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沒問題。既然來幫你了,那就由你安排吧。不過話可先說好,我們什麼都沒帶,傢伙什麼的,都要靠你了。”我說道。

“這個肯定是沒問題的。”二胖笑着保證道。

“二胖,這就是你的朋友?”這時走來一個老婦,看着我們問道。

“是的媽,他們就是我給你說的,今天要來幫忙的。”二胖點頭應道,看向我說道:“凡子,這是我媽。”

“阿姨好!”我笑着喊道。

其他幾人也紛紛叫了一聲阿姨。

“誒,你們城裏人就是懂禮貌。”二胖媽笑着說道。

我揉了揉鼻子,很想說一聲我也是農村人,但是見阿姨那麼高興,我也不好說什麼了。

我們進了古宅,裏面那些關頭村的人看到我們,都對我們笑了笑,二胖並沒有騙我,村裏人就是熱情。

“媽你先去忙,我帶他們先看看,熟悉熟悉,晚上好準備。”二胖說道,拉着我,再次往前走去。

二胖媽笑着點頭,隨後便轉身忙自己的去了。

我卻是感覺有點奇怪,看二胖這樣子,好像並不想我們跟他媽多說幾句。

我不解的問道:“二胖,爲什麼這麼快拉我們走?”

“我這也是爲你們好。我媽可是出了名的熱情,又是一個話癆,要是那話腔一開,絕對是噼裏啪啦的就是拉着你們說一通。我這不是怕把事情耽擱了麼,要是我媽來了興致,那你們也有得哭的了。”二胖嘆了口氣說道,看他的樣子,似是回來之後,沒少受到影響。

我笑了笑,原來如此。

廚房是在古宅的裏側,正對着古宅中央的那口棺材,在裏面做飯的時候,擡眼就能夠看到。

這讓我有點無語。

不過二胖也說了,這是沒辦法的事。

棺材放於地下太久,早就被陰氣所侵蝕,在廚房前放着,有熱氣影響,才能夠進行綜合。

換句話說,就是避免出現什麼髒東西。

看來二胖的老家也是有不少迷信的地方。

當然,也許不是迷信,因爲我見過的已經不少了。

很多東西,確實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否則的話,等發生了什麼,到時候在後悔就來不及了。

畢竟對此我可是深有體會。

在熟悉了一下後我們便開始忙碌了起來,八點鐘之前要搞定,兩個小時,勉強夠。

好在關頭村村民並不是很多,三四百來個,不然的話,這樣宴請全村,也是要累得夠嗆的。當然,如果我們沒來,二胖一個人就更不用多說了,絕對要從白天忙到晚上,一刻不停,要說累得哭爹喊娘都是輕的。

“對了二胖,怎麼沒看到你家裏其他人啊?”我一邊忙着,一邊問道。

這都來這裏大半天了,二胖家裏其他人,除了他老媽之外,其他的一個都沒見着,而且之前我看二胖一個人在拜祭他爺爺,他家裏面的其他人也沒有看到。

“他們啊,都給我弟忙活去了,也不知道是怎麼情況,我弟娶媳婦竟然和我爺爺遷墳選在了一個日子。這不,我只能來忙這邊的事情,其他的他們去搞定了。”二胖一臉鬱悶的說道。

我微微一愣,這豈不是說,喜事遇到了半喪事?

要是在我老家,這絕對是禁忌啊,要是誰家遷墳,再來個人娶媳婦,那不大打出手,吵起來都是輕的啊。

不過我也沒有多問,畢竟這種事情,每個地方的習俗都不一樣,沒準二胖這裏沒有這種忌諱。

安安靜靜的忙碌起來,七點五十多分的時候,一切都準備就緒了。

“終於搞定了。”二胖長長的舒了口氣,“凡子啊,今天真是謝謝你們了,如果不是你們的話,我還不知道要怎麼辦呢。”

“別這麼說,都是兄弟。”我笑着說道,共事這麼多年了,這點小事算得了什麼。

“那我就不客氣了啊。你們先在這裏等着,好了我來喊你們。”二胖說完,隨後便要走出去。

但剛到門口,二胖又停了下來說道:“有件事忘了跟你說了。”

“啥?”我問道。

“你們不要去靠近那口棺材,也不要去碰到那些雄黃酒還有艾草,更不要去碰那棺材。”二胖說道,一臉的凝重。 “之前太忙,我忘了說了,現在說的,你們千萬要記住了,否則的話,出事了,我可救不了你們。”二胖說道。

“我知道了。”我點了點頭,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外面。

我這才注意到,確實如二胖說的那樣,此時外面的那些人,就算是經過那棺材,也刻意避得遠遠的生怕碰到一樣。

我將這一幕記在了心裏,本着不惹麻煩的心裏,暗暗決定如果沒必要的話,絕對不靠近。

畢竟最近發生的事情已經把我折磨得夠嗆了。

“老大,二胖說得對,咱還是老老實實的呆着吧。”張大喜在這時候突然說道,臉上帶着笑容,呵呵的笑着。

我不由得有點奇怪,難不成,張大喜看出什麼來了?

自從張大喜能夠看到那小鬼的事情之後,我就覺得張大喜很不一般,雖然看上去很憨厚,但卻有着不小的本事。

張千讓他來,絕對不是做個廚師那麼簡單,沒準也是爲了幫助我,畢竟他一出現,就爲我解決了小鬼的事情,當然,如果不是我帶他到宿舍,他也不知道這事,但是怎麼說都是因爲張大喜,如果不是張大喜,我現在說不定都不知道那個小鬼的存在,沒準就害了小劉和小張。

如果把這些事情都聯繫起來,那張大喜確實就不簡單了。

重生香江1981 我看了張大喜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你們記住了啊。我先去忙活了,等下來喊你們。”二胖見狀說道,隨後直接快步走了出去。

“去吧。”我點了點頭說道。

然而此時我心中卻有着其他的想法,張大喜看到了什麼?難不成那棺材中有着什麼問題?

我又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思思,如果說在場的除了張大喜外,那就是還有一個思思不簡單了。

雲英花嫁 思思的身份我始終捉摸不透,但是幾乎每一次出什麼事情,都是因爲思思而解決。

上一次,連續兩槍,思思的兩句話,讓我保住了一命,這一次,思思帶着小劉他們離開了那處有着二胖口中的鬼屋之稱的地方,讓小劉他們沒有出什麼事。

雖然二胖說的那地方,到底是不是真有問題,還沒有答案,但是也能夠看出來,思思應該知道不少東西。

只是思思現在並沒有要搭理我的樣子,自顧自的逗着那個小鬼,似乎對外面的事情並不關心。

許久我才收回了心思,不管是不是真有什麼問題,只要不關我的事,不去搭理就好了,好想那麼多做什麼?

八點一到,一陣陣鞭炮聲傳來,不多時,便有人來廚房端菜了。

我也開始忙碌起來了。

護花高手在都市 雖然每一樣菜品都已經準備好了,但是上菜步驟都是一步一步來的,所以我們還要守着,等菜上完了,纔算是完事了。

外面現在已經很熱鬧了,整個村子,三四百十號人全部到來了,我看着外面,擺了不少桌,將整個古宅都擺滿了,不僅如此,就連古宅外面也有不少桌子。

二胖忙前忙後的,家裏其他人都去忙活他弟弟的事情了,現在還沒回來,看樣子,他弟弟的婚事,可能並不是在關頭村舉辦,不然的話,也不會到現在都沒有看到人影。

然而就在剛忙完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了古宅中多了一個道士。

那個道士站在了棺材旁邊,將棺材上面貼滿了符篆。

而在棺材前,不知何時已經擺了一張供桌,道士在將符篆貼完之後,便回到了供桌上,飲了口酒,含着走到棺材前,噴了出去。

我驚訝的看着這一幕,沒想到這關頭村也搞這個,還請道士來?

“老大,俺想咱們還是趕緊走吧?” 天下第一醫館 這時,張大喜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角說道。

我看向他,有點疑惑,怎麼說走就要走?

“爲什麼?”我問道。

“這是個假道士,假道士是要害死人的。”張大喜說道:“俺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攤上大麻煩。”

“什麼意思?”我問道,看着外面那個道士,不由得疑惑了起來。

張大喜是怎麼知道外面那個道士是假的?

“哎呀,俺說了老大你也不明白。”張大喜卻是說道:“總之,這個假道士會害死咱們的。”

“說清楚!”我一聽,走了過去,盯着張大喜,“你爲什麼這麼肯定他是假的?”

“俺師父說過,做法事之時,如果要穿道袍的話,道靴道冠一樣不能少,而且法劍必須是桃木的。”張大喜說道:“而那個假道士,雖然穿着道袍,卻穿着旅遊鞋,連帽子都沒有,就連劍都是普通的木劍。”

“而且呀,俺也看到了,他的那些符篆根本就是假的,也不知道話的是什麼玩意,亂七八糟的。”

我聞言,不由得愣住了,又看向那道士。

果然,那道士穿着旅遊鞋,就連帽子也沒有,不僅如此,那些符篆看上去也有點問題,就好像隨便畫出來的是,歪歪扭扭毫無規律可言,完全就跟小學生的水平沒有兩樣,甚至比小學生的還不如。

看來這個道士確實有問題了。

只是爲什麼會讓一個假道士來做法呢?難不成,這真的那麼好騙?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

就算這個道士是假的,那張大喜又怎麼可以肯定他會害死人?

“大喜,就算這道士是假的,也不見得會害死人啊。”我問道。

“老大,不是俺說你,都說你們城裏人有文化,但俺怎麼看老大你一點都不像呢?”

“俺師父說過,所有的髒東西,最討厭道士和尚這些人,而這個假道士還裝作道士來騙,這不是更容易把他們激怒麼?俺可不管,俺還不想死。”張大喜繼續說道。

我聞言,微微點了點頭,好像還真像這麼回事。

只是凡事並沒有絕對,而且那只是口埋了不少年的棺材,就算當初買下的時候,屍體並非火化,而是整具下葬,也不見得會出什麼事情,現在多半已經腐爛的不成樣了。

所以,我還是覺得張大喜的擔憂是不必要的,拍了拍張大喜的肩膀,說道:“好了,事情沒有想象的那麼嚴重,放心吧。”

“老大!俺……”

“好了!不要再說了。”

我打斷了張大喜的話,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總不能現在就離開了。

而且就算我們要走,王二胖也不會樂意的,這不僅是等於不給二胖面子,也會害了小劉他們餓肚子。

而且我並不相信真的會出什麼事。

要是真出事了,那我自己都會把自己當成倒黴鬼了,到哪裏都會有事,那還這麼整?

所以不管張大喜怎麼說,我都不樂意了,到後面直接塞了個包子給張大喜,張大喜這才安靜下來。

感情這貨對吃東西比自己是否安全還要在意。

沒過多久,王二胖便來了。

“凡子,給你們留了一桌,你們跟我來。”二胖說道。

“好傢伙,還以爲你把我們忘了,看來做兄弟的我沒白幫你忙啊。”我笑着說道。

二胖嘿嘿一笑,走在最前面。

我們那桌是在正大門邊,我盤算了一下,距離那口棺材差不多是十步的距離。

這距離不遠,但也不近。

我坐着的位置是背對着那口棺材,雖然看不到,但我總有種背後涼颼颼的感覺,雖然並不怎麼明顯,但卻確實是如此。

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畢竟張大喜那話雖然我並不怎麼相信,但也讓我記在了心裏。

“各位,今天多虧了你們,要不是因爲你們來幫忙,我也沒這時間坐在這裏了,來,我先敬你們一杯。”王二胖站了起來喊道。

我們幾個也站了起來,朝二胖敬了杯酒,平時我們很少聚在一起吃飯,這一次,也算是一次機會,還多了張大喜和思思,當然,還有一個小鬼。

不過思思並不喜歡這裏的東西,而是拿出來之前我臨時做的牛排,加熱一下後,便吃了起來,那種血淋淋的感覺,瞬間讓在座的人有種難以下口的感覺。

我有點無奈,但也不好說什麼,只能笑着示意思思不要太誇張了。

思思看了我一眼,也含蓄了起來,算是給了我幾分面子。

這一頓飯吃了許久,十點多鐘的時候,才慢慢散去,期間並沒有和張大喜說的那樣出什麼事,而我也喝了不少酒,站起來的時候都有點暈乎乎的。

“來,我們再喝一杯。”二胖搭着我的肩頭,手中還拿着一瓶酒,不時喊着。

我們兩個晃晃悠悠的往前走去,小劉他們跟在後面。

然而就在這時候,我突然感覺腳底一滑,好像是踩到了啤酒瓶,整個人直接向後倒去。

危機反應讓我在瞬間就伸出手抓住一旁的東西。

然而我倒地的速度太快了,這一拉,使得被我抓着的東西也在瞬間被拉開了。

這個時候,我整個人一下子清醒了過來,我明顯感覺到我手上抓着的東西有點奇怪。

我扭頭一看,瞬間傻眼了。

我手上抓着的不是別的東西,而是棺材蓋板的一塊,由於埋在地裏太久了,我這一抓,竟然直接抓下來了。

“凡子!”二胖這時候也清醒了過來,揉了揉眼睛,看着我,臉上滿是震驚。

我又看向那口棺材,此時由於缺了一塊,露出了一個小口,月光剛好照到了裏面。

一股不好的感覺,在瞬間瀰漫於我的心頭。 二胖跟我說過,不能去碰這口棺材,也不要去靠近,可是我特麼的不僅靠近了,還碰了,如果這樣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我竟然把棺材蓋給扒下來了一塊。

我只覺得心裏拔涼拔涼的,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喝酒誤事,以前覺得也就那樣,而現在,我才真真正正的體會了這句話的意思。

不喝酒,人清醒着,什麼事都沒有,喝了酒,迷糊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就像我現在。

然而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二胖這個時候臉色也很是不好看,和我一樣,這一下,之前的醉意全部沒有了。

“二胖,這怎麼辦?”我看着二胖問道。

Leave a comment