抱着怯怯害怕的小鬼,一言不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