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兀的,一道恐怖的念頭,在林寒腦海中生出。

這一瞬間,林寒心中陡然湧出了一種無邊的危機感。

「嗡!」

林寒抬頭仰天望去,他的目光,似乎透過了那千丈冰神女皇的虛影,看到了遙遠地域外的真正冰神女皇的一雙神明般的眸子。

「我不會屈服在你的威嚴之下!」

林寒盯著那千丈冰神女皇的虛影,一字一句吐出口。

面對冰神女皇,這位靈界大地公認的主宰者,林寒眼神沒有任何恭敬、畏懼和臣服,有的,只是不屈、冰冷和殺伐。

「劍!」

林寒陡然冷喝出聲。

鏘的一聲!

他背負長劍瞬間出鞘。

銹跡斑斑的劍刃之上,鐵屑這一瞬間開始脫落,露出一截純銀雪白的劍身。

「嗡!」

林寒閉上了雙目,他眉心中央,陡然出現了一道血色劍型的印記。

那是劍帝印記!

林寒瘋狂催動眉心中的劍帝印記,手中銹劍轟然爆發出一股恐怖到極點的鋒芒,霸道、鋒銳,無物不斬,無物不破。

一尊偉岸風華的英姿身影,出現在了林寒的背後。

那是天劍大帝的意志顯化!

天劍大帝,天劍山莊的初代劍帝,十萬年前的古老強者,十萬年前那個冥古黑暗禍亂年代成帝的蓋世存在,比之近古成就大帝的存在,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

此刻天劍大帝意志出現的瞬間,林寒只覺得身上的壓力,頓時減輕了無數倍。

他盯著冰霜神女,在冰霜神女,以及在場所有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中,猛地揮舞手中的劍帝佩劍。

「轟!」

一種捨我其誰、唯我獨尊的可怕意念,從林寒眉心劍帝印記中衝出,融入了林寒此刻斬出的那一劍之中。

「嗡!」

光華萬頃,天地沸騰。

整片天空都是被一種極度凌厲和冷冽的氣息給覆蓋,銹劍這一刻顯露崢嶸,劍體爆發萬丈劍芒,轟然斬下,撕裂一切。

「咔嚓!」

女皇詔令直接被林寒一劍斬斷,化為凡紙,跌落大地。

「什麼?女皇詔令,被斬成了兩半!」

所有人都是瞳孔猛地一縮,心中生出萬千驚駭。

葉無淵,竟然如此大逆不道,劍斬女皇詔令,簡直是罪大惡極!

「你…竟然斬了女皇陛下的詔令…」

冰冷聖潔的冰霜神女,這一刻那雙美眸,都是呆了一呆。

「轟!」

聳立天穹的千丈女皇虛影,突然間出手了,一隻金色的大手,瞬間轟在了林寒的身軀之上。

「噗!」

林寒只覺得遭受到了萬千雷擊,渾身骨頭和血肉,不知道碎了多少塊。

「她的一道意念,就讓我快要被抹殺了嗎!」

林寒感受著那粉身碎骨般的疼痛,只覺得自己的神魂奄奄一息。

「這一次,我看你怎麼逃!」

冰霜神女美眸寒氣逼人,她如同一個沒有情感的傀儡,完全秉承冰神女皇的意志行事。

「唰!」

冰霜神女婀娜身姿一動,瞬間化為一道殘影,朝著林寒被轟飛的方向飛馳而去,潔白如玉的手掌,散發濃郁寒氣,像是寒冰雕琢的而成,有著強烈的殺伐力量在波動。

此刻,林寒承受了冰神女皇神念的一擊,神魂就要寂滅,肉身快要奔潰,根本就是奄奄一息。

別說冰神女皇,就是一個普通的武者,都能將其徹底鎮壓、逮捕。

「嗡!」

但就在冰霜神女那雙散發寒氣的玉手,就要將林寒抓住的瞬間,虛空一陣波動。

林寒就要變得黑暗的模糊視野中,一個古靈精怪的黃衣少女,從虛空中踏步而出。

「砰!」

下一刻,林寒只覺得自己快要崩碎的身軀,被一個小小的柔軟身軀給擁抱住。

那懷抱,香氣撲鼻,無比的柔軟和溫暖。

「林寒,你不要死……」

視野完全變得黑暗的最後一刻,林寒只聽到耳邊,傳來了黃衣少女帶著絲絲哭腔的甜美聲音。

……

…………

「被譽為年輕至尊的葉無淵,大逆不道,劍斬女皇詔令,被神秘少女救走,已被冰霜神朝朝廷下令全面通緝!」

「抓到葉無淵者,可立馬封侯拜將,賞賜萬斤萬年屬性靈髓!」

「冰神女皇大恩大德,禍不及家人,只下令誅殺葉無淵一人,不株連他背後的天狼堡。」

「……」

當一條條充滿勁爆的消息,從冰霜神朝中央,傳遍整片大地后。

秦少的心尖狂妻 不僅是南蠻大地,就是東荒、西漠、北疆和中州大地,都是沸騰一片。

葉無淵之名,一下子傳遍了整個靈界浩瀚大地。

他像是突然竄出來的少年王者,讓無數天驕臣服,甚至是力搏大聖之子,戰力滔天,璀璨了一個時代。

但他又像是天幕上忽然劃過夜空的一顆流星,只是崛起了短短不過一個月,便是突然湮滅,消失在了這片大地之上。

但無論如何,葉無淵的名字,已然成為了一種傳奇。

崛起於南蠻大地,搏殺銀月狼王,劍斬女皇詔令,哪一個不是讓人感到驚悚的「豐功偉績」!

「不知那神秘少女是誰,竟然敢救走葉無淵。」

「就算救走了,葉無淵承受女皇陛下的神念一擊,如今已然成為一個徹徹底底的廢人。」

「唉,可惜了一位未來的蓋世人傑。」

……

整片南蠻大地之上,無論是人族武者,還是妖族修士,都是在暗中慨嘆。

而就在無數人猜測葉無淵如今到底在何處的時候。

南蠻大地,一片邊緣地帶。

這裡,佇立著崇山峻岭、深邃大澤。

深處,萬千茂林之中,隱藏著一座座古老的建築群。

這處地域,赫然是一個神秘大勢力的所在地。

「魔柯神教」

四個古樸的大字,筆走龍蛇,氣勢磅礴,印刻在這片連綿古老建築的最前方一塊古碑之上。

此時,魔柯神教深處一座幽暗森幽的寢宮之中。

一張玉床之上,林寒已經被人換上了一襲白衣,此時他眼眸閉合,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玉床邊上,洛靈希獨倚欄杆,在寢宮中那微暗燭光的映照之下,她那張古靈精怪的絕美玉顏上,此刻沒有在神武學府中的嬉鬧和頑皮,有的,只是深深的擔憂。

她伸出一雙仿若白玉雕琢般的小手,握住了林寒那染血的手掌。

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著,在細緻的臉蛋上掃出淺淺的憂慮,讓她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見猶憐的奇異之美。

洛靈希靈動的大眼睛中,一雙黑漆漆的眸子盯著玉床上躺著的白衣年輕男子,聲音靈動,呢喃著,「林寒,你可千萬不能死,我…就你一個朋友…」 ……

魔柯神教,深處的一座黑暗大殿。

這裡,乃是魔柯神教最為尊貴的魔聖女所居住的寢宮。

此時,寢宮中。

林寒斜靠在玉床之上,他一身白衣,面容無比的平靜,和先前那個鏖戰天穹、劍斬女皇詔令的霸道模樣,完全不一樣。

這個時候的他,不再是那個唯我獨尊、霸道冷漠的「葉無淵」,而是他真正的自己。

「沒想到,冰神女皇的一道神念,就有那麼恐怖的神威。」林寒呢喃了一聲。

浮生劫愛 此刻,他感受著體內那空蕩蕩的一片,丹田枯竭,沒有一絲靈氣,不由眼神微微一沉。

他現在,體內的修為,竟然全部消失。

丹田之中的靈力,也是所剩無幾,幾乎如同一個廢人一般。

不過,讓林寒感到微微欣慰的是,他渾身破碎的一根根金色骨骼,在他沉睡的半個月中,都是癒合完全了。

「龍帝戰體,不愧是太古第一禁忌體質,不僅有著強大的戰力,還有著無與倫比的恐怖修復力。」

林寒暗自呢喃了一聲。

雖然他現在靈力全無,但有著海神涅槃術,在很短的一段時間,他便可以完全恢復。

等到那時候,林寒便是能夠繼續踏上征程,前往懸空山。

此次林寒自己都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冰霜神宮的人。

那冰霜神女,簡直是如同冰神女皇的傀儡一般,沒有絲毫感情,只是秉承循女皇的意志行事。

「林寒,你醒啦?」

驀地,一道輕盈靈動的欣喜聲音響起。

嘩!

下一刻,一陣香風,已經席捲到了林寒的身旁。

正是洛靈希。

林寒看向這位曾在神武學府的小師姐,眼神露出一絲感激,道:「洛師姐,我們又見面了。」

林寒這才明白過來,當日在自己最後一絲意識陷入黑暗前,那擁自己入懷的黃衣少女,就是洛靈希。

只是,這周圍是?

總裁的巨星前妻 「魔柯神教。」

林寒目光,突然停留在了大殿外的一座古碑之上。

那古碑上,雕刻著四個古樸的大字,正是「魔柯神教」。

「洛師姐,看來我所猜沒錯,你是魔柯神教之人。」林寒看著洛靈希,出聲說道。

洛靈希本來本是欣喜的絕美玉顏,此時聽到了林寒這句話,突然間變得有些蒼白。

她一直最擔心的,就是林寒知曉了她的身份。

因為,魔道武者,為天下所不容。

尤其是,林寒還是神武學府中的弟子,與魔道強者,更是勢不兩立。

「我…我…」

洛靈希一雙美眸此刻滿是慌張之色,她微微低下頭,眼神有些不敢看林寒。

這一幕,要是讓魔柯神教中其他人看到了,不知道會不會驚掉一地眼珠。

魔柯神教赫赫有名、凶威滔天的魔聖女,竟然會對一個男人如此姿態,像個小女孩一般,不知所措。

這,還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魔聖女嗎?

洛靈希低下小腦袋,目光慌亂,不知道該說什麼。

但就在下一刻,一隻有力的臂膀,突然將其擁入了一個強健的懷抱后,洛靈希身軀猛地一顫。

她抬起頭,發現林寒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從玉床上站起身來,將自己擁入了他的懷中。

「林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